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情色工口 > AV拍攝指南
《AV拍攝指南》314:沒碰過別人?
  如果說之前是疾風驟雨,在秦瑞成說完那句話之後,他就變身成了驚濤駭浪……

  粗大的異物在甬道中不斷地進出,穴肉徒勞地絞緊又松開,快感被堆砌到一個可怕的高度,喬橋滿腦子都是絢麗的白光,連自己是誰都快忘了。

  “嘖,已經被我操得合不攏了呢。”

  秦瑞成壞心眼地用手指替代性器插入穴口中,喬橋卻絲毫沒有感覺,說明連最敏感的地方都被撞擊到麻木。

  熱烈的性事帶來的是巨大的體力消耗,喬橋像從水裡撈出來一樣,額發濕漉漉地貼在臉上,累得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但秦瑞成顯然並不想這麽輕易放過她,他還沒消氣。

  又被動地到達一波小高潮,喬橋無力地在床上彈跳了兩下,這是她最後能給出的反應了,再來一次大概要暈過去。

  秦瑞成緩慢地從她體內退出來,兩個人都氣喘籲籲的,各自平複著滾燙的體溫和劇烈的心跳,被單上弄得亂七八糟,昂貴的絲綢薄被早踢到了地板上,卻沒人想去撿起來。

  指尖慢慢滑過喬橋的臉,連秦瑞成自己都不知道他的眼神現在是何等的可怕和貪婪。

  肉體的歡愉已經滿足不了他了,越是沉溺,心臟越是空洞,而每當想起他在喬橋心裡隻佔著一點可憐的分量,他就會湧起強烈的破壞欲,想把她扯碎,也想把她吃到肚子裡。

  自己都那樣給她打電話了,跟乞求也差不了多少了,卻還是不肯來看他。

  而為了一隻徒有其表的破包,卻主動找上了門。

  他還不如一隻破包的魅力大。

  喬橋感受到落在臉上的手指開始用力,以為男人又起了性致,隻好閉著眼睛虛弱地求饒:“……秦秦,我錯了,真的……包我收下還不行嗎?”

  “……”

  秦瑞成沒出聲,他現在情緒很不穩定,說話一定會被聽出來。

  “嗚嗚嗚……真的不能再來了……”

  喬橋含糊不清地又說了點什麽,聲音越來越弱,眼看就要睡過去了。秦瑞成好笑地捏住她的鼻子:“不許睡!”

  困到發懵的人隻得睜開眼睛,但雙眼無神,全無焦距,機械似的哼哼了一聲:“嗯?”

  “以後我送你東西收不收?”

  “……收。”

  “還找不找理由不過來了?”

  “……”

  “不說就永遠別睡了。”

  “不找了……”

  慢慢松開捏著她鼻子的手,下一秒少女就合眼睡了過去,秦瑞成苦笑了一聲,覺得只能用這種方式換來承諾的自己過於可憐。

  但除此之外,還能怎麽樣呢?

  睡過頭的後果就是把下午的本學期第一堂課翹掉了,幸虧這回老師沒有點名,否則她要成為全校第一個因翹課而被記過的學生,出不出風頭不知道,出名是肯定的了。

  秦瑞成嘟嘟囔囔的還不肯起:“有什麽關系,反正都翹了,下一節也別去了。”

  喬橋感覺自己遲早要被他氣死:“那你躺著吧,我坐公交!”

  然而腰痛得連套上校服裙都費勁兒,手指虛弱地更是連襯衣扣子都系不上,秦瑞成只會在旁邊看熱鬧,一點不打算幫忙。

  喬橋恨恨地瞪他,但卻忘了不久前才被情欲淹沒的一張臉實在沒什麽威懾力,反而讓男人的眉毛挑得更高了。

  “不要去了,第一節不點名,第二節也不會點的。”

  其實思想早在提不上裙子時就松動了,她也覺得離開暖融融的被窩去拚一個小概率點名好像不太值得,男人又趁熱說了兩句,她就認命地倒回了被窩裡,把掛在膝蓋上的裙子踢走。

  秦瑞成笑著展臂攬過了她,在她眼角上親了親。

  躺了一會兒,落地窗外忽然飄下雨絲,漸漸的雨越來越大,劈裡啪啦豆子一樣砸在玻璃上,沉沉的天空上陰雲密布,好像還有雷光。

  “看,幸虧沒去吧?”

  兩人靠在一起,雖然蓋著被子,但喬橋還是有點畏寒,好在身邊的男人是個移動小火爐,只要把頭靠過去,就會有源源不斷的暖流傳過來。

  臥室的落地窗很大,能將外面的雨景一覽無余,整個城市都被籠罩在一種陰霾中,但房間裡卻又如此地溫暖明亮,像是兩個不相乾的世界。

  “你還要睡嗎?”

