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毀童話之淫蕩童話(雙性NP)》第36章
第28章 國王的新衣-雙性國王釋放yd本性的道路(np)

 從前有一位容貌俊美的國王,當他還是個小王子的時候,見過他的所有人都會由衷稱讚他真是一個“漂亮的孩子”,光陰荏苒,小王子成長成這個國家的主人,卻還是嬌嬌小小的個子,纖細的腰,渾圓挺翹的屁股,皮膚光嫩水滑,紅唇齒白,好看得緊,每個見到他得人都喜歡。

 然而國王有一個不可告人得秘密。

 這位稱得上是美貌無雙的國王下身的性器遠不如普通男人尺寸那般粗長,雖白嫩精巧,卻未免太短小了些,哪怕是勃起時,一掌也能輕鬆包裹住,這也便算了,他雙腿間本該平滑微有陰毛的地方,卻多出了一張粉色的花穴,陰唇小小的,將那幽深的甬道和羞澀的陰蒂藏在裡面。

 他天生擁有兩個性別的特徵,也正是由於這個原因,身子總是敏感的不得了,即便是最柔軟的布料,只要被夾在雙腿間,依舊不可避免地會觸碰到他的小肉莖和花唇,胸前的小乳珠也總叫裡衣磨蹭得硬挺挺的,那些細微的快感讓可憐的國王不由自主地情動,好在小巧的肉芽勃起時並不會太過明顯,有寬大的袍子就能擋住,然而下身的花穴與股縫間的菊穴卻會吐出粘濕的愛液,一不小心就會讓胯間濕漉漉的。

 不知道是為了遮掩這個秘密,還是旁的什麼緣故,我們俊美的國王差不多每過一個鐘頭,都要換一件新衣服,因為他豔麗的容顏,他的大臣們也非常喜歡為自己的國王尋找各式各樣新奇的衣服,素色的、多彩的、緊身的、寬大的,什麼樣都有。

 這個國家的國民也很樂於見到國王穿著不一樣的衣服,從他們的視線中走過——那實在是養眼的畫面,總有人會偷偷地打量國王挺翹的小屁股,視線恨不得透過那衣服,看到國王有怎樣可愛的小乳頭,想像那紅唇的滋味該多麼甜美。

 國王並不知道,不少人在撫慰自己肉棒的時候,腦子裡面想的都是他的身子與面龐,意淫將肉棒插進他的身體和小嘴,弄得他淫叫嬌喘,直到潮吹出水,滿身都沾滿精液。

 有一天,有兩個高大結實的壯漢來到了這個國家,他們化裝成織布匠去拜見國王,他們對國王說,“我尊貴的陛下,我們能夠支出這個世界上誰也沒見過的一種布料,這種布料不僅圖案美麗至極,而且輕柔無比,穿在身上,就像沒穿似的。”

 坐在王座上的國王此刻臉上帶著點潮紅,他那磨人的小穴這會正貼在椅面上,他不知道大臣們為何將他的椅子打造成這樣奇怪的模樣,中間有奇怪的凸起,正好卡進他的臀縫和花穴入口,他只要坐上去,就忍不住扭來扭去,可稍一動彈,那些凸起就開始折磨他的小穴們——那滋味,國王既想要更多,卻又有些抗拒。

 這隔靴搔癢的快感不間斷地刺激著下身,國王的小肉棒已經硬起來,藏在衣服下面,國王強自忍耐著,把手偷偷按在上面,他認為自己這樣遮擋著,便不會有人覺察他的異樣。

 當下面的壯漢們說有這樣的衣服時,國王不由提起了興趣,他每每苦於被衣服弄得渾身敏感,想來都怪那些成衣的料子不夠輕柔,如果這新來的織布匠能織出如此的好東西——

 “更重要的是,我們的布料有一個神奇的特色。”其中一個壯漢說道,“那就是非常淫蕩的人,是沒辦法看到的。”

