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奇幻冒險 > 神醫嫡女
《神醫嫡女》第1270章
  

  第1252章 大結局

  她回頭問玄天冥:“你說要來的地方,是姑墨?不過好奇怪,為何城門上寫的是國名?不應該是城池的名字嗎?”

  宮車裡頭傳來天武帝的哈哈大笑,“阿珩啊!這麼些年你就從來沒研究過姑墨嗎?居然連整個姑墨國就只有一城的事都不知道。”

  整個姑墨國就只有一座城?鳳羽珩有點兒發懵,還帶這樣的?她還真是沒研究過啊!偏頭向玄天冥求證實,但見自家夫君點了點頭:“沒錯,就一座城,所以也沒有城名,更不分是不是京都,直接就將國名姑墨上書於此。”他伸手指過去,面上帶著傲然的笑,他說:“珩珩,這姑墨,是為夫送給你的禮物,是為迎娶你而準備的最大一份聘禮。”

  鳳羽珩迷迷蹬蹬地就被拉進姑墨,城門大開,守衛竟沒有多嚴格,往來人不多,好像每個人都跟守衛挺熟的樣子,彼此打著招呼,時不時地就有笑聲傳了來。

  宮車靠近時,姑墨守衛瞪大了眼睛往這邊瞧,總算瞧出究竟,居然大喊:“皇上回來了!是皇上回來了!”

  鳳羽珩更懵了,皇上?是在叫天武帝嗎?

  她回過頭去,卻見天武帝老老實實地坐在車裡沒動,只伸手往玄天冥處指了指,告訴她:“叫這小子呢!”

  “叫他?”她納悶,“這裡是姑墨,為何跟他叫皇上?”再想想,“哦,是不是當初都以為父皇您要把皇位留給他?如今大順換了國君,姑墨這頭消息閉塞,還以為新皇是玄天冥?”

  天武帝呵呵笑著,只搖頭,卻不吱聲,就連雲妃都悠哉淺笑,然後指指自個兒兒子:“你問他好了。”

  鳳羽珩皺起秀眉,往玄天冥胳膊上用力擰了一把:“說!這到底怎麼回事?”

  玄天冥疼得咧嘴,趕緊告訴她:“你家夫君怎可能是池中之物,而我家娘子亦是天上星宿鳳命臨世,朕!朕怎麼可能會虧待了你。”他說著,哈哈大笑,伸手指著前方:“夫人且看,這便是姑墨,是大順極西之地一國。這天下人人皆知姑墨附屬大順,卻不知,其實,姑墨其實一直都握在大順國君之手,直至十年以前,父皇才把它傳位於我。卻是悄悄的,瞞著天下人,自家都很少有人知道。當初我平定西北,老三就是有所察覺才出手圍劫於我,導致我被困深山,幸而遇到夫人你。”

  鳳羽珩都聽糊塗了,他說什麼?姑墨國君?她家夫君是姑墨國君?

  雖然之前她也有所猜測所謂的要來西邊是與姑墨有關,可卻怎麼也想不到,玄天冥居然是姑墨皇帝。

  再抬頭去看,有好多百姓往這邊圍了過來,人們看著宮車面帶笑意,甚至還有人正大聲地道:“臥槽!皇上你還知道回來啊?還以為你在京都玩高興了不想回來了呢!”

  另外又有人說:“可不!再不回來皇宮都要長毛了!到時候顧咱們除毛你可得給錢啊!”

  “哎?邊上這位是誰?”

  “能跟皇上站到一起的,除了皇后還能有誰啊?”

  “皇后?我瞅瞅……哎瑪,皇后長得真好看!”

  鳳羽珩再度懵圈,這都什麼人?姑墨的人都是這麼跟皇帝嘮嗑的麼?

  玄天冥拉著她從宮車上跳下來,抬腿就往剛才說話的幾個人身上踹了一腳。雖是踹,卻並不重,到像是好兄弟之間互相開著玩笑。他說:“老子成個親瞅把你們給激動的,禮呢?老子成親你們不用送禮嗎?”

