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47章
第47章玉兒的小花穴被大哥的肉棍捅穿了

  話說這趙行遠的陽物也算是天賦异禀,雖然沒有霍翊坤的粗碩,但龜頭却是异常巨大。

  這樣的陽物是久嘗弄穴之趣的婦人最爲喜愛的,碩大的龜頭從頭到尾狠狠撑開女子的陰穴,可摩擦到每一個妙處,然後重重搗弄,直擊花心,再是欲求不滿的淫婦遇到這等器物,也不過一刻鐘就會泄得一塌糊塗。

  但趙行遠早就心有所屬,未曾將他的器物在別的女人身上施展過。

  但他也知自己的與衆不同,憐惜趙姝玉被他破身必然要吃好一番苦頭,所以這些年來常是哄著她給他舔肉棍或是在小穴外面夾著捅捅,就是想讓她習慣他,真的到了破身的這一天,不會太過害怕。

  這倒讓趙姝玉成了溫水裡的青蛙,平日裡都是嘗到甜頭,以爲弄穴這事就是快活。

  却不知她一個十四歲還未開苞的小女孩,被趙行遠這等器物入了,是要將她捅個通透,比之兩年前被霍翊坤破菊穴時,還要痛上許多。

  這厢趙行遠剛剛將那大龜頭大力插進被掰開的嫩穴裡,趙姝玉已疼得頻頻抽氣。

  很快趙行遠就碰到那片象徵著純潔的薄膜,他氣息急促,亢奮激動,看著趙姝玉痛苦的模樣,却不停歇,狠狠地插了進去。

  巨大的肉棒將少女緊窄的嫩穴毫不遲疑地打開,趙姝玉終於忍不住嗚嗚哭了起來。

  「嗚,大哥騙人,玉兒好疼!」

  動彈不得,又被捅了個通透,趙姝玉下體不斷收縮,强烈排斥著侵入身體的异物。

  那層層叠叠濕潤緊致的穴肉因被巨物撑開,疼痛的不停地蠕動收縮著,擠壓著趙行遠粗壯的肉棍,特別是那敏感的龜頭,每推進一點,都被那穴肉狠狠地絞住不鬆。

  那肉棍才插入不到一半,想要噴射的感覺就一波接著一波。

  趙行遠咬著牙,忍著噴發的衝動,心中也在暗暗惱著自己,這還沒進去,就想射了。

  「玉兒,別動。」

  他粗喘道,强迫自己在她體內停下不動。

  伸手捧住她哭花了的小臉,一邊親吻一邊安撫,「玉兒乖,別亂動,很快就好了。」

  這被人一哄,趙姝玉哭得越發嬌氣,兩條腿可憐兮兮地大開著,被人把身子給破了,除了疼就是委屈,小嘴還不忘念著,「行遠哥哥騙我,這一點都不舒服……」

  趙行遠過去是一直哄著她,弄穴是男女間最舒服的事情,過去趙姝玉確實也舒服了,却沒想到還有這等苦頭。

  委委屈屈地哭了許久,趙行遠也不敢再動,隻揉著她兩隻奶子,想要轉移她的注意力。

  漸漸的,趙姝玉的哭聲小了,抽泣聲和甜膩的哼聲低低交錯。

  趙行遠敏感地察覺到那緊絞著他肉棍,不斷戰栗緊縮的甬道漸漸軟綿水滑。

  他略略一挺腰,沒有方才那般寸步難行的阻礙,他立刻開始擺胯提臀,在趙姝玉的花穴裡地抽送起來。

  插在身體裡的棍子不再帶來撕裂的疼痛,相反還漸漸騰升出一股淫靡的快感。

  就像平時大哥給她弄穴時,到了快泄身時總是少了些什麽,趙姝玉眯著眼,泪不流了,鼻尖嚶嚶輕哼,開始體味那和往日裡不一樣的感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