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暴君契約》第11章
第十章

  冷珣再也找不到唐盼愛了!

  這幾個月來,無論他怎麼找,也尋不到唐盼愛的蹤影,全臺灣幾乎都被他翻過來,但她的芳蹤依然遝然。

  難道這是上帝給他的懲罰,甚至連給他一次彌補的機會也不肯嗎?

  他猜想,或許這輩子,他都得依靠著記憶過日子了!

  就因為失去,才體會得出有多重要,曾經掌握在手裏的一切,他卻沒好好把握任她溜走。

  每一天,他總要將往日的記憶細細的再重溫一回,只是,那種景物依舊、人事全非的感覺,卻蒼涼得讓人有些心酸。

  夜半時刻,冷珣獨坐窗前執杯淺酌,然而嗆人的酒液,醺出漫夜對她的思念。

  他緩緩起身,來到唐盼愛住過的房間,粉白的床單、枕被,清新的氣息仿佛仍記憶著那樣純真美好的她。

  他不經意一轉頭瞥見了浴室,不自覺的,他的長腿踱進了浴室裏。

  仰頭望著頭頂的一片玻璃窗,沉浸在一片藍色夜空中的星子璀璨依舊,卻似乎再也找不回往日的那分清朗。

  他在遼闊深遠的星群中著了迷,索性跨進浴缸裏躺下來,放鬆自己仰望著一片藍色夜空中的星子。

  他還是想起她!

  曾經躺在這裏的唐盼愛,都在想些什麼?

  腦海中不由自主的再度浮現,她躺在浴缸裏看星星的笑容,那樣的笑容、那樣的從容自適,仿佛什麼事也驚擾不了她。

  有關她的點點滴滴,宛如洶湧的波濤湧上腦海。

  他想起她捧著手帕時,臉上專注的表情、她第一次抱著自己,緊靠在背後的那片溫暖,也想起了她立在花叢中,被風吹起一頭長髮的美麗模樣--

  一直到現在,他清出了被仇恨佔據了近三十年的心房,有用不完的時間,可以好好回想她的點點滴滴,去追溯他究竟什麼時候愛上一個女人,卻始終沒有發現。

  他從來沒有嘗過愛情的滋味,更從沒有過被愛的感覺,甚至沒有發現那種焦躁迷惑、狂亂不安的感覺,竟然就是愛!

  許久之後,冷珣才帶著被思念纏身的悵然心緒步出浴室,緩緩朝長廊的另一頭而去。

  來到嬰兒房,他輕輕推開門,腳步小心而緩慢。他從來不知道自己也會有這麼細心溫柔的時候。

  冷珣小心的在床畔坐下,伸出長指輕撫著嬰兒床裏,出奇俊秀漂亮的小臉蛋,任由孩子柔軟帶著乳香的小手,緊緊抓住他。

  他入迷的凝睇著孩子香甜的睡臉,唇邊牽起一抹慈愛的微笑。

  這就是當父親的感覺嗎?

  那種漲滿胸口的滿足與驕傲,像是贏得了全世界,甚至比他得到冷氏大權,更加令他感到充實。

  為什麼他沒有早點發現,被愛與愛人的幸福?

  這曾經是他所擁有的一切,但如今,失之交臂卻已一切成空--

  若有機會,他只希望--用下半輩子的時間來彌補這個錯!

