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美人受的調教日常(李大哥X大公子)》第6章
第三章 心意相通之後(馬震play 小木屋加場)

說回公子,自從那天清早又被幹到失態之後,對李大哥又凶了好幾分,刁蠻任性更勝以往,聽得將軍都笑著搖搖頭,又私下叫了李大哥過去,讓他不要再縱容了。在一旁也聽著的小公子笑得不行,轉頭就去打趣兄長了。結果當晚李大哥又被公子教訓了一頓,嗯,也就是綁起來不給動而已,公子開頭還是很興奮的,畢竟難得掌握主動權,結果自己騎弄了半天沒得趣,還是勉強鬆開了李大哥,又被好生壓倒了幹得叫都叫不出來。

兩人蜜裡調油地過了一個多月,天氣也開始有點轉暖了,這天李大哥牽了兩匹駿馬出來,把公子包得嚴嚴實實的,就要帶他去郊外馳騁。

公子哪裡肯依?不在家裡暖呼呼地做快樂的事去外頭吹風?李大哥最近一直逼著他強身健體,早晨帶他練一些基本拳法,還說練不好了晚上就不肏他,氣得公子罰人睡了兩天柴房,後來終於是沒忍住,就答應了陪他練一練。結果這天又生出了別的蛾子。

「去到了郊外我們就同乘一騎,我抱著公子,然後在馬背上肏你小穴好嗎?」

李大哥低頭湊近他耳邊,提出了新的玩法。

這段時間以來公子也聽了不少市井的下流話,不得不說他的確是喜歡的,被李大哥低沉好聽的嗓音這麼一說,敏感的後穴忍不住就流出了汁液,昨晚胡鬧到三更的身體又想要了。他伸手輕輕扇了李大哥一耳光,嘴裡儘管說的是「下流」然而耳根通紅,被人抱在懷裡扭動了幾下就依了。

兩人摒棄了隨從,各騎著一匹馬出了城。一到郊外,李大哥就飛身躍到大公子的背後,接管了他的馬,把人攬在了胸前,用披風包得緊緊的,旁邊那匹訓練有素的馬也貼身跟著,一路小跑了幾里地。

公子軟綿綿地靠在人胸前,小臉埋了一半在披風裡,依舊被寒風吹得紅撲撲的,不由得撅了嘴就埋怨道:

「這麼冷,就你多事,非要出來。」

李大哥低頭吻了下他冷冷的小臉,笑著說:「正是開春,雪都融了,出來感受下新鮮氣息也是好的。」

「哼,我看你是坐不住心疼你的林潤之了吧。」

公子之所以會提起他,主要是因為這人前陣子出了好大的風頭,不但當街縱馬被舉報了,還因為為人傲氣被同期聯手排擠,老一輩的樂見其成啊,之前對他青眼相看的小王爺也沒伸援手,大公子自然是樂得踩一踩的,於是他就成了近十年來最倒霉的狀元爺,不但不能進入翰林院,還要外派到貧瘠的地方去累積資歷。不過傳言說這位狀元爺倒不介意,上任之前天天在郊外縱馬奔馳,心大得好像沒有邊界一樣。

這都哪跟哪?李大哥苦笑了一下,吃醋的公子太可怕了,後來逼著他交代了以前和林相處的細節,聽到說他們以前還同睡一床,拿起刀就要砍人,搞得李大哥好長一段時間不敢佩刀在身。公子對林有著極強的敵意,不為其他的,他總是覺得這人對李大哥有種和他一樣的心思,況且兩人有著這麼長的過往,於是只要有機會總會吃味地提一下。

「我最近連見都沒見過他,天天和公子在一起,心疼誰還不明顯嗎?」

他貼著人的頸脖溫柔舔吻,癢得公子噗嗤一笑,身子更往後陷在懷抱裡頭,算是默許了他的胡作非為。李大哥於是騰出一隻手裡伸進披風裡摸索,解了公子的腰帶挑開層層衣服摸住了濕漉漉的肉根溫柔搓弄。

