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蜜汁燉魷魚》番外 新年糖豆
婚禮當天。


佟年在房間里溜達,從凌晨三點溜達到五點,亞亞和藍莓兩個半年開玩笑安撫她,最後一人一個哈欠,打著打著,抱在一起睡著了。
化妝師要六點到,所以房間靜悄悄的,她坐在窗邊,給他發微信。
Lolicat:你會臨時不來嗎?
Gn:……
Lolicat:忐忑。
下一分鐘,韓商言發來一張照片,倆人的結婚證擺在窗台上。他房間的窗台上,還有一半的月色,是他別墅外的月色。
Gn:你早嫁給我了,今天就是走過場,忐忑什麼?
Lolicat:嗯,有道理。
Gn:……
佟年身上還穿著婚紗,本來是亢奮地睡不著提前試一試,可看到兩個閨蜜都睡著了,自己脫也不方便,躺床上睡又擔心會壓皺。最後,從牆角端了一個小凳子,在書桌前,把裙擺散在凳子的四周理順了,頭枕著書桌邊沿,也補覺去了。
大忽悠說的沒錯,早結婚了,走個過場,不慌不慌。
接親的伴郎團是solo戰隊的兄弟,除了艾情今日在另一邊也等著Dt接親,餘下的人都來了。而伴娘呢,除了藍莓和亞亞,就是高中最好的一個朋友,也只有這個閨蜜沒見過韓商言的一眾兄弟。
直接結果就是,這位伴娘從窗口看著一身西裝筆挺的新娘帶著三個伴郎走人家門,震驚地回頭:「你老公的伴郎,哥哥都很帥啊。」
「那當然,」藍莓理所當然地給佟年拿捧花,「我老公最愛的戰隊,能不帥嗎?」
「對,對,對」亞亞附和,「solo戰隊一出馬,全部後輩靠邊站,我堅信現在也沒有比他們更棒的!」
藍莓和亞亞一人一句,還在為韓商言吹噓,新郎已經順著樓梯上來了。
亞亞馬上衝過去,檢查一遍早就鎖好的門。
拍門聲想起:「亞亞,我是米邵飛。」
「米邵飛也沒用,今天全沒用,」藍莓替亞亞回答,「紅包。」
門外,solo半蹲下身子,按照韓商言的吩咐,吧一疊紅包一個個塞進去。
門內,幾個伴娘起先還在數:「一個,兩個……」最後只剩下驚呼了,外邊一群老男人就是不一樣,多半個字的廢話都沒有,直接塞進來六十多個紅包。
滿地都是紅包,三個伴娘像撿金子一樣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新郎太太太大方了!
「快開門吧,」佟年壓低聲音催促,「快。」
她不心疼錢,她是想儘快看到他。
「知道啦,看給你急的,恨嫁啊。」亞亞打開門鎖。
門拉開的瞬間,佟年看到了還在塞紅包的兩個男人閃開,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的韓商言走入房內,兩人目光交匯的一瞬,她聽到自己的心在劇烈的跳動著。
一如當年,在深夜網吧櫃檯后抬頭看到他的那一秒。
「夠不夠?」韓商言看著佟年,卻在對幾個伴娘說,「不夠還有。」
紅包不算什麼,一輩子結一次婚。
全是佟年從小玩到大最好的幾個朋友,給多點兒,應該的,當是感謝人家多年照顧了。
「夠了,夠了。」藍莓馬上說,「我老公說了,絕不能為難他偶像!」
韓商言一笑,走向佟年。
佟年心跳得頭直暈。
他彎腰,撿起她的婚紗大大的裙擺,匯聚在一起,塞到佟年的懷裡。
嗯?
「不懂?沒人給你講過?」
這是什麼規矩?她搖頭。
他活動著肩膀,被西裝裹著不舒服,最後在佟年面前半蹲下來:「上來。」
??
「啊,對,新郎要把新娘背出家門,腳不能落地,」藍莓這個伴娘終於記起了自己的職責,跑上來,幫著整理裙擺,「我在你們身後提著吧。」
「不行,樓梯太窄了,更不方便,萬一你沒跟上去,一用力大家全摔了,亞亞幫著把裙擺提著,你先上去,趴他背上,我們再把婚紗給你。」
大家的指揮下,佟年被韓商言背了起來,兩手拽住自己的婚紗裙擺。
「你行嗎?」佟年望了望樓梯下。
「廢話。」背不走老婆,他也別混了。
佟年摟著他的脖子,喘氣都不敢太重,伴娘們也在幫忙著,只有三個伴郎在一旁看熱鬧。
「老韓悠著點兒啊,還要洞房呢。」
「就是,慢慢來啊,慢慢背著,我們去給你們準備鞭炮。」
solo在前頭還特地拍了不少照片,一邊拍著一邊欣賞:「一會兒全放婚禮前幻燈片里,給你們K&K隊員看看。」
韓商言剛想罵一句「滾。」腳下險些沒踩到樓梯,換來佟年一聲驚呼,身後三個伴娘還以為真摔了,此起彼伏叫了好幾聲。
韓商言強壓著性子,聽完全部的尖叫:「沒事兒……」
這才穩穩地往下走著,順便用眼神狠狠飛了solo一刀,都是來拆台的,他算明白了。
婚禮很順利,順利到韓商言總覺得會出點什麼亂子。
直到——
他帶著一堆要鬧洞房的來到洞房外,喝得上頭的他,掏出門卡,在進門錢囑咐著:「頭疼,鬧一會兒就撤,聽到沒有?」
「誰敢耽誤您洞房啊?gun神?」solo笑著接過他的門卡,替他開門。
門一推開。
酒店贈送婚宴新人的豪華套房內,擺放著蛋糕,鮮花。換上了大紅色中式婚服的艾情正坐在沙發上,玩著手機,她一抬頭看到韓商言一驚。
「韓商言?!」艾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滿室安靜著。
壞了。
韓商言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和Dt拿錯房卡了。
韓商言覺得太陽穴再跳,頭疼得更厲害了。
嗯,今晚有的搞了。
新婚之夜。
兩個人都在床上睡的。
事實證明,佟年的酒量真不錯,輕易能喝到high,想醉倒很難。K&K眾人醉倒,七七八八,全在婚房的沙發,地毯上蓋著衣服,衣櫃里多的被套,甚至是洗手間里的浴巾都拿來做被子,睡倒了一片。
清晨,韓商言被電話叫醒。
「中午飛機,別忘了。」
「改簽明天吧,頭疼。」他回。
電話掛斷,翻個身,把還穿著嫁衣的小身子摟到了懷裡,抱緊了,繼續睡。
鎖骨上,溫熱的她的鼻息有了變化,她醒了。
「幾點了?」
「十點。」
「這麼晚了?」
「明天走,」他把想起床的她按住,「改簽了。」
她「嗯」了聲,藉著宿醉的倦意,往他懷裡鑽,手還不安分地吧他腰帶上方的襯衣紐扣解了,手伸進去,觸到他的皮膚。熱的。
「看你這樣,比我還高興?」
「嗯。」她又笑。
「吃豆腐上癮了?」
「合法的。」她抗議著,摟他的腰,往後摸。
「摸什麼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