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94章
第94章 世道不公

  趙姝玉看著春桃這模樣,著實有些凄慘,不禁心中感慨,在這個男尊女卑的世道,她趙家若不是出了大哥趙行遠這般了得的人物,十幾年前趙家家道中落,她趙姝玉的結局也不會比春桃好上多少。

  趙姝玉向小杏兒擺了擺手,小杏兒拿起一件披風走過去,給春桃蓋上。

  春桃一楞,立刻向趙姝玉磕頭,「謝謝四小姐,求四小姐開恩不要賣掉春桃,春桃不想當窑姐兒。」

  趙姝玉嘆了口氣,「我不會賣掉你,但三哥的院子已經容不下你,往後你只能去前院做個灑掃的,或是我尋戶普通人家,將你嫁了,你自己選吧。」

  春桃一楞,沒想到自己竟然還能死裡逃生。

  昨日三少爺已是明擺了不會管她生死,她不過是一個奴婢,就算有兩分姿色,在主子眼裡也和牲口無异。

  打駡隨興,發賣更只是一句話的事情。

  經歷這一夜柴房關押,春桃已經想得通透,當下也不再眷戀那些不切實際的黃粱美夢,她攏好身上的披風,恭恭敬敬向趙姝玉磕了個頭,「四小姐,春桃願意嫁人。」

  趙姝玉點點頭,隨後讓小杏兒把春桃帶回了自己的院子。

  其實趙姝玉來柴房之前,已有所打算。

  這世道待女子不公,她想給春桃一個機會,但也不是沒有底綫的愚善。

  若春桃依然留戀趙府的富貴,那今後就在前院做個辛苦的灑掃使女,自生自滅皆由她去。

  但春桃若想過踏實日子,她也自會給春桃添一份嫁妝,也當全了三哥哥的顔面。

  趙西凡對趙姝玉的安排不置可否,全隨她高興。

  而趙姝玉安頓好了春桃的事情後,心情頗爲不錯,一連幾日都面帶悅色。

  眼看年關將近,趙行遠又派人傳來了信,賀州鹽莊的事情處理得還算順利,但過年是趕不及回來了,約莫開春才回。

  這也不是趙行遠第一次不在家中過年,趙慕青和趙西凡已是習以爲常。

  隻趙姝玉心中隱隱有些失落,畢竟三個哥哥裡,只有大哥哥對她最爲寵溺,她心中依賴趙行遠也是多一些的。

  趙行遠不再府上,趙西凡也成天不見踪影,趙慕青自覺肩負起了教養趙姝玉的責任,對她是越發嚴厲。

  將至年關,書齋已沒有授課,這是一年中最爲放鬆的時候,趙姝玉却每天被趙慕青冷臉盯著,讀三從四德,女戒女訓。

  那書中的內容,都是趙姝玉極爲不喜的。

  甚至覺得不可思議,爲何男子可以三妻四妾,女子就要從一而終?

  她也與趙慕青辯過幾次,甚至拿了之前繞暈高熙珩的《道德經》來與趙慕青分辨。

  結果趙慕青隻言,她執一理而偏,拿不類此理詭辯,最後還拿出戒尺打了她幾個手板,她才乖乖閉嘴。

  才不過短短五六日,就將趙姝玉苦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待受不了了,她就改弦易轍,開始軟言相求,豈料她越是撒嬌討好,趙慕青就越嚴厲得滲人。

  又挨了好幾次戒尺,最後終於一日,趙慕青將趙姝玉打跑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