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情色工口 > AV拍攝指南
《AV拍攝指南》320:哪兒學的?
  “我想了想,禮物啥的都是身外之物,也……也不是很必要。”

  喬橋僵硬地站著任由周遠川輕吮她的耳垂。

  “不行。”男人的聲音越來越含糊不清,好像玻璃上蒸騰了一層白白的水霧,他有著這種攝人的魔力,僅靠收縮一點聲帶,下壓一點喉結,就能讓人浮想聯翩,呼吸錯亂。

  他的舌尖沿著喬橋的側頸線慢慢地往下滑,留下一條亮晶晶的水漬:“我是為你趕回來的,你不能不要。”

  情況有點不妙。

  房間裡太暗了,也就桌上的蠟燭提供著一點微弱的亮光,但喬橋覺得還不如一片黑,起碼氣氛不至於被搞得這麽曖昧。

  溫熱的手掌從她衣服下擺伸進去,迷戀似的一遍遍撫摸著她的腰腹,就連最近因為長胖新積攢的一點小贅肉,都被愛不釋手地反覆摩挲。

  “等等。”喬橋被弄得有點癢,往後縮了縮,“我朋友還在外面等著我呢,沒什麽事的話,我要走了……”

  非常時刻非常手段,朱妍我對不起你。

  “是嗎?”周遠川懶洋洋地開口,好像看穿了她的小計謀,“那我找人先把她送回學校。”

  說著作勢要去摸桌子上的手機,喬橋眼看要被戳穿,本想順坡下驢認個錯,但看見他那修長且骨節料峭的手,一下子說不出話了。

  有時候她也奇怪,周遠川的臉已經足夠吸引人了,可她卻總會被他身上別的部位扯走注意力,有時候是腳腕,有時候是脖子……這次是手。

  指尖不緊不慢地摁著數字,點一下屏幕就亮一下,把他的手指照得像在發光。讓人能看清楚那粉色貝殼一樣的甲床和修的整整齊齊的邊緣,一點毛刺都沒有。

  “打麽?”手指懸停在綠色的通話按鈕上,耳邊是他壓抑的輕笑,“你說打不打?”

  喬橋乾巴巴地咽了一口唾沫:“不打?”

  “為什麽不打?”

  “因為……沒人等我。”

  嘴唇一熱,又被吻住了。這次沒有那麽溫柔和纏綿了,反而很輕佻,像蜻蜓點水一樣在她下唇碰一下,然後離開一些,再碰一下,再離開。

  “我還在想,你是不是得等電話接通,才肯說實話呢。”

  周遠川的身體靠得更近了一點,這不是喬橋看到的,而是感覺到的。黑暗裡,她的眼睛失去了作用,只能靠立起的汗毛感受空氣的流動。但這種感覺很不好,危險若有若無,讓人很沒有安全感。

  “嗯……”男人低聲問,“可以麻煩你脫掉裙子嗎?”

  這是什麽話!

  還有獵物自己磨刀且躺到砧板上的道理嗎?

  但是聞著周遠川身上剛沐浴完的清新味道,拒絕的話堵到嘴邊卻怎麽都說不出口。

  她哆哆嗦嗦地伸手到胯骨側面,摸索著把百褶裙的拉鏈拉開,手一松,裙子就落在了地板上。因為房間裡太過安靜,她還聽到了金屬鏈頭跟地板撞擊的輕微聲響。

  “謝謝。”

  喬橋打賭自己臉肯定紅了,因為她聽出了周遠川聲音裡的笑意!

  撫摸著她腰腹的手停住了,然後開始往下滑,喬橋忽然能看到桌上的蠟燭了,停了兩秒才意識到是因為周遠川蹲了下去。

  接著,她猛地抖了一下,因為男人吮上了她的大腿根。

  內褲已經不知所蹤,周遠川鼻腔裡噴灑的熱氣就鋪在她最敏感和柔嫩的地方,明明什麽都沒碰到,她卻覺得渾身都像被周遠川舔了一遍似的燒著滾滾的火苗。

  “其實這才是禮物。”周遠川不緊不慢地說道。

  “呃!”喬橋劇烈地打了個哆嗦,腿一軟差點就靠著牆滑了下去,但男人的手掌托著她的屁股肉,硬是把她撐回了原位。

  她簡直要瘋了,穴口和陰蒂被人用舌頭無微不至地照顧,舌尖隨便一點細微的攪動都能讓她滿腦子閃金光,周遠川微微濕潤的腦袋就埋在她兩腿之間,可她連把他拽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腰被托著,屁股也被托著,如果不好好站直,還會被不輕不重地掐著屁股肉,這簡直是就是世上最美妙的“酷刑”,喬橋情不自禁地屈起膝蓋踮起腳,後背抵在冰冷的牆上,企圖依靠它給自己降溫。

  炸裂一般的快感像電流一樣遊走全身,爽得讓她有點喪失意識了。

  “舒服嗎?”周遠川停下動作,他有些不確定,還帶點小心翼翼,“……我剛學的。”

  喬橋急促地喘著氣,她此刻特別想罵人,唯獨粗口才能表達她此時心情的萬分之一。

  “你從哪兒學的?”

