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96章
第96章 入邀月樓

  被那婦人攔住,趙姝玉也是一楞,正尋思著如何應對。

  這時,邀月樓裡忽然有人催促,「崔媽媽,快些,貴人們都到了。」

  那崔姓婦人聞聲,便也顧不上再細問趙姝玉,向她擺了擺手,道:「罷了,且速速進去,昨日交代的事情都記好了,聽話伺候著貴人們,出一點岔子回頭就扒了你的皮。」

  那婦人連哄帶嚇地說著,就將趙姝玉推進了邀月樓。

  聽聞這話,趙姝玉感到有些不太對勁。

  但又說不出哪裡不對勁,正是猶豫著要不要打退堂鼓時,那扇後門便「呯」地一聲關上落鎖。

  接著,趙姝玉被崔媽媽催促著,和這十數名女子一同進了邀月樓後堂的一個房間。

  這房間頗大,便是後堂也裝飾得富貴華麗,桌椅物什,連脚下的地毯都是精緻的好東西。

  此時房間裡已有十來名女子在等候,那崔媽媽一進屋,便張羅著屋子裡的婢女給女子們換衣服。

  不多時,趙姝玉也在一陣催促下,被兩個手脚麻利的婢女換了一身衣衫。

  和這屋子裡的二十幾名女子一樣,穿上一身淡粉紗衣,衣若蟬翼,又輕又薄。

  連褻褲肚兜都被脫了下來,趙姝玉終於有些惶惶,硬是保了褻褲下來,却引來旁邊幾人一陣哄笑。

  她自是羞耻的,畢竟從小養在深閨,周圍伺候的人都是趙行遠精心挑選的,行事規規矩矩,不多言不多語。

  而坊間裡那些烟花柳巷,秦樓楚館,或低賤或高貴的銷魂窟,她也只是偶爾在書中看見過些隻字片語。

  她也曾多問過幾句,隻却被哥哥們囫圇搪塞了過去。

  是以現在,她身處邀月樓,進了那錦州權貴們最神秘喜樂的銷魂窟,却不知自己將遭遇什麽。

  只是憑著直覺,趙姝玉有些不安,但想到等會兒就能見到三哥哥,便也安下心來。

  幷且周圍的女子們,都是一臉喜悅興奮的樣子,似乎來了這邀月樓是莫大的榮幸。

  換好了衣服,又重新梳了頭,最後戴上面紗,趙姝玉便和這二十幾個女子成了一個模子。

  乍一看去,除了眼睛有所不同,身形有些微差异,若只是猛然瞧上幾眼,還真挑不出她是其中的哪一個。

  戴上了面紗,趙姝玉心裡稍是鬆了口氣,覺得當下這事稀奇古怪,又新奇得緊。

  這時,又有一個衣著富貴的嬤嬤走進房間,她身後跟著兩丫頭手托木案,那木案上赫然放著數十個斟滿了的白玉杯。

  戴了面紗的女子們一個個喝下了杯中之物,輪到趙姝玉時,她看了看其他人,幷沒有什麽异常。

  走了許久的路,她正也渴得慌,但依舊問了句,「這是什麽?」

  那嬤嬤聞言,走到趙姝玉面前,挑了挑眉,道:「合樂酒,我李嬤嬤也是過來人,這東西只會對你們好,不然待會兒可有得受。」

  趙姝玉聽得似懂非懂,只聽是酒水便也沒有太多顧慮。

  果然入口清甜,唇齒留香,趙姝玉喝下一杯後,依然口渴,那嬤嬤便又給了她一杯,只笑看著她,什麽都沒有說。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