「啊……」公子把頭蹭在他的肩窩裡,熱乎乎地喘著氣。

李大哥挑的這匹馬最是得公子所愛,平日也聰明聽話,此時李大哥拍了他幾下,示意他繼續前行,便鬆了韁繩,雙手齊下地埋進披風裡頭挑逗公子。

雖然披風包得緊緊的,但裡頭的衣衫都被李大哥挑開得差不多了,公子裸露的皮膚因為冷意而抖了抖,被李大哥溫熱的大掌上下摩挲著,肉根被擼了一會就鬆開,滑過會陰搔弄著後頭一樣濕淋淋的小嘴。公子稍微抬高了身子,讓手指滑了進去。

「啊……唔……不舒服……」

這個姿勢有點不舒服,他盡量後仰著身子抬起屁股獻出小穴被手指插弄,但姿勢的關係進得不是太深,況且駿馬在下頭雖說慢慢奔跑,依舊一顛一顛的,讓公子有點找不到平衡,身子扭了幾下就哼哼唧唧地說不要。

李大哥攬著人小臉深吻安慰,一邊拉停了駿馬,吻夠了才撫著公子的纖腰哄道:「我們換個舒服的姿勢。」

公子唔了一聲,臉頰通紅,小嘴水光誘人,引得李大哥又低頭含弄了一會,才幫人拉好衣服,抱著轉了個身,讓他面對面跨坐在他身上,手指熟練地插進後頭咕嘰咕嘰開拓著,公子圈緊了人,仰著頭含住李大哥的下巴小貓一樣舔弄,放軟了身子任由他動作。

公子的後頭很快就汁液淋漓嗷嗷待哺,李大哥最近脂膏用得頻繁,每次情事之後給人上藥保養成了一道專門的樂趣,總是抹了厚厚一層,在裡頭玩大半天才罷休,這樣一來又把公子的小嘴滋養地越發柔軟水嫩了。

「公子真是越操越緊。」他戀戀不捨地抽出指頭,小嘴啵地啜了一口,帶出點汁液濺在馬鞍上,順勢摸了一把更見嬌嫩的雪臀,李大哥覺得公子可能是傳說中那些用男子精氣修煉的妖精,這皮膚這姿容真是越幹越美,滑不留手,眉眼含春,讓人忍不住一摸再摸,一幹再幹。

「唔……廢話多……快點……讓我不爽就踹了你。」

公子抬起臀部,就著李大哥的動作輕輕搖擺。

李大哥三兩下放出了他的陽物,雙手托住了公子,龜頭在滴水的小嘴下頭頂了兩下就破門而入,腸肉舒暢地纏緊了青筋凸起的柱身,偏生此時李大哥壞心眼地一夾馬腹,駿馬會意馬上揚蹄跑起來,這一下伴隨著奔跑的顛簸撞到了深處,力度又猛又快,公子雙手用力在李大哥背衫上刮出了激動的抓痕。

「啊……你……慢點……別讓它跑啊……啊……」

就著奔馳的便利,李大哥不用太使力就能把公子幹得驚喘不已,猙獰的肉根在裡頭橫衝直撞,龜頭到處點火,因為郊外的場景彼此都十分興奮,肉根更粗大,小嘴更濕潤,兩人琴瑟和鳴地親密交融,在戶外天色中一路交合前行。

「啊……啊……好快……好舒服……別……慢點……」

公子快被幹死了,但舒爽之中又憋著一股怒氣,這人根本就是專心玩著他的身體,裸背被上上下下摸了多少遍,腰窩被來回撩撥搔弄著,上頭也在他脖頸間隨意啜吸,就是不專心幹穴!也不動胯,只是藉著奔馳的便利,直挺挺地在裡頭胡亂頂撞他,偏生這駿馬跑得可快了,四蹄如飛,在路上盡情放縱,正好便宜了這人把他弄成一灘軟水,哪有這樣懶惰的!自從李大哥不拒絕他求歡之後他也很久沒感歎過這人的懶惰,然而今天卻又被他遇見了。

「公子舒服嗎?要不要再跑快點?」李大哥偶爾會扯一下韁繩,指揮著駿馬往坑坑窪窪的地方跑去,藉著地勢的不平加大起伏的落差,讓肉根更加深入捅幹,頂得公子的騷心汁液飛噴,水都流濕馬鞍了,隨著動作飄散在風中。

「啊……啊……你好懶……啊……好深……幹死了……啊……那邊……破了……嗚嗚……」

駿馬跑到了一處樹林裡,由於要躲避地上的亂石和躍過凸起的樹根,行程中經常會有落差較大的動作,公子剛吃著一下落下給頂到了最深處,覺得力度之猛快要戳穿肚子了,瞬間就紅了眼睛,抱緊了李大哥嗚嗚不止。

