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情色工口 > AV拍攝指南
《AV拍攝指南》475:拿不出手
喬橋覺得大腦疼了一下,就是很真切的那種疼,好像有人拿著錐子在她天靈蓋上鑿了個洞,有什麽東西從那個洞裡鑽出去了。

是她的理智嗎?

不,好像是更重要的東西。

兩條腿失去行動力,她踉蹌了一下,膝蓋磕在花壇的圍邊上,骨頭都撞得‘咚’得一聲響,她卻什麽感覺都沒有。

遠處,宋祁言似有所感地回頭一望,喬橋狼狽地蹲下,過了好一會兒才敢站起來。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要躲,下意識地就這麽做了。

酒店門口已經沒了宋祁言和蕭曼雨的影子,大概是進去了。

身上很冷,大腦卻熱得發燙,喬橋知道這時候最理智的做法是回WAWA裝作什麽都不知道,但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的身體已經自動自發地大步走了過去。

門童攔住她:“請出示您的證件。”

喬橋:“我找人。”

門童:“抱歉,沒有證件一律不許進入。”

喬橋點點頭,往後退了幾步。就在門童以為她放棄的時候,她猛地一個助跑,從門童身邊旋風一樣跑了過去。

“喂!攔住她!”

喬橋奪命似的狂奔,酒店大廳裡金碧輝煌,她顧不得管別人奇怪的視線,稍一辨認方向便直奔著樓梯而去。

門童在她身後窮追不舍,但他的速度哪能跟拚上了一切的人比?

三步並作兩步地跑上二樓,左手邊就是衛生間,喬橋剛躲進去就聽到門童和保安雜亂的腳步聲從後面追來,喬橋貼著牆壁屏息了半分鍾,再向外看時走廊上就沒人了。

很好。

“美人,你好像走錯門了。”

喬橋嚇了一跳,猛地回頭看到一個西裝革履的英俊男人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另一隻手則整理著西裝下擺。

她這才注意到牆壁上嵌著男性用的小便池,她竟然走錯衛生間了。

“對不起。”喬橋淡定地轉身要走。

“等一下。”男人跟上幾步,“你不是被邀請來的吧?”

喬橋無意跟他廢話,默默加快了腳步。

“你這樣子是混不進去的。”男人的聲音落在後面,“但我可以幫你。”

喬橋站住腳。

“你為什麽幫我?”喬橋說,“我沒錢。”

“哈哈。”他笑了幾聲,“我不要錢,我從來不會為了錢去做事。至於理由——你就當我無聊吧。”

“謝謝,但不用了。”

這個人更奇怪,她還不如自己想辦法。

“在哪兒!就是她!”

喬橋一驚,門童和三四個保安突然從拐角處跳出來,堵住了她的去路。

糟糕,難道只能放棄了嗎?

“不好意思。”

肩上一沉,男人自然地將她攬了過去:“她是我的女伴。”

“可是——”

“‘每位男士都可以帶一名女伴’,請柬上就是這麽寫的吧?”

保安們面面相覷,只能退下。

“走吧。”

男人攬緊了她的肩膀,喬橋則面色如常地跟上他的腳步。

過了宴會廳門口的最後一道關卡,喬橋就不客氣地把那隻手從肩膀上掀了下去。

“這麽無情的嗎?”他微笑,“好歹我也幫了你一把啊。”

“謝謝。”喬橋說得真心實意,“其余的就不麻煩你了。”

“你多少透露一點,你要幹什麽?”他上下打量喬橋一番,“毛遂自薦嗎?我知道這個冷餐會上有很多大導演,可你看上去不像演員。”

喬橋知道他說的是她的外形條件,畢竟她出來得著急,隨便套了件衣服就走了。

“無可奉告。”喬橋說,“我要走了。”

“難道是捉奸?”他端詳了一下喬橋陡然變色的臉,“真的?我只是開個玩笑。”

喬橋不再理會他,加快腳步離開。

“我叫陸臨潭!”

“……”

你叫什麽,跟我有什麽關系?

喬橋把這段小插曲拋之腦後,謹慎地在冷餐會中尋找宋祁言的身影。

冷餐會人不少,但大部分人都忙著互相攀談交流,介紹認識,很少有人注意到她。

其實她的理智已經全部回來了,剛才充斥她大腦的憤怒等情緒也消失不見,她現在隻想見宋祁言一面。

哪怕什麽也不說,只要看一眼,她就能知道他的意思。

到底是判死刑還是無罪釋放,有了這一眼,什麽都可以承受了。

混在侍者中搜尋了一會兒,喬橋終於找到了那個挺拔的身影。宋祁言端著一隻紅酒杯站在人群中,他是那麽好看,那麽清瘦,就像一隻立在雞群中的白鶴,舉手投足都有著啄毛展翅的優雅和矜貴。

