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脫繮[NP]》七夕彩蛋2
轉眼又是七夕。

 

 白凝為相樂生精心準備了一份特別的禮物。

 

 這禮物說起來和白凝的一位入幕之賓有些關系。

 

 男人剛滿二十八歲,是中英混血,歸國精英,因業務需要和白凝的實驗室建立聯系,一來二去,漸生奸情。

 國外性文化開放,他耳濡目染,知情識趣,器大活好又玩得開,很得白凝青睞。

 兩個人常常一起吃飯、約會、上床,排遣寂寞,這種穩定的情人關系維持了大約半年,直到有一天,白凝誤入男人的私人收藏室。

 

 裡面擺滿了青春美貌的性愛娃娃,從五官到皮膚觸感,再到愛撫時發出的叫聲和身體反應,和真人沒什麽區別。

 闖入者面不改色,被冒犯的主人倒有些緊張,一邊解釋這是他的特殊性癖,一邊小心翼翼觀察她的臉色,顯然不想因此結束這段甜蜜戀情。

 

 白凝噙著笑將房間中的性愛娃娃挨個打量了一遍,問他要了娃娃定製商的聯系方式,翩然離去。

 

 半個月後,七夕當天,巨大的快遞箱準時送達。

 

 相樂生今年又得高升,相對應的,工作越加忙碌。

 好不容易抽出空閑,趕最近的航班飛回,他推開門,看到餐廳光線曖昧,餐桌上擺著鮮花、紅酒、菜肴與蛋糕,一道窈窕的白色倩影背對他坐著,不由深感欣慰——

 難得她沒有胡鬧,這麽乖巧地等他歸來。

 

 “小凝,吃完飯帶你去看音樂劇,你最喜歡的樂團正好有演出,我訂了前排的票。”相樂生解下領帶,松開頸間紐扣,放松地吐出一口氣,輕按女人渾圓的肩膀。

 溫溫熱熱,香軟滑膩。

 

 他心中微蕩,正打算俯下身親吻女人,忽然意識到哪裡不對。

 這時,白凝從臥房走出來,顯然是精心打扮過,妝容精致,身著一襲美豔大氣的紅裙,裙擺是高開叉設計,行走間露出雪白的長腿,誘人卻不豔俗。

 長發松松挽起,潑灑出幾分慵懶意味,她踩著細細的黑色高跟鞋走向相樂生,晃了晃手中色澤豔麗的紅酒,笑吟吟道:“老公,你回來啦?”

 

 相樂生定定地看了她數秒,轉頭看向懷裡摟著的女人。

 白淨的臉龐,清麗的容貌,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高雅氣質。

 和二十出頭的白凝十分相像,與而今的她相比,多了幾分清純,少了些許嫵媚。

 

 白凝也跟著將目光轉向端正坐著的女人。

 她笑容加深,歪著頭介紹道:“送你的七夕禮物,很貴很貴,花了我整整兩年的獎金,喜不喜歡?”

 

 相樂生失笑,走上前將人整個兒抱起,給了她一個纏綿熱情的法式長吻,鼻尖相抵著親昵片刻,重重捏了把挺翹的臀:“又調皮,嗯?”

 白凝得意地挑了挑眉毛,雙腿夾緊了他窄瘦的腰,語調輕快地引誘道:“老公,我們來玩雙飛吧~”

 

 簡單吃了幾口飯菜,喝下半瓶紅酒,不知不覺便滾到了床上。

 白凝任由相樂生掀起裙擺,配合地抬起腰肢,任由他脫掉蕾絲內褲,對身下壓著的“自己”表現出莫大的興趣:“樂生,下午拆快遞的時候我試了試,這個娃娃功能很全,會叫會噴水,底下還會吸……唔……”

 

 光溜溜的屁股被男人不輕不重地賞了一巴掌。

 相樂生解開西裝褲,扶著粗長的陽物在穴口亂蹭,聲音裡帶了挑逗:“比你還會吸麽?”

 “你……你試試看不就知道了?”白凝俏臉微紅,底下卻熱情地扭了扭腰,將微濕的穴口對準他的性器,吃進去半個龜頭,“先弄我還是先弄她?”