李大哥感到肩窩裡有點濕意,知道這人爽得快要死了,便拍了下駿馬讓他減速,他也主動挺動著胯部,控制著力度溫柔疼愛被幹到酥麻的內壁,幾十下之後才換回公子唔唔的甜膩叫聲,小聲嘟囔著:

「懶死了……啊……這樣才對……啊……」

李大哥被這人可愛的反應給逗笑了,低頭吻著他臉頰,在嬌嫩無比的肌膚上來回舔舐,鎖緊了懷裡幾乎軟到沒筋骨的身子,又加重了幾下頂弄把人乾脆地弄射了出來,才柔聲問道:

「前頭有個小房子,不如我們去裡頭繼續玩?」

公子當然什麼都說好,唔唔地被他吻了一通,都無法細想為什麼這人連前頭有房子都知道,經過了長時間的奔跑,被弄得潮噴了幾次的後穴極度想要,他扭著身子明顯地催促,赤裸的胸膛蹭著李大哥粗糙的侍衛衣衫,又麻又酥的甜甜叫喚:「射給我……啊……快點……灌滿我……」

李大哥按緊了腰身把小嘴壓死了在龜頭之上,抵著最騷的那點猛烈射出。公子的尖叫飄散在風中,髮髻凌亂,眼如媚絲,被內射的快感逼出了生理的淚水。

「啊……」

持續了很久的內射讓公子酥軟在綿長的快感中,像貓一般被李大哥抱在胸前,濕潤的背脊被舒服地順著毛,被撤下來的衣服凌亂堆積在腰間,下頭卻只是拉下了褲子,露出臀肉方便行事,李大哥卻一身整齊,還用披風緊緊包住公子,弄得公子埋在裡頭暖呼呼的,懶洋洋的幾乎不想動。

「灌滿了嗎?還要再多喂一點?」李大哥愛憐地蹭著人的臉頰,肉根在裡頭輕輕挺動,公子唔了一聲,又懶得回答,舒服地趴著,瞇著眼就想睡。

公子這睡功也是讓他服氣了,只要情事中獲得了滿足,他就會賴在李大哥身上隨時睡過去,像個貪睡的小孩一般。但李大哥又被他這副全然依賴的模樣給取悅得歡喜異常,因此每回做完總愛抱著他,一邊享受高潮後濕潤舒適的小穴,一邊享受公子投懷送抱的軟綿身軀。

「公子不要睡,會著涼的。醒醒。」李大哥輕輕拍了拍他。

「唔……騙人……裡頭好暖……不會涼的……」

說罷還蹭了幾下,肩窩處的肌膚相貼真讓公子舒適得哼叫了一聲,李大哥只好軟聲相勸:

「快到地方了,我們下去再睡?」

「啊……到了再叫我……唔……你的怎麼又變大了……禽獸……」

李大哥苦笑,這麼可愛的公子賴在懷裡,交合之處還依依不捨,怎麼可能會不脹大?他只好勒緊韁繩,控制著顛簸的幅度,在把公子再次幹哭了之前總算到了樹林深處的小木屋了。

這片林子其實是歸將軍家所有,將軍前段時間買下了這片山頭打算多建個別院,方便他和小公子到處享樂。據說在朝中也惹起了一股風波,不過將軍不久前才勝仗歸來,解決了朝廷的心頭大患,放肆一點也情有可原,於是這片林子就這麼順利圈下來了,只是別院建起來也不是一朝一夕,此時剛剛定了設計圖,土地還荒廢著呢。

這個小木屋就是給那些來考察的人歇息的地方,其實也不算小了,是個有三間房的小院落了,只不過的確是為了圖方便而起的,比起將軍府當然是天差地別。李大哥提前讓人來佈置了一下,打掃乾淨了,鋪上軟軟的被褥,放上暖爐,準備和公子重溫一下當初在別院後山的小木屋裡的抵死情事。

公子被包得密密實實的抱進了木屋,自從和李大哥建立了關係之後,兩人獨處的時候公子幾乎不用下地走路,都是被抱來抱去的,一來是頻繁的情事的確把他弄得雙腿軟綿,二來公子對李大哥總是特別軟嗲,明明對其他人都是一副高冷的模樣,對著李大哥總會提一些像小朋友般的要求。

