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情色工口 > 肉欲嬌寵
《肉欲嬌寵》【二叔篇番外3】想吃你(H)
少女的身上盛滿了佳肴,從脖頸到腳趾,無一不精致,無一不香甜。

她的長發鋪散在餐桌邊緣,俏生生的臉蛋鉛華未施,卻依舊光潔如玉,眉眼恬恬。她櫻紅的嘴唇微張,似是做著美夢,呼吸間嬌憨盡顯,可愛乖巧。

她纖細的鎖骨上盛著一串小青提,如同綠寶石項鏈一般,在白皙的肌膚上格外晶瑩。視線往下,胸前的兩團豐盈被兩塊奶油蛋糕卷所遮擋,漩渦狀的奶油自下而上圍住了酥胸,而蛋糕頂端,兩顆鮮紅的草莓穩穩地墜在峰頂,任人采擷。

楚珉琛的喉嚨聳動了一下,強製自己的目光不要停留在那裡。繼續往下,平坦纖瘦的小腹整齊地盛放著新鮮的三文魚片,比肉色略深的橙黃魚片上水光盈盈,應當是保鮮的冰塊融化,水滴順著腰的弧度滑落至少女的身體上,腰間濕噠噠一片。

下一道菜,盛放在少女的小腹。

一片綠葉和幾片檸檬遮擋了草叢,其上放著幾瓣肥碩的扇貝生蠔,隨著少女的呼吸,小腹清淺地起伏著,海鮮也好似活著一般,輕輕顫動。

兩條纖長的腿上盛放著壽司和小卷,蟹柳,魚子,玉米……都是他平日裡喜愛的食材,無一不述說著準備這頓晚餐的人的用心。

楚珉琛拉開餐桌旁的椅子,坐了下來。

他沒有去叫醒楚嬌,也沒有猴急地想要對她做什麽,反而壓下生理的欲望,安靜地拿起筷子,認真而虔誠地品嘗起他的小姑娘為他一個人精心準備的盛宴。

菜品是豐盛的,然而要從哪一道菜開始吃起,卻讓楚珉琛有些踟躕。

他的筷子懸空了好幾秒,終於還是移向了大腿。那裡盛放著壽司,方便,也不會驚醒小姑娘的沉睡。

桌上的蘸碟裡準備了醬油芥末與沙拉,可見少女備餐時的用心。楚珉琛一口口吃著壽司,安靜的夜裡,窗外不知何時下起了雪,白色的雪花飄飄蕩蕩,而不知哪家音響裡放著的聖誕音樂也隨著風雪飄飄蕩蕩,傳進了安靜的客廳裡。

'I don't want a lot for Christmas, There is just one thing I need.

And I don't care about the presents, Underneath the Christmas tree.'

……

'I just want you for my own, More than you could ever know.'

Make my wish come true,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You baby……'

溫暖而歡快的音樂喚醒了沉睡的冬夜,也喚醒了夢中的楚嬌。她的睫毛輕輕顫動,漸漸睜開了雙眼,帶著一絲初醒的朦朧。

“唔……二叔?”

放在少女腰部的筷子一刹間停住了。楚珉琛像是被捉包做壞事的孩子一般,一時間有些進退兩難。

“噗嗤——”

楚嬌看著他那副十年如一日正經的呆樣,忍不住笑出聲,“停了幹嘛呀,快吃呀。”

她身上都是食物,不能動作,嘴上卻開始逗人。

“怎麽樣,我給你準備的晚餐……喜歡嗎?”

楚珉琛隻好繼續動筷,將一片三文魚夾了起來,沾了點芥末。

“……嗯。”

喜歡是喜歡,就是……太出格了些。楚珉琛心想。

但他也說不出教訓人的話,畢竟是小丫頭親手為他準備的聖誕禮物,他整顆老心都滾滾發燙。

“你也吃些。”

他夾著三文魚喂到楚嬌嘴邊,楚嬌笑盈盈地張嘴,“啊~”

二叔總是這樣貼心,楚嬌心裡甜甜,不過下一秒就被芥末的辣氣給衝到了,“唔!好辣!”

