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奇幻冒險 > 太子妃很忙
《太子妃很忙》第231章
第231章 全文完

  永珝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奶聲奶氣道:「兒子記下了。」

  「該用飯了。」石舜華道,「下午再學。」隨即吩咐宮人擺飯。

  飯後, 石舜華命宮人看著兩個孫子睡覺, 她和胤礽在景仁宮正堂等著弘晏和弘曜。

  原本胤礽是想著明日早朝再跟兩個兒子說派他們去臺灣和南海一事,可是弘晅等不及,非要今天把事敲定,胤礽只能一邊揉眼睛一邊等兒子。

  康熙駕崩後, 弘晅幫胤礽分擔政務, 胤礽每天晌午用過膳都會睡一會兒。弘晏和弘曜哥倆孝順, 經常去景仁宮給石舜華請安, 知道爹娘的習慣, 一見宮裡來人宣他們進宮, 就知道是弘晅搞的鬼。

  未時一刻左右, 哥倆到景仁宮。

  弘晏看到胤礽困得眼睛直流泪, 真想給弘晅一脚。可是弘晅如今已長大,沒法再像以前那樣下他的面子。

  等聽胤礽說完他的打算,弘晏、弘曜和弘晅一樣誤認爲把堂弟們帶走, 是爲了牽制在京城的叔叔們。實則胤礽怕他倆到南海和臺灣後,日子過得太舒坦, 生出當土皇帝的心思。

  胤礽不希望看到這一幕,所以當著弘晅的面說:「朕和你皇額娘年齡大了, 過五年就召你幾個哥哥回來。」頓了頓, 「趕明兒朕派你二哥去雲南, 你沒意見吧?」

  「您是皇上, 幹麽問兒臣?」弘晅不明白。

  胤礽:「朕如今已五十有三,身體又不如你皇瑪法好,還能當幾年皇帝啊。天下是你的天下,朕必須得問問你。」

  「別,您千萬別這樣說。」弘晅皺眉道,「兒臣覺得擔子很重,瘮得慌。」

  石舜華白他一眼:「沒出息的東西。弘晏,弘曜,臺灣和南海那邊什麽都有,我就擔心大夫不如這邊,弘晏,你看看能不能從民間請幾個杏林高手。」

  「皇額娘,臺灣不缺大夫,您忘了,鄭家在那邊稱王多年,好東西不比京城少。至於南海麽,和洋人離得近,那邊的大夫醫不好的病,還可以找洋人。」弘晏提醒道。

  石舜華挑了挑眉:「你還想著去洋人的地方找大夫?朝廷賣給印度人、緬人的火器不知打死多少洋人,你就不怕他們趁機給你下毒?」

  「對對,您不說兒臣險些忘了。」弘晏轉向弘晅,「都是他幹的好事。」

  弘晅:「孤只是太子,是儲君,不是君。倒賣火器這麽大的事,汗阿瑪不同意,九叔才不會搭理孤,少冤枉孤。」

  「主意是你出的吧?」弘曜問。

  弘晅笑道:「出主意的多著呢。汗阿瑪,每個主意您都會採用?」

  「你的建議朕會認真考慮,盡可能採用。」胤礽道。

  弘晅噎了一下:「汗阿瑪其實不必那麽認真。」

  「不不不,必須得認真。」胤礽一本正經道,「不然你還以爲朕不重視你。」

  弘晅放弃:「兒臣說不過您。您現在越來越厲害,比皇額娘還厲害。還有幾份奏摺,兒臣先去乾清宮了?」

  胤礽擺擺手:「使個奴才去喊你二哥進宮。」

  和平十七年,二月初八,弘晏和弘曜乘船離開,弘晰也帶著他九叔和十叔的嫡子一家前往雲南。

  二月初九,住在宮外的胤禛、胤祀、胤禟、胤峨、胤祥和胤禎前去上早朝,在午門外相遇,不約而同地停下來。

  胤禎藏不住話,率先開口:「命弘晏哥幾個把咱們的嫡子帶在身邊,四哥,主意是不是太子出的?」

  「你對太子有什麽誤解?」胤禛睨了他一眼,「吃飯都懶得張嘴的人,會動腦子想這麽多?」

  胤祥眉頭微皺:「皇上二哥?」

  「皇帝二哥頭上的白髮可不只是因爲身子骨不好。」胤禛道,「想的太多。」頓了頓,「當然,他要不是心眼多,也不會惹得西洋人和俄人對他恨之入骨,偏偏還拿他沒辦法。」

  胤禩:「何止沒辦法,還得對他笑臉相迎。本來福/壽膏能圈到咱們的銀兩,還沒開始就被皇后二嫂掐斷了。咖啡豆也行,她又命人在南海種咖啡豆。咱們這裡喜歡喝咖啡的人只有一小撮,海南産的咖啡豆足够了。