  周遠川以為她不喜歡,燭火映照下睫毛輕輕抖了抖,因為不夠自信連聲音都變得軟綿綿了:“書上。”

  學霸就是學霸,腦瓜好用學什麽都快。

  “……不要了。”喬橋長長喘一口氣,“我受不了了。”

  周遠川愣了愣:“不舒服嗎?”

  “……”她真的說不出‘其實很舒服’這樣的話。

  她在腦海裡遐想了無數遍的手指忽然微微刺入了穴口,連一個指節的都沒頂進去,僅僅在入口附近試探地揉摁。

  “咦,這裡流了好多水。”

  喬橋自暴自棄地放松身體,周遠川也立馬察覺到了,因為絞動他手指的嫩肉松懈了下來,反而微微顫抖著,像是在邀請。

  “看來很舒服呢,真狡猾,明明那麽喜歡,卻不告訴我。”周遠川抱怨似的在她大腿內側輕咬一口。

  胯下早就硬得發疼了,這種時刻當然不會客氣。他抬起喬橋的一條腿,認真地問:“可以嗎?”

  喬橋眼角都憋紅了,她的回答是自己挺著腰蹭過去。

  她發現他根本不是真的要問,他就是喜歡看她這幅不敢承認又不得不承認的樣子!

  多智近妖,連惡趣味都能被掩蓋成彬彬有禮。

  火熱的陰莖一挺入,嫩肉便開始瘋狂地絞緊,兩個人維持著插入的姿勢好久沒動,等終於適應了,周遠川才漸漸拉開動作。

  他從不沉溺性愛,但在喬橋身上,卻總是丟掉他最引以為傲的理智。

  喬橋繃起腿,腳背像是芭蕾舞演員一樣抻成一個弧線,她半掛在周遠川胯上,最嬌嫩的部位被肆意攪動,陰莖抽出又挺入,擠出讓人臉紅的水聲。周遠川完全控制著頻率和力道,他的撞擊並不激烈,卻總能精準地挑動她最敏感的神經。

  “嗚嗚……”她哼了一聲,剛想說話,就被周遠川的嘴唇堵住了,男人的舌尖擦過她的口腔,細細地吻了一遍。

  好深。

  喬橋皺著眉頭,感覺胃都被頂到了似的,為了不讓自己太辛苦,她隻好悄悄踮起另一隻腳,試圖拉開一點距離。

  這點詭計當然被立馬發現了,周遠川兩手扶住她的腰,硬是把她向下摁住,確保陰莖能夠嚴絲合縫地插到最深處。

  火苗從結合處往天靈蓋燒,房間裡被肉體撞擊的聲音塞滿,周遠川明明不是力量型的人,但喬橋就是使勁渾身解數也逃不脫。她被從正面進入抽送了幾十下後又被轉了個方向從後背進入,總之完全淪陷了。

  下體濕漉漉的,是她的體液,被微弱的風一吹還有些冷,但是身體內部卻像個火爐,外面冷裡面熱,難受得她隻想哭。

  “怎麽辦……”周遠川喘著氣,狂亂地吻著她聳起的肩胛骨,“我好像要射了。”

  喬橋腦子一片混亂,她閉著眼睛,心想你再不射,我就要死了。

  “這次不算,肯定是太久沒見你了。”周遠川小聲辯解,挺不好意思似的,“一會兒再來一次好不好?”

  “……不好!”

  “哦。”陰莖停住不再抽動,“那我能先退出來嗎?讓我緩一會兒再做。”

  這人!

  喬橋抖著眼皮,氣急敗壞道:“好好,一會兒再來一次!”

  “好。”

  語調掩不住地開心。

  他果然憋了一段時間,精液又多又濃,射得時間也長,抱著她的腰使勁兒頂弄了好一會兒才算射完。蜜穴盛不下的從結合處的縫隙裡溢出來,稍稍一動就會點點滴滴落在地板上,還有一些順著她的腿彎淌到了腳腕處,白色的,粘稠的。

  喬橋臉羞得滾燙,閉著眼睛被抱進浴室,周遠川從沒做過伺候人的活兒,幫她清理體內精液的手法也很生澀,但因為喬橋今天對他的手莫名很有欲望,所以清理著清理著,手指就換成了另一個更粗更長的東西。

  又撲騰了一地水,最後被抱到臥室的時候喊得嗓子都沙了。

  唉,好好的一個周末,怎麽又變成了這樣?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