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AV拍攝指南》621:第二次機會
程修的犬齒抵著喬橋脆弱的耳垂,粗重的呼吸震動著鼓膜,烘得喬橋耳道裡都濕濕熱熱的。

 他不像秦瑞成,在興頭上喜歡說一些調情的粗話,以欣賞她的羞赧為樂。程修更喜歡身體的交融,越是爽到極點,他越喜歡撕扯啃咬喬橋的身體,這似乎是他蓬勃欲望的一種發泄渠道,無論在戰場上還是在床上,都得見點血才算真的盡了興。

 地毯上洇濕了一大片,喬橋無暇去看也顧不上看,等身體的痙攣終於平複一點,意識回到大腦,她才發現自己竟然又被程修拽了起來。

 粗壯的男根拍打著她紅通通的臀尖,好像下一秒就要再頂進來,破入她的子宮。

 “程修……我不行了,你放過我吧!”

 她嚇得連連求饒,快感強烈到一定程度就與折磨無異了,她可算見識了特種兵的身體素質,原來前面幾次做愛程修都有意收著勁兒,沒太折騰她,這回怕是被昨晚的‘誤咬’事件弄出了火氣。

 程修也知道應該緩緩,剛才身下的人都噴成那樣了,如果再來一遍同樣的強度,她百分百會暈過去。

 可是——

 見識到了少女蜜液四濺,淫水橫流的樣子,哪個男人還能忍得下去?

 下體硬得像是要爆開,程修只能更用力地握著陰莖去拍打喬橋圓潤飽滿的臀尖,藉由疼痛轉移一點注意力。

 他抿唇默數了三十個數,最後一個數從心頭閃過之後,就再也無法忍受地沉下腰,對準那個銷魂的窄口,重重撞了進去。

 喬橋被撞得頭都碰在玻璃上發出了‘咚’得一聲響,可神經已經完全被快感麻痹了,她甚至根本沒覺得疼,隻覺得像過電了一般。

 “啊……啊,嗯……嗯好脹……”

 玻璃上沾了很多噴出的液體,也分不清是誰的,喬橋上半身緊貼著玻璃,一邊看著下方的夜景一邊撅起屁股承受男人的操弄,意識越來越模糊,腰都仿佛要被人揉斷一般,兩條腿如篩糠般不停顫抖著,內壁瘋狂絞纏,仿佛所有神經都調動去了下半身,別的什麽她全顧不上了。

 狠插了幾十下,程修似乎猶覺不過癮,他乾脆翻過喬橋正面抱起她,讓她騎在胯上雙腳懸空,背後的玻璃和身下的肉棒就成了唯一的支撐,全部體重都壓在上面,讓陰莖在體內頂得更高,抵達的也是個前所未有的深度。

 喬橋死死摟著程修的脖子,嗚嗚咽咽地呻吟。

 她覺得自己要完蛋了,程修的肉棒太大也太粗了,這樣的天賦異稟的東西能輕易把女人所有的理智摧毀,喬橋甚至覺得如果她現在是已婚身份,經過這一次之後可能都會認真考慮跟程修私奔,這種快感是純粹極致的肉欲,肉欲到登峰造極,是能讓人成癮的。

 男人體魄強健到可怕,就這樣完全承載另一個人的做愛方式,居然動得毫不費力,喬橋像根羽毛似的掛在他身上,隨他想抬就抬,想落就落,每次插入都是盡根到底,噗呲噗呲的聲音撒的一屋子都是。

 就這麽動了近百下,喬橋才終於聽出程修呼吸變凌亂了,同時他挺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直到一股激流衝入喬橋體內,飽脹感猛地加重,像是有一汪水被程修的東西堵在了她體內,男人射了非常多,他兩腿之間的男性部件天生就比別人大兩碼,卵囊自然也更大一圈,這個沉甸甸的東西即便隻排空一小半量,也依然多到足夠洗刷一遍她的子宮。

 射精後的程修有些疲憊,但他不肯放下喬橋,而是低頭把臉埋進她赤裸的肩頭,等待著射精的後勁兒過去。

 喬橋也閉上了眼睛,她心裡只有一個想法,終於結束了。

 不,結束不結束還不好說,但起碼離結束又進了一步。

 “……可以放我下來了嗎?”喬橋微微掙了掙,雖然知道外面看不見,但赤身裸體地貼在玻璃上,還是讓她渾身不自在。

 “等一會兒。”男人低聲道,“我喜歡這樣。”

 喬橋隻好繼續忍耐,終於,程修緩緩放下她,同時抽出了射精後有略微發軟的性器。

 沒了‘塞子’,那一汪水自然要淌出來,蜜液混合精液沿著喬橋的大腿往下流,有的不小心蹭到玻璃上,留下一片粘稠的白濁。

 喬橋沒力氣去擦了,只能羞恥地把頭別到另一邊,但這並不意味著結束,因為很快,她就又被男人抱了起來,扔回了床上。

 喬橋滿臉震驚:“還、還要來?”