歸根結底,公子也就是稀罕他這副周到的溫柔和呵護,體格和性能力都是其次的,從小到大被作為繼承人培養的公子受到了嚴厲的管教,可惜他並非將軍心目中的武將後代,充其量只能算是文書優秀,少年時代從沒得到過足夠的獎許和關愛導致公子的個性特彆扭曲,刁蠻霸道,不擇手段,他把不滿都發洩在這些方面,結果發現只會更加不滿,直到後來受了教訓,終於遇到了溫柔的李大哥。

李大哥對他的寵溺似乎無邊無際,只要他不提出觸犯道德的要求,總是會一概滿足,說實在的,這段時光是公子有生以來最滿足的日子,滿足到有事半夜醒來,會發愣一樣看著身旁緊緊圈著他的人,覺得好似在夢中般不真實。

「公子在想什麼?先喝口茶潤潤嗓子。」

李大哥把人一路抱進了最裡頭的臥房,放在鋪好軟軟被褥的床上,又麻利地生起了暖爐,燒水沏茶,忙乎了好一陣。回頭卻瞧見公子坐在床邊發呆一般,沒有動作,便把弄暖了的手爐塞到他懷裡,讓他抱著先取個暖。

公子抬頭看他,一張英俊的面容上儘是溫暖寵溺的笑容,手裡也拿著人給弄的暖呼呼的爐子,心裡頓時一片溫軟,甜甜地笑了笑說:

「想你怎麼把我弄暖了呢。」

李大哥俯身吻了人一口,粘粘糊糊地揉著公子的後頸:「不急,先等我弄暖了屋子。」

等他把東西都安排好,關上了房門,室內一片和暖的時候,公子已經脫了外衣,穿著單薄的褻衣在床上伸手召喚他了。

簡陋的室內,只有一張木造的大床和簡單的木桌,大床上鋪著層層和這裡毫不相稱的華貴被褥,一身白衣的公子斜躺在上頭,烏髮披散,眼亮如星,勾著魅惑的笑容,小手輕擺。即使這種媚態在最近的時日中見識過多次,李大哥還是激動得不能自已,三兩下甩了外衣,撲到床上去把公子壓在下頭。

「壓疼我了。性急。」公子嘟著小嘴,軟軟的抱怨。

李大哥早就掀起衣服摸了把腰,這個把月以來公子和他頻繁性事,運動量加大,身形更見纖瘦了,平坦的小腹晶瑩如雪,小巧的肚臍圓潤可愛,李大哥伸手逗了幾下,公子就癢得又笑又躲,小腰扭得跟水蛇一樣。

「哈哈……不要啦……好癢……癢死了……哈哈……」

沒想到這裡是公子的笑點,李大哥壞心眼地低頭吻住那個小孔,還伸了舌頭到裡面挑逗,舌尖輕碰裡頭的軟肉,癢得公子驚呼一聲,捲起身來想推拒逗弄人的腦袋,卻被靈活的撩動癢得笑聲不止身體狂扭。

「啊……不要……哈哈哈哈……好癢啊……啊……」

玩夠了的李大哥才湊上前去抱住癱軟通紅的公子深深啜吻,被瘙癢弄掉了一半體力的公子軟綿綿地被人壓在下頭,仰著雪白的小臉承受唇舌溫柔的含弄,雙腿自覺地纏上了李大哥的腰背,輕輕扭動著下身催促似的磨蹭。

「唔……唔……」

李大哥伸手兜住了公子抬高的臀瓣,情色地揉搓了幾下,用力往他硬立的陽物上按壓,公子更加不滿了,小穴早就水汪汪地弄濕了僅存的褻褲,此時濕答答地黏在那裡,還被灼熱的硬物隔著布料擠壓,難受地悶哼了幾聲,被全數吞沒在膩人的親吻裡頭。

「唔……嗯……」公子伸手捶他後背,李大哥這才鬆開唇舌,和公子鼻息相交,十分親暱地說:

「記不記得有次和你在別院後面的小屋子玩?」

「記得,你這個禽獸逃跑前的一天,哼!」

公子張嘴就咬住了近在咫尺的鼻尖,也沒多用力,就用牙齒啃了一下,李大哥嘶了一聲,下頭隔著衣物撞了一下小穴,算是報復。

「我不是怕公子要殺了我嘛。」李大哥慢騰騰地把兩人的褲子脫掉,甩到地下,摸著公子光裸滑膩的兩條長腿,讓它們盤在自己腰上,公子配合地夾緊了人,小嘴濕漉漉地蹭著灼熱的柱身。

