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02章
第201章 比撞破奸情還可怕的事情

  看著眼前這淫靡又詭异的一幕,高熙珩只覺下腹火燎,但胸中却是怒火高漲。

  他不由分說地走到床前去解開趙姝玉被高高吊起的手。

  但屋內沒有點燈,光綫十分昏暗,他看不清那綢緞是如何捆綁的,半響竟扯不開絲毫。

  解不開束縛在趙姝玉手上的綢繩,高熙珩轉而去拉她腿間的繩子。

  可一碰繩子他才發現,那綢繩被繞出了數個結,一個個結卡在趙姝玉的花穴間,被她前後磨蹭著,已浸濕了一大片。

  高熙珩一拽綢繩,趙姝玉就嗚嗚直哼,身子亦扭著往他身上蹭,兩條腿却夾著那綢繩,不停摩擦。

  忽然她腰肢一僵,赤裸的身子顫了顫,鼻尖呼吸急促,似是泄了身。

  可沒過多久,她又夾著繩子開始磨穴,嘴裡却是求著饒,「嗚嗚、三哥哥……玉兒癢,玉兒難受……」

  見得此景,高熙珩哪裡還站得住,他趕緊上床,將趙姝玉從那綢繩上抱起,解開自己的衣服披在她的身上。

  「趙西凡,你瘋了?她是你的妹妹!」

  他又急又氣,要不是顧著怕弄出動靜引來其他人,他真想過去痛揍趙西凡一頓。

  可坐在椅子上的趙西凡却不緊不慢地拿起一旁的茶盞,低頭喝了一口冷茶。

  「是啊,她是我的妹妹,所以我才要好好罰一罰她。」

  這話讓怒火中燒的高熙珩一楞,想到那雙放在門口的綉鞋,他立刻開口解釋,「方才在後山,是我要和她在一起的。」

  那言下之意,他二人發生的事情,是他在主動,與她無關。

  「而且她是我未過門的媳婦,下個月她及笄之後,我就讓爹娘來趙家提親,今日之事,幷非無媒苟合。」

  這平日裡看見女人就犯噁心的高家小少爺,竟也有這般霸氣呵護的一面。

  趙西凡在一旁看得冷笑連連,却道:「我有同你提後山之事?我要罰她的是昨夜的事情。」

  「昨夜?」

  高熙珩皺眉,一臉狐疑。

  趙西凡微微眯眼,冷瞥了向趙姝玉,只聞他一字一句道:「玉兒,昨夜誰宿在你的房裡?」

  趙西凡話音一落,空氣有一瞬的凝固。

  高熙珩抱著趙姝玉的手臂頓時僵硬,昨夜——昨夜誰宿在她的房間?

  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昨晚花燈夜會結束時,帶她離開的霍翊坤。

  可他却萬萬沒有想到,下一刻竟從趙姝玉的嘴裡聽見了另一個不可思議的答案。

  「玉兒錯了……嗚……是、是慕青哥哥……」

  趙慕青?

  「噢,二哥宿在你房裡做什麽?」

  趙西凡垂下眼,轉動著手上的翡翠扳指,不緊不慢地追問。

  「嗚……二、二哥哥醉了酒……走錯了院子……」

  趙姝玉低著腦袋,嗚嗚哼哼,吞吞吐吐地回答。

  趙西凡一笑,彈了彈手指,「玉兒,你知道我在問什麽,這春丸還剩大半瓶,你若想都用了,便就繼續答非所問吧。」

  趙姝玉一聽,嚇得一抖。

  趕緊搖頭,帶著勾人的哭音道:「西凡哥哥,玉兒錯了,昨夜二哥宿在玉兒房裡,是和玉兒……弄了、弄了穴。」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