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枕玉嘗朱】》忘川河畔•兩生花【八】(第一更)
蔣恪走了,黎莘獨自留在屋中。

她擦乾淚,俯下身去,將地上的碎瓷片收拾起來。

做這個決定前,她想過許多,卻如何料不到蔣恪會突然發難,她原以為,他該求之不得才是。

黎莘吸了吸鼻子,把碎片丟進盆盂裡,靜坐著略調試了心情,就出門去尋孟婆了。

她不想留在這,天天再看蔣恪與卿卿。

她本打算再問孟婆要一回這湯,及至去了才問明白,這有一無二,第二回的,是不靈驗的。

孟婆聽完她說的,輕歎一聲:



“一切皆有定數,也是老婆子想的岔了,讓你走個近道。現在看來,需得你自己放下才是。”

她言至於此,多的便不願再說了。

黎莘一時想不通透,索性留在了這奈何橋上,日日幫著她熬煮湯汁,見那些亡魂來來往往。

轉眼間,一月有余。

離蔣恪遠遠的,黎莘反自在些,也不會日日的悵惘愁緒了,期間蔣恪來過兩回,並不靠近,遠遠望著她。

待上些許時候,就抿著唇走遠了。

黎莘想起來,他本就是秦廣王,十殿閻王之一,平日裡沒甚空閑,若不是為了卿卿,恐怕久久見不著他一回。

她心愈發冷了。

“丫頭,你往前瞧瞧,有人尋你來了。”

這一日,黎莘照舊在湯鍋前恍神,冷不防的,孟婆就輕喚了她一聲。

她怔怔一眨眼,反應過來,向著孟婆說的方向眺過去。

但見那奈何橋前,一襲紅衣迎風獵獵,烏發如墨,身蘊風流,正是來應一月之約的北酆鬼王。

孟婆推了黎莘一把,她就下意識往前邁了一步。

既如此,倒不用糾結旁的了。

黎莘走到他面前,他眼波輕乎的一瞥,修眉一揚,眉尾的小黑痣也緊跟著挑了挑。

“不過一月未見,緣何做出這副委屈模樣來?莫不是……”

他拿指尖一勾她肩畔發絲,笑道,

“在蔣恪處受了委屈?”

即便黎莘這段時日竭盡所能的去忽略蔣恪,以及與他有關的一切,現下乍然被他提起,心裡依舊隱隱作痛。

她一咬唇,刻意忽略他語氣裡的探究:

“你上回說的,可還作數麽?”

北酆鬼王雙眸一眯,流曳出一線細細的弧度:

“自然是作數的,怎的,你有決意了?”

黎莘不置可否。

與其留在這日日夜夜與蔣恪糾纏,鑽心剜骨的疼,倒不如乾脆利落些,離他遠遠的。

這年少時的情愛,終究會被時間衝淡。

她輕輕頜首:

“我隨你回北酆。”

兩個都不是好東西,那就選個自己不愛的,沒有牽扯的。

鬼王聞言,忍不住朗笑出生,撫掌道:

“甚好,是個伶俐的丫頭。”

黎莘懶得聽他說旁的,隻擰眉道:

“何時走?”

她迫不及待的想離開。

鬼王的視線在她身上悠悠蕩蕩的晃了一圈,望向她身後,莞爾:

“急甚,還得同蔣恪道個別。”

黎莘一愣,第一反應就是拒絕,她太清楚了,蔣恪決計不會放她走的。

“不成,他不會同——”

“莘兒。”

她話至一半,蔣恪的身影不期而至,恰到好處的打斷了她。

鬼王笑意漸深:

“瞧,這便來了。”

某亙:最忙的一周過去了,不出意外的話明天開始正常更新加更啦,但是今天還是只有一更哦~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