楚珉深這才恍然,自己剛才神思不屬,竟然給不太能吃辣的小丫頭沾了芥末!

“快喝點水!”

他拿起一旁的飲料,卻發現小姑娘此刻躺在桌子上,頭也沒法抬起來,一動,全身的東西都得散開來。

“呼……快喂我……”楚嬌被辣的眼淚都快出來了,嘟著紅彤彤的嘴唇朝楚珉琛撒嬌,“快嘛~”

怎麽喂?還能怎麽喂?

楚珉琛拉開汽水,仰頭喝了一口,起身一手撐著桌子,低頭將水送入少女的口中。

他這一起身,自己赤裸的模樣也被楚嬌看了個全。楚嬌眼裡放出光彩,嗓子更乾渴了。她心下暗道,果然……她家二叔穿這樣的情趣內衣,簡直……簡直……太誘惑了。

嘴對嘴渡水,楚嬌猶如被哺食的小鳥兒,張著嘴,乖巧地啜吸著男人口中的甘甜。當喝完後,卻還覺不夠一般,勾著楚珉琛的唇,小舌在他的口腔中掃蕩,似乎還想要更多。

楚珉琛向來是對他的小姑娘毫無抵抗的。他仰頭再喝了一口,渡給了她。

兩個人就這麽口舌相纏,借著喝水交吻著,直到楚嬌先敗下陣來。

“唔啊……夠了……”她喘著氣,“快些吃完……”她催促著楚珉琛,“我想……”吃你了。

“好……”

楚珉琛看出了他的小姑娘眼中對他的渴望,將她腰部的美食快速地一掃而光,因為……自己的欲望也快要抑製不住了。

現在,楚嬌的身體上盛放的食材已經被楚珉琛吃掉了大半了。

只剩下脖頸,胸前以及……小腹。

楚珉琛沒有再坐下,他站在了餐桌旁,兩手撐在楚嬌的頭側,貼著她的嘴呢喃,“我們一起吃……好不好?”

楚嬌沒來得及應好,脖子上的嫩肉就被男人叼住。“啊~”

楚珉琛咬下一顆葡萄,香甜的果肉在嘴中彌漫,他一邊嚼著果肉,一邊啜吸著楚嬌的脖頸,輕輕舔咬。

又咬下一顆。他嘴對嘴喂進了楚嬌的嘴裡。

真甜。兩人相視而笑。

就這麽一顆顆將葡萄吃完,終於是倒數第二道菜了。

兩塊蛋糕依舊裹著酥胸,楚珉琛黑黝黝的眼睛凝視著蛋糕,而楚嬌則半咬著嘴唇,望著他笑。

要怎麽吃呢,二叔?

楚嬌故意抹了一大堆奶油在上面,就是想看看男人吃完滿嘴奶油的囧樣。

然而楚珉琛哪裡會看不出楚嬌的鬼主意呢?他發出低沉的輕笑,低下頭,卻並沒有一口吃下蛋糕,只是咬住最上面的草莓,輕輕一拔。

草莓的底部原本被奶油包裹,卻抵擋不住男人的采擷,輕而易舉地便被摘了下來。楚珉琛將草莓裹至嘴裡咀嚼,大舌伸出,在缺少了草莓的奶油上輕輕一舔。

“嚶呀!”

楚嬌身體猛地一顫。

楚珉琛這麽一舔,奶油包裹下少女的乳粒便被他探了出來,顫巍巍地暴露在空氣中,在周圍一圈奶油的襯托下,猶如草莓般豔麗可愛。

他欣賞著少女動情的嬌顏,隨手取過一隻小杓,如同真正吃一款甜品一般,在少女胸前的蛋糕上舀下一杓。

不鏽鋼邊緣帶著絲絲涼氣,輕輕刮過楚嬌的乳溝,每刮一下,少女的身體便顫動一分,似乎難耐這樣的瘙癢,卻又不敢動作太大,只能發出陣陣呻吟。

“嗯~”一杓。

“嗯啊~”又一杓。

“啊~”