蕭曼雨寸步不離地站在他身邊,邊聽他說話邊輕輕點頭,時不時抬頭看宋祁言一眼。兩人默契十足,任誰都會覺得是天作之合。

喬橋耐心地等在一邊,她不能這樣過去,圍著宋導的人太多了,她今天沒打扮,會給他丟臉。

“美人,我們又見面了。”陸臨潭端了一杯酒走過來,“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

喬橋直接站起來換了個地方。

哪知他就像牛皮糖似的又跟了上來,還順著喬橋的視線看到了宋祁言:“咦,別告訴我你是宋祁言的小迷妹。”

喬橋:“我……算是他女朋友。”

陸臨潭好像聽到什麽大笑話:“哈哈哈,你真有意思。”

喬橋也笑,好像她真的說了個冷笑話,只有她自己知道這個笑有多麽苦澀。

無所謂了,換位思考一下,她要是陸臨潭,可能會笑得更大聲。

宋祁言那邊遲遲不結束,一撥人退去另一撥人又湧上來,宋祁言始終彬彬有禮,遊刃有余地周旋其間。

喬橋癡癡地看著他,胸口又開始發疼。

陸臨潭:“你要是想衝過去強吻什麽的,勸你放棄。這裡的保安都是退役軍人,你還沒摸到宋祁言的衣角,人就飛出去了。”

喬橋忍無可忍:“你很閑嗎?”

陸臨潭聳聳肩:“我喜歡看熱鬧,跟著你一定有熱鬧可看。”

“隨你吧。”喬橋轉過臉。

陸臨潭突然湊過來,兩人的距離頓時拉近:“仔細看看,你長得還不錯,有沒有興趣來我們公司——”

“喬橋!”

一聲厲喝,把喬橋震得打了個激靈。

她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就被拽得往前一撲,腳底像塗了油似的,不受控制地瞬間跟陸臨潭拉開了好長一段距離。

微涼的一雙手掌接住她,宋祁言不知什麽時候過來了,把喬橋拽到身邊的同時也下意識地把她擋在身後。

陸臨潭眉毛都不動一下,只是笑:“原來還真有故事啊。”

宋祁言盯著他:“陸臨潭。”

“宋總還記得我?”他慢悠悠喝一口酒,“不勝榮幸啊。”

宋祁言:“我整晚都能在其他人嘴裡聽到你的名字,想不記住都難。”

陸臨潭:“哦?但願宋總聽到的都是好話。”

宋祁言:“可惜,並不是。”

他倆人說話時,喬橋什麽都聽不見,就低頭看著自己被宋祁言握住的手。她剛才是想把男人的手甩開的,但是一被他握住,手掌連同整條胳膊都被抽幹了力氣,軟綿綿的,違背喬橋意願的自動順從了。

“你叫喬橋對吧?別忘了我跟你說的話。”

兩個男人寒暄完畢,陸臨潭端著酒杯要走了,但這人臨走也不安生,非要對她說這種曖昧不清的話。

“哦,冒昧問一句。”陸臨潭悠悠道,“你們是什麽關系?”

喬橋感覺手指被攥緊了,她看向宋祁言,這其實也是她想問的,沒想到機緣巧合下竟然先被一個外人說了出來。他會承認嗎?像上一次在公司一樣,微笑著承認嗎?

宋祁言口氣平淡:“與你無關。”

喬橋心想,真是個聰明的回答。

“哈。”陸臨潭摸著下巴若有所思道,“不過你都有蕭曼雨那樣的美女副手了,其他人也入不了你的眼吧。”

喬橋第二次看向宋祁言,她期待著男人說點什麽,但他最終什麽也沒說。

像是默認了。

陸臨潭一走,宋祁言就拉著她往角落裡走,還特意避開人群,好像她是什麽見不得光的東西。

喬橋麻木到沒感覺了,她遲鈍的發現自己早被判了死刑,只可惜臨到斷頭台上,她才意識到這點。

“你怎麽來了?還跟陸臨潭一起,你以後離他遠一點。”宋祁言有些焦躁,動手把領結拉松了。

喬橋聽到這話氣就不打一處來,硬邦邦道:“你跟蕭曼雨的事不也沒告訴我嗎?還真是對不起,我擅自過來給你丟人了。”

宋祁言頓了頓:“我不是那個意思。”

喬橋惡狠狠:“無所謂,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拿不出手。”

話音剛落,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騷動,好像有人在問‘宋總去哪兒’了。

宋祁言也聽到了,他語氣軟下來:“我回去給你解釋。”

喬橋:“不用了。”

她轉身就走,走了好長一段路,身後也沒人追上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