  “切!”全場噓聲,“送你兩筐土豆啊?”

  “我這還一籃子雞蛋。”

  “山楂要不要?新采的,可酸呢!”

  人們一點兒都不怕皇上,有人大聲提議:“想收禮行啊!但誰家收禮不得擺宴啊!皇上你開宴席,保管全姑墨的百姓都給你送禮。”說完還翻了個白眼,“你是皇帝,都富得流油,居然還好意思跟老百姓要禮,你臉皮咋那麼厚呢?”

  說完,人們哈哈大笑。不過也很快就有人跟鳳羽珩解釋:“皇后,您別介意啊!咱們姑墨人就這個德行,都習慣了,您別覺得我們是不尊重皇上,實際上啊——”

  “我們就是不尊重皇上!哈哈哈!”

  又是一片哄笑聲起,玄天冥也無奈了,跟鳳羽珩道:“這幫猴崽子就是沒良心,這麼些年,要是沒有朕庇佑著,他們哪來的這好日子過。一個個的不知道感恩,反而想敲朕的竹杠,真是皮緊得很啊!”

  “朕?”鳳羽珩點點頭,“恩,朕,你這角色轉換得真不錯啊!玄天冥!”她怒了,伸手拎起身邊夫君的耳朵,“你給我說說,這麼大的事兒為啥一直瞞著我?啊?為啥一直瞞著?”

  皇后體罰皇帝,把一衆百姓給笑得肚子都疼了,人們紛紛給鳳羽珩出主意:“再用力,得擰啊,不擰不疼!”

  鳳羽珩都氣樂了,只道這些人可真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啊!

  玄天冥乾脆把鞭子給拿在手裡,衝著人群大聲道:“再沒大沒小的,老子抽你們啊!”

  畫風就這樣突然的變了,鳳羽珩站在原地,看著一衆姑墨百姓無限感慨。這世上居然有以這種方式相處著的帝王和百姓,如此真實自然,簡直令人驚歎。

  人們玩笑歸玩笑,嘻嘻哈哈一陣子,便恢復了一本正經,開始給帝后行禮磕頭。玄天冥笑著道:“行了,別整這些沒用的,不是說朕的皇宮都長毛了麼,你們有這功夫在這兒數落朕,怎的就不知道進宮去拔拔草除除毛呢?”

  “早就除完了!”人們笑著說:“哪能真讓皇宮發黴了!咱們天天都盼著皇上回來,只有皇上回來了,姑墨才更像姑墨啊!”

  “拉倒吧!咱們實話實話,皇上,主要不是想您,是想皇后啊!聽說皇后是仙女,皇后,你給咱們變一個唄?變啥都行!”

  人們一邊說著一邊簇擁著他們往前走,就連天武帝和雲妃都從宮車裡下來了,所有人都在姑墨的土地上踏實地走著,時不時地有人給天武帝和雲妃遞個水果,很是自來熟地說:“園了裡剛摘的,可甜了。”

  老皇帝也樂呵呵地咬上一口,果然很甜,立即告訴雲妃:“快嘗嘗,特別好吃。”

  雲妃哪能客氣,一口接一口裡,吃完一個還問人家:“還有嗎?”

  “有啊!有的是!”百姓們笑著問:“您是太后吧?太后和太上皇!哎瑪真好,皇上出去一趟,不但拐回來個皇后,居然連爹娘都帶來了,這就對嘛!這樣才像一個家啊!”