 國王一心只惦記著布料輕柔,倒並沒有十分在意騙子所說的特色,當聽到另外一個壯漢說,“織這種罕見的料子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不過,我們願意替您只出來,但是需要——”

 “需要什麼?”國王興致勃勃地問,“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兩個壯漢很高興,他們很神秘地說,“等到了布料完工,我們會向您索取我們需要的報酬。”

 自兩個壯漢答應為他織造最美麗輕柔的布料後,國王每日都在惦記那料子製作的進度。這時,他忽然想起壯漢們提到布料的特色,是阿,他想到非常淫蕩的人會看不見這種布,不由有些緊張,轉而眼前一亮,“我可以叫我的宰相先去看一看,他非常正直,而且也對我非常誠實,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傳聞。”

 不過,他不知道,年輕的宰相走進織布房後,和兩個壯漢相視而笑。

 實際上,宰相並不在意那空蕩蕩的織布機,只同壯漢學了幾句話,回來後轉達給國王,“那種布料好極了,花樣非常美麗,是一種難以形容的顏色,一定會把陛下的肌膚襯托得更加白嫩。”

 國王很滿意宰相完成的任務,伸手讓宰相抱住自己,自從他發現他的大臣非常喜歡自己用這種方式獎勵他們,所以當他的大臣取悅到他的時候,他就會允許大臣過來撫摸擁抱自己——雖然大臣們火熱的懷抱讓他有些透不過氣,那些或粗糙或修長的大手捏住自己的乳房或是臀肉時,還會令他渾身發燙——那種奇妙的感覺,就像花穴被蹭到一樣,帶起來微妙的快感,國王實際上是有些陶醉的。

 “嗯……啊……別、別吸了……好癢……”

 宰相已經不再滿足於僅是撫摸,他扯開國王的衣領,埋在國王胸前,舔吸起那微硬的小乳粒,吃得津津有味。國王忍不住把手放在宰相頭上,呻吟出聲,想要更多,但又有些羞澀,胸前的乳肉叫宰相吸吻得十分舒服,但那種舒服卻讓他下身淫液出得更多,眼下兩腿間已經泥濘不堪。

 “啊啊……”國王身子一顫,宰相的手指隔著已經濕透了的布料開始往他後穴中抽送,那空虛的穴口立刻咬住了宰相的手,“再多一點、啊、好舒服……”這時,宰相把國王往上托了托,一根粗長的肉棒插進了國王雙腿間,大腿內側那嬌嫩的粉肉被磨得發紅。

 國王迫不及待地張開雙腿,環住宰相的腰,向宰相敞開他那粉紅的小花穴,“嗯……進來、進來……”

 宰相抱緊國王,滾燙的巨根跟著就撞了進去。

 “啊啊啊啊啊……”國王放聲浪叫,圈著宰相,在欲海中沉浮,享受著宰相的大肉棒為他所帶來的滅頂般快感,“用力、嗯啊……要被插壞了……太大了……嗚嗚、啊,肉棒好大……”國王毫不自知自己此刻被肉棒插著浪叫的模樣有多麼淫蕩,他的小花穴被填的滿滿的,哪怕後方菊穴只有手指撫慰,那被衝撞研磨帶來的快樂也足以叫國王舒爽滿足。

 讓大臣們苦惱的是,他們可愛的小國王,無論如何也不肯讓幾個人同時享用,明明有兩張幾個的小嘴……

 所以大臣們找來了這個國家兩個聰明的傢夥,偽裝成織布人,藉口為國王織造最新奇的布料,以達到大臣們的目的。

 國王的侍衛在門外聽著國王那甜膩撩人的浪叫,下身硬得快要裂開,不由自主地想像著國王在自己身下扭動腰肢迎合自己肏幹得模樣,開始套弄起肉棒。沒過幾天,他就主動向國王提出,要去幫他瞧一瞧布料的進展,國王欣然同意,待侍衛帶回即將完工的消息後,國王非常高興,用相似的方式獎勵了侍衛。

