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禁欲少校大哥的囚禁》溫泉裡的極致性愛【現場圍觀大舅小舅的性事/小攻小受角色扮演/身穿網狀開襠褲/自行想象污】
蘇臻霆和蘇霖錚多年來的恩恩怨怨全部解決了以後,兩人的感情也不斷升溫,愛弟狂魔蘇大首長更是恨不得每日每夜都能摟住對方操上幾遍,以此來彌補這些年的“守身如玉”。可惜的是現實總是意外殘酷,他們兩人都身居高位,各有各的忙法,閒暇的日子幾乎沒有,平時連見彼此一面都難得,更別提淋漓盡致的啪啪啪了。

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蘇大首長終於等來了他期盼已久的三天假期,蘇霖錚還特別無恥地通過某種特殊手段把蘇臻霆的假期也提前了一段時間;這不,兩人同時休假。

“嘿,二姐得知我放假,塞了我兩張北山莊溫泉三日游門票,讓我好好和相好享受去兒。”蘇妙潔本意是讓蘇臻霆帶個女伴去享受,她要是知道小弟和自己大哥搞到了一塊,大概會氣得把溫泉門票給吃了!

而另一邊周溪城偶然發現周母帶回來的北山莊溫泉三日游門票,一時來了興致。他挑起好看的眉形,仔細想想他和周溫銘最近都沒怎么出去玩過,溫泉可是個放鬆的好去處。於是我們的周二少爺很快用他那巧如彈簧的甜言蜜語把周母的溫泉票搞到手。

“大哥,陪我去一個地方度假吧。”周溪城對著手機愉悅地說道。

周溫銘這時候正在整理軍裝,他等會要被授予軍功,會被提拔到更高的層次上去。他邊整理軍服邊隨口應了一句:“什么地方?”

“北山莊溫泉。”那溫柔鄉的門票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搶到,也難怪什么都玩過的紈褲二少也會這么稀罕。

周溫銘正在整理帽檐的手一頓,眼眸漸深,溫泉么?可是個刺激的地方。在周溪城看不到的地方,他露出一個邪性的、道不明的笑:“隨你。”

除去這兩隊人馬,霍宇安這不安生的玩意也跟著上了北山莊那個溫柔窟,他上那兒不是為了享樂,而是為了避人。只不過霍大少爺千避萬避也沒用,他老子霍金飛最終還是找上門來了!

第二日,蘇臻霆和蘇大首長率先抵達北山莊。兩人在外邊還是道貌岸然、兄友弟恭的模樣,可一進到特定的溫泉室中,兩人瞬間拋棄了所有的禮義廉恥,毫無負擔地滾在了一起。兩具赤裸的軀體交合得沒有一絲縫隙,脣舌津液交替的水嘖聲盈滿一室,溫泉本就高的溫度此刻更是沸騰如虹。

“臻霆,我可是想你想得胯下又疼又漲,想得我心肝都顫;今天你要聽我的話才行。”蘇大首長這話說得可是沒羞沒躁。

蘇臻霆翻了一個冷眼給對方,嗆道:“自己擼也能降火呢。”雖然高冷的小舅嘴裡不饒人,但他的身體還是異常配合對方的。更何況現在兩人已經完全坦誠,心意相通,也完全沒有必要害臊。

蘇霖錚伏在他耳旁,戲謔說:“自己擼怎么能比得過你那張特別會咬人的小洞?”

饒是軍痞子蘇臻霆在這赤裸裸的葷話裡,還是忍不住紅了耳珠。

多說不如多做,早就磨蹭出一身慾火的兩人開始搞了起來,兩人的雙手互相在彼此身上撫摸,蘇霖錚是扭起了蘇臻霆胸前上的紅果兒,他扯了又扯,捏了又捏,直到蘇臻霆胸口雙乳又紅又腫他才停手轉向愛人飽滿結實的臀部。

兩人脣舌相纏,一縷一縷銀絲從嘴角處低落,他們還伸出舌,在半空中舔弄彼此的舌交,空氣仿佛更加燥熱,連同兩人的理智也一併燃燒。

“翻過身去,大屁股翹起來,大雞巴要肏你的洞了。”蘇霖錚催促到。

蘇臻霆英俊的面孔微微浮紅,這個姿勢最讓他覺得羞恥,但他還是爽快的照做。撅起粉白的臀部,中間那朵小縫暴露無遺。

“夠濕了嗎,奴隸?”

