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89章
第288章 趙府開門迎客,及笄宴起

  儘管趙行遠和霍翊坤欲火熾烈,但今夜終究算不得好時機,也不敢弄太狠,月過中天時便罷了手。

  各自整理衣衫後,他二人倒是人模人樣地離開了含玉軒。

  趙姝玉已是累得顧不上清理穴裡的精水,趙行遠和霍翊坤一走,倒頭就睡。

  外間耳房被迷暈的小杏兒依然睡的香甜,殊不知她家小姐已被大公子和大總管一起合力「打」了一頓。

  第二日,含玉軒的主子和婢子都一同睡到大天亮,直到外面伺候的奴婢等不及敲門,才昏昏然醒來。

  三月初五,及笄宴起。

  一大早趙姝玉頭暈眼花極度渴睡地被弄起來更衣梳妝。

  除了屁股上有巴掌印,她身上倒沒什麽見不得人的痕迹。

  悄悄拿帕子擦了擦穴裡流出的精水,又把天珠放進去。

  趙姝玉看著黃銅鏡中一邊給她梳頭一邊打哈欠的杏兒,心中默念對不住。

  杏兒因著她沒少挨迷藥和悶棍。

  看來日後要尋個機會告訴杏兒,否則這小丫頭也太過可憐。

  不多時,幾個年紀稍長的女使進屋,再又細細叮囑了一番及笄宴上要注意的事項。

  這些事項前幾日女使們便來同她說過,趙姝玉一一點頭,可今日却聽出了些奇异。

  不過是一場及笄宴而已,今日府中竟來了不少賓客,而且不知何故,連府外也有許多人圍觀。

  那些女使奴婢們自然不敢說是因著近日的坊間傳聞,趙家這場及笄宴才格外受人矚目。

  隻按大公子的吩咐,管住嘴,將手頭上事情做好即可。

  趙姝玉也未將此事太過放在心上,畢竟她困得不行,腰肢無力,腿心酸軟,陰穴還有些腫痛,都是昨夜大哥和霍管家太過放縱所致。

  簡單用了些早膳,趙府前院在迎賓客時,趙姝玉便按禮沐浴更衣。

  換好採衣採履,安坐東房等候,此時前院已十分熱鬧。

  今天趙府著實來了不少人,一封邀帖動全家,不論是看熱鬧的,還是家中有適齡兒郎的,或是想和趙家攀些關係走熟絡的,都紛紛來了。

  開門迎客的大門外,還有不少人頭攢動著看熱鬧。

  趙行遠表面上在笑顔迎客,說著冠冕堂皇的話,實則心中只想速速結束。

  霍翊坤則以趙家大總管,趙府半個主子的身份迎客,舉手投足間氣度不凡,絲毫不輸趙家幾個少爺。

  趙慕青和趙西凡便清閒許多。

  趙慕青本就不喜熱鬧,近日又鬱鬱寡歡。

  若這不是趙姝玉的及笄宴,他定是不會露面。

  趙西凡倒無甚特別,被趙行遠禁足了幾日,依然是那副手邊一盞茶,閒閒一笑的模樣。

  不過他身邊倒是圍了好些錦州紈絝,都在向他打聽近日坊間那些香艶的傳聞。

  不多時,賓客到齊,賓主就位,及笄宴開禮。

  趙行遠簡單致辭後,在贊者的引導下,趙姝玉被使女們迎了出來。

  接著,那贊者高頌祝詞,「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爾幼志,順爾成德。壽考惟祺,介爾景福。」

  語畢,那贊者跪坐於席上,在衆目之下,爲趙姝玉梳頭加笄。

  三梳成禮,贊者正笄,起身向趙姝玉作揖祝賀。

  趙姝玉回禮應下,這才被一旁的使女扶回了東房。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