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冷帝契約》第11章
第十章

  「紫蘿,求你跟我走!」

  歐 揚苦苦哀求了將近一個小時了,黎紫蘿卻始終不願答應。

  「不!」黎紫蘿搖頭,經過這些日子,她騙不了自己,即使他對她如此無情,她仍想留在辜獨身邊。

  「我不能眼睜睜的看你在這裏受苦!」歐 揚心痛的看著她。

  他瞭解自己表哥的個性,黎紫蘿待在他身邊,不會得到善待的。

  「我愛他,即使得受苦,我也願意。」她絕不願再經歷另一段八年的分離。

  「紫蘿!你可要想清楚!」歐 揚總覺得,她已執著的近乎傻。

  「 揚,我想得很清楚,不會讓自己後悔的。」

  黎紫蘿淡淡一笑,神色間有著份悲哀的無奈。

  歐 揚知道他怕是勸不了固執的黎紫蘿,卻又不忍她受苦,心一急,他拉起她的纖腕,就要帶她往外走,卻引起她的一聲痛呼。

  歐 揚狐疑的低頭一看,在她的手腕上,發現一圈可怕的青紫淤傷。

  「這是我表哥傷的?」歐 揚不敢置信的瞪著她手腕上的傷。

  「不要緊,這並不痛。」黎紫蘿輕描淡寫的搖搖頭。

  「天,我的一時衝動,竟會害得你——」歐 揚懊悔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歐 揚無比心疼卻又懊悔,忍不住伸手將她擁進懷裏。

  「真的沒關係,能持在獨身邊,我已經覺得是奢侈了!」黎紫蘿眨回眼淚,堅強的說道。能失而復得,上天終究待她不薄啊!

  「可是……」

  「噓,別說話,就這樣讓我靠一下好嗎?」

  黎紫蘿靜靜靠在他肩上,想從他身上獲得一點,讓她重新面對辜獨的勇氣。

  「只要你有需要,我會隨時借出肩膀!」歐 揚毫不猶豫的說道。

  「真是精彩、感人的一幕!」

  一個嘲諷的聲音,驀然自大門邊傳來,黎紫蘿倉皇的急忙跳離他。

  門邊的辜獨一臉寒露,只用一雙莫測高深的冷眸打量他們。

  「你們又想再次上演八年前的劇碼了嗎?」

  「表哥,不是的!我是——」

  「滾出去!」辜獨憤恨似火的黑眸,倏然掃向歐 揚。

  歐 揚猛的一驚,迅速轉身步出別墅大門。

  「你竟然敢再次這麼做?!」

  等歐 揚一走,辜獨那雙冷眸立即對上她的。

  「我……」

  「我不想聽你這張善於說謊的小嘴編織謊言,我只要你告訴我,為什麼要背叛我?」

  他倏然一把扣住了她的下巴,咬牙問道。

  他不懂!這麼張絕美得令人心悸的臉孔,怎麼會有著如此醜惡的靈魂?