“濕了,大屌能插進來了……操我。”

蘇霖錚大掌拍過去,雪臀立馬浮現紅印;他俯低身舔了舔紅印,然後離開,手裡握著巨槍停在小縫口,猙獰的陰莖和細小的穴口總是形成鮮明的對比。

他們沉浸在即將到來的肉慾與精神的快樂中,根本沒有注意到溫泉室的門沒有關緊,門外站著的兩個人正是他們的外甥!

周溪城和周溫銘在蘇霖錚和蘇臻霆到來不久後便趕到,他們的溫泉室剛好挨著,周溪城和周溫銘路過之時本也沒有打算去注意別的人。你說巧不巧,周二少路過時就這么碰巧聽到蘇臻霆說的那句:“濕了……插我……”的話,以周二少對小舅的熟悉程度他立即認出了那是小舅的聲音。

“大哥等等……這聲音像是…小舅!”他拉住周溫銘,蹙著眉心,既驚又疑地說。

“想偷看就直說。”周溫銘拆破他的意圖。兩人便往房門前走進一小步,投過縫隙,他們看到了無比淫靡的畫面。

周二少眼睛大睜,驚訝之色根本難以掩飾。小舅……和大舅!裡面的畫面不堪入目,蘇臻霆跪著撅起他的屁股,蘇霖錚的粗紅肉棒猙獰頂在菊穴上方,還沒等周溪城回過神來,那大凶器就一口氣頂了進入,細小的穴口瞬間被撐開,巨大的性器好像鐵柱一樣嵌在花穴裡,整個畫面太刺激太震撼。正在做愛的兩人已經像瘋了的野馬似的律動,蘇臻霆都快被大力的抽插撞了出去,但周溪城發現小舅的面上毫無痛苦之色,反而主動搖擺迎合操乾,嘴裡還不斷吐露呻吟浪叫,面色如春,周溪城第一次見到無所不能的小舅這么情色的一面,以及威嚴莊穆的大舅這么狂性的模樣。

裡邊的人大概抽插了不下百次,淫液四流,肉棒還不斷從穴洞裡帶出白沫,想來裡邊的人是極其舒爽的。周溪城一眼未眨,在偷看大舅小舅亂倫的媾和他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他的後穴已經在無意識地收縮,他被這場活色生香,熱辣香艷的情緒交合刺激得興起,情潮竟比以往來得更加洶涌澎湃!

周溫銘的大掌無聲無息襲上周溪城的嘴脣,伸出兩根手指在他口腔裡抽插攪拌:“反應這么大?嗯?”

周二少微赧,繼而又不大服氣,他往大哥身上一倒,臀部準確壓到了周溫銘胯下的位置,那裡也早已經一柱擎天。他色情地舔了舔大哥的指腹,眉眼盡藏揶揄:“大哥那裡的反應也絲毫不遜色嘛。”

相比起周溪城驚訝於大舅小舅的關係,周溫銘倒是鎮定了不少,畢竟早在之前他便對這兩人的關係有些猜測,吃驚自然還是會有;不過免費看了場堪比最佳gv影片還猛烈的場面,他自然也慾火旺盛,再說另一半勾人的妖精還在他面前晃,周溫銘恨不得當場就辦了對方!好在他還沒有被人圍觀的嗜好。

兩人對視,彼此眼裡濃郁的慾火蓋都蓋不住,外加裡邊的高潮叫喊、操弄水聲越來越大,性事越來越開放,尺度愈演愈烈……周溪城同樣忍不下去了,他幫大舅二舅掩上門後,便被饑餓如虎的大哥半拖半抱進了隔壁溫泉室。

這溫泉室不知是隔音效果不好還是隔壁呻吟的聲音太大,他竟然還能聽到微弱的叫喊聲,周二少聽得微微出神。

周溫銘動作迅速把眼前親弟弟的衣物剝了個精光,他幾近變態的占有欲在這刻發揮了作用,右手箍住周溪城的臉,讓對方眼裡只有自己。他危險地出聲:“怎么,隔壁小舅被大舅上就這么吸引你的注意力?”

“沒有,大哥你別瞎想。”他就是覺得意外刺激,發現長輩姦情以及背著長輩在這裡和他大哥做愛,兩種處境既驚險又無與倫比的刺激。

周溪城發現他大哥沒有回他話,他覺得不大對勁便轉過頭去查看情況,他大哥腰圍了一條浴巾間,浴巾底下已經是鼓起囊大的一團形狀,對方率先進了溫泉,他不明白對方這么做的用意。他不大清楚大哥又想玩什么花樣,試探問道:“你這是?”