  越來越多的人聚集過來,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真摯的笑,鳳羽珩也來了興致,還真就當衆表演了一把所謂的仙女的法術——從袖子裡掏出來一輛自行車。

  人們詫異這玩意是啥,子睿主動上前示範,當街把自行車給騎了起來。

  全員沸騰了,人們說:“這東西真好,有了它,以後東南西北的出行可方便多了。皇后,你開店吧!賣東西吧!咱們給你捧場。”

  鳳羽珩覺得這真是一個好主意!若姑墨的民風是這樣的,她真的可以考慮開個後世一樣的百貨商店,賣她空間裡的吃用之物。

  其實這事兒她早在大順的時候就想過,無奈大順民風不允許,人們對她所有之物的來歷總是很好奇,還會懷疑,她可不想給自己找太多麻煩。

  但姑墨這個情況就可以考慮了,這簡直太完美!於是她點點頭,大聲道:“大家都別著急哈!明兒我就開始賣!”

  玄天冥提醒她:“要自稱本宮,本宮,你現在是皇后。”

  民衆:“切!你自己還不是一口一句老子老子的,別影響咱們皇后娘娘親民。”

  他攤手,“看到沒有?朕……我,我在這裡,就是如此沒有地位。”

  “可他們是真心愛戴你的不是嗎?”鳳羽珩笑著說,“我能看出來,大家真心喜歡你這個皇帝,不是不怕,是把你當做親人。既然是親人,就沒有那麼多的規矩。所以……”她由衷地笑了起來,“姑墨真好。”

  是啊!姑墨真好,從前只聽說西方有個桃源,卻沒想到,竟是這樣一處國家。

  帝后入宮,接受百官朝拜。玄天冥告訴鳳羽珩:“在姑墨,講求人人平等,皇上不是這片國土的統治者,不是高高在上被人供起來只為朝拜的。姑墨的國君為所有百姓做事的勞動者,姑墨的所有賦稅也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每一年國庫的開支都會向所有百姓公佈出來,絕不會出現挪用國庫靠著百姓繳納賦稅收上來的錢財去尋私用。在姑墨,百姓才是國家真正的主人!”

  鳳羽珩在這一瞬間就愛上了這片國土,這裡家家有水戶戶有花,一年四季分明,莊稼收成極好,百姓富饒,國泰民安。人們都很開心,也絕對自由,雖然他們可以隨意出入姑墨,可以在大順天下任意行走,但誰都不願意離開,對外界之事也一概不理,只一門心思地建設自己的國土。青樓在是違法的,倒是有藝館,女子賣藝不賣身,是文人雅士聽琴曲之處。

  她在進城次日就張羅起開百貨商店一事,玄天冥親自幫她選好鋪子,上下三層,鳳羽珩帶著忘川黃泉班走還有子睿一起去“上貨”。所以上貨,就是由她從空間裡往外拿東西,再由其它要按著她的指揮把東西擺到指定的地方去。子睿負責寫價簽,每一樣東西都是明碼實價,除非店裡搞活動,其它情況下不講價也不打折。

  不過鳳羽珩的價錢標得都極低,本來這些東西於她來說就沒有成本,再者,這是她夫君的國土,她是皇后,怎麼可以賺自己子民的錢。這些東西基本就是半買半送,種類很齊全,大到自行車,小到香皂牙刷,總之,空間裡但凡能拿出來賣的,她都拿出來了。

  百貨商店五日後開業,收穫了所有姑墨人的歡呼。

  玄天冥也在這幾日應廣大群衆要求大開宴席,算是他跟鳳羽珩婚宴的補宴。

  而姑墨的百姓也特別實在,還真就一人送了一籃子雞蛋,那些雞蛋差點兒沒把皇宮都給堆滿了。於是御膳房的人宣佈,全宮上下,即日起一日三餐全部以雞蛋為主,皇帝皇后也不能例外。他們負責把雞蛋做出各種不同的菜式,可以是蒸的煮的酸辣的,也可以是炒的炸的椒鹽的。反正就一個宗旨:吃雞蛋。

  一連吃了三天,鳳羽珩覺得她自己都快變成雞蛋了,於是下令,把雞蛋送到守著姑墨邊關四方的軍營裡,給將士們改善伙食。

  不過這時候御膳房也來報,說他們有了新發現,原來,在每籃子雞蛋的最底下,都放了一個紅包,裡頭是用紅紙包著的銀塊兒。這才是姑墨百姓送給帝后的大婚喜禮!

