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變身小娘子》第11章
  第九章

  「師娘,小姐為什麼一直不醒?」看著童師娘從小姐身上將針一根根拔下,晴兒都心疼死了。

  童師娘用盡了所有方法,針灸、喂藥、推拿,可是不論怎麼做,小姐的臉色依舊蒼白,氣息還是十分微弱。

  「童師娘,只要你能將我女兒救醒,不論是多珍貴的藥,哪怕要我傾家蕩產,我都願意。」貝哲孟攙扶著也同樣氣色極差的愛妻。自從凝霏昏迷不醒後,儀兒也一直吃不好,睡不穩,她的氣色並不比床上的女兒好多少。

  「唉!當初凝霏是怎麼受苦、受了多少折磨,你們要是能重視這個女兒,用同等心看待,多關愛她一些的話,也不會落到今日這個地步。」童師娘搖了搖頭,取下最後一根針。

  「全都出去,在凝霏醒來之前,除了晴兒與童師娘,誰都不準再踏進尋霏閣半步。」趙鎮幃冷冷的下令。

  「王爺……」項儀兒輕聲喊著。她不想離開啊

  多年來,她對凝霏一直有著莫名的感情,總覺得她也是自己的孩子,卻礙于豔兒及珊珊而無法對她有所關愛。

  沒想到這樣的感覺如今都已成真,但凝霏此刻卻昏迷不醒……

  「貝夫人,凝霏若有什麼狀況,我會差人告知,請。」趙鎮幃的手指向門口,不想再多說些什麼。

  「貝夫人,咱們先出去吧,我來替您診個脈,開帖藥讓您服用,您的氣色不好,需要調養一下。晴兒,一起來幫忙我。」童師娘將眾人帶離房間,將貝凝霏留給趙鎮幃。

  看著床上的貝凝霏,趙鎮幃實在不知所措。

  原以為一切苦難都已過去,但沒想到最後一刻,凝霏竟然病了,這一睡就睡了三天。

  童師娘在得知凝霏是個未足月便生下的孩兒後,終於瞭解為何凝霏說她從小到大常常會喘不過氣來的原因。

  因為孩兒在娘胎裡時是靠著臍帶而活,所以早產的嬰孩,最晚生成的肺是否健康,往往是出生後是否能存活的關鍵。

  凝霏早產後能平安存活已是萬幸,但從小到大地並沒有被好生調養,再加上貝二夫人刻意的打罵,或多或少都會傷了其他臟腑,致使她的身子變得更差。

  雖然在認識了凝霏後,童師娘費了很多心思,細細的調養凝霏的內外傷,凝霏已經好了相當多,也不再常喘不過氣來。

  但因為這段日子發生的事情對她的刺激過大,使得舊疾再發,氣血逆沖,才會陷入昏迷,至今不省人事。

  童師娘甚至已要他作最壞的打算,凝霏若繼續昏睡不醒,若是傷了腦子,恐怕永遠無法醒來,甚至於隨時會香消玉殯。

  「永遠都醒不過來了,甚至隨時……會香消玉殞……香消玉殞……」趙鎮幃步履蹣珊地走到床邊,坐在床沿。

  他執起那不似過往那般溫熱的小手,貼在自己臉上。

  「霏霏,你不會這麼自私,對吧?善良如你,絕不會把這一切的悲痛全丟給我一個人獨自承擔,對不對?」他的雙手緊握著那不再有回應的小手,多希望自己的力量與生命,能透過她的小手傳進她的身子裡。

  可是貝凝霏那美麗依舊,卻不再有著喜怒哀樂的臉龐,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他多渴望她能有一絲絲回應,哪怕是一滴淚,一個眨眼,嘴角輕顫,都能帶給他她能夠再醒來的希望。

  可是三天了,整整三天,她一動也不動,那微弱的呼吸是她還活著唯一的證明。

  看著隨時都會失去生命的她,他不禁想著,如果他不要在意什麼貝家人的顏面,別非要替受了十八年氣的她討個公道,如果他之前就以權勢直接帶走凝霏,不顧慮世人看待他們的眼光,或許今日就不會有這樣的事發生了。