“等會按我的命令去做。”周溫銘眉眼深邃,瞳孔裡就像蟄伏著一頭猛獸。

他大哥不會是想玩角色扮演吧?周溪城靈光一閃。他揚起笑容點點頭,打算按對方的意思玩兒。

“先去穿上那邊的衣服,然後過來。”北山莊溫泉裡邊的情趣衣物還真不少,周大少一進來便注意到一旁的衣服,想起上次自家弟弟穿著透明浴袍主動誘惑他的場景,他身下的性器又硬了不少。

周溪城拿起衣服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選擇乖乖穿上身。這是件白色網狀的連體開襠褲,上身v領都低到肚臍眼邊了,胸前乳肉什么的就別指望能遮得住,最令人感到羞恥的還是身下那開襠口,網狀纏繞住他的長腿,再往上便是一陣空盪蕩,前端的陰莖和後邊的小穴全都沒有遮掩;而且這後邊的情況又和前面的情況不一致,包裹身後臀部的細絲竟是鮮艷的紅色,也不知道這網狀開襠褲用的是什么材質,那些紅色細絲結結實實裹住臀肉,一些雪色臀肉便從紅色網格中擠出幾分,看起來情色又妖艷。

他慢慢挪到溫泉池邊緣上,順從道:“先生,請問您有什么吩咐?”二少調整好神情便入了戲。

“岔開腿,對著我。”周溫銘撩了下眼皮,平靜吩咐。

周溪城似乎第一次遇到這種客人,雙手絞在一起分外不知所措。但是北山莊溫柔窟的第一“莊則”便是——以服從客人所有要求為最高旨意,不反抗,遵從,唯有遵從。

“不要讓我說第二遍。”周大少的聲音冷了幾度,這預示著他的耐心即將耗盡。

周溪城貝齒咬住紅脣,最終還是顫顫巍巍打開了雙腿,挺直乾淨的性器和嬌嫩的穴口全部展現在這位強勢的先生面前。這位先生也毫不避諱,他的視線直辣銳利,不加掩飾地在開檔口處左右來回巡視,仿佛高傲凶猛的猛獸在視察自己的領地。

“先、先生……”周溪城異常敏感敏感,在對方這番視奸下害怕異常,身體不斷顫抖,但慾望卻反其道而行,前端的性器慢慢豎立起來,連同後穴也吐露出幾滴透明的液體。

周溫銘挑起眼,眼裡戲謔輕蔑:“這就有感覺了?自己玩給我看。”

“先生,怎、怎么玩,我、我不會……”他的聲音染上濕氣。

“把手指插進騷洞裡會不會?嗯?”周溫銘曖昧地摩擦著對方修長的大腿。

年輕人羞紅了兩頰,兩隻眼睛濕漉漉的沾著水光,他點點頭:“會,先生不要生氣,我會。”說完他便當著這人的面手淫起來,他大岔開長腿,好看分明的手指緩慢擠了進去,他身下那張小嘴很快貪得無厭,一開一合地吞咽起來。

周大少好整以暇地調整角度,背靠著溫泉池壁,目光粘在年輕人的動作上。在周溪城打算插第二根時,他再次出聲指引對方:“背過身去,屁股挺起扭動。”

“是。”周溪城乖順地背過身去,被紅網兜住的翹挺的後臀清清楚楚展現出來,這騷浪的人開始扭動起腰身和屁股,紅白相間的後臀簡直引人犯罪。周溪城的手上動作也沒有停止,修長的手指在他的穴內進進出出,他大抵是被手指玩出快感來了,後穴陸陸續續淌出水流,而他的手指也越插越快,那細腰長腿也跟著不停的扭動。

“嗯……哦……”他低吟,滿臉緋紅情潮的痕跡,眸光潤澤,裡邊的勾引乞求之意明明顯顯:“先生……我難受。”

周溫銘勾起涼薄的脣角,聽到年輕人浪蕩的請求完全沒有起來的意思,他的手倒是解開腰上松松垮垮的浴巾,隨即伸到自己的胯間,握住龐然大物上下擼動。

周溪城扭過頭去,看到那強勢之人在溫泉下握住大屌自慰,一瞬間臉上彌紅,眼裡蓄了不少的淚珠:“先生我可以為您服務,您可以乾我。”他的小穴麻癢難耐,他想要水下的巨龍狠狠將他貫穿。