  「洋人在南邊待那麽多年,到頭來是咱們先弄出軟軲轆的馬車。洋人爲了跟咱們學做車輪和四軲轆馬車,不得不向二哥妥協,又捎帶咱們的一批工匠去西洋。哎,真不敢想像,一旦咱們鬆懈,洋人會怎麽反撲。」

  「想多了。」胤禛道,「洋人現如今不是想著反撲,是他們還能在南邊盤踞多少年。本來我覺得怎麽也得七八十年。如今皇帝二哥把兩個嫡子派過去,那倆也不是什麽省心的主,指不定怎麽折騰洋人。」

  胤祀掏出懷錶:「兒孫自有兒孫福,咱們想得太周全,他們不按照咱們說的做也沒用,時辰快到了,進去吧。」

  胤礽瞧著幾個弟弟們沒有絲毫不快,下朝後回到景仁宮就忍不住跟石舜華嘮叨:「朕的弟弟們都是真正的聰明人。」

  「爺知道妾身最佩服汗阿瑪哪點?」石舜華不等他開口,就自顧自說,「就是你們兄弟沒有一個蠢材。如今尚書房的那些孩子你可得注意點,別長歪了。」

  胤礽:「朕每天都過去看兩次,他們不敢鬆懈。永珝和永璟呢?」

  「天氣一冷一熱,永珝病了,就沒讓他過來。」石舜華道,「您也得多注意。」

  胤礽:「朕知道。皇后,咱們過幾天帶永珝和永璟去江南吧。」

  「怎麽突然想到去江南?」石舜華好奇。

  胤礽:「朕登基十七年,只帶你去過兩次江南,那兩次還都是查漕運、黃河和道路,你也沒出去逛逛,咱們這次隻出去玩。」

  「弘晅那邊呢?」石舜華問。

  胤礽笑道:「朕自有辦法。」

  翌日上午,胤礽處理政務時突然咳嗽幾聲。弘晅心底猛一顫,連聲詢問:「汗阿瑪不舒服?宣太醫了嗎?」

  「換季,小風寒,沒事。」胤礽擺擺手,示意他別大驚小怪。過了一會兒,胤礽又忍不住咳嗽兩聲。

  弘晅不由分說,立刻拽起胤礽把他往外推,還不忘吩咐奴才去宣太醫:「汗阿瑪儘管去歇息,兒臣會把剩下的奏摺處理好,兒臣不懂就去請教四叔和八叔。」

  胤礽不放心:「朕去歇息?」

  「去吧,去吧。」弘晅道,「您這麽容易生病就是太操心了。」

  胤礽欣慰地笑了:「太子長大了,知道心疼朕了。」

  「別這麽說,兒臣會不好意思的。」一向臉皮厚的弘晅難得紅了臉,「您別擱門口站著,快去吧。」

  胤礽頷首,抬脚往景仁宮去。

  太醫查了又查,十分不確定:「皇上哪裡不舒服?」

  「朕沒病。」胤礽道,「但你必須跟太子說,朕不舒服。」

  太醫不知道天家父子搞什麽鬼,便低頭稱是,隨即又給胤礽開幾服藥。至於皇上會不會喝,太醫就不管了。

  胤礽幷沒有喝,直接命宮人倒恭桶裡面。

  晌午,弘晅到景仁宮見只有石舜華一人坐在正堂,連忙問:「汗阿瑪呢?」

  「在屋裡歇著,你小點聲。」石舜華道。

  弘晅連忙降低聲音:「汗阿瑪怎麽又病了?」

  「京城天氣每年都是這樣。」石舜華道,「我今兒還跟你汗阿瑪說,你如今能獨當一面,建議他去江南,那邊不幹不燥,有利於調養身體,你汗阿瑪不樂意。」

  胤礽病了,弘晅也沒多想:「那就去江南,京城有兒臣呢。」說著話往東次間看一眼,「汗阿瑪是不是不放心兒臣?」

  石舜華朝他腦袋上一巴掌:「誰都可以這樣說,就你不可以。你汗阿瑪真不放心你,會准你自有進出乾清宮?」

  弘晅不好意思笑笑:「那什麽,史書上都有寫皇家沒親情。汗阿瑪這些日子天天命兒臣讀史,說什麽華夏有幾千年歷史,熟讀史書,以後遇到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的事,都能在史書上找到類似事件作爲參照。兒臣看得多了。」

