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43章
第43章玉兒知廉耻,却不知兄長另有所謀

  話說那日趙姝玉來了葵水,又被高熙珩一番戲弄,著實氣得不輕。

  在院子裡閉門不出歇息了兩日,外人一律不見。

  下人們尚且無話,但兩日後恰逢趙行遠從外地回來,見不著趙姝玉,去她的院子也不讓進。

  趙行遠看著戰戰兢兢的下人們,不知誰人惹了趙姝玉發這麽大的脾氣。

  找來小杏兒一問,小杏兒磕磕巴巴地說了句「高家少爺搶了四小姐的月事帶,還進了書齋的厢房欺負小姐」。

  這可不得了,趙行遠當即就氣青了臉。

  但他到底是個有城府的,沒有立刻找高家算帳,忍著晚些用膳的時候見到了趙姝玉。

  拐著彎一問,心中那把撕了高家兔崽子的怒火終於稍是平息。

  他本以爲趙姝玉被高熙珩關在厢房裡做了超出男女大防的事情,結果趙姝玉只是憤憤道那個臭小子搶了她的月事帶故意不給她,最後還是她揍了他一頓,他才乖乖走人。

  再又有小杏兒的佐證,高熙珩的確是痛彎了腰,咧嘴怒駡著離開房間。

  趙行遠心中才悄悄鬆了口氣。

  其實趙姝玉何等聰明,自幼看慣了家中幾個哥哥的臉色,如何不知什麽話能說什麽話不能說。

  隨著年歲漸長,所見愈多,平日裡一些無人教導的事情,她開始漸漸明白,自己與大哥哥和霍管家的關係都是不對的。

  書中有言,肌膚之親,倫敦之樂,隻於夫妻床笫之間也。

  她不懂倫敦爲何,却看懂了肌膚之親。

  她與大哥和霍管家不是夫妻,却也有了肌膚之親,這讓十四歲的趙姝玉心中隱隱有些不安,但究竟錯的有多離譜,她幷不知曉。

  畢竟從小沒有長輩教導,趙姝玉養在深宅,幷未受那世俗禮教的嚴苛洗禮。

  隻隱隱知道不對,側面問過趙行遠兩次,但都被趙行遠三言兩語帶了過去。

  同樣她也知道被人隨意看了身子是不對的,所以當大哥問她在房間裡和高熙珩做了什麽時,直覺告訴她,她可以說他們吵架甚至打架。

  但却絕對不能說,她被高熙珩看了沒穿褲子的樣子。

  這厢趙姝玉算是避重就輕揭過了那日不可見人的一幕,然而趙行遠却由此不欲繼續忍耐。

  且不說這兩年上門提親的人越來越多,隨著年歲漸長趙姝玉已不再是被隨意糊弄的小娃娃,對他的親昵似乎也越來越疏遠。

  他可以理解爲女兒家的羞澀,但却不能接受趙姝玉對他生分。

  他原本打算過了年,開春後趙姝玉年滿十五,她及笄之後再要了她,但現在看來,經歷了高熙珩的事情,他不打算再等到明年。

  又過了三日,趙姝玉的月事終於乾淨了。

  這一天趙行遠忽然來了興致要去寺院上香。

  趙慕青不喜熱鬧,推辭不去,趙西凡不在府中,時值歲末霍翊坤正是盤帳忙碌之際,只有趙姝玉見有機會出府游玩,還不待趙行遠開口,她就巴巴地凑了上去。

  「行遠哥哥,玉兒可以和你一起去。」

  於是兄妹兩坐上同一輛馬車,向錦州城郊的靈雨寺而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