  也或許凝霏現在正開開心心的在他的祁王府裡,與他大啖著美食,跟他那七個可愛的妹妹們一起聊天說笑……

  「對啊!霏霏,我一直沒有告訴你,我有七個妹妹,最大的十七歲,最小的才九歲,她們個個都跟你一樣美麗善良。如果你醒來,跟我回開封府,回到我的祁王府後,你一定會很快樂,因為你不僅有我這個丈夫疼你、愛你、寵你,你還會有七個妹妹,讓你補償過去從未有過的親情溫暖。

  我們可以一起準備大妹明年年底的婚事,一起分享手足的喜悅。你是長嫂,長嫂如母,大妹的娘早逝,有你在,她一定很高興,因為她總說……我這個哥哥老愛逗她、欺負她,如果我能早點成親,讓她在出嫁前感受到兄嫂的疼愛,不知道……不知道有多好……」說到後來,趙鎮幃已泣不成聲。

  為什麼老天爺要這麼捉弄凝霏?讓她苦了這麼多年,卻在她甫得到幸福不久,又再度將她丟入無邊的黑暗深淵,教她這麼睡著,再也感覺不到人世間的喜怒哀樂,再也感覺不到他對她的濃情蜜意,讓她來不及享受親情圍繞的幸福日子……

  突然間,小時候的貝凝霏彷彿又出現在眼前,那個小小黑黑又胖胖的女孩,站在他的面前直盯著他瞧。

  他對她那時的五官早已模糊了,但是那個小小胖胖的身子,他永遠也忘不了……

  看著眼前這幾日因為無法進食的而瘦了許多的貝凝霏,更是讓他心疼。

  這三日,都是靠童師娘以上等藥材加上全雞所熬出的雞湯,一點一點的喂著她,讓她的氣血能繼續運行,可是,這樣的餵食終究不夠,最終她還是會衰竭,還是會死去。

  突然間,她胸前的那塊玉映入趙鎮幃的眼簾。

  他伸手拿起她戴在頸子上的血玉,它原先的溫潤光澤已不見了,變得黯淡無光,難怪人說人養玉,玉養人,戴著十八年的血玉,也彷彿養出了靈性,當凝霏氣血衰落,玉也失去了光澤。

  趙鎮幃趕緊將那塊玉捂在自己的胸前,生怕那失去光澤的玉就像她那脆弱的生命般,會永遠黯然失色。

  「凝霏,我對你的愛不是一時興起,更不是玩玩罷了,我是真心真意的愛著你,我愛你啊!聽到沒有?如果你真的忍心讓我為你傷心終老,痛徹心扉,你就繼續睡著,你睡一日,我就陪你一日,你睡一世,我就守你一世,咱們來看看是誰狠得過誰……」

  趙鎮幃將被他溫熱的玉再放回貝凝霏身上。

  不論他說了什麼,不論他怎麼輕撫著她,她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三日來都是如此。

  他到底該怎麼辦?誰能來救救他的凝霏

  「秦尚!秦尚——」他突然大聲的朝外頭候命的秦尚喊著。

  「怎麼了?王爺,是不是王妃……」聽到王爺這麼喊,秦尚趕緊奔進房裡,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所幸他仔細審視之後,發現王妃的身子還有些微起伏,尚有呼吸,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但看見過去總是衣冠整齊,翩然俊雅的王爺,此刻卻面容憔悴,長髮也沒有束起,就這麼披散在背後,還有那泛著血絲及淚光的眼,要是王妃瞧見王爺這麼難過、這麼為她神傷,她怎忍心再繼續睡著

  「凝霏的嫁衣和鳳冠送來了沒?」趙鎮幃依舊看著貝凝霏,沒有移開過目光,彷彿害怕著她隨時會離他而去。

  「這一、兩日就會到了。」可是嫁衣送來了有用嗎?王妃還是昏迷不醒,即使嫁衣到了,她沒有醒來,又如何穿上嫁衣出閣

  「教提親的隊伍準備好,再請人快馬傳消息回祁王府給我爹娘,告訴他們,我要即刻迎娶凝霏回府,婚事一切從簡,不用再管什麼狗屁良辰吉時。」趙鎮幃的眼淚終於忍不住落了下來。