 這一回,他主動趴到床上,露出圓潤挺翹的屁股。護衛非常喜歡那充滿彈性的手感,一摸上去,手就像粘住了似的,捏揉個不停,中間嫩紅色的小菊穴也跟著一開一合,護衛忍不住埋頭舔了起來,靈活的舌頭舒展著國王菊穴入口的褶皺,讓國王身子興奮地直顫。

 “啊、別舔了、會噴水的……不行……”國王攥緊了床單,撅起屁股,身前的小肉棒快樂地吐出淫液,貼在小腹上一抖一抖,可愛極了。護衛熟練地探手摸到國王身前,套弄了幾下那小玉莖,就開始侵犯下方的花穴,與此同時,護衛另一手扶穩肉棒,狠狠地肏進了國王的菊穴。

 “哦……”國王發出了一聲滿足的歎息,菊心被熟悉的硬度撞到,那滋味幾乎叫他頭皮發麻。

 “殿下,您可真緊。”護衛一面啪啪地頂撞,卵蛋不住地撞在國王的屁股上,沾得滿是淫水,一面夾捏著國王的一側乳頭。國王舒爽地一個勁呻吟,他自己按捺不住,摸摸索索撫上另外一處寂寞的小點,迫切地拉扯。

 沒多一會,一大股愛液湧出,國王優美的脊背繃得直直的,他眼前發白,腦中快感似躥到雲端炸裂,“去了去了啊啊啊……”

 國王常常在大臣護衛身下尖叫著高潮,花穴菊穴都能噴出大量淫水,連身下的床褥都能浸透,不過大臣護衛卻比他持久許多,那高潮中的小穴咬得護衛舒爽無比。

 貼身護衛因為常常要守在國王身側,即便入夜了也不必告退,國王沉迷快感,吸著護衛肉棒不放開。狡猾的護衛趁機纏著國王折騰了一整夜,弄得國王渾身都濕漉漉的,滿是精液的痕跡。

 第二天,國王懶懶地起床沐浴,他天生細皮嫩肉,眼下卻被護衛昨夜揉捏得青青紫紫,情欲的印痕很是明顯。

 國王倒並不很在意,他自認為是個慷慨的君主,總要給予臣下令他們滿足的獎勵,更何況侍衛器大活好,幹得他回味無窮。

 國王正輕輕洗捏著自己還有些充血的花唇,此時侍衛前來稟報,說那神奇的布料即將完工,要為國王量體裁衣。

 國王龍顏大悅,興沖沖地隨侍衛去了織布房,一心想看看那傳言如此美妙的布料究竟什麼樣子。織布壯漢滿面笑容引著國王朝裡走,不住地誇耀那布料製造的多麼成功。

 然而當國王望向織布機時,卻只看到了空蕩蕩的木架子。

 上面什麼東西也沒有呀?

 國王想要開口質問,卻突然想到織布壯漢們說過,這料子淫蕩的人是無法看到的。國王思及昨夜,他先前一心覺得自己那是對臣子的獎勵,如今卻有些掙紮……

 “難道我真的是一個生性淫蕩不堪的人嗎?”國王皺著眉毛,暗自道,轉而又思及宰相與侍衛皆可看見那料子,“不行,這件事情我一定不能讓他們知道。”國王下定決心,走進那空蕩蕩的織布機,裝作好生欣賞的樣子,仔細打量,片刻才露出十分滿意的笑容,“這真是一塊美麗的料子,我可從沒見過這樣精緻的花紋,請立刻把他們為我做成新衣服吧。”

 織布壯漢答應了,他們要為國王測量尺寸,但國王見他們手中並沒有任何尺子,於是非常好奇的問,“你們要用什麼來測量呢?”