 

 相樂生將女人壓下去,讓她和自己的複製品嚴嚴實實貼在一起,用實際行動回答她的問題。

 猙獰的肉棒因著長久的空窗期而有些粗暴,狠狠貫穿了嬌嫩的身體,白凝呻吟一聲,趴在柔軟溫熱的嬌軀上,胸口被兩團軟綿綿的乳抵著,兩腿大大張開,腿心敏感的陰蒂恰好撞上娃娃的恥骨,在男人的帶動下前後摩擦,躥起怪異卻迅猛的快感。

 

 相樂生將白凝後背的拉鏈拉下,剝出半個粉白光潔的身子,緊接著探手在她身下,摸了會兒柔軟的乳、纖細的腰,一顆顆解開娃娃身上精致小巧的紐扣。

 “穿的是你的舊衣服?我記得還是我給你買的。”他側過俊臉親吻白凝細膩的脖頸,腰臀用力聳動,每一下都往更深處釘。

 “唔……是……我們剛確定關系的時候……”白凝扭過頭回吻他,有些吃不消這麽激烈的操乾,淫蕩的身體卻又違背自我意志塌腰挺臀,迎合他的侵犯,“老公記性真好……啊……”

 

 他當然記得。

 看見二十多歲的她換上這套裙子的那一刻,他便險些壓製不住體內蟄伏的巨獸——

 想撕碎所有的遮羞物,想完全進入她,更想徹底佔有她。

 

 他將手探進保守禁欲的衣襟裡,揉捏娃娃那照著白凝尺寸打造的雙乳時,聽見紅唇中吐出熟悉的呻吟聲,微微愣了一下。

 白凝紅著臉解釋:“我……我設置參數的時候,自己錄了幾句……慢……慢點兒……”

 

 壓兩個美人在身下,一個青澀端莊一個嫵媚多汁,又長著同樣的五官,發出同樣的嬌吟,這情形不可謂不刺激。

 不知不覺中,相樂生的呼吸粗重了許多,一邊激烈抽插,鑿出許多洶湧甜膩的汁水,一邊褪掉底下那娃娃的純棉內褲,指尖送進去,摸到溫熱的潤滑液。

 

 “跟你一樣,好多水……”他喘著氣感歎了句,重又回來摸她,將她流出的淫水一一送到下面那個肉孔中,引著她的手指一起奸汙嬌軟的女孩子。

 “扶我進去。”他從緊致的甬道中抽出,拉著她的手握住性器,抵住觸感與真人無異、一吸一放的小穴,“輪著操你們,好不好?”

 

 白凝長發散亂,紅唇微張,配合著將他送進娃娃的身體,聽見“咕嘰咕嘰”的水聲。

 相樂生感受著相似的包裹感和吮吸感,在混合了她淫液和潤滑液的柔軟器具中肆意逞凶,頂得重了時,娃娃的聲音也會放大,夾雜著幾句含糊的求饒。

 白凝不知道那根肉棒打算插乾娃娃多久,又打算在何時回到自己身體,她欲求不滿地將娃娃硬脹的花蒂當做能夠給自己快樂的小玩具,輕輕重重地摩擦著,扭動著,昏昏沉沉中,又被男人捉回去,操得又凶又重。

 

 兩個人都感覺到變態的刺激。

 

 到達高潮時,白凝眼角湧出淚水,吃力地避開相樂生凶悍又溫柔的親吻,扯住他凌亂的衣領,問道:“樂生,你……喜歡我……還是喜歡她?”

 

 這是一道送命題。

 

 她哪裡是在比較自己和娃娃。

 明明是在問他——到底是喜歡現在這個壞到骨子裡、尋歡作樂、百無禁忌的女人,還是喜歡當年那個懵懂單純、故作堅強的女孩子。

 

 相樂生不由分說地捉住她的唇,將唇瓣吻得發紅發腫,低聲交出滿分答案:“任何一個時間段內,我最喜歡的,都是當時的你。”

 

 年輕的他,喜歡高級又乾淨的白紙。

 成熟的他,喜歡靡麗迷人的惡之花。

 

 他不知道,她將來會變幻成哪一種模樣。

 但他有把握,他會為之感到由衷的喜悅。

 

 每一天都是新生。

 每一天,都會重新愛上你。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