  「可是她還未醒來,要怎麼拜堂成親?」王爺雖有情有義,可是若王妃永遠不醒,那王爺娶她還有意義嗎

  而秦尚真正憂慮的是,以他對王爺的瞭解,若王妃真的永遠沉睡,王爺也絕不會背棄這樁婚事,如此一來,祁王府的香火不就……

  「照辦,即使她無法自己走,我是她的腳,我可以抱著她走,抱著她拜堂,不論如何,於實她是我的妻,現在,於律,我更要讓所有人知道,她是我娶進門的妻子,是我趙鎮幃的結髮夫妻。」他說得堅定,不容改變。

  「是,王爺。」秦尚聽著他的話,也為之鼻酸。

  這就是他的好友,他的主子,是如此情深義重

  「還有,你即刻差人為童師娘整理行囊,請她隨我們一同回開封府,以免路上凝霏有什麼狀況時,找不到好的大夫。再通知貝家人作準備,待嫁衣送到後,凝霏便準備出閣,不得有誤。」

  不論她是否醒來,她都是他的妻。

  他要讓她成為她明媒正娶的祁王妃,帶她離開這個讓她傷心了十八年的貝家,早日前往祁王府,讓他們趙家滿滿的愛來喚醒沉睡的她。

  哪怕……她最後仍永遠不醒,或是病情惡化,撒手人寰……天上人間,他都要她是他的妻。

  生,他要讓她在趙家受到最妥善的照料。

  死,他要讓她人趙家的祠堂,讓後代子孫祭拜,絕不讓她成為無主孤魂。

  無論生死,他都要好好照顧她……

  夢裡,貝凝霏聽到了趙鎮幃的聲音,但她找不到聲音是從何處而來,彷彿從天際,也彷彿是從她的心裡。

  可是,她遍尋不著趙鎮幃的身影……不,是她根本看不見一切啊!四周彷彿籠罩著濃濃的霧,天色又那麼黑,她根本連自己的手都看不見,摸不著。

  但是,她可以感覺到他的手正輕撫著她的臉,甚至是他溫熱的淚落在她的臉頰上。

  她想喊,卻喊不出聲音,她想握住他的手,卻連自己的手也感覺不到,她想要走出這片迷霧,卻連方向也無從分辨。

  老天爺,救救我吧!別讓我再困在這迷霧裡……

  「小姐你瞧,晴兒從沒見過這般精細的衣裳,上頭那栩栩如生的鳳凰,美得像會飛舞似的,還有,晴兒幫你梳了個美麗的髻,等會兒你就要出嫁了,晴兒再將王爺為您精心打造的金鳳冠替你戴上,到時候一定美極了。」晴兒為貝凝霏抹上胭脂,讓她那毫無血色的唇顯得紅潤些。

