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永安調》第83章
終章

 二十七日,帝長子李成器固讓再三,睿宗終立李隆基為皇太子。

 婉兒的死,我是在李成器歸來才得知。

 那日李隆基入宮誅殺韋后,婉兒率眾宮女出迎,甚至拿出先帝‘遺詔’來擁立李隆基,只可惜,那日入宮的是隆基……有風吹過,捲起土墳上的灰燼,漸露出了半角紙,惟剩潦草的‘夢佳期’三字。

 張九齡還是來了。

 我蹲下身子,撿起那僅剩的三字。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冷光滿,披衣覺露滋。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張九齡的這首詩一經流傳出,輕易斬獲長安城中無數貴女的芳心,只可惜無人知道他是為誰所作,這一段不為人知的相知相惜,終會掩埋在日日月月中,再無人記得。

 我回頭看李成器:“百年後這首詩還在,可又有誰能猜到他是為誰所作?”李成器但笑不語,只是那麼看著我。

 自那日他歸返便是如此,不悲不喜,只是把我整個抱起來,靜看著我不說話。

 我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回過頭看著婉兒的土墳,輕聲道:“當年我與隆基爭吵時,曾說過倘若有一日在家人性命和婉兒之間選,我一定會舍掉婉兒。沒想到不過是一句話,她真就是因我而喪命。”

 若是太平先誅韋后,必不會傷及婉兒性命。

 可就是我和李成器,成全李隆基的同時,卻也將婉兒推到了李隆基劍下。

 “永安,”他將我攬入懷中,柔聲道,“你忘了沈秋說的,勿喜勿悲了?”我嗯了聲,無奈道:“他還說過,我等不到你回來就會……”李成器的手忽然一緊,攥得我生疼,我只好告饒:“疼……”他立刻鬆了手,卻未再說一句話。

 過了很久,我才敢仰頭去看他:“成器,我若離世,我的父王、武家,還有我們的兒女,都要託付給你了。唯有你在,玄武門才不會再有李家鮮血。”

 沈秋竭盡全力,一日日為我續命,可劇毒難去,終歸會有油盡燈枯之時。

 如今李隆基已是太子,若不出所料,三年內必會登基為帝。太平如今已是案上魚肉,這天下間唯一能牽制李隆基的,只剩他了。

 成器雄兵在握,又有富可敵國的王元寶相助,即便是李隆基稱帝,也只能退讓三分。

 天下江山,他雖無意再爭,卻可在有生之年制衡皇權,換得李家子孫真正的太平。

 那雙眼蒙了層很淡的水光,微微泛著紅,我伸手碰了下他的眼角,竟微微有些濕意:“十幾歲就已名揚天下的永平郡王,二十幾歲就已領兵大破突厥的壽春郡王,數月前方才讓出太子位的皇長子,我的夫君李成器,怎能如此不堪一擊?”

 話音未落,他卻忽然低下頭,深吻住我。

 我閉上眼,努力迎上他,不去留意十步外的數百親兵。

 過了許久,他才在我耳邊輕嘆了一聲,很輕地說了句話:“若稱帝,江山與共,若落敗,生死不棄。永安你還記得這句話嗎?”我嗯了聲,睜開眼看他:“你總喜歡拿這種話誆我,我又怎會不記得?”李成器嘴邊仍有著笑意:“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著。”

 我不敢置信地看著他:“你敢,你若敢做什麼‘生死不棄’的事,我來生一定改嫁。”他訝然一笑:“若依本王看,來生你仍會早早傾心於我,如同此生。”

 我啞然看他,只覺得指尖都有些發燙了,卻還是說出了心中所願:“此生我是武家貴女,雖享盡富貴榮華,卻也歷經生死劫難,倘若真有來生,倒寧願生在和樂熱鬧的百姓之家。”他笑著頷首:“那本王就挑擔販菜。”我一時啼笑皆非:“罷了,你還是風流天下的好,如此才是李成器。”他揚眉:“好。”我越發笑得自得:“獨寵?”他不置可否:“獨寵。”

 細碎的低語,在這山間古木中飄散。

 太長久的等待,我們都等待了太久。

 從他尚是個廢太子時,我就已決心要保他助他。那時的我僅是個有名無權的武家貴女,眼見他喪母、下獄,卻只能偷偷哭不敢、不能做出任何事,唯恐牽連父王;就連與他之間的承諾也不敢堅守,唯恐被皇姑祖母發現引來殺身大禍,只能親自叩請與他的親弟成婚……多少次遙遙相望,以為此生無緣,卻終是走到他身邊。

 可我想做的不止是相守。

 只可惜我與他,都不是能狠下心的人。

 到最後我才伸手摟住他,輕聲道:“當年在御花園中,你對我念出那句‘一抔之土未乾,六尺之孤何托’,我就已明白了你心中的不甘不願。我從未料到竟會親自替你請辭太子位,成器,抱歉,你的盛世永安,我難以成全。”

 他笑著,望著豔陽下的長安城:“你已經做到了,我一直想要的。”

 我不解看他。那雙眼睛在日光下,漸退散了所有殺戮決伐,竟恍如當年初見般清澈如水,只是如此靜看著我,許久後才柔聲道:

 “盛世,永安。”

 盛世永安。

 盛世,永安。

 ——————————————————————————

 延和元年,李隆基即皇帝位,次年改元開元。

 開元元年,太平公主謀反,被誅。自此,開啟了大唐的“開元盛世”。

 開元四年,因避玄宗生母昭成竇皇后之諱,李成器改名為憲,晉封為寧王。

 至開元二十九年,寧王李憲薨,玄宗哀痛,“號叫失聲,左右皆掩涕”,次日下詔謚曰“讓皇帝”。

 同年,玄宗李隆基任用安祿山,結束了長達二十九年的“開元盛世”。

 ……

 —— 全文完 ——

 “宮中喋血千秋恨,何如人間作讓皇。”

 ——《游惠陵》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