「早知就殺了你,免得現在天天欺負我。」口是心非的公子十分可愛,剛被餵過一次的甬道依舊瘙癢飢渴,不由得加快了蹭動的頻率,眼睛也泛著水光盯著身上的男人。

「想要了?公子怎麼都餵不飽啊。」李大哥知道他的小動作,剛才也是故意放慢手腳的,就是想看他更多癡態。

「死人啊你,快點進來!」

公子勾著腳跟踢他,雙手纏緊了脖子,又抬起上身貼上去吻他。李大哥含住送上門來的小嘴,溫情脈脈地跟公子唇舌廝磨。

「唔……」公子不滿他幾次三番的不作為,使了點力把人推開一點,扭著頭生悶氣。

連著脖子都泛著粉紅的肌膚誘人無比,剛滿足過一次的李大哥生出了一點玩心,他摸著公子的滑膩的側臉,輕聲誘哄道:

「公子幫我含一下好不好?」

「你!」公子一下扭過頭來,通紅著臉又羞又怒地瞪著他,「下流!」

「公子不想要嗎?」李大哥低低地笑了,一邊托了托他胯下完全勃起的粗壯陽根,語氣和動作要多下流有多下流。

公子瞬間就羞得要炸了,這種青樓女子才做的事情,居然要他來做!他伸手就想要打人,被李大哥側頭避過,捏住了下巴抬起小臉親了親,像哄孩子一樣溫柔:「子軒乖,給李大哥啜一啜,它硬得快要炸了。」

「嗚……」太卑鄙了!!公子又羞又恨地想,竟然用這麼好聽的聲音叫他的名字!讓他去做這麼下流地事情!但是……但是好喜歡啊,明明身邊有四五六個親近的人都會叫他的字,同樣的兩個字,用李大哥的聲音一講就好像不一樣了,身體像過電一樣,酥麻不已。

「子軒……」李大哥摸著他的臉,邊舔吻邊不停叫喚,「子軒,子軒,子軒。」

低沉暗啞,溢滿情慾的聲音在耳邊親密轟炸,公子的臉紅得滴血一般,肉根直挺挺地豎起,頂端滲出激動的液體,小穴禁不住濕了又濕,逃避一樣閉著眼摀住耳朵,扭動著身子咬緊下唇不發出甜膩呻吟,體內的情慾簡直控住不住,這叫聲像有形的春藥一般,讓他整個人都勃發到極點。

李大哥有一瞬間也自責是不是逼得公子太緊,畢竟他金尊玉貴,這種服務性質的行為對他來說更似羞辱,但李大哥想要平等的關係,起碼在情事中平等,既然他能為公子做,為什麼公子不可以?只是看到公子這副羞憤為難的樣子,他心又軟了,想著公子就是公子,何必逼他呢?

「好了好了,不做了不做了。」李大哥把人攬起來抱坐在懷裡,用了點力拉開他捂著耳朵的雙手,「睜開眼看著我啊,我是怪物嗎公子不敢看?」

「嗚嗚……你太卑鄙了……」公子一把撲進他懷裡胡亂捶打。

李大哥笑了笑,也不再逗他了,分開公子的雙腿,硬炸的陽物在股縫間蹭了蹭,很快就找到了熟悉的入口,噗嗤一聲滑了進去。

「啊……你……別以為這樣就算了……快點……啊……」

李大哥知道剛才對公子來說有點過分,於是這回就存了心要讓他舒服,就著之前馬背上的汁液,順暢地摩擦著高熱的內壁,快狠準地深深挺動,很快就把人幹得不知抱怨,只會發出甜膩的貓叫。

「啊……好舒服……快點……那邊……」

他看著賴在懷裡的雪白人兒,像貓一樣在他肩窩裡亂蹭,胸膛還上掛著他的乳環,雙腿夾著他的腰背,最隱秘的小穴裡頭夾著他的陽根,全身都被他包圍著標記著把持著填滿著,一股無上的滿足感再次湧上心頭,他托了托公子的雪臀,又加了幾分力氣汁液淋漓地捅幹著。

