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52章
第52章玉兒的小穴被徹底操開了

  紅腫的小穴被巨大的肉棍插出一圈細沫,然後又粘糊在趙行遠下腹的毛髮上。

  這般雙腿大張的動作,小肉核就更加容易被玩弄,趙行遠邊插小穴邊揉那花蒂肉珠,沒過多久,趙姝玉急促地輕叫幾聲,哆哆嗦嗦地又泄了。

  這次泄得尤爲厲害,眼泪都出來了,下面更是失禁了一般,兩人交合處濕了一大片。

  趙姝玉顫栗著,濕熱的小穴急促收縮著,花心裡油滑的蜜液不斷涌出,順著屁股縫流,濕得一塌糊塗。

  小穴徹底被操了開,又濕又滑又爽快。

  趙行遠不再保留,壓著趙姝玉大開大合地猛力操幹起來。

  到底是正值壯年,體力又好,連續入了上千下,趙姝玉又泄了兩次,都還沒射出陽精,最後眼見要進城了,趙行遠還沒有做够,便在馬車裡大聲吩咐小六子打馬再到城郊的月湖繞一圈。

  那月湖離錦州城不遠,但却不是官道。

  一路十分顛簸,趙行遠又將趙姝玉抱坐在身上,狠狠地操弄了起來。

  這後半段趙行遠已有些失控,巨棒粗暴地連連貫入趙姝玉的體內,去狠撞那嫩蕊花心。

  將那花心撞得又酥又爛,才頂著射了出來。

  待馬車回到趙府時,天色已黑,而趙姝玉也早已半暈了過去。

  從靈雨寺的禪房到回程的馬車,兩場太過激烈的性事,成年男子的欲望,趙姝玉一個還未及笄的女娃根本受不住。

  身上的衣衫也被扯得見不得人了,趙行遠用斗篷將趙姝玉一裹,抱在懷中走進了院子。

  早已過了晚膳的時間,趙慕青略是奇怪大哥爲何如此晚歸,但到底性子淡漠,沒有去多嘴打探。

  但這事却沒瞞過在前院的霍翊坤。

  靈雨寺離錦州城才不到半個時辰的路程,再算上上山下山的時間,也拖不到天都黑盡了才歸。

  霍翊坤心覺不對,找來馬夫小六子一問究竟。

  却見那小六子吞吞吐吐,低著頭脹紅著臉,憋了半響只說了一句,「快入城時,大公子又讓去月湖繞了一圈,這才晚歸的。」

  聞言,霍翊坤心中咯噔一跳,揮退了小六子後迅速去了後院馬厩。

  果然在今日出門的那輛大馬車裡,找到了趙姝玉的一朵珠花和一枚耳環,而那坐榻皮毛的氈墊上,中間有一塊不甚明顯的乾涸水漬。

  霍翊坤幾乎能想像出,趙姝玉是如何躺在此處,張開大腿,迎著嫩穴,被親哥哥操得汁水橫流,一泄再泄。

  收了珠花和耳環,霍翊坤面無表情地下了馬車。

  一切就像沒有發生過,也不曾被人察覺一樣,趙姝玉在院子裡憊懶歇息了兩日後,繼續去上學堂。

  但趙行遠却不得不在三天後離開趙府,因爲趙家的一座鹽莊糟了盜匪。

  此事已報了官,但趙家的那處鹽莊地處偏遠,在離許州還要向北一百五十里的賀州。

  此事說大不大,但也不小,趙行遠接到消息的當天便去了一趟馬場,點了趙家兩百護衛家丁,又重金雇了鏢局的人,整裝前去賀州。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