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遇見你是冤還是緣》第121章
第122章 凸戒靈異初現

那一年因為閏月導致那個學期特別長,到第二年的二月初才進行期末考試。同學們的厭學情緒很重。老師們上課似乎也很疲憊。

我們原計劃在十二月底全班去野炊一次,可是因為那一段時間持續下雨,不得不把這項活動挪到高中的最後一個學期去。

我和熊研菲很期待這次戶外集體活動。我早就把這個活動計劃告訴她了,我希望她能在這項活動展開之前回到班級,能去參加這項活動。

這成了我們經常說的一個話題。

我們甚至設計好了活動中的具體安排,比如在分組上我們一定要在一個組,比如要借一輛自行車,我用自行車載她去野炊點,比如我們將合作燒一個拿手好菜給大伙兒吃,我們甚至因此常常向她母親請教燒菜的事,可是,熊研菲的身體卻很不爭氣,一日不如一日,到最後不得不住進了醫院。

熊研菲在華安人民醫院住了一個星期,那個主治醫生沒法控制她的病情惡化(我後來才聽說醫生對她使用了對呼吸系統有毒性作用和不良反應的化療藥物,引起了急性化學性肺炎),她便又轉去了上海。那時已經近年關了。

那個年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過來的。我感覺到熊研菲的病情已經到了急變期。熊研菲好起來的可能性已經不大了。

我和暑假一樣成天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我沒法接受這樣的現實。我幾乎每天都向上蒼祈禱,就和熊研菲第一次去上海時我向上蒼祈禱一樣。

我天真的以為上蒼會被我的虔誠感動。

吳淑芳來我家看過我一次。我只在那一天走出我的房子陪她到華安二中操場逛了一圈,我們的談話幾乎圍繞着熊研菲的病情而展開,心情都很沉重。只是最後在她離開時,她問及我報考哪一類的學校,我們才換了話題。

熊研菲在正月初十那天從上海醫院轉回華安人民醫院,而我們已經回到了學校,因為考慮到新學期特別短,我們高三和初三的學生提前一周上課。

我一得知熊研菲轉回到華安便立即請假去醫院看她。

熊研菲住進了重症監護室。我以為熊研菲經過這一陣病痛的折磨她會消瘦下去,卻不料她反而發胖了。倒是她的父母親都消瘦了。

我走進重症監護室,默默地坐在病床前,雙手握住熊研菲那隻沒有吊藥瓶的手。

熊研菲的父母親不知為何走出病房。

我的淚水啪嗒啪嗒往下掉。

熊研菲咧了咧嘴,“又讓你擔心了吧,起航?”

我不說話,只是緊握熊研菲的手。

“你把我的手握疼了。”熊妍菲說。

“啊,”我放開熊研菲的手。

“我喜歡你握着我的手。”

我重新把熊研菲的手握在手裡,“你還好嗎?”

“一時還不會死。”

我心裡猛地湧起一陣悲傷。“你怎麼說這種傻話,你不會死的。”

“我不害怕死。可是為什麼人會死呢?”熊研菲好像在問我又好像在自問。

“你不會死的。別這麼想。”

“人在什麼年紀都可能會死的,關鍵看死神什麼時候相中他。死神現在它纏上我了。可我並不怕它,我只是不能接受。像我,活在這個世上已經十八個年頭了,會哭會笑會思考,知道一加一等於二,能歌善舞,能感受音樂美,還能愛,還能彈奏鋼琴,可突然疾病降臨,人家告訴你,說你要死了,你能接受嗎?死不可怕,關鍵是死的結果讓人可怕。你被裝進一口棺材,你的屍體短期內就會化成水,融於土地,你的屍骨總有一天也會風化成無。你就成空成無了。空和無是一種什麼狀態?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就成空成無了呢?”熊妍菲近乎自言自語。

“研菲,我請你不要這麼想,你一定不要這麼想。你真的想多了。為什麼要去想這些?”我哽咽着。

“起航,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你早知道我一定會死對不?得了這種病的人幾乎沒有不死去的。我算是幸運的了,能活到現在。所以我不想再欺騙自己。但我不會馬上死去的,死神還沒做好準備帶我走。我祈禱它不要那麼快帶我走,我想和我父母和你起航再多待一些時間。”熊妍菲很平靜地說。

我哽咽着說不出話。

“我只是為自己不能和你一起去野炊感到遺憾。野炊活動是不是快要開始了?”熊研菲轉移話題。

“補課期間我們討論了這個問題,大多數人都希望早點開展,免得牽掛着它影響高考複習,所以決定下個星期六野炊。地點都選好了。”我說。

“去哪兒?”

“去一個叫程家莊的地方,那地方還在揭飛翔家下面。揭飛翔極力提倡去那兒,說那裡很適合野炊,村前那條河畔有一塊很大的沙石地,沙石地上長了長長一片蘆葦,在這個季節很漂亮。說不定會在蘆葦叢里抓到野水鴨。村莊附近還有一片松樹林。”我說。

“這麼漂亮。”

“所以你趕快好起來,我們一起去吧。”

“那裡已經不屬於我了。只要你帶幾張相片給我看,我就滿足了。”

“如果你不能去,那我也不去。我要在這裡陪你。”我說。

“你真是傻瓜,你怎麼能不去呢?”