 “我們直接用手就可以摸出您需要的樣子,尊貴的殿下。”一個壯漢走近國王,“請您抬起手來。”

 國王按照他說的那樣,雙手抬高至肩膀處,與身體垂直。當壯漢發燙的掌心貼上來的時候,國王忍不住喘了下,他覺得被摸到的地方麻酥酥的,而那奇妙的觸感像淘氣的電流,追著兩位織布先生的手渾身流傳。

 不一會,國王的四肢就有些酥軟,這日他穿了頗為寬鬆的衣衫,織布先生們說為了要更為準確的測量,已經把手伸了進去,靈活的手指貼在肌膚上,時不時就會劃過他敏感的乳珠,國王甚至盼著那指尖多在自己乳頭上停留一會。

 “嗯……”

 多虧的織布先生們手上頗有力氣,國王搖搖欲墜的身子才得以被托住,織布先生們的手總是拂上又飛快地略過他的敏感處,挑起興致又不做停留,惹得國王喘息又難熬,軟著身子靠在一位壯漢胸前。國王咬著下唇,卻依舊忍不住高高低低地呻吟,先前不能叫旁人發現身子淫蕩的念頭早就被拋到腦後,他眼角濕潤,奶白的面上似染上了玫瑰汁水般酡紅,情動起來的國王喘著瞧向了一道來看布的大臣護衛們。

 宰相最能明白國王的意思,他湊過去,開始揉捏國王微微有些凸起的乳尖,國王舒服地仰起了脖子,這時織布先生們量到下身,他們的手一前一後,探向國王雙腿間,一個摸進了國王的花穴,一個手指在菊穴入口處打著轉。

 那地方早就濕漉漉,弄得衣衫也貼在了身上。

 國王啞著嗓子,想叫他們再向里弄一些,誰知道織布先生們只是淺嘗輒止,畢恭畢敬地收回手,說已經對國王的尺寸心中有數,叫國王只管耐心等一身新衣。

 國王請了兩位高手為他織布做衣的事情,早已傳遍了這個國家,許多人都聽說那神奇的料子,淫蕩之人是瞧不見得,不少精力充沛之人私下裡一邊撫慰著肉棒,一邊暗自盼望著,恨不得自己再填幾分淫性,好能隔著料子瞧見國王那可愛的身子——

 他們聽說國王身下張著兩張銷魂的小嘴,平日裡總是濕潤潤的,稍微一碰就會出水。到那時候,穿著大家都看不見的衣裳,露出他粉紅的乳房,纖細的腰肢,挺翹的小屁股,還有那一張一合似乎在渴望什麼東西的兩個小嫩穴……

 於是全城的人都要求國王為這身新衣舉辦遊行大會,國王很高興自己的子民如此愛戴自己,也樂意將新衣展示出去——哪怕他自己並看不到。

 織布先生們加班加點地趕工,終於在遊行大會舉辦的當天,把衣服做好了。他們請國王脫掉自己的所有衣服,包裹最貼身的裡衣,然後煞有介事地做出將衣服一件一件為國王穿上的樣子,“看,這是內衣,他們非常輕巧,您穿在身上,就像只穿著空氣那般。”

 織布先生們為國王換衣服的時候,在國王身上摸來摸去,特地抓了好幾把國王軟滑的臀肉。

 那布料分明的確像織布先生們所說,非常輕柔,如若無物。但國王依舊感到自己身下那兩張小嘴似被布料狠狠磨蹭過之後那般敏感,不停地吐出愛液,他感到來自自己身體內部的汁水正順著雙腿往下流,但並沒有布料被沾濕貼在腿上的觸感,國王不由有些放心。

 “尊貴的殿下,您可對這身衣服還滿意?”織布先生們問。

 國王點點頭,“很好,我會給你們獎賞的。”

 織布先生們說,“我們知道國王殿下向來一諾千金,我們會在遊行大會上得到我們的報酬。”

 國王並不在意,他認為自己國庫中有無數珍寶,足以滿足這兩個織布先生的需求,眼下見他們似有意同自己一道參加遊行大會,國王倒是欣然同意。

 遊行大會便是從城堡一路走到城裡最大的廣場,國王可以在那裡進行演講。國王身份尊貴,可以坐在四匹俊馬一起拖著的華麗車輦,他特許織布先生與他坐在一起,然而兩位織布先生們碩壯,將他並不寬大的椅子占滿。

