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39章
第39章吹簫品玉,霍哥哥的陽精可以治玉兒流水的病

  給男人舔性器,趙行遠早就教導過趙姝玉,當然也是用著哄騙的方式。

  霍翊坤幾句話就套了出來,便依葫蘆畫瓢哄著讓趙姝玉給他舔。

  將趙姝玉小小的身子倒扣在身上,她吹簫他品玉,兩人淫樂了一路,趙姝玉被他弄的泄了四五次,他也在她口中也射了兩次。

  還哄著她,他的陽精是藥,正好可以治她小穴流水的病,趙姝玉雖不喜歡精水的味道,但也勉勉强强吃下了。

  當入了錦州城回到趙府時,趙姝玉已被霍翊坤收拾妥當。

  下了馬車,他依然是趙家的大管家,她依然是養在深宅的四小姐。

  日子又回到了亦如以往的時光,只是隨著趙姝玉的成長,容貌日漸嬌媚,身軀也愈發玲瓏,趙府的男人們也是越來越蠢蠢欲動。

  時間一晃,兩年過去。

  趙姝玉年滿十四歲,已到了可以談婚論嫁的年齡。

  錦州城裡已有不少有頭有臉的大戶上門提親,但都被趙行遠以趙姝玉身子病弱,需再養幾年的理由推拒了。

  漸漸的,趙家四小姐落下了一個病秧子的名聲,誰家都不願意娶個病弱,不好生養的媳婦進門,衆人又嘆,這趙家沒有族親長輩,好好一個女娃就這樣被不上心的兄長把親事耽誤了。

  可嘆歸嘆,外人也無法插手趙家的事情,趙行遠心中自有見不得人的盤算,對於無人提親感到滿意。

  趙慕青和趙西凡都沒意見,這兩年趙西凡回府勤了許多,但凡有機會就往趙姝玉的院子裡鑽,可惜趙姝玉的含玉軒有得力的下人看守著,趙西凡也沒有機會做出出格的事情。

  再說霍翊坤,在趙府可算隻手遮天,但這兩年由於趙行遠在府中的時間變多,他雖偶爾也能尋到機會與趙姝玉獨處,但時機都不够好,頂多只能摸摸奶兒,揉一揉小穴,再頂多讓她掀起裙子給他舔舔穴。

  霍翊坤想念得緊,時常回想起兩年前那一夜,徹夜操弄趙姝玉的情形,一連又素了兩年,平日裡只能望梅止渴,面上雖然依舊是不苟言笑的霍大總管,但見著趙姝玉時便心癢難耐至極。

  這一年深冬已至歲末,再有不到一個月便是新年。

  前夜剛落了第一場雪,第二日在書齋上課時,衆人已無心再聽白老先生講課,隔著一扇屏風,各家公子少爺們,和不多的幾個小姐們,心思早就飄去了外面。

  白老先生早就看出了堂下衆人心思在外,將書卷一放,讓衆人開始習字,接著就轉身去了厢房歇息。

  白老先生一走,衆人便蠢蠢欲動,已有膽大的跑到外面去玩雪。

  坐在左席的高熙珩轉身透過屏風看著隔壁模糊的人影,不懷好意地勾起嘴角。

  沒過多久,還趴在桌案上打盹的趙姝玉忽然被一團雪砸醒。

  嚇了一跳,抬頭一看,竟是同一條街尾高家的少爺,高熙珩。

  趙姝玉皺起秀氣的眉頭,將身上的雪沫拍掉,然後當做沒看見他一般,繼續睡覺。

  高熙珩,這混世魔王,也算是她的表兄,不過她可惹不起。

  高熙珩一見趙姝玉不理睬,心中頓時來了氣,正欲譏諷幾句,却見趙姝玉忽然站起身,面色怪异地迅速離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