  而他,竟還是無法恨她!只想把她留在自己身邊。

  「我沒有背叛你,八年來,對你的愛也始終沒有減少過!」

  黎紫蘿望進他充滿矛盾與懷疑的眸底,堅定的說道。

  「你還在說謊!」

  辜獨憤怒得失去了理智,想從她眼中逼出一絲後悔。

  他的大掌轉而一把扣住她纖細的頸子,狠心的逐漸收緊,看著她的臉色逐漸漲紅、發青,她卻始終不喊叫、也不求饒,平靜得像是早有準備。

  當傍晚放學回家的小睿,一踏進門,看到這一幕幾乎嚇呆了。

  等他回過神,立刻丟下書包,沖向辜獨的腿邊。

  「不要這樣!叔叔欺負媽媽,你是壞人,我不喜歡你了!」

  小睿掄起小拳頭,瘋狂的捶打他的腿。

  腿邊傳來微弱的力道與叫嚷,終於稍微喚回辜獨的理智,他低頭看著小睿俊秀的小臉,一股濤天的嫉妒,頓時再度席捲而來。

  他厭惡的一手拎起小睿的衣領,狠狠將他甩向牆邊。

  小睿小小的身子,宛若一隻布娃娃,軟弱無力的撞上牆邊堅硬的大理石壁爐,在一聲巨大的碰撞聲後,只見小睿倒在地上,頭上一個拳頭般大的傷口,正迅速的冒出鮮血。

  「小睿!」

  黎紫蘿首先反應過來,她發出一聲驚懼的大喊,掙脫辜獨的鉗制,上前抱起昏迷不醒的小睿。

  眼睜睜看著黎紫蘿抱著孩子哭喊,辜獨怔忡半晌仍回不過神來。

  直到他看到黎紫蘿,毅然抱起鮮血淋漓的孩子往門外衝,他才錯愕的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他竟謀殺了一個孩子!

  ★〃☆﹋★〃☆﹋★〃☆﹋★〃☆﹋★〃☆﹋★〃☆﹋

  急診室裏,幾名面色凝重的醫護人員,正迅速處理小睿額頭上,仍不斷冒著鮮血的駭人傷口。

  護士才剛將一疊厚厚的紗布蓋上傷口,就立刻破鮮血滲透了,看得令人心驚膽跳。

  黎紫蘿站在一邊,臉色滿焦急與淚水,卻仍強自鎮定。

  遠遠站在角落邊的辜獨,雖然仍處於震驚中,卻也被她的堅強給震懾了。

  好不容易醫生小心縫合了小睿額頭上的傷口,終於止住了血,只是一張俊秀的小臉仍蒼白的駭人。

  「醫生,我兒子會不會有危險?」黎紫蘿以顫抖的聲音問道。

  「檢查顯示沒有腦震盪的跡象,傷口縫合後也沒有什麼大礙了,不過孩子大量失血,需要立即輸血,有沒有RH陰性血型的家屬?」

  正準備伸出手臂的黎紫蘿頓時愣住了,她忘了自己的血型根本跟小睿不合,一時之間,她要到哪兒去找這種罕有的血型?

  站在角落邊的辜獨聞言,頓時不禁震懾得渾身僵硬。

  小睿的血型是RH陰性?怎麼會這麼巧?

  據他所知,他的家族裏,惟一具有RH陰性血型的人只有他——那表示,小睿不是歐 揚的孩子?

  他知道一定有些事他弄錯了!

  他亟欲找黎紫蘿證實,但眼前小睿的情況緊急,他必須先幫他度過難關再說!

  毫不猶豫的,他悄悄走向一名護士,低聲向她說了幾句話,就迅速被帶進另一個小房間裏。

  一顆心全繫著小睿安危,眼睛一刻也不敢離開他身上的黎紫蘿,自然也沒有發現辜獨是何時不見的。

  數十分鐘後,當護士帶著兩大包血走出來,宣佈突然找到善心的捐血者,黎紫蘿激動得幾乎熱淚盈眶。

  要是碰到了那個,一口氣就捐了兩袋血的善心人士,她一定要好好的謝謝他!

  不再多想,她看著護士替小睿安置好了輸血的針頭、輸管,開始進行輸血。

  黎紫蘿終於安下心,在床邊坐了下來,看著充滿希望的血液,一滴一滴的輸進小睿小小的身體裏。

  輕輕將小睿的小手握在手裏,黎紫蘿看著他俊秀的臉蛋,不禁想起了他冷血無情的父親

  「有個男人昏倒了!」

  正在冥想出神之際,急診室外傳來護士的驚叫。

  黎紫蘿好奇的轉頭看著醫護人員,將一名身材出奇高大的男人,抬到急診室的病床上。

  她總覺那個身影有幾分熟悉,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咦?這不是剛剛那名捐了兩袋血的男人嗎?」一名護士突然驚叫起來。

  他就是指血給小睿的那位善心人?!

  黎紫蘿知道,他一定是剛剛一下子捐出太多血,身體一時調整不過來,才會在門外昏倒!

  毫不猶豫的,黎紫蘿立即起身走向他,想關心他的情況。

  孰料,當她的目光觸及躺在床上的熟悉身影時,整個人幾乎傻住了。

  捐血給小睿的人竟是——辜獨!