 其中一位壯漢拍拍自己的大腿道,“我尊敬的國王陛下,如您不嫌棄,您可以坐在我的懷裡。”

 織布先生穿得衣服頗為緊身,將大腿上結實的肌肉,還有胯下那誇張的一大坨東西一一勾出輪廓,國王殿下視線不由自主地在那肌肉和中間的巨根上流連,他吞了吞口水,忍不住答應下來。

 可憐的國王並不知道自己眼下不著寸縷,他剛挨上織布先生的身子,就覺得自己菊穴似被身下那一大坨堅硬的物件燙到了,他感到那玩意還一跳一跳的,似乎貼著他的股縫,隨著車輪滾動帶起來的起伏上下磨蹭。

 國王腰一下子就軟了,從菊穴滲出來的淫液弄濕了織布先生的褲子,讓裡面的大肉棒貼得更緊。

 織布先生並不老實,不知道什時候,他已經把自己的巨根從褲子裡放了出來,正一下下偷偷肏弄起過往的臀縫,每下都會磨到嬌嫩的菊穴,惹那入口饑渴又空虛地開開縮縮,好似在盼著他進去一般。

 國王不由抓著身後織布先生的手,“嗯啊……”情動的慾望把國王殿下的理智燒沒了,他提起腰來,竟主動朝那肉棒坐過去,堅硬滾燙得龜頭剛一撐開菊穴,國王渾身就纏了起來,那東西太粗了,眼下他渾身酸軟無力,無法吞吃更多。

 織布先生微微一笑,握住國王的腰,用力往下一按。

 “啊啊啊……進來了……啊啊啊……”國王放聲浪叫起來,他第一次公然在全城人的視線中吞吃這般巨大的肉棒,因為緊張,身體敏感極了,織布先生拿一下兇猛撞擊到了菊心,險些讓他就此射出來。他以為有衣服擋著,不會有人發現。

 另一位織布先生也沒閑著,他撫摸著國王的大腿,手指不停地在國王花穴中抽送。

 “嗯啊、好舒服……”國王紅著臉,欲拒還迎地將手搭在身前的織布人臂上,“不行、不能一起……嗯啊……慢一點、啊啊,菊心又被撞到了。”

 車輦兩側的子民此時看得眼睛都紅了,他們瞧著自己美麗的國王此刻正光著身子,坐在一根巨大紫黑的肉棒上,被肏幹得無法保持平衡,淫液順著股間流出來,滴答滴答滴弄了一地,而國王大敞的雙腿將他美好的花穴露出來,一雙大手正毫不憐香惜玉地抽送,時不時帶出許多汁水;國王那紅潤的臉上還帶著因為刺激太過強烈而流出的淚珠,眉眼間春水一片,盡是沉溺快感的癡迷。

 在下方的子民們都硬了,他們一邊飛快地擼動,一邊幻想自己正坐在國王身下,飛快聳動著腰肢,一下一下猛烈肏幹那尊貴的小穴,如此,竟興奮得讓大多人很快便射了出來,有些精液漸到車上,淫靡無比。

 國王身下的那位織布先生太會肏幹了,深入淺出,每下都準確地幹到菊穴,沒多一會,國王就被肏弄得雙眼失去焦距,腦中一片空白,只剩下滅頂的快感,從花穴和菊穴中躥向四肢百骸,那粗大滾燙的玩意照顧到菊花甬道中每處褶皺下藏著的瘙癢,帶來無限舒爽。

