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情色工口 > AV拍攝指南
《AV拍攝指南》461:失去理智倒計時
傭人的腳步聲漸漸聽不到了,周遠川歎口氣:“我雖然不相信直覺,但我的直覺好像總是對的。”

喬橋強忍著身體不適,努力維持正常的語氣:“大太太是要把我們關在這裡?”

周遠川摸出手機:“果然沒有信號,這裡做了電磁屏蔽處理。我現在比較擔心秦瑞成,估計所謂的輔導功課也是借口。”

“她是什麽目的呢?”

“不知道。”周遠川看一眼那些攝像頭,“當人在做一些愚蠢的決定時,我就很難搞清楚意圖了。”

他看一眼喬橋,微微皺眉:“你的臉怎麽這麽紅?”

喬橋連忙用手掌捂住:“是、是嗎?”

手掌下的皮膚熱得發燙,但她知道自己沒有發燒。

糟糕。

喬橋暗自苦笑,好像大太太真正的目標,是我和周先生啊。

周遠川起身沿著房間四角走了一圈,他走得很慢,時不時停下來摸摸牆壁和地板。喬橋知道他在乾正事,但是此時此刻,這種行為對她而言就是種煎熬。

她很想衝著周遠川大吼一聲:不要管那該死的牆了,過來抱住我!

身體前所未有的空虛,她好像變成了一個黑洞,貪得無厭地吞噬所有帶溫度的東西。

好奇怪,好奇怪。

那杯茶一定有問題——重點是她還喝了兩杯!

喬橋恨不得左右開弓給自己倆嘴巴子,當時在老太太房門前,大太太的話都那麽怨毒了,她怎麽還敢喝下那杯茶呢?這種下意識提前相信別人的毛病什麽時候才能改改!

周遠川專心致志地盯著地板:“這個房間居然有個輕微的斜度,有意思。”

“周、周先生……”

“只有左右兩邊的重量不一致,長年累月之下才會形成這樣的斜度。”他摸摸牆壁,“可是為什麽重量不同?明明牆壁的材料是一樣的。”

他摸了摸身上,順手摘下那枚價值不菲的翡翠袖扣,用扣針輕鑿牆壁,試圖弄清裡面的秘密。

“周先生!”喬橋崩潰地喊了一聲。

“嗯?”男人轉過頭,看到喬橋時臉色大變。

他三步並作兩步跑過來,一把抱住她,手也飛快地扣住她的手腕:“怎麽回事?你的脈搏太快了。”

喬橋艱難地咽下大量分泌的唾液:“茶、茶裡有東西。”

周遠川愣了下:“大太太是想拍下我們——”

喬橋閉上眼睛,淒慘地點點頭。

周遠川抿住下唇,眼睛裡瞬間閃過一種森寒的東西,但是當喬橋想仔細看看的時候,又消失不見了。

“別怕。”他摟住喬橋,“我在。”

溫熱的,活生生的雄性。

喬橋腦子變得越來越渾濁,下意識地緊緊抱住周遠川,但這明顯是飲鴆止渴的做法,因為她很快就發現身體變得更空虛了。

她很想把兩人之間這些礙事的布料全都撕開,但最後一絲理智告訴她,如果這麽做了,那攝像頭就會把這些畫面全部攝錄下來,到時候就全完了。

“好熱。”喬橋喃喃自語。

她現在完全靠著放松身體把主動權交給周遠川來保持理智,但凡她敢自己動一下,絕對會不顧一切地撲上去。

“我知道。”周遠川也不好受,他煩躁地扯開領口,頓了一會兒又說:“不行,我不能靠你這麽近。”

喬橋:“你把我綁起來吧。”

“那並不會讓我感覺好一些。”

喬橋:“只要我不動——”

“不。”男人苦笑,“你這個樣子,我沒法保持理智太久的。”

喬橋也笑,只是慘兮兮的:“巧了,我也是。”

過了一會兒,喬橋看向天花板:“有沒有辦法……把燈打掉?”

她現在說話非常費力,喘息不僅粗重,還必須每說幾個字就做一個吞咽動作,否則口水會不受控制地從嘴裡流出來。

這只是藥物帶來的副作用之一,至於內褲,早就濕得像水洗一樣了。

周遠川搖搖頭:“我剛才觀察了,那是夜視攝像頭。”

“呵,考慮得還真全面。”喬橋軟軟地推了下他,“你離我遠點吧,這樣下去咱倆都撐不住。”

緊抱她的力量漸漸消失了,喬橋閉上眼睛,任由身體癱軟在床上。繼續維持絕對放松。

周遠川站在她幾步之外的地方,低聲道:“我的手機每過兩小時會自動向國安部發送一次位置坐標,一是為了保護我,二是為了防止我叛國。如果未及時發送,國安部會首先啟動救援預案。”

喬橋看到一絲希望:“下次發送是什麽時候?”

