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蘇桃的性福生活》番外-清竹自述
清竹知道自己從小和其他的和尚不一樣。

師傅從來不會逼迫他做功課,師兄從不會讓他去砍柴掃地。他還有一間自己的屋子,不用和別人擠在通鋪上。

種種特別,讓他在寺廟裡格格不入。

很多人看著他,卻不敢靠近他。

因為他是前朝遺孤。

明明是天生貴胄之人,卻被判為有罪。那人將他禁壓在佛門之中,用檀香木魚佛經洗滌,欲要斷他六根。

可又如何能斷!

每每入睡,記憶便如困獸掙脫牢籠,他夢到自己又躲進了床底下,一群士兵衝了進來。

他們翻箱倒地,奸殺擄掠,他眼睜睜看著那些粗鄙下賤的士兵將娘親壓在地上奸淫的畫面。

“不要!”

至此他便驚醒,胸口的怒火屈辱不甘幾欲要將他撕裂。

後半夜輾轉反側,再難入睡,或是不敢入睡。

他幻想過很多次手刃那些人的狗頭,鮮血流滿了整個屋子,但是但天一亮。

他換上僧服,跪在佛祖面前,卻念道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呵,多諷刺。

師傅是寺廟裡唯一一個關心他的人。真的把他當做弟子,時常開導勸慰他。

隨著年歲增長,他放不下,卻也會隱藏了。

許是為了告誡他,或者假惺惺作態,那個男人賜給他光慧大師的名聲。

從此他名聲大噪,許多不明真相之人以為他是天生佛根,金蟬轉世,紛紛跑來聽他講道。

也許人出名了說什麽都是對的,他的名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多人來求見他。

特別是那些深居府邸,面對生活無能為力,只能寄托信仰的貴婦們。

可能是物以類聚,他總能從那些無望的貴婦身上尋到母親的身影。

沒想到伴隨他多年的噩夢,竟開啟了他的性啟蒙。

他總是幻想著將這些端莊的貴婦壓在身下,撕開她們華麗的衣服,露出淫蕩醜陋的一面。

他也這麽做了。

自此他總能從這些貴婦身上得到片刻放松與慰藉。

夜裡雖然還做噩夢,白天卻能在盡情放縱後歇一歇。

直到他在小樹林裡碰到那個姑娘。

他之前從未對年輕的女子有過異樣感覺,那些風韻猶存的婦人總是能更吸引他的目光。

但是他偏偏停住了,用個小伎倆便騙得她失了身。

在進入她身體之前,她還天真以為自己是來救她的。

呵,真是單純無知。

年輕女子的美好有點出乎他的意料。

他就像躺在滿山鮮花,陽光照耀的地方,一切那麽鮮活香甜,讓他胸膛都有種暖暖,滿滿的感覺。

可惜他還未嘗夠,便被人壞了好事。

自此他夢中有了另一個畫面。

在昏暗陰沉的樹林裡,突然有道光亮,那是陽光隨著一個渾身赤裸的姑娘在奔跑著。

她是那般白嫩無暇,偶然闖入人世的精靈,乾淨得不染纖塵,是黑暗裡的那顆夜明珠。

他渴望,追隨著。

她終於停了下來,轉頭瞬間他似聽到天方破曉的聲音。

蘇桃。







-

寫到這裡,蘇桃的番外都寫完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