  漸漸地,日子過得久了。鳳羽珩這才知道,這姑墨一國一城,國土相當於兩個大順的省府那麼大,東西南北都各設了官員,但並不限制人們的往來。對於百姓來說,這就是一個平面,想到哪裡就到哪裡。

  姑墨的官員就生活在百姓中間,沒有架子,一心一意地為百姓做事。偶爾有能提出好建議的百姓,還會由官員引領著入宮面見皇上。如果意見被採納,就會得到獎賞。

  當然,人們可不在意什麼獎賞,姑墨人不缺錢,這裡的人,或是有田地種,或是做著小經營,就算是家裡只有老人和孩子,朝廷也會下發下來足夠他們衣食無憂的補助。

  而人們也並不是什麼都依靠朝廷,對於沒有勞動能力的家庭,周圍鄰裡都不會幹看著,大家都會搭一把手,讓所有人的生活都能過得去。

  自從有了鳳羽珩的自行車,姑墨的交通更加的便利了。人們往國土四方動走,不需要再坐繁瑣的馬車,更不用勞累步行,腳一蹬車,很快就到了,還能健身。

  當然,古人長衫騎車不方便,於是鳳羽珩又著人通過她的口述畫出許多衣裳的樣子出來,都是後世簡單俐落的衣物,然後由裁縫鋪子做出來,放到她的店裡售賣。除去給裁縫鋪子的錢之外,她基本沒有加價,就是平價售給百姓,讓人們的生活更加便捷。

  鳳羽珩終於明白,這裡真的就是個桃源,但不是世外桃園,而是一個人們理想中的生活方式。不管今生還是前世,這樣的生活都只存在於人們的想像之中,她一直都認為這種生活方式根本就不可能存在於世間。卻沒想到,在這一方大陸上,居然還真有這一處地方以這種理想中的狀態存在著,她一度以為這是幻覺,直到生活數月,這才漸漸地有了真實感。

  於是,她加大力度幫助姑墨建設,不但效仿任惜楓的做法,在這裡大力提倡男女平等入學,平等為官,她也把曾經用在濟安郡實驗過的那些政策帶到了姑墨來。用大馬車做公車,用自行車的橡膠輪子把馬車進行改造,以達到最佳的減震效果。還建立了完善的社會福利制度,設立了醫療保險和社會保險。

  百草堂和百草醫學院也開到了姑墨來,很多有志于向醫學方面發展的人們都來報名加入,鳳羽珩幫不過來,不得不一紙書信寫給姚家,請姚軒往這邊來幫忙。

  天文帝二年四月,姚軒到達姑墨。只是誰都沒想到,姚軒不是自己來的,他身後還跟了一票人——玄天風、任惜楓、李坤、風天玉、白澤、白芙蓉、他們的孩子白雙雙、玄天奕、鳳想容、安氏、玄天琰、鳳粉黛、小寶、以及姚家三位舅舅舅母還有五位表哥都跟著一起來了。

  鳳羽珩看到這些人的一瞬間,眼淚嘩嘩地流。

  想容和粉黛跑上前來一把將她給抱住,粉黛大聲地道:“二姐姐!皇上說你在這邊過得可囂張了,你知道我從小就喜歡囂張,所以我就過來跟你蹭一下,你讓我也囂張兩天唄!”

  想容也抹著眼淚說:“二姐姐,我們好想你,皇上說帶我們過來旅遊,我們就跟著來了。”

  鳳羽珩擁著兩個妹妹,心裡想著她倆說的話。感情這幫人集體出行,是玄天風的主意?