“你不去,只是我去,我會覺得快樂開心嗎?”

“不,你理解錯了。你去了,就意味着我跟着去了,因為我時刻跟着你。如果你不去,我怎麼能感受那份美那份快樂呢?所以你一定要去,知道嗎?”熊妍菲說。

“好吧。”我的眼眶又濕潤了。

“這就對了。我會經由你去感受一切。起航,你還記得我寫給你的信嗎?”

我點點頭。“我把它放在我木箱子底部。”

“我在信里說那一年要送給你三樣禮物,可我只送了兩樣給你,你記得嗎?那次約會正想送給你第三樣禮物,俞錦榮出現了。”

“我記得。”

“現在我補償你。”熊研菲看着我,似乎有點激動。

“現在?”

“對。你低下頭到我面前來我告訴你是什麼。”

我略站起身把頭靠近熊研菲,熊研菲伸出手鉤住我的脖子,接着將雙唇吻在我的雙唇上。

足足十秒鐘的時間熊妍菲才放開手。

“好了,這就是我送給你的第三樣禮物。喜歡嗎?”熊研菲蒼白的臉上起了紅暈。

“研菲——”我控制不住情緒趴在熊研菲的被子上。

“你真是一個喜歡哭的男孩。”我聽見熊研菲說。

在這個時候我的頭忽然一陣劇痛。就像閃電突然擊中你一樣,那股疼痛不知從哪裡升起鑽進你的大腦,給你一種頭疼欲裂的感覺。

我的眼前猛地閃現擎天石柱崖上那裂開了的凹凸石壁,我感覺那凹凸石壁彷彿要往兩側傾倒一般,嚇得我忍不住尖叫起來。郝珺琪抱着我的身子,“哥,我好怕,我好怕。”

“啟航,你怎麼了?你怎麼了?!”我聽見熊研菲驚恐地喚我的聲音。

我茫然睜開眼。“我的頭,我的頭。”

“你的頭怎麼啦?媽,媽——”

熊研菲的父母疾步走進病房。我的意識漸漸恢復,但是頭痛依舊。

“你怎麼了?”熊研菲母親關切的問道。

“我的頭好痛,好痛。”我說。

“熊正揚,你還愣着幹嘛,去幫忙叫一聲呀。”熊正揚是熊研菲父親的名字。

熊研菲父親出病房去叫醫生。

我痛得直搖頭。

醫生很快進來了,他和我做了基本的對話,便去辦公室給我開了一個單子,熊研菲的父親扶我去檢查室檢查。我不記得那是一項什麼檢查,總之不可能是CT,更不可能是磁共振,我好像記得是一種什麼線檢查,檢查之後,檢查醫生說頭部沒任何問題,沒有像主治醫生所推測的那樣有什麼瘤子。

“真的沒什麼問題嗎?”熊研菲的父親問道。

“從檢查結果來看是沒有任何問題,你拿去讓張醫生看看再說。”

張醫生是熊研菲的主治醫生。

熊研菲的父親扶着我回到醫生辦公室。他把檢查醫生說的話向主治醫生複述了一遍。

“按照道理不可能。他這麼突然劇烈疼痛,一般來說是腦子裡長了瘤子,怎麼會一點影子都沒有呢?那就是神經痛。”

“神經痛?”

“對,肯定是神經痛。”張醫生很肯定。

“神經痛有什麼藥物可以治療嗎?”熊妍菲的父親問道。

“休息一會就好了。”

“謝謝。”

熊研菲的父親扶我到病房休息。他讓我躺在他們陪護睡的那張床上。那種針刺一般的疼痛漸漸地減弱下去,可是一般性的疼痛,說不出是怎麼回事的疼痛依然持續着。

我閉上眼睛。

熊研菲的母親將被子蓋在我的肚子上。我感覺我的“花朵”忽然莫名其妙的膨脹起來,不可遏制地膨脹。頭疼吸引了你的注意力,而這種膨脹硬生生把你的注意力轉移到它頭上。我只好坐起來。

“怎麼了?”熊研菲的母親看着我。熊研菲在病床上把頭轉向我。

“我,我,我……”

“怎麼了,孩子?”

“我想去上廁所。”我說。

“想上廁所幹嘛不好意思說?讓熊叔叔扶你去。”熊妍菲母親說。

“不用,我已經好多了。”

“沒事的,讓熊叔叔扶你去。”

“我真的好多了。”我說。

我把手伸進褲袋,將膨脹的花朵按住,然後從床上下到地上。

我忍着頭疼走去廁所。

華安人民醫院的廁所建的很人性化,每一間都相對獨立,都有各自的門。只要門一關,裡面的空間就完全屬於個人。

我原以為把尿尿盡,“花朵”便會自然萎縮,就像每天的晨尿時一樣,可現在,它就好像中了魔一般,尿完了之後依然昂揚奔放。

你知道它現在希望你做什麼事情。可是你也知道你不能做,你再也不能做了。那是對愛的褻瀆。是對真情的嘲弄。就算你的頭再痛,你也不能做。你都得忍着。

所以我走出廁所,到水龍頭下不停地用手捧冷水洗臉,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直至那個慾念消失殆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