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116章
第115章 主宴開場戲

  待趙姝玉同一衆女子上了邀月樓五樓時,華宴已起。

  偌大的一層樓裡,雕梁畫棟,薄紗旖旎。

  絲竹管樂響奏不歇,處處燃香美酒,笑聲不停。

  這是與樓下頭宴截然不同的拈花宴主宴,滿場的紙醉金迷,一晌貪歡之景。

  宴席中心的戲臺上,掩面的伶人正在咿咿呀呀地唱著,侍者們也忙碌地穿梭在以屏風相隔的軟榻之間,端著美酒與吃食,服侍貴人。

  而軟榻裡正坐著方才在樓下嘗鮮尋樂的貴人們,此時正聽著曲子,三兩一席,或四五一席地喝酒談笑著。

  所有的客人們都戴著面具,就算暗地裡知曉了對方的身份,也極有默契地緘口不提。

  這樣的場合,男人們所談內容,不外乎是剛才在迷陣中,摸了哪個美人的乳,或者入了哪個美人的穴。

  不多時,伶人退下,曲樂却沒有歇奏。

  幾名手脚麻利的侍人抬了數個春凳到了戲臺上。

  幾息後,燈火一暗,三名女子出現在宴廳的不同角落。

  這三名女子從頭到脚衣衫完好,緩步向宴廳中央的戲臺走去。

  一路走著,男人們便心領神會地伸手去拉拽女子身上的衣服。

  女子們欲躲不躲,那看起包裹得十分嚴實的衣衫,却是一扯就落。

  很快,那三名女子還未走到中間的戲臺,身上的衣衫幾乎就被人扯光了。

  站在一處屏風後的趙姝玉遠遠地看著場中的幾名女子,被脫得一絲不挂,連臉上的面紗也沒有了。

  她心中不由後怕連連,此時場上的那幾個女人,都是方才被帶去開了穴的。

  幸而她逃過一劫,不然若她也被人帶去開穴,現在也一絲不挂地站在幾十甚至上百人面前,這後果她幾乎不敢想。

  場中那三名女子顯然用藥過多,神智已有些不清,被男人抓扯了衣衫,不躲不逃,反而搔首弄姿了起來。

  有的甚至撅起了屁股,對著衆人露出濕淋淋的肉穴,勾引著男人來操。

  氣氛越來越火熱,已有按捺不住的客人下場,撩起衣袍,蠻橫地頂撞那成了母狗一樣的妓子。

  但更多的客人却是繼續喝酒品看,這第五層的主宴,大家都知道好戲還在後頭。

  果然沒過多久,那三個裸身的妓兒就被帶到了中央戲臺。

  這時,先前給妓兒們開穴的下人們都陸陸續續上了台。

  然除了臉被蒙住,這十數人都一身赤裸,或粗鄙醜陋,或黝黑健壯,但胯下陽物都是粗碩挺立,一柱擎天。

  妓兒們上了春凳,赤身裸體的下人就開始肆意玩弄妓兒。

  但圍著妓兒的男人們却幷不急於操弄,而是拿出了各式各樣的淫具,表演一樣地用在了妓兒的身上。

  被灌了淫藥又被開了穴的妓兒,早就饑渴异常,被各種淫具褻玩,都只會扭動身體,淫聲浪叫。

  這是拈花宴主宴的開場戲,在軟榻上休息了許久的貴人們,開始走到戲臺邊,圍觀粗鄙的下人是如何玩弄妓兒。

  美酒迷香,曲樂呻吟,眼前的宴場交織出一幅奢靡淫亂的景象,是禮教束縛之下不可示人的一幕。

  却又吸引著錦州的權貴們,趨之若鶩。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