  「僅此一次。」石舜華道,「你汗阿瑪答應給你的兩個嫡子開蒙,到時候我們把他們也帶上,記得告訴太子妃。」

  弘晅:「兒臣知道,什麽時候去?」

  「這事得問你。」石舜華道,「你犯懶,你汗阿瑪就算到了南海,心也在京城。」

  弘晅立即舉起手:「兒臣發誓,兒臣這次絕不偷懶。」

  二月二十日,胤礽下江南,因幾個兒子都不在京城,就命雍親王胤禛,十七貝勒和十六貝勒隨行。

  五月底,胤礽回來,便封兒子們和成年的弟弟們郡王,參與朝政的侄子貝勒。弘晅看到大封的聖旨,直覺不好。翰林院起草出聖旨,庶吉士退出去,弘晅就迫不及待問胤礽:「汗阿瑪,您是不是打算退位?」

  「朕的頭髮全白了,你還忍心朕操勞下去?」胤礽反問。

  康熙駕崩那一年頭髮隻白了一半,以致於弘晅每次看到他汗阿瑪的白髮心裡就堵得慌,胤礽這麽一說,弘晅險些落泪:「汗阿瑪,兒臣不孝。」

  「現在還不晚。」胤礽道,「朕想著多活幾年多教你幾年,省得你一覺把自己的皇位給睡丟了。」

  弘晅面色發窘:「才不會呢。」

  「過幾天給永珝和永璟種痘。」胤礽道,「等他們平安度過,朕和你皇額娘帶他們去塞外,你留在京城?」

  弘晅很想跟去,抬頭看到胤礽頭髮花白,微微嘆氣:「您放心,兒臣會看好家。」

  胤禛看到他遠在南方的嫡子弘輝被封貝勒,便去問胤祉,胤礽是不是打算退位。

  胤祉如今還是內務府總管,他幷沒有接到趕制龍袍的消息,便十分肯定的告訴胤禛,皇帝二哥幷沒有退位的打算。

  胤礽其實很想退位,只是弘晅晚熟,這兩年才認真處理政務,他不敢太快放手。

  和平二十年,九月,胤礽和石舜華從塞外回來,胤礽便頒布傳位詔旨。直到第二年開春,新帝登基大典結束,石舜華才移宮,直接搬到太上皇養老的慈寧宮。胤礽的四個嬪妃住進西六宮。