  兩旁扶著貝凝霏的丫鬟也忍不住噙著眼淚。

  三小姐人那麼好,老天爺卻這麼折磨她,讓她昏睡了五日,還是沒有半點動靜。

  「霏霏,你真應該睜開眼睛看看,現在的你有多麼美!」已換上新郎衣袍的趙鎮幃前來接過貝凝霏的身子,看著晴兒為她上妝。

  雖然胭脂水粉讓她有了好氣色、妝點了她的唇,可是她那最為美麗的雙眼卻還是緊緊閉著。

  再美的夜空,再燦爛的星子,沒有了明月,仍然是黯淡的。

  「王爺,我已幫小姐穿好鞋了。」晴兒站起身,再將貝凝霏的裙擺拉好。

  「讓我為她戴上鳳冠吧。」趙鎮幃拿起一旁精心打造的美麗鳳冠。

  上頭巧奪天工的展翅金鳳凰旁綴著許多珠花及流蘇,當他將鳳冠戴在她的髮髻上,那一條條垂下的金流蘇輕掩著她的絕美豔色。

  晴兒為她拿趄了兩支金簪,分別替她簪上。

  「霏霏,瞧!最美的新娘非你莫屬。」趙鎮幃含著淚,看著已妝點好的娘子,將她輕輕抱起。

  「新娘子出閣了!」福伯在尋霏閣前大聲喊著,含著淚的雙眼目送這對新人離去。

  貝哲孟及項儀兒坐在廳堂裡,貝家兩兄弟也分別站在他們兩側。

  此堂上那大大的雙喜字,彷彿帶著深深的哀傷。

  「娘,妹妹來了。」貝逸然看著趙鎮幃抱著貝凝霏,一步步緩緩的走來。

  看著趙鎮幃眼中的淚,看著他懷裡沒有生氣的凝霏……那不再活蹦亂跳,不再成天跟他搶東西吃的凝霏……他再也忍不住流下兩行熱淚。

  「逸兒,不要哭,今日是凝霏的大喜之日,有這麼有情有義,不離不棄的祁王爺照顧著凝霏,咱們要高興,要歡喜,千萬不能哭,說不走這份喜氣真能將凝霏喚醒過來。」項儀兒沒有流淚,她的嘴角帶著淺笑,看著她那美麗卻命苦的女兒由女婿抱著向她走來。

  「新娘拜別父母!」福伯在一旁高聲喊著。

  趙鎮幃站在貝家兩老面前,單膝跪下。

  「儀兒,替凝霏蓋上紅蓋頭吧。」貝哲孟將手中的紅帕子輕放在愛妻手裡,攙扶著她往女兒走去。

  項儀兒走到趙鎮幃的面前,卻遲遲捨不得將紅蓋頭覆上女兒的臉。

  看著他懷裡那美得彷彿天仙下凡的凝霏,她不禁想起凝霏小時候那副總想讓她抱,卻又害怕的模樣,還有每回被穀珊珊責打後那雙淚汪汪的大眼……

  「孩子啊——」

  項儀兒再也無法故作堅強,痛苦、聲嘶力竭的喊了出來,紅蓋頭就這麼飄落在地上。

  「凝霏!我的凝霏!你醒醒……你還沒喊我一聲娘啊……你還沒向娘親奉茶……怎捨得就這樣離開?這一別,千里迢迢,相見又是何時?縱使天上人間有相逢,但你要娘怎捨得啊?你醒醒啊……醒醒啊……」項儀兒的手緊緊的扶著貝凝霏的小臉,哭得無法自己。

  在場的人,全都被她的哭喊深深撼動,無不熱淚兩行。

  這時,趙鎮幃彷彿瞧見貝凝霏的眼睫輕顫了一下。

  「等等……」

  難道是錯覺嗎?他趕緊騰出一隻手輕拍著她的小臉。

  「霏霏,你是不是聽到了娘的哭泣?是不是?」他不斷輕拍她的臉,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項儀兒也不敢置信的仔細看著貝凝霏的臉,所有人也都圍了過來。

  沒多久,貝凝霏的眉微微皺了一下,眾人見了,莫不欣喜若狂。

  「快!快請童師娘,王妃醒了!」一旁的秦尚大聲的朝外頭喊著。

  「霏霏,快睜開雙眼,你快瞧瞧,所有的人都為你憂心著!醒來,別再睡了,快點醒來……」趙鎮幃親吻著她的額,不斷地輕聲說著。他不住在心裡祈禱著這不是幻想,生平第一次,他激動得渾身顫抖。

  突然間,貝凝霏的長睫揚起,觸碰到他的下巴。

  「凝霏!」他往下一看,她的眼睛正緩緩的張開來。

  是鎮幃……

  她方才彷彿聽到大娘的大聲哭喊,感覺到鎮幃的唇正在她的額頭上輕吻著。

  當視線從模糊變得清晰時,她發現確實是他的臉正在她的面前。

  「鎮幃……」她對他揚起微笑,無力的輕喚著他。

  「來了,童師娘來了!」一名小廝這麼喊著。

  童師娘來到貝凝霏身旁,執起她的手為她把脈。「霏霏,你先別說話,護住氣。」

  雖然她的脈象還是虛弱的,但至少已恢復平穩,不再似前幾日那般紛亂。童師娘朝眾人一笑,微微頷了頷首後,所有的人都鬆了一口氣,一旁的貝逸然更是高興的呼喊出聲。

  「先把霏霏抱回房裡。晴兒,跟我去熬藥。」童師娘對趙鎮幃這麼道。沒想到霏霏在生死關頭走了一回,最後竟是在自己將出閣時醒過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