  ★〃☆﹋★〃☆﹋★〃☆﹋★〃☆﹋★〃☆﹋★〃☆﹋

  一年後--

  一個長髮披肩的女子,靜靜的坐在窗邊,美麗的側影,襯著窗外一片明媚的春色,宛如一幅動人的圖畫。

  微風牽起她的長髮,凝望遠處的眸底,一如過去一年,平靜得激不起波濤。

  她的身旁是一名神情淡然依舊的男子。

  「我也該回去了!」

  辜獨陪她沉默對坐了一下午,見她思緒已百轉千回。

  「抱歉!我又不知不覺出了神!」唐盼愛抱歉的說道。

  她心知辜獨是怕她悶,總會三不五時抽空來看看她,她卻獨坐發呆成了習慣,不知不覺竟忘了他的存在。

  尤其是每當她回家看爸媽一趟回來,整個人就會特別落寞,但辜獨知道,她的感傷,不是因為病情已經慢慢痊癒的母親,而是那個逝去的小生命。

  「沒關係。」辜獨淡淡笑了笑,眼神裏意會出了什麼。「想念孩子嗎?」他冷不防的問道。

  這個問題,無疑是在唐盼愛的傷上灑鹽,一年了,傷口的痛早被淚水腐蝕。

  她不說話,就怕會連帶想起孩子的父親。

  「想不想見他?」他又笑了,神情裏有著前所未有的開朗。

  冷珣嗎?「不!」她近乎倉皇的搖搖頭。

  「一年的時間,是否讓你心底的恨意與怨懟沉澱了?」他淡淡的問道。

  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唐盼愛竟然無法回答。

  她不知道!

  這一年來,她從未提過冷珣這個名字,辜獨也不曾在她面前提起。

  她幾乎以為自己遺忘了他--帶著恨意遺忘了他。

  但,有關他的點點滴滴,宛如潮水一般,再度細細的流進她的腦海裏。

  多殘酷!

  經過這一年來,她逐漸放下了一切悲喜,平靜了心底的波濤。

  但不可否認的,她越來越容易被勾起任何一絲有關冷珣的記憶,胸口那股滔天的恨意,也逐漸在心底深處蟄伏。

  「也許吧!」唐盼愛歎了口氣,似有著無奈與惆悵。

  「走吧!我帶你去看你的孩子!」該是時候了。

  她的孩子?

  她遽然抬起頭,惶恐的猛搖著腦袋。他怎能殘忍的開這種玩笑?

  「是啊!等你看到他後,一切就會明白了。」他得先賣個關子。「不過,在見他之前,我要先告訴你一個故事!」

  故事?雖然眼中有著疑問,但她還是點點頭。

  「曾經,有一個小男孩--」辜獨緩緩述說著從認識冷珣後,從他那兒得知的一切。

  唐盼愛專心的聽著,眼中的疑問也越來越深,直到最後她才終於豁然開朗。

  他說的人是冷珣?

  「所以--」他歎了口氣。「才會造就了如今無情的他。」

  唐盼愛震懾得說不出話來,平靜的心海悸動洶湧。

  她不敢相信,在那張陰鬱的臉孔後,竟會是個這麼孤寂與飽受屈辱的靈魂!

  她一直以為他是個極度自私冷酷,只醉心於權勢的人,沒想到竟是因為他有這麼不堪的過去,讓他只得不擇手段為自己爭下一片天,來平撫心底的不安全感。

  「走吧!」

  她太震驚於自己內心那股莫名的心疼,只能毫無意識的,任由辜獨將她帶向不知名的方向。

  那是她的--孩子?

  在草地上那小小奔跑著、活生生的小人兒,會是她的孩子?

  唐盼愛渾身發顫,許久無法動彈,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她以為她將會看到一個冰冷的墓碑,沒想到她竟會看到--自己的孩子。

  是的,那是她的孩子!她很確定那俊秀可愛的臉蛋、那圓潤白胖的小手、小腳就是在她的腹中孕育的。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孩子--」

  她不敢相信他怎會死而復生,而看似溫文的辜獨,竟會這麼殘酷,忍心將他們母子拆散整整一年?

  像是意識到她震驚、不諒解的目光,辜獨淡淡的一笑,將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了一遍。

  「……所以,我不得不這麼做!你想,若我在一年前就將孩子交還給你,除了獲得一個失而復得的孩子外,你會願意去瞭解,一個對生命充滿懷疑的男人嗎?」

  唐盼愛愕然一怔。

  是的!若在一年前她知道孩子仍活著,或許她會立刻帶著孩子離開這裏,永遠也不見冷珣。

  畢竟冷珣給她的創痛太深,一時之間,她絕對無法接受他,即使他是孩子的父親!

