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47章
第246章 把她揉泄了身子,她却搖頭說不要

  此時趙姝玉的腿心處,不久前被手指撑開的花唇已恢復了緊閉,小小的兩片花瓣夾在玉戶之中,乍一看去,這粉嫩的下體,像極了未被開苞的幼女處穴。

  不過也只是像而已。

  這穴兒早已不知被多少男人的肉棍插過,不論如何遮掩,故作鎮定,身子的反應是騙不了人,她早已被男人弄得熟透了,喂酥了,撩撥之下,現在渾身上下每一處都說著想要。

  少年垂眼看著,嘴角露出一抹無甚笑意的弧度,「這當然是按蹺,我要將姝兒徹底揉碎了,才行。」

  相較於趙姝玉還在糾結這是否是按蹺,玉卿話音一落,就俯下身去,埋首進了趙姝玉的腿間。

  在她尖細的驚喘聲中,他含上她的花戶,吮上她的肉核,開始嘖嘖有聲地吃舔。

  同樣他的手指也沒有停歇,撥弄著珠核肉唇,又插進穴裡,扣上那敏感的凹處。

  指腹又揉又壓,幷沒有刻意戳弄花穴,却沒多久,就讓趙姝玉狠狠大泄。

  緊窄的花徑不斷抽搐痙攣,蜜液股股流出。

  許是久曠,許是此處奇异的熏香催人淫熱。

  又許是作弄她的陌生少年技巧太過高超,讓她感到异常刺激且快意汹汹,只是被他吸舔穴兒,口唇伺候片刻而已,就被徹底弄軟了身子。

  趙姝玉暈暈乎乎躺在軟榻上,小腹火熱,渾身上下酥軟無力。

  而埋首在她腿間的少年也直起了身子,他的唇邊臉側是淫靡的水光,但他眉宇間依舊淡然無欲,仿佛只是做著普通伺候人的事情。

  這沒有由來的,讓趙姝玉感到十分不適。

  仿若自己被當成了一件貨物在伺候。

  儘管被他弄得十分舒服,甚至身體還渴望著繼續,但趙姝玉依然蜷起身子,抱著巾布向軟榻角落縮去。

  她的閃躲和拒絕讓少年一楞。

  這時,趙姝玉按壓著灼熱呼吸,低著頭道:「我不要了,你下去。」

  她話音嬌啞,但慣於察言觀色的少年一瞬間便聽出了那拒絕的冷意。

  他怔了怔,不明了她爲何忽然如此,方才她明明已是异常動情,難以抗拒,可一轉眼間,她就清醒抽身,讓他下去。

  「姝兒,怎麽了?只是按蹺而已,你若不喜,我輕些便是。」

  他依然在哄她,一臉溫柔。

  這話却讓趙姝玉惱意上涌,「這根本不是按蹺!」

  少年眯眼,眉間的暖意散了些,「哦?那姝兒認爲這是什麽?」

  這等行淫弄穢的事情,不過是披了一層以按蹺爲名的外衣而已。

  可趙姝玉却說不出那等污穢貶損之辭,隻漲紅了臉,縮在軟榻角落,眼中有惱,却惱中語塞。

  少年見她這模樣,臉上笑容不减,眼神却變得幽深暗沉。

  他緩緩靠近她,將她壓迫在軟榻一角,「玉兒進茶捨時,選了柳葉茶,方才又翻了揉花碎的牌子。」

  「這一步步一件件都做到了現在,玉兒莫要說,你什麽都不知道?」

  趙姝玉聞言,目瞪口呆。

  整個人都傻了,不是因爲其他,而是因爲少年口中那「玉兒」兩個字!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