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30章
第229章 小玉兒輾轉四男,著實辛苦

  舔那嬌兒的穴,吃那嬌兒的奶。

  以往不知輕重,只知狠操狠幹的嚴校尉,現在也懂得先愛撫懷裡的小女人。

  待她出了水,待她受不了地張開腿兒,送上穴兒求他操弄。

  他才把鶏巴狠狠地插進那紅艶艶的小花嘴裡,盡情抽送。

  他知她嬌氣,作弄時也漸漸有了分寸。

  她要有了爽頭,才會配合他,不然就哼哼唧唧,撩得他一身火氣還不給弄。

  這一夜,兩人在船艙裡做了大半宿。

  嚴寶兒就宿在隔壁,小杏兒也早早歇息了。

  畫舫船艙裡擺設雖然奢華,但比不得府中房屋寬敞。

  除了滔滔江水聲,但凡船艙內發出的聲響大些,隔壁都能聽見。

  趙姝玉和嚴鋒在交媾中,皆能清楚聽見隔壁小杏兒的鼾聲。

  他見她大氣不敢喘,就故意越弄越狠。

  坐在床上,箍住她的腰肢,顛著她的身子狠狠插搗。

  那肉棍還故意搗弄她穴中那處酸軟的淫肉,這是他不久前才發現的妙處,只要磨她那裡,她就忍不住夾穴,夾著夾著就泄了,不過三兩下就被他操酥了身子。

  此時他見趙姝玉捂住小嘴不敢叫。

  就故意磨她穴裡那處淫肉,果然沒多久,她抖著屁股,花穴咬著肉棍一陣緊絞,泄出大股陰精。

  他扯下她的手,吻住她的唇。

  其實他不善親吻,也沒吻過別的女人,許多男女之事,他的第一次都給了懷裡的趙姝玉。

  第一次親吻女人,第一次給女人舔穴。

  她的兩個穴都被他用舌頭插過,那些過去他覺得污穢的事情,現在樂此不疲。

  在船艙裡,嚴鋒抱著趙姝玉操不過癮,便將她放在鋪著虎皮氈子的地板上。

  看著那赤裸雪白的身子,撅著屁股趴跪在黃褐斑紋的虎皮上。

  嚴鋒胸中氣血翻涌,壓著趙姝玉的小腰,迫那屁股再翹。

  然後就在那張虎皮上,灌了她三回陽精,將她操到失禁。

  這一夜嚴鋒欲望凶猛,著實讓趙姝玉一番好受。

  這男人不容拒絕地出現在她的生活裡,讓她從擔驚受怕,變成了擔精受怕。

  雖說她有那麽些些貪戀和嚴鋒弄穴的滋味,但那都是迫不得已下的自我安慰。

  他暗裡拘著她操弄時,從不會問她願不願意,想不想要。

  這武夫以爲把她弄泄了身子,她就喜歡他的肉棍,她哼哼地說著不要,他就把她弄到連連泄身。

  以至於這大半個月以來,她都异常辛苦。

  白日裡去二哥書房讀書,時常是要被弄一回的,夜裡偶爾三哥會來,發現她身上的痕迹,人雖是笑著,但弄她却不留餘地。

  還有霍管家,似乎也發現了什麽,雖然他什麽都沒有問,但却故意要在她身上留下些痕迹。

  只有嚴寶兒來的時候,她能稍是喘息,但是也躲不過一個嚴鋒。

  簡直是水深火熱,苦不堪言。

  同樣在趙姝玉赴邀嚴寶兒的時候,高熙珩來了兩趟趙府,但運氣不好,都撲了個空。

  這讓暫時不舉的高熙珩心情异常鬱悶,帶著火狐狸皮子做成的小圍脖來了兩趟,又都帶了回去。

  然而趙姝玉對高熙珩的來訪一無所知,在分肉這件事上,趙家的男人們都頗有默契。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