周遠川:“一個小時之後。”

“哈。”她嘟囔了一聲,“別說一個小時,半小時我都撐不下去。”

周遠川頓了頓:“還有一個辦法。”

喬橋支起上半身:“什麽?”

周遠川抬起左腿,慢慢卷起褲腳,露出雪白腳腕上的一條細細的繩索。喬橋從沒見過這種東西,像金屬又像編織物,兼具軟和硬這兩種截然相反的特質。

“這是遇到生命威脅時才能用的。”周遠川伸出一根手指輕輕挑起它,“由一種極為稀有的材料製作而成,不受電磁干擾影響,只要扯斷它,立刻就會有人來救我們。”

“但是……”他輕歎口氣,“這東西造價昂貴,按照規定,我只有在自己面臨生命危險時才能使用,如果用來救你,你會背上毀壞國家財產的罪名。”

喬橋聽他說到‘造價昂貴’這幾個字就已經在搖頭了,更別說聽到用了就要進監獄。

“沒事。”她重新倒回床上,“我感覺身體好像習慣藥力了,實在不行,你把我打暈吧。”

周遠川漂亮的黑色眼睛閃了閃:“或者,製造一個我生命受到威脅的狀態。”

“不行。”喬橋咬牙,“我能撐得住,你別想那些。”

“這是最快的辦法。”

“別說了……”喬橋喘一口氣,“材料稀有肯定很難製作,如果斷了,你豈不是有一段時間是沒有保護的?”

周遠川:“也沒有很久。”

“所以不行。”喬橋睜開眼睛望著天花板,四肢百骸的熱度已經堆積到了一個可怕的數字,“絕對不行。”

突然,頭頂上方出現一片陰影,周遠川不知什麽時候脫下了外衣,並用外衣罩住了兩人,隔絕開攝像頭的拍攝。

喬橋感到嘴上一陣冰涼。

她痛苦地想,天啊,這一下還不如沒有呢,沒親之前,她還能自我洗腦說哪兒都一樣熱,躺平任它熱就好了。可這麽如雪如冰的一個吻過來,她的自我催眠全白費了,好比一個人這輩子都生活在貧瘠的鄉下,突然某天被人拉到了繁華時尚的大城市,他發現原來生活可以這麽美好,心態徹底崩了呀。

忍住忍住,千萬忍住!絕對不能動!

然而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扳住周遠川的下頜在狠狠地吮吻了。

不夠,這點涼是絕對不夠的,想要更多,特別特別多!

腦子裡的理智之弦徹底崩斷,喬橋一邊胡亂啃著周遠川的嘴唇,一邊不受控制地撕扯他的衣服,男人沒反抗,直到享受夠了這個吻,才扣住她的手腕,用外衣將她雙手捆縛起來。

喬橋更痛苦了,她扭著身子在床上翻滾:“周、周先生,放開我……求求你了,我、我想要你,你直接進來好不好?我太饞了……你的手別拿來,你摸我也行,哪兒都能摸,只要你別走……”

我的媽。

喬橋覺得正常狀態下,她就算被人拿槍指著腦門大概都說不出這種話。

周遠川吐出一口氣,他安撫地摸了摸喬橋的頭髮,後者立馬支起身子用腦袋狂蹭他的手心,還討好地看著他,渴望的視線不加絲毫掩飾。

但他還是起身離開了。

喬橋哭了,她哭求周遠川別走,甚至用最後一絲力氣猛扯自己的衣服,那副卑微求告的樣子,她自己都不想回憶第二遍。

周遠川走到牆壁邊,回頭衝她一笑:“你忍一會兒,馬上就好了。”

“我不信!”喬橋嘩嘩地掉眼淚,“你騙我嗚嗚嗚……我根本撐不過一個小時,我快熱死了,我馬上就死了,你要是不進來,你就是害死我的凶手嗚嗚嗚,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那對我不是威脅。”他笑了。

“我不管我不管!”她哇哇大哭,“你是不是男人啊?我都這樣了你還能忍住,你肯定不正常!你肯定有毛病!”

周遠川不再理會她的激將法,而是專心沿牆摸索。

“你別摸牆了!你來摸我吧……我可好摸了。”喬橋絕望地喊。

靜謐中突然聽到一聲齒輪咬合的‘哢嚓’聲,左面的牆壁凹陷下去一個長方形的門,周遠川輕輕一推,門順服地打開了。

裡面是一間幾平米見方的密室,空無一物。

“找到了。”周遠川深深呼出一口氣,摁了一下手表的計時鍵。同時,一滴汗水落到表盤上,洇出一個圓形的水跡。

00:01:45

這個數字意思是,一分四十五秒後還沒有找到密室機關的話,他將失去自己的理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