 國王壓抑許久,浪叫聲音越來越大,他開始自己揉搓乳頭,求著身下的人再用力一些。

 眼前這般淫蕩的場面,另一位織布先生哪還惹得主,他讓正在肏幹國王菊穴的壯漢把國王雙腿抱起來,花穴敞開更多,織布先生毫不客氣地插了進去。

 “啊啊啊啊啊”第一次兩個小穴同時被肉棒填滿的滋味,讓國王又慌又爽,“啊啊、不行、啊啊會壞掉的啊不能同時……會被發現的啊啊啊啊……好爽用力……嗯啊……不行、不要一起都進來……啊……好舒服、怎麼會這樣……”

 他被懸空著夾在兩人中間,只覺得兩個肉棒此起彼伏地頂進他的最深處,折磨得他敏感點上只能感受到快樂,國王哭出聲來,他的民眾要都發現他的秘密啦——但是,身體上激烈的快感讓他無法順利地維持他的思維,只能語無倫次地胡亂叫著。

 這時,坐在車前的宰相轉身走過來,溫柔地撫摸著國王的面頰,國王白皙的臉蛋眼下滿是情潮,他已經被幹到潮吹一次,地上甚至積了水窪。

 國王見宰相過來,忙伸手想抓住他,“嗚啊、快……啊啊、讓他們停下來……啊啊啊要插壞了嗚嗚嗚……”

 宰相吻了吻國王的紅唇,轉而把國王的手按在自己的肉棒上,帶著他開始擼動,“我尊貴的殿下,您可知道,全國的子民都愛看您這副淫蕩的模樣。”宰相一面拿著國王的手為自己套弄肉棒,一邊捏起國王小巧的乳珠,他話音方落,聽見這話的國王竟不知想到了什麼,身體興奮地再度攀上高潮,兩股淫液紛紛湧出,甚至連宰相的衣服都噴濕了。

 “您不也是很舒服嗎?”宰相循循誘導,指著車下那些盯著國王自慰的子民們,“我親愛的殿下,沒有人會因為您淫蕩而不熱愛您,他們日夜思念著您的身體,盼望著能有機會一起把肉棒餵給您。”

 “啊啊、唔……真、真的嗎……?”國王喘息著,艱難地將語句拼湊到一起,他垂眼望去,看見身邊的子民一個個都盯著他,目光淫邪,手裡握著粗大的肉棒,瘋狂地套弄,仿佛在隔空肏到他身上似的,心理上的刺激讓國王身子愈發的敏感,他眉間些許的憂色漸漸為一種難以描述的歡愉所取代。

 國王認同了宰相的看法,他在兩個織布先生懷中高潮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吃下兩個人大量的精液,小穴被撐得無法合攏,淫水混著濁白的液體流了一腿,這時,他們已經到了最大的中心廣場。

 國王尚沒從高潮的餘韻中回神,他帶著陶醉的笑,讓宰相將自己抱下去,參加他親愛子民的盛宴。國王不再壓抑自己的渴望,攤開身子,像所有人展示他那誘人至極的花穴菊穴,自己撫摸著微微鼓起的乳肉,拉扯乳頭,高高低低地呻吟不止,求著人們用大肉棒狠狠幹進來,滿足他……

 先是高官大臣,將國王夾在身子自己拼命中間,一前一後地瘋狂肏幹他;接著不知道是誰將他身子翻轉,把他的頭壓在胯下,國王主動張開嘴,如品味美味般舔吸著眼前的肉棒,他不在意身子裡面的東西都是誰的,因為精液都是相似的滾燙,每個人都能讓他的騷心滿足,帶給他激烈的快感,渾身被肉棒擠壓的滋味可比換上新衣服好多了……

 國王在人們的不間斷姦淫下,持續保持高潮,淫水弄得滿身都是,因為喝下了太多精液,肚子肉眼可見地長大,如同懷胎幾月。熱愛他的子民們癡迷地撫摸著他的漲起來的肚子,埋在國王體內的肉棒更是又大了幾圈。

 國王在肉棒間露出了迷戀而淫蕩的笑容,他知道,今後的日子會有更多滾燙的大寶貝滿足他的身心。

 ————國王的新衣篇完。

《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