  在外的王室宗親全部趕回來參加新帝登基大典。而在新帝大典結束的第五天,胤礽就和石舜華搬去暢春園,同去的還有永珝和永璟。

  常言道一朝天子一朝臣。

  新帝登基後,文武百官都等著新帝升自己的親信,貶太上皇一朝的老臣,而直到元年結束,新帝都沒有任何動靜。

  除夕家宴前一天,胤礽和石舜華回到慈寧宮,胤禛等人前去給他請安,見著胤礽就抱怨弘晅特別懶,大事小事都推給他們。

  胤礽衝八歲的孫子招了招手,把永珝拉到身邊,轉向胤禛等人:「你們再忍他十二年,就不用再忍他了。」

  「臣弟還能活到那時候?」胤禛沒好氣道。

  胤礽笑道:「能,咱們都能活到那時候。永珝說是不是?」

  「是的。」小孩想也沒想,「孫兒要一直陪著皇瑪法。皇瑪法,咱們明年還去江南嗎?」

  胤祀拍了拍額頭,瞬間死心:「算了,臣弟還是多忍幾年吧。」

  「吃瓜,暖棚裡種的。」石舜華走進來,身後跟著兩名宮女端著兩個盤子,「我們永珝不是貪玩,只是沒去過江南。」

  胤禛那一塊瓜,嗤一聲:「一年一次,皇嫂,您的記性啊,看來也老了。」

  「說得好像你不老似的。」石舜華道,「我們這次不去江南,改去海南。」

  胤禟眼中一喜:「臣弟願隨駕侍候皇兄。」

  「朕這次不帶你們這些老傢伙。」胤礽道,「朕得帶小輩們去,如今在尚書房讀書的,有一個算一個。」頓了頓,「朕得給永珝培養些幫手。」

  小孩一喜,轉身打個千:「謝謝皇瑪法。」

  「這孩子倒是個鬼精的。」胤禟笑道,「只要不像他爹那麽懶,皇兄,臣弟的幾個嫡孫,您全帶過去臣弟沒任何意見。」

  石舜華看他一眼:「說得好像你敢有意見一樣。」

  「皇嫂今兒說話怎麽這麽嗆人?」胤禟皺眉道。

  胤礽:「這才是她的真面目,以前啊,你們看到的她都帶著一層僞裝。以後有你們受的。」

  「二哥好像已經習慣了。」胤祀故意說。

  胤礽:「總好過你們一個比一個怕她。」

  「真熱鬧。」弘晅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聊什麽呢?」

  胤礽:「正在跟朕說你有多懶。」

  「兒子懶,該做的事一件沒少。」弘晅搬個綉墩坐到石舜華身邊。

  石舜華:「你的叔叔們還說,趕明兒隨你汗阿瑪去南邊。」

  「去呀。」弘晅答應的乾脆,「把堂兄和侄子們留在京城就行了。」

  衆人一陣無語。

  胤礽撲哧樂了:「老四,捨得嗎?」

  「有什麽不捨得。」胤禛當即就說,「什麽時候去?」

  弘晅轉向石舜華,詫异道:「都去?」

  「你以爲我跟你開玩笑?」石舜華好笑,「正在纏你皇瑪法帶上他們呢。」

  弘晅擺手:「這可不行。九叔,別瞪朕,你們兄弟十幾個,朕把豐台大營搬上船,也保護不過來,更何况還有朕的阿瑪額娘和嫡子。」

  胤禟掐指一算,一人不說多,六個侍衛,四個伺候的人,十幾個兄弟就得上百號人,算上厨子、打雜的奴才,以及行禮,至少得兩艘大船,想低調出行都不行:「兄弟有點太多啊。」

  「您現在才知道?」弘晅道,「每年上百萬俸銀朕都沒聽見個響聲就沒了。你還時不時嘀咕汗阿瑪小氣,連個『鐵帽子王』都不捨得。朕想大方,可惜國庫不允許,叫你們幹點活就說朕懶。居然還告到汗阿瑪跟前。汗阿瑪會向著你們?他可是朕的爹。」

  胤禛深深看了他一眼:「你有爹,你了不起。」

  「朕是挺了不起。」弘晅轉向胤礽,「三哥和四哥已經回來了,汗阿瑪,您明年跟三哥和四哥一塊出海。」

  胤礽頷首:「老四,你們幾個商量一下,誰跟著朕去?」

  「不用商量,都不去。」一直忙著啃瓜的胤禎突然開口,「反正去也輪不到臣弟。」

  永珝三兩步跑到石舜華身邊,趴在她腿上小聲道:「皇祖母,叔爺爺們怎麽都這樣啊?」

  「耍賴?」石舜華替他說,「他們一個比一個會耍賴。你以後跟他們說話的時候,一定要多聽,多想,少說。否則啊,一不小心就會掉進他們設好的陷阱裡。」

  胤禛苦笑:「皇嫂,您教孫子就小聲點。」

  「忘了,下次改。」石舜華開口道。

  胤禟嗤笑:「沒看出來您想改。皇兄如今身子還好,每年都會出去一趟,不如每次帶上四個兄弟?」

  「老大和老三不可能跟朕去。」胤礽道,「按照年齡你得等到後年,老九,朕沒聽錯?」

  胤禟點頭:「臣弟跟五哥換一下。臣弟不在京城的這些日子,額娘住在五哥府上,五哥一準樂意跟臣弟換。」

  「九爺爺好聰明啊。」永珝贊嘆。

  石舜華笑道:「靜靜聽,好好學,這才是剛開始。」

  「好的,皇祖母。」小孩認真點頭。

  胤礽轉向其他弟弟:「你們呢?」

  「工部歸九哥管,臣弟不同意,九哥照樣能弄艘大船跟上去。」胤禎接過宮人遞來的毛巾擦擦手,「就這麽著吧。臣弟回去就叫兒媳婦給幾個孩子收拾行李。」

  正月初八日,弘晏和弘曜哥倆南下。胤礽隨兒子一起,望著一望無際的大海,胤礽長嘆:「真沒想到朕還能活到這一天。」

  「妾身也沒想到。」石舜華給他披上斗篷,「還以爲得一個人看著弘晅呢。」

  胤礽轉向石舜華,見她鬢角也有了白髮,再也不是早年的絕色佳人,不期然想到康熙三十四年五月初八日,石舜華說的每一句話,甚至每一個表情都浮現在眼前,仿佛昨天剛剛發生過,不禁握住她的手:「皇后,謝謝你。」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