  「你瞧,孩子教會了他什麼是愛!」他轉頭將目光投向遠處的一大一小身影,淡淡的勾唇一笑。

  她恍惚的轉過頭,看到冷珣張開雙臂,迎接搖搖晃晃沖進懷中的小人兒,而後一把將孩子舉得高高的,陽光下,他的身影如此安全高大,似乎願意毫無保留的為孩子撐起一片天,他沐浴在一片陽光下的臉孔,洋溢著幸福的笑--

  幸福的笑容?她不敢相信,那樣慈愛的表情會出現在冷珣的臉上。

  霎時,一種胸口發漲、發熱的感覺再度回到她的心底。

  「你要尋找幸福嗎?」辜獨靜靜的看著她。

  唐盼愛茫然的仰起頭,看著他眼中的淡然。

  許久後,她終於點了點頭。她當然想要幸福!

  「你的幸福,就在那個男人身上!」他指著遠處挺拔修長的身影。

  看著近在咫尺的冷珣,唐盼愛猶豫了。

  她真的能原諒他嗎?在歷經他那麼無情的傷害與欺騙之後?

  「孩子是男女愛的結晶,若沒有愛,孩子的存在就沒有意義了。」

  唐盼愛心底又是深深一震。孩子存在的意義,是因為愛?

  他說得對!孩子少了父親,就不會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而她少了他,心不再完整,也將不會是一個完整的生命!

  她不願意輕易錯失近在咫尺的幸福,造成兩個人的缺憾--

  緩緩揚起一抹堅定的微笑,唐盼愛舉步走向一大一小的身影。

  聽到身後傳來的腳步聲,冷珣不以為意的一回頭,整個人在瞬間震懾住了,許久無法移動。

  他幾乎不敢呼吸,深怕自己一用力就會驚醒。

  這又是夢嗎?為何她臉上的美麗微笑那樣真實,她身上那股清新可人的氣息,依然讓人心悸?她低頭看著冷珣長腿邊的小人兒,緩緩蹲下身來,顫抖的朝他伸出了手。

  或許是母子連心的天性,孩子咬著拇指不安的看了她半晌後,終於搖搖晃晃的朝她走來,而後用一雙肥胖的小手臂抱住了她的頸項。

  唐盼愛內心激動得想掉淚,她緊抱著孩子泛著一股奶香的小小身子,好久、好久--

  「他叫懷恩--冷懷恩!」一旁眼眶發熱的冷珣開口道。

  孩子的歸來就像上天給他的恩典,所以他希望孩子提醒他懷恩。

  「懷恩,媽媽回來了!」她抱著孩子哽咽著輕喃道。

  許久之後,她才終於鬆開手,緩緩起身面對他。

  「你--怎麼回來了?」是來要回孩子嗎?

  「我回來尋找幸福,聽說,它在你這裏!」她柔柔的笑了,眼神中的愛意好濃好濃。

  「你怎麼會--」

  「感謝辜獨用一年的時間,讓我沉澱恨意。」否則,她或許不懂得何謂原諒。

  冷珣看著眼前美麗依舊,讓人沒有一點真實感的唐盼愛。

  他從來沒有想過,他日夜尋找的人就近在咫尺。

  「噓,我一切都明白了!」她伸出纖指阻止了他。

  「盼愛,我得告訴你,一年前我來不及對你說的話。」

  「什麼?」她注意到了,他開口喚對了她的名字。

  「我愛你!」他不再害怕承諾愛情。

  他說--愛她?頓時,唐盼愛眼中的淚水,逐漸模糊了視線,但她卻仍能在他清朗的眼中,看到一片海闊天空。她的唇邊掛著一抹重尋幸福的微笑。

  「我也愛你--早在你愛上我之前!」她很確定!

  終於,冷珣將那個思念至深的身子,緊緊的攬進懷裏,像是再度為自己攬回了一片幸福。

  站在不遠處的辜獨,看著一家人緊緊相擁的身影,臉上依然掛著一抹淡笑,似乎再多的大喜大悲,也波動不了他的情緒。

  這就是愛情嗎?為什麼隱約中,他總會憶起有種讓他曾經激動得全身發燙、渴望得胸膛發疼的感覺?

  那是錯覺嗎?為何他就是想不起來那張臉孔?

  唉--他竟也在做白日夢!

  他玩味的勾起一抹淺淺的笑意,緩緩將情緒斂進他如謎般的眸中--

  【全書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