「我的雞巴大不大?幹得你爽嗎?你看騷水都流一床了。」

最近李大哥愛上了邊幹邊用下流話去調戲公子,偏得公子雖然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十分誠實地越講越興奮,簡直是口硬身軟的典範。

「啊……你……粗俗……啊……好爽……」

公子不堪承受地閉著眼,收縮著每一寸內壁去吸納陽根,因為言語的刺激小穴深處似乎真的是有騷心一般,被狠狠搗幹了幾下之後又湧出了更多汁液,咕嘰咕嘰的水聲越來越響,穴口被撞到發麻酥軟,然而內裡卻喂都餵不飽,一直濕潤地討要更多。

「女人生孩子都沒你水多。」李大哥故意用肉棒攪動著裡頭的汁液,淫靡的水聲讓公子扭著頭咬著唇越發顯得羞憤可愛。

「啊……啊……亂說……快點……」

「快點什麼?」李大哥湊在他耳邊,繼續用飽含情慾的嗓音攻擊他。

「啊……快點射給我……啊……騷穴好餓……快點喂餵它……」

公子的下流話也順手拈來,跟李大哥相處了這麼久,他也學了不少,此時嬌嫩無比地喘叫著粗俗的床話,一下就激得李大哥丟盔棄甲的,幾乎要精關失守。

「唔!!公子哪裡學的叫床!這麼騷!」李大哥報復一般狠命地連根捅入,恨不得連卵蛋都塞進去,碩大的肉頭抵著公子的騷心用力擠壓,爽得公子大張小嘴,發出了嘶啞的氣音,淚水流滿了臉頰,連津液都控制不住滑落下來。

「啊……」

李大哥當然不放過他,低頭咬著公子尚未好全的鎖骨,就著前幾天的牙印又啃了下去,下頭也配合地勇猛衝擊,像固定住獵物的雄獅一般,用盡全力享用最甘美的肉體。

「啊……啊……好快……要幹爛了……啊……好舒服……嗚嗚……慢點……破了……要……啊——————————」

幾十下猛入之後,公子被噴射在裡頭的熱液給燙得聲音高亢,仰著頭承受李大哥的精液投喂,身體酥麻得像要融化一般,任由李大哥把他鎖骨咬出了血液,一邊洩出給他一邊吞嚥著他的血液,像一個儀式一樣,互相交換地享用彼此的體液。

「嗚嗚……啊……疼……」

激烈的快感過去之後是綿長的舒爽,公子慵懶地享受著被溫泉浸泡一般的全身放鬆,開始漸漸感到鎖骨的疼痛了,李大哥一直舔著他的傷口,把那兩個小小的牙印都舔白了,才不捨地抬頭上去含弄公子的小嘴。

「唔……唔……」

嘴裡有血液的腥味,也有李大哥熟悉的味道,公子軟著舌頭和他的纏在一起,口腔內敏感的粘膜被上下左右地撫弄,爽得身子又軟了幾分,哼哼唧唧的又忘了被咬的疼痛。

「自己的血好吃嗎?」李大哥鬆開了人的小嘴,蹭著紅腫的唇瓣問道。

「唔……啊……你咬我……混蛋……」

公子不滿地扭了一下,李大哥輕啃他的鼻尖,「因為公子不肯給我含呀,只好咬你補數了。」

「啊……下流……本公子才不會做這些呢……啊……別……」

李大哥挺著半軟的物事在濕爛的穴道裡又報復似的抽插了幾下,惹得公子瞪著情慾的雙眼,埋怨一般看著他。

「下流?公子不是最愛我下流了嗎?這樣幹你,」他身體力行地又動了幾下,「這樣摸你,」他伸手握住公子的肉根慢慢擼動,「這樣吻你。」他含著公子的耳垂嘖嘖有聲地啜吸。

水聲似乎在耳邊炸開一樣,公子嗚咽了一聲,沉淪在李大哥熟練的技巧下,想伸手推他又沒力氣,只好軟綿綿地承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情慾浪潮。

簡陋的小木屋內,有情人一再繾綣交合,他們的情事,起源於一場下流的教訓,雖然動機不純,卻讓他們彼此找到了一生的最愛。

這個世界,還真是奇妙啊。

作家想說的話

完結啦,人渣大公子被調教成可愛的乖受啦,只聽李大哥的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