  喬橋其實沒有多困,但被人緊緊地圈在被窩裡天然地會讓你想閉上眼睛,她小小地打了個哈欠,點了點頭。

  “不要睡了,陪我聊天。”

  喬橋頭抵著秦瑞成的胸膛,悶聲悶氣道:“……有什麽好聊的啊。”

  “上學感覺怎麽樣?”

  “還好……”

  “有沒有想我?”

  “……”

  懷裡人沒有了動靜,秦瑞成低頭一看,發現已經睡著了。他輕哼了一聲,忽然說道:“宋祁言回來了。”

  “真的?”喬橋猛地從床上彈起來,一掃剛才的困倦,驚喜地追問,“什麽時候?他在哪兒?”

  完全忽略了男人瞬間變得有些難看的臉色。

  “我怎麽知道?”秦瑞成推開喬橋站起來,他光著身子,隨便披了件衣服在肩膀上,坦蕩蕩地站在落地窗前,也就是樓層太高才不會有人投訴他暴露狂。

  他微微勾唇:“怎麽,宋祁言沒告訴你嗎?”

  秦瑞成承認這麽說是報復心作祟,但小喬一聽到那三個字的反應實在讓人難以心平氣和地說話。

  “他隻給了我一條快回國的消息……”喬橋垂著頭,似乎很懊惱,“我前幾天剛清了一次手機,可能不小心把他的消息刪掉了。”

  “說不定根本就沒告訴你。”

  “不會吧?”喬橋呆呆地望向他,“宋導會故意瞞著我嗎?不過就算瞞著,肯定也有別的苦衷吧。”

  秦瑞成別過臉,暗罵真是沒事找事,平白無故給自己添堵。

  “下個周是WAWA內部選舉,到時候他肯定會出現的。”秦瑞成沒好氣道,“他一‘死’,什麽牛鬼蛇神都上來了,公司現在烏煙瘴氣,你早出來上學也挺好。”

  “為什麽不早點回來……”

  “你傻啊。”秦瑞成彈了下她的腦門,“現在高層分了兩股勢力,正殺得不可開交呢,讓他們鬥完坐收漁翁之利不是正好嗎?”

  喬橋似懂非懂,她想起什麽:“周先生呢?”

  秦瑞成哼一聲:“估計在來的路上吧。”

  “太好了。”喬橋很開心,“他也在星程上學嗎?”

  “他還需要上學?他是老師啊。”

  喬橋瞪大眼睛:“誒?”

  秦瑞成撇嘴:“好像是教什麽藝術史,等他來了你自己問吧。”

  喬橋不禁在心裡嘀咕,這下可熱鬧了,梁季澤是老師,周先生也是老師,她和簡白悠成了學生,秦秦雖然沒說,但總覺得他也會搞個事情出來。

  想想都覺得未來一片黯淡啊。

  晚上兩人叫了外賣在家裡吃,不知怎麽吃著吃著又吃到了床上,秦瑞成的精力像是無窮無盡一樣,被壓著侵犯的時候喬橋偷瞄了一眼他兩腿間的囊袋,總覺得一天內射了這麽多回,多少該癟一點,結果卻看到鼓囊囊的一大包,不僅沒有‘榨乾’的跡象,反而脹得比平時還大。

  這人平時都吃什麽啊,營養也太過剩了吧?真的不會虛脫嗎?

  中場休息的時候,她捂著老腰傻傻的把這個問題問了出來,卻被秦瑞成狠狠掐了一把胸。

  “能乾還不好?”

  太能幹了她受不了啊……

  “也沒吃什麽,戒色就好了。”秦瑞成聲音不大,好像還為了不讓喬橋聽清而特意加快了語速。

  “戒色?難道你……這陣子沒碰過別人嗎?”喬橋很不可思議。

  秦瑞成立刻毛了:“誰說的,你看我像是缺女人的樣子嗎?我床伴一周七天都不帶重樣的。”

  “哦哦,那就好。”喬橋放心的舒了口氣,一副為他下半身幸福操碎了心的樣子,“你可不要憋壞自己——啊!幹嘛咬我?”

  男人臉部肌肉動了動,像是在咬牙:“因為你欠揍。”

  “哈?我沒惹你吧——哎喲!痛痛痛,那裡不能咬的!”

  “你管我。”

  “我錯了我錯了!啊!……嗯……秦秦……呃,要被撞散架了,輕一點……”

  好像又惹他生氣了?唉,秦秦怎麽也這麽難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