 程修沒說話,而是低頭看了看兩腿之間重新豎立高昂的器官。

 喬橋欲哭無淚:“你不是人!”

 “不一樣了。”男人略有點不好意思,“咬過……變敏感了。”

 臥槽!

 這他媽也行?!

 但是無論喬橋如何反抗,她都沒能躲得過第二次、第三次……程修像是餓了好久終於開葷的野獸一般,不知疲倦地折騰她,而軍人的身體素質又那麽過硬,喬橋簡直被折騰得一口氣都沒了,什麽時候暈過去的也不知道,總之再睜開眼已經是第二天了。

 喬橋盯著上方的天花板,頭一次有了腎虛腎虧的感覺。

 大概男性的縱欲過度就是這種滋味吧。

 唔,兩個腰子好酸……她是不是得買點腎寶片吃?

 她又躺了一會兒,程修端著早餐過來了,喬橋有氣無力地看他一眼,很想罵但是張嘴的力氣都沒有。

 程修:“對不起。”

 喬橋眨眨眼睛。

 男人沉默片刻:“我……太激動了。”

 喬橋深吸一口氣:“你知道就行。”

 她以為這個話題就到此為止了,沒想到程修話鋒一轉:“你要加強鍛煉。”

 喬橋:“???”

 “耐力太差,體力太差,訓練的底子都掉光了。”

 “今天起,你跟我一起晨練。”

 “先恢復,再加強。”

 喬橋一口氣差點沒上來:“今天?”

 程修頓了頓:“明天吧。”

 喬橋:“我拒絕!”

 程修不急不緩:“那就改晚訓。”

 “什麽晚訓?”

 程修:“昨天那種。”

 喬橋:“我練我練!我選晨練!明天就跑!”

 程修嘴角微微上揚:“好。”

 嗚嗚嗚,她怎麽覺得跟程修住在一起是個錯誤的選擇呢?

 程修說訓練就是真的訓練,兩人又回到了在基地的那種相處模式,每天早上五點半,程修都會雷打不動地起床,以前他會自己下樓晨跑,現在會再帶上喬橋。

 作為一個21世紀的現代人,早起的痛苦就不用多說了,那真是比死還難受,死起碼是一瞬間的事,早起+晨跑那是持續一個多小時的折磨。

 最可惡的是邊跑程修還要邊給她講解跑步要領,什麽發力什麽呼吸什麽腳掌著地,他講得是很細致沒錯,可喬橋跑得都快七竅冒煙了哪兒還聽得進去?

 這也是自認識程修以來,喬橋頭一次希望他閉上嘴,不要再說了。

 第一天跑完,身體像散架了一樣無一處不痛。但喬橋也不得不承認,自己體能下降了太多,以前在基地的時候這點米數只能算熱身,現在卻差點要她半條命。

 好在程修也知道胡蘿卜加大棒的道理,從這天起,每天的飯開始變得非常豐盛,而且都是些高蛋白的食物,很明顯男人是在給她補身體。

 雖然喬橋被簡白悠調教得已經能把飯做的有模有樣了,但程修的手藝是她永遠望塵莫及的,食物在程修手裡就像有了生命似的,能自己削皮自己調味,然後選擇一個最能激發自身味道的姿勢跳入鍋中,蓋子一掀就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大餐。

 喬橋每次跑完都暗暗發誓說再跑是狗,可吃完飯又覺得為了這麽好吃的飯跑兩步也無所謂。

 而且跑步也不是全無好處,起碼晚上她就能安心休息,因為程修說過只要白天跑步,晚上就不會再讓她消耗體力。

 這句話的言外之意當然就是不折騰她,單為了這一條,跑步就不虧。

 這麽相安無事地又過了一個多星期,陸星那邊再次來了消息,說圈裡有個人要訂婚,這人跟秦家算是世交,因此秦瑞成出現在訂婚宴上的概率很大。

 陸星還貼心地幫喬橋和程修搞到了請柬,作為陸家的“遠房親戚”,可以在訂婚宴上蹭兩個位置,但千萬不能跟同桌人說話,以防露餡。

 喬橋一口答應,正好之前給程修買的正裝能派上用場了,於是等到了訂婚宴的時間,兩人就收拾齊整,大搖大擺地從酒店正門進入了宴會廳。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