  他的臉色蒼白駭人,宛如沒有生命似的躺在床上,一旁的血壓、脈搏偵測器,也都顯示他微弱得、幾乎測不到生命徵象。

  他傷害了小睿,她永遠也不會原諒他的——黎紫蘿這麼告訴自己!

  黎紫蘿強迫自己轉過身,從此以後跟他徹底劃清界限,不再跟他拉上任何一點關係——

  但,護士的聲音卻讓她再也跨不出第二步。

  「剛剛這個男人,硬是要捐一千CC血出來,我告訴他正常人無法承受這麼多的失血量,可是他說需要血的是他的孩子,還說什麼——要彌補他的錯誤,他的態度實在很堅決,我也只好幫他抽。」

  黎紫蘿聽著護士所說的話,心口只覺得又緊又痛。

  他知道小睿是他的孩子?

  頓時,黎紫蘿心軟了。

  她怎能怪他?是她刻意隱瞞小睿是他親生骨肉的事實,再加上小睿的延產,才會讓他有如此的懷疑。

  黎紫蘿心疼的緩緩轉過身,望著辜獨蒼白的好看臉孔,忍不住想伸手碰觸地,卻發現他身上冰冷得駭人。

  「護士小姐,他會不會有危險?」黎紫蘿忍不住擔心問。

  「你是這位先生的……」一旁的護士懷疑的看著她。

  「他是我孩子的父親!」她坦然的說道。

  「喔!病人失血量過多,心臟一時無法承受這麼大的失血量,我們得審慎評估再做處置。」

  黎紫蘿緊握著他冰冷的大掌,淚水再也忍不住拼命往下掉。

  這回,他又要殘忍的離她而去了嗎?

  雖然,他的不信任傷害了這麼多人,她依然深愛著他!

  她發誓,再也不願再冒一次失去他的危險,更不願再歷經一次失去他的悲傷!

  「獨,拜託你醒來!」

  黎紫蘿緊握著他冰冷的大掌、殷切的低聲喚道,淚水早已爬滿臉龐。

  「我愛你,一直以來,我都是那麼認真,那麼用心的愛你,可,你總是讓猜忌與懷疑傷害彼此,甚至讓一場無可彌補的錯誤造成。」

  黎紫蘿細細的撫著他修長的指,再度娓娓低訴道:

  「我不怪你,因為我瞭解你是個那麼驕傲的男人,不肯容許一點失敗與挫折,當時我或許也太心急了,想讓你受一點挫折,學會體諒別人的感受,卻造成八年前那場合多少人心碎的意外。」

  她幽幽訴說著八年來的辛酸。

  「我想你不會瞭解,獨自面對一個深愛的人撒手而去,卻又發現自己懷著他的最後血脈,那種極度的悲痛與喜悅的矛盾,當時我幾乎以為自己撐不下去了,是孩子一次次的胎動,提醒我延續你生命的存在,當時,我一無所有,只剩孩子,我幾乎是為了孩子活下去……」

  抹去臉上的淚水,黎紫蘿以哽咽的聲音控訴道:

  「好不容易你回來了,卻怎麼也不肯聽我解釋,一心認定我背叛了你,但你何須懷疑我的感情?從好多年前我就告訴過你,我這輩子只愛你,不是嗎?這回,你不能殘忍的再次丟下我,求你,醒來好嗎?」

  然而辜獨卻依然安靜的沉睡著,蒼白的臉孔沒有一絲生氣,任她如何呼喚、哀求,始終沒有半點反應。

  失去他後,獨自承受的種種波折與悲傷,讓黎紫蘿不禁興起一股不甘的怒氣。

  如果他以為,這回他還能將她丟下一走了之,那他就錯了!