  目光轉向玄天風,就見玄天風衝她擺手:“也不完全是朕的主意,朕主要也是順應民意。”

  反正不管怎樣,大家都來了,大順京都有丞相風擎守著,還有平南將軍幫襯,亂不了,索性帝后就帶著一隊旅行團出遊。

  一衆人等在城門口的大街上站著嘮了老半天,終於有百姓忍不了了,上前探問:“那什麼,要不,你們到酒館兒喝點兒?”

  玄天冥趕人:“一邊兒去,誰上你那小破酒館兒喝呀?”

  “那你們就回皇宮嘮啊!堵著我的門兒該怎麼做生意喲!真是的,皇上要不明兒小的也到皇宮門口兒去支一桌麻將啊?”

  自從天武帝和雲妃來到姑墨,別的沒幹,倒是把個打麻將和鬥地主給發揚光大了。現在姑墨百姓閒來無事就打兩局,但他們不賭,輸贏也就是些玉米粒子,就算是個消遣。

  玄天冥被這掌櫃氣樂了,抬腿踹了一腳,趕緊拉著玄天風等人往皇宮裡去。

  大順來的人也是連連感歎,姑墨的民風真心特別啊!

  玄天冥在姑墨皇宮設宴招待衆人,歌舞都很特別,是鳳羽珩教他們的後世歌舞。也沒有樂器吹打,聲音是從cd機裡傳出來的。鳳羽珩很慶倖空間裡有一台可以充電的cd機,能拿出來用用。

  大家對這種歌舞都覺十分新奇,粉黛還愛上了二十一世紀的歌曲,纏著一位表演者非得跟人家學。

  任惜楓也覺乍舌,她以為自己對大順的改造已經算是前無古人了,沒想到鳳羽珩這裡的花樣更多。不行不行,她得跟著好好學學,回去之後在大順也推廣實施。

  觥籌交錯,高朋滿座,輕歌曼舞,酒香四溢。人們相互談論著,女人間說著貼心的閨蜜私話,男人們則豪氣地推杯換盞,高談闊論。

  天武帝又喝多了,大聲地叫嚷著讓玄天風陪他喝酒,說這麼些年了,哪個兒子都跟他喝過,就老六從不上前,這次說什麼也不能饒了你。

  玄天風沒辦法,只能一杯接一杯地陪著天武帝喝起來。

  漸漸地,所有人都喝得有點多了,包括女人們,此刻也是話語變多,瞅著什麼地方都帶了眩暈波光,特別是這一殿的琉璃,更覺晃眼。

  就在這時,但見大殿門外,有一白衣身影踱步而來,淡雅出塵,貌若謫仙。

  想容騰地一下就站了起來,盯盯地看著那個人,眼淚嘩嘩地流。

  玄天風也站了起來,玄天奕玄天琰,以及所有的人,全都站了起來,看著那個步步臨近之人,激動得每一處神經都在顫抖。

  他醒了,在這樣一個春日裡,踏著和煦春光,重新回到了天地之間。

  想容捂住嘴巴嗚嗚哭泣,玄天奕卻笑了起來,大聲地道:“老七!你再不醒,你四哥我連媳婦兒都討不到了!”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人們一擁而上,把玄天華圍在中間,兄弟幾人大聲地歡呼著,笑著,跳著,將這幾年最後的一縷愁緒徹底的擺脫掉。從今往後,玄家,團圓。

  玄天冥擁著懷中妻子,下巴抵在她的頭頂,輕輕地說:“謝謝你,我的妻子,鳳星耀世,光照了這個天下。”

  她轉回頭,看著她的相公,唇角揚起笑容彎彎。她說:“玄天冥,我要送給你一個禮物。”

  “哦?”他挑眉,“何禮?”

  鳳羽珩掂起腳,湊到他的耳邊,輕輕地說:“玄天冥,我懷孕了!”

  大順,天文帝,三年元月;

  姑墨,神賜帝,十二年元月;

  玄天冥鳳羽珩的龍鳳兒女降於世間,取名玄飛禮、玄若靈。

  (全文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