周大少喉結上下滾動,胸膛上的肌肉結實緊致,線條流暢完美,泛著性感的色澤;良久,這男人估摸是看夠了戲,終於從溫泉中站起身,無數的水珠沿著他身上肌肉紋理往下滑落,周溫銘靠近年輕人,施捨一般地撫摸對方的翹臀。

“這裡被人上過沒?”他把中指插進小孔裡,沉著目光問道。

那男人猝不及防的動作惹來年輕人的動情呻吟,周溪城趕緊搖搖頭:“先生,我想您再清楚不過了,我只屬於您。”

周溫銘的心情似乎不錯,他握住年輕人的腿,站直身用力把對方的雙腿拉起到自己的腰部位置;周溪城驚呼了一聲,他現在成倒立狀,雙手撐地,這個姿勢讓他有點暈眩,他不由得緊繃起背部和長腿。這一性交姿勢據說叫“猴子倒掛”,這中姿勢能讓大雞巴最大限度地深入穴中,而且極易刺激到騷心g點,增加敏感度,連續高潮潮噴。

周溪城由下仰視這個高大強勢的男人,嘴脣微張,有些慌亂緊張:“先生……啊啊……”他話還沒說完,那根烙鐵般燙人堅硬的大雞巴就直闖進他狹窄緊致的溫柔水穴中,並且一插便頂到了他最敏感的軟肉,周溪城被這次撞擊刺激得溢出了淚水。

周溫銘惡劣地笑了一下,他操控著肉棒在緊致的甬道裡旋轉抽插,年輕人的腸道蠕動得厲害,穴肉嘗到了大屌的滋味更是緊咬不放,那張小穴一張一合,拼命容納碩大的龜頭柱身,仿佛要與大雞巴融為一體。他提了提周溪城的臀部,隨後把粉穴掰得更大更開,把自己飽滿的囊袋給塞了進去,緊接著便是鋪天蓋地的狂肏猛乾,充沛的汁水精水不斷倒流,穴肉被操得熟透,大雞巴強勢抽出時還把穴肉操翻了出來,一片紅艷艷刺激人的視線。

年輕人被這種勇猛瘋狂的律動操得兩眼發白,口中的津液不斷往下流,他兩腿已經掛不住,腰身也軟得一塌糊塗,只不過他的騷穴還在拼命抽搐,被大雞巴直搗花心的滋味實在過於美妙和舒爽,他只管呻吟浪叫,聲音都有些沙啞性感,又粗又黑的大雞巴連操了他的騷穴數百下,非但肏不松插不爛,反而幹出了更多的春水,那腸壁絞得愈發厲害。

他哼哼地低叫:“啊……哦……先、先生……嗯啊啊……先生好厲害,被操得好舒服,先生的大雞巴永遠插在小穴裡吧,啊啊……”

下一刻,周溪城只覺得天旋地轉,他被那男人抱了起來,緊接著跌進了溫泉池裡,兩人的私處還緊緊地連在一塊,這么大幅度的旋轉頂撞讓兩人連得更緊,也更為舒坦。周溫銘握住他的腰,強勢把大雞巴抽出一半,那溫熱的溫泉水如蜂般盡數涌進本就窄小的地帶,燙人的水溫刺激得周溪城又是一陣哆嗦,穴內深處立刻高潮收縮。周大少敏銳察覺到周溪城的異樣,當即蓄力再次把巨物乾了進去,穴肉想收縮,他偏偏要阻止它的緊閉,潮噴不斷,抽搐不止,周溪城陷入慾望的漩渦,周溫銘的胯下也被騷洞吸得膨脹堅硬,他吻住周溪城那張浪叫不斷的小嘴,胯下如馬達一般聳動,速度極快,力道極重,周溪城覺得整個靈魂都快要被撞出體外,他只知道執著地攀住這個男人,雙腿絞住那人的腰,與對方共沉淪。

“啊啊啊……先生……把您的精液澆到我的騷心上吧……求你……啊……要壞了……我想先生把精液賜給我……”

“我這就喂飽你那張騷穴,灌滿它,讓你的小洞從裡到外都是我的印記。”說完他不再壓抑,雞巴漲到了極致,都快把小穴撐破,下一刻比溫泉更為熾熱的白濁似激流一般射向騷心,衝刷周溪城的整個腸肉。

隔壁的呻吟也大了起來,兩對伴侶都在情慾中瘋狂。隔日蘇臻霆醒來,他還完全不知情,自己疼愛的外甥昨天站在門前圍觀了他和蘇霖錚的熾烈情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