  「辜獨,這次你若是再敢丟下我,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你!」

  黎紫蘿強忍哽咽的吼道。

  她的舉動,讓整個急診室裏的醫護人員跟病人,全都錯愕的看著她,但黎紫蘿一點也不在乎別人的目光,她只想用盡一切辦法讓辜獨醒來。

  無論她怎麼利誘、威脅,他還是沒有一點醒來的跡象。

  黎紫蘿幾乎放棄了,她氣餒的癱坐在椅子上,不經意間,她發現始終緊握在手中的大掌有了反應,也緊緊的反握住她。

  她震驚的低頭一看,手中的大掌正在動,讓她好不容易止住的淚又冒了出來。

  在黎紫蘿驚喜、不信的目光中,辜獨緩緩的睜開眼。

  「這輩子,我再也不會讓你從我手中溜走了!」

  他的語氣雖虛弱,卻堅定得令人不容懷疑。

  「這輩子你也休想再丟下我了!」她用力眨回淚,緩緩揚起一抹笑。

  「對不起!」他抱歉的看著她。

  「為什麼要道歉?」

  「我傷害了小睿,幾乎釀成了無可彌補的錯,我簡直不能原諒我自己——」辜獨眼中有著萬分懊悔。

  「我跟小睿,都願意原諒你無心的錯!」黎紫蘿寬容的一笑。

  「為什麼不告訴我小睿的事?」小睿竟是他的孩子。辜獨做夢也想不到,他竟一直嫉妒著不存在的事!

  「對不起!我不是存心隱瞞你,我只是怕你搶走小睿,他是我的一切,我不能失去他!」

  「你以為我會狠心拆散你跟孩子?」辜獨不敢置信的看著她。

  「我只是不願冒險,畢竟當時你的態度是那麼堅決霸道,像是要奪走我所有的一切似的。」黎紫蘿委屈的看著他。

  頓時,辜獨的眼神軟化下來。

  追根究底起來,都是他自以為是的驕傲害慘了彼此。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實在太自以為是了,頑固得誰的話也聽不進去,害得你跟小睿都因我而受了不少苦。」

  或許她不知道,剛剛她在床畔所說的每一字一句,他全聽見了,也讓他終於知道,這些草來她過得有多辛苦!

  「那些苦都算不了什麼,我最大的苦,是失去你,你懂嗎?」

  黎紫蘿搖搖頭,用柔得幾乎化出水的眼神望著他。

  她的話幾乎令辜獨屏息。「你的意思是,在我做了這些事以後,你還願意原諒我?」

  「我對你的愛,深得能包容一切的錯誤,只要你心底還有空間接納我的愛。」

  他驀然緊抱著她,用力得幾乎讓黎紫蘿喘不過氣來。

  「我當然愛你,否則,我也不會因為嫉妒,而做出這麼多毫無理智的事來!」

  不只對黎紫蘿跟小睿,他對歐 揚也充滿了抱歉,原來一直以來,他始終錯怪了幫他照顧黎紫蘿八年之久的歐 揚。

  黎紫蘿感動得熱淚盈眶,也緊緊的回抱著他。

  「天!我的猜忌、你的防備,把我們彼此折磨得多慘?!」甚至讓這場錯誤延續了八年之久。辜獨無限唏噓的歎道。

  「現在重新開始還不晚!」她柔聲提醒他。

  辜獨望向床畔美麗的黎紫蘿,心幾乎為她的美好融化了。

  他緩緩朝她綻出一抹深情的笑,困難的從胸前掏出一條鏈子,上面串著她被丟掉的——戒指!

  他取下戒指,緩緩套進她的無名指中。

  「你願意,再愛上我一次嗎?」

  看著他深情而誠摯的眼神,黎紫蘿的眼前開始泛起水光,直到模糊得幾乎看不清眼前的他。

  她知道,未來她不再是孤軍無依的一個人,會有雙堅定而安全的大掌,一輩子牽引著她、呵護著她。

  經過這八年的等待,他們彼此也學到了信任,未來,他們將會更珍惜這份失而復得的幸福。

  眨去幸福的淚水,黎紫蘿朝辜獨揚起一抹美麗的笑容,用力握緊了他的大手。

  等小睿醒來,她一定要告訴他,她替他找到了全天下最棒的爸爸!

  【全書完】  

《暴君契約》冷珣/唐盼愛

《冷帝契約》辜獨塵/黎紫蘿

《情婦契約》齊壅/季彤

《大亨契約》黑匡閻/宋希蕾

《惡男契約》齊熙/安絮茵

《闇王契約》諶墨/商蓓晴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