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301章
第300章 桃花朵朵,與同綻放【完】

  至於趙行遠到底妥協了什麽?

  趙姝玉終其一生都不會知曉。

  她依然是錦州富戶趙家的女兒,衣食無憂,受盡寵愛。

  還入贅了一個夫婿進門。

  在外人眼裡,趙四小姐趙姝玉是天生富貴命,雖然無父無母,但一生都享受著哥哥和夫君們的愛護。

  便是成了婚,也不需分府,婚後趙家買下了趙高兩家之間的兩座院子,擴了趙府的地盤,給趙姝玉又專門建了一座更大的院子。

  那間院子依然叫含玉軒,不過新的含玉軒比過去多了一個男主人。

  打開門,世人皆嘆趙家兄友弟恭,就連同入贅的妹婿也相處和睦。

  可關上門,却是另一番只有趙家人才知道的鶏飛狗跳。

  兄友弟恭,自然是有,但也少不了爲了爭肉的明爭暗鬥。

  高熙珩在與趙姝玉成婚之前,趙西凡就已清清楚楚地告訴了他,玉兒永遠不可能隻屬他一個人。

  但他依然選擇了迎娶趙姝玉。

  就算不能獨占她,他也要得到她夫君的名分。

  同樣他也知道,與他分享妻子的,不僅僅是趙家兄弟和霍翊坤,還有一個在趙姝玉心中占了一席之地的男人——

  柳眠閣的閣主,玉卿公子。

  每逢月末,趙姝玉都會去柳眠閣小住幾日,趙家男人對此從未公開表態,但却是默許的態度。

  一開始高熙珩十分憤憤,可當趙西凡同他坦白了趙姝玉的身世後,他除了愕然,便是更加憤怒這個拿趙姝玉身世來威脅趙家的男人。

  可當他知道了趙姝玉不離身的玉佩由何而來時,他終於明瞭,這一世,他注定無法獨占她。

  後來一日,他在玉液湖畔的長亭見到了那個名叫玉卿的男人。

  秋花蘆葦,那人青衣逶迤,側帽風流。

  「我不會同你爭搶玉兒,我的身份也無法與她名正言順在一起,但我會守著她,直到有一天,她不再需要我。」

  ……

  可嘆天下有情人用情至斯,却偏偏喜歡上同一個女人。

  誰言感情是非對錯,合世俗、合禮教,却難合人心。

  趙姝玉這一生是注定無法感受與人分享摯愛的痛苦,可被衆男環繞,也是另一番樂中有苦。

  哥哥們依然是哥哥,夫君也是夫君,還有幾個不能見人的情郎。

  嚴鋒從盛京回到錦州時,她已大婚完畢。

  大哥不允許她與嚴鋒再有往來,她也不願以婦人的身份再與嚴鋒糾纏不清。

  後來,嚴鋒離開錦州,回了盛京,從此再無音訊。

  倒是嚴寶兒,因緣際會下,她又見到了拋去嚴家大小姐身份的嚴寶兒。

  彼時她已懷胎七月,大腹便便,和她那處心積慮拐來的教主夫君一起笑傲江湖,隱姓埋名。

  嚴寶兒說,當初嚴鋒回到錦州,原是準備向趙家提親,却沒有想到她已嫁人。

  彼時她聽了,隻回以一笑。

  有些事,錯過便是錯過。

  然而走了一個嚴鋒,趙姝玉婚後的日子也幷不安生。

  不願意錯過的男人還大有人在,比如範顯,比如蕭沐,還有邀月樓的青墨。

  她的生活也和婚前一樣,在人前人後裡,有苦有樂。

  桃花朵朵,爭相怒綻。

  每一朵都要開在她的心頭。

  當初她不甘不願地嫁了,但後來時間證明,她幷沒有嫁錯人。

  她那脾氣不太好的夫君,終歸還是包容了她的任性。

  隨著年歲漸長,時日漸長,她也知,自己窮盡一生也無法還清欠下的情債。

  那日在從玉液湖回府的路上,她坐在馬車裡望盡秋花。

  最後,她看向身旁那個沉默的男人。

  「表哥,謝謝你。」

  【全文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