楚珉琛終於將少女兩團椒乳上的奶油一絲不剩地吃了個乾淨,再也忍不住,埋下頭叼住那顆顫悠的小草莓狠狠舔咬,手抓住另一邊的麵團,輾轉揉捏。

“啊~嗯呀~”楚嬌抬起手抱住男人的後腦杓,嘴裡發出動人的呻吟,雙手插入他硬茬的短發中,將他的頭朝自己的胸按得更近。

“嗯~好舒服~啊~二叔~”

兩團綿乳上散發著奶油和草莓的香甜,讓楚珉琛愛不釋手,他伸手擠壓著少女的綿軟,想將整團酥胸都吃進肚一般,用牙齒和舌頭啜吸撥弄,直到兩顆紅豆又紅又腫,他才喘息著往下吃去。

最後一道菜是盛放在少女陰部的海鮮盛宴。

他的舌頭從胸前而起,沿著腹部往下,炙熱的舌頭劃過楚嬌的身體,帶來陣陣顫栗。楚嬌忍不住蜷起了腿,雙腿不住地磨蹭著,已然難耐。

“嗯啊……二叔……”在楚珉琛低頭準備大快朵頤時,楚嬌伸出一隻手,勾住了他身上那條緊繃的衣帶,“人家……人家也想……‘吃’你了……”

楚珉琛眸色一深,啞著嗓子問道“嬌嬌……想……怎麽吃……二叔?嗯?”

楚嬌一手伸向桌下,拿了管東西,一手勾著他的衣帶,讓男人的下體朝自己移了幾分。

“用這個……吃。”

那是她用來裝點蛋糕的奶油,用倒三角錐狀的裱花袋裝著,輕輕一擠,便會擠出形狀好看的奶油。

楚珉琛的雞巴早已挺立多時,聞言更是重重地跳動了兩下。

“好……二叔吃嬌嬌……嬌嬌……也吃二叔……”

他抬起一隻腳踩在了椅子上,將自己的下體直直地向少女的面龐。

楚嬌抬手便握住了那根她早已玩弄過很多次的陽物。此刻,近二十厘米長的昂揚正被彈力布料緊緊地禁錮在胯下,不屈而頑強地支楞出一頂小帳篷,形狀分明。

她輕輕地拉開布料,將那根粗長地雞巴從中釋放而出,從龜頭小孔中溢出的粘液瞬間便沾滿了她的手。

“嘻嘻……二叔,原來你已經這麽等不及啦……”楚嬌戳著龜頭,笑楚珉琛的悶騷。

“小調皮……”楚珉琛咬了一口生蠔,大舌故意從少女的兩腿中央掃過,成功地聽到少女的驚呼,反將一軍。

“嗯啊~討厭~”

那一舔,如隔靴搔癢,讓楚嬌身體裡的空虛更勝。她將腿張開了些,“你快些~嗯~吃~”

一邊催促,她也一邊將奶油輕輕地擠在了男人的肉棒之上。細長的奶油條被她一圈圈旋轉而上,繞出精致的花紋,將陽物裝點得如同藝術品一般。

“二叔……我開動了喲……”

楚嬌伸出小舌,一舔便將龜頭上點綴的一朵小花給勾走了,但溢出的奶油卻流在了冠狀溝邊,將男人的頂端染成一圈白色。

楚嬌隻好再伸出舌尖,繞著冠狀溝舔了一圈,嘴裡時不時嘖嘖出聲,然後順著奶油的弧線往下,舌頭在柱體上起舞,一點點將奶油勾勒下肚。

“唔……好甜~”她擠得太多,吃了一半便覺得有些膩人。乾脆便不吃了,伸出手指,將剩下的奶油在柱體上抹勻,連兩顆毛絨絨的肉蛋也不放過,如同一個粉刷匠,在裝點自己的傑作。

溫軟的小手配上潤滑的奶油,不停地在下體撩撥,楚珉琛隻感覺自己的雞巴漲的生疼。他早已將最後的餐點吃完,大舌直直地探入花徑中,以實際行動告訴他的小姑娘,什麽,才叫做‘吃’。

“嚶啊~”

灼熱的舌頭分開蚌肉,楚嬌手中的動作一頓,下體傳來的酥麻讓她呼吸急促,男人吞咽般急切的動作也讓她動情不已。她終於停止了玩鬧,張開嘴,將男人挺立的肉棒吃進了嘴裡。

“唔~唔嗯~”

窗外的雪花紛飛,室內卻是一片旖旎。

不知過了多久,男人終於抬起了頭。他剛毅的面龐上此刻潮紅一片,一雙鷹眸也泛著情色。他直起身,桌上正側頭含著他肉棒的小姑娘也隨著他的動作而坐起身來,嘴上的含吮卻沒有停下。

少女一雙盈盈的眼睛向上望著他,好似世上最濃烈的春藥。楚珉琛再也忍不住,按著她的頭,下體一陣抽插將一股股濃精射入了少女的口中。

男人的精液又濃又多,楚嬌竭力地咽下,卻還是有些溢出了嘴角。

楚珉琛憐惜地抹過,“小調皮……好吃嗎?”

楚嬌抬手,楚珉琛意會地低下身子,任由她摟住自己的脖頸,將她從桌上抱了起來。

“好吃……”楚嬌將男人的精華全部咽下,“只要是二叔的……都好吃……”

楚珉琛清明的眼神再一次暗了下來,抱著她走向浴室。

“那今晚……二叔一定讓你吃個飽……”

*

被男人翻來覆去喂了一整晚,楚嬌終於切身體會到,‘吃到飽’是個什麽意思。

“唔……不要了……”

清晨的初陽照入房內,睡夢中,感到下體有東西插入,楚嬌閉緊了無力的雙腿,迷糊地呢喃。

“傻丫頭,”楚珉琛輕柔地將少女抱在懷裡,“乖,張開腿,二叔給你上藥。”

他有些後悔,昨晚太放肆了,但看著趴睡著的人兒,他又笑了起來。還不是這丫頭撩撥他,才沒得克制。

聽楚珉琛這樣說,楚嬌才迷迷糊糊張開腿,信任的模樣一覽無遺,讓楚珉琛心軟得一塌糊塗。

他將出門買來的藥膏仔細地塗在了泛紅的嫩肉和穴道內,又忍不住在溫暖的甬道抽動了下手指,引得少女發出難耐的呻吟。

“好了,不弄你了。”

他收回手,將被子拉過,蓋在少女身上。

任由少女繼續補眠,楚珉琛精神極好地開始收拾起昨夜被弄得一番凌亂的整個屋子。

他們幾乎在這個房間的每個角落都做了個遍,楚珉琛現在想起都有些耳紅。自己簡直太縱欲了。

將早已繃壞的那片昨晚自己穿著的布料撿起,楚珉琛沒有扔掉,反而將它洗乾淨甩乾後,放進了聖誕樹下的盒子裡。

雖然有些臊得慌,但這是他的小姑娘送他的禮物,可不能扔。

又撿起沙發上昨日脫下的衣褲,褲子口袋裡的小盒子順著滑落了出來。

楚珉琛握在手中,輕笑了下。

他本想用這個來安穩自己不安的內心。

但他的小姑娘好似發現了他的不安一般,昨日才會做出那麽一番布置。她在用她的實際行動告訴他。

她對他的愛,並不比他少。

過去如此,現在,未來也依舊不變。

楚珉琛取出盒子裡的東西,輕手輕腳地走進了臥室。

床上的少女睡得香甜,臉蛋紅彤彤的,嬌俏可愛。

楚珉琛輕輕抬起楚嬌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腕,將手中的戒指,戴入了她的無名指上。

“嬌嬌,我愛你。”

雖然我們不能結婚,不能昭告世人,但我愛你,至死不變。

他低頭在楚嬌的唇上印下一個吻,而床上的少女,此刻似乎做了什麽美夢一般,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