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戒不掉的喜歡》第100章
第100章 小奶狼x鐘薇薇【六】

  應馳腦門磕在墻上的時候, 對床的劉卓一臉懵逼地坐起來,看向對面,含糊道:「你幹嘛呢?」

  「沒、沒幹嘛」

  他一出聲, 嗓子都是啞的。

  劉卓完全沒有往那方面想, 有些擔心地問:「你是不是感冒了?」

  他清了下嗓, 有些口乾舌燥,怕人懷疑, 忙說:「不是,就是做了個噩夢,我緩口氣,等下去喝杯水就行。」

  劉卓半眯著眼, 又躺了回去,打了個哈欠:「那你早點睡哈」

  沒一分鐘,又打起了鼾聲。

  應馳輕手輕脚地爬下床,抽了幾張紙擦了擦席子,幸虧是夏天,不然還要換床單。他換了身衣服,然後端著盆走到洗手台前, 擰開水龍頭。他目光有些呆滯地盯著盆裡的衣服,聞到那個味道,覺得很羞耻, 他以前從來沒有做過這種夢,還是這麽清晰的夢,到現在他腦子裡還清晰記得鐘薇薇微紅著臉喊他「馳哥」, 然後他就

  太荒/淫了!

  他忍住想大喊大叫發泄的衝動,深吸了口氣,有些無顔面對這樣的自己,甚至覺得有些難堪。

  他最終還是意/淫了一個女生,對像是薇薇姐,如果薇薇姐知道會不會覺得他特別下流?

  應馳把洗衣粉一股腦倒進盆裡,心不在焉地搓洗,腦子裡全是鐘薇薇。

  如果到了這一刻,他還不明白的話,那就是真傻子了。

  他好像喜歡上薇薇姐了

  不,不是好像。

  是真的喜歡上了。

  什麽時候喜歡上的呢?應馳曬完衣服,站在陽臺上仰頭看了眼夜空,眼神迷茫。

  他不知道什麽時候喜歡上的,等發覺得時候已經喜歡到連夢裡都是她了。他下意識摸了摸腹部,那個動刀子的地方,那裡少了一顆腎,這具身體已經不完整,不算多健康。

  但是,他會努力鍛煉,好好保重身體,保持體力。

  薇薇姐會不會介意?

  薇薇姐會不會喜歡他?

  喜歡上姐姐的好朋友,是不是不太好?如果姐姐知道了,會不會駡他?

  他跟薇薇姐認識這麽多年了,薇薇姐以前總叫他奶馳,最近還喜歡摸他的頭,感覺她就是把他當小孩,當弟弟

  既然是當弟弟,那她應該就不會介意他只有一顆腎了。

  應馳對著晴朗的夜空嘆了口氣,有些難過和沮喪,他低下頭,扭開陽臺門回宿舍,他咕嚕咕嚕灌了一杯水,爬上了床。

  第二天一早,應馳換好衣服準備出門,李成輝看了眼陽臺上新晾的衣服,隨口問了句:「應馳,你昨晚大半夜還起來換衣服了?不止換了,還洗了?」

  應馳:「」

  要不要觀察這麽細緻入微?!

  劉卓想起半夜裡的事,有些意味深長地看向應馳:「連內褲都換了啊,你昨晚怕不是做噩夢吧,我看你小子昨晚做的是春夢吧!哈哈哈哈哈哈!」

  應馳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下就炸了:「沒有做春夢!就是噩夢!」

  李成輝反應過來,也笑嘿嘿的,連韓宇都忍不住笑了:「哦豁!真的假的?怪不得我說昨晚半夢半醒的看見有人在陽臺晾衣服,我還以爲是有人夢游呢!」

  應馳急道:「你們別胡說。」

  劉卓覺得他這樣子太特麽好玩了,忍不住笑:「噩夢還用換內褲啊?」

  應馳惱羞成怒道:「我嚇尿了不行嗎?!」

  衆人:「」

  行吧,你想怎麽說就怎麽說吧。

  應馳飛速走出宿舍,他想到晚上要跟鐘薇薇一起吃飯就有些沒臉面對,可是他又很想見她,特別想。

  一天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到了晚上,應馳這次一下課就往鐘薇薇的教學樓跑,少年身體底子好,這幾個月恢復得還可以,就算飛速跑一段路也沒怎麽喘。

  身體裡蘊藏的力量好像在一點點恢復,這讓他异常興奮。

  他一口氣跑到鐘薇薇樓下,這就有些尷尬了,應歡跟鐘薇薇是同班的,等下他要怎麽說?

  是來接姐姐,還是來接薇薇姐?

  他爲自己小小的居心不良羞愧了幾秒,很快,在看見鐘薇薇下樓的時候就烟消雲散了。

  鐘薇薇看見他也有些意外,丟下林思羽快步走過去,林思羽嘖了聲:「一個個都重色輕友,我也要去找個男朋友!」

  鐘薇薇今天穿了條短牛仔,兩條長腿在陽光下白瀅瀅泛著光,應馳一下想起昨晚上的夢,臉忽然就紅了,匆匆別過眼,不敢看。鐘薇薇走到他面前,看看他額前的汗,微微蹙眉:「你跑過來的?」

  應馳點頭,依舊不敢看她,「嗯。」

  鐘薇薇以爲他是因爲主動過來找她而害羞,抿嘴笑笑:「走吧,去吃飯。」

  一路上,應馳都不太敢看她,甚至都不敢靠他太近。

  鐘薇薇走了一段覺得有些奇怪,以前兩人都是幷肩而行,她靠過去,他又往旁邊挪了一步,她又靠,他又挪直到快踩到草地上,才忽然轉頭看她,「薇薇姐,你幹嘛?」

  鐘薇薇挑眉:「我問你幹嘛?離我那麽遠?我身上很臭嗎?」

  應馳忙搖頭:「沒有!你很香。」

  鐘薇薇:「」

  她臉有些紅,目光灼灼地看他:「香什麽?」

  應馳:「」

  他低下頭,嘀咕道:「不知道,反正很好聞。」

  鐘薇薇被他偶爾一句無意識的話撩得心跳加速,小破孩說話這麽甜!要她命嗎?她板起臉:「好聞那你躲什麽?」

  應馳在心裡駡了自己一句,從她面前繞過,走到她外側,「那我走這邊。」

  鐘薇薇被他弄得有些莫名其妙,探究地盯著他看了幾秒,應馳生怕她看出什麽,催促道:「我們快走吧,太陽很大,我也餓了。」

  一聽他說餓,鐘薇薇就不敢耽誤,「那我們快走吧。」

  還有幾天就要考試了,應馳不敢馬虎,但是一看見鐘薇薇就忍不住想起那晚的夢,他怕影響考試,藉口這幾天在宿舍複習,正好有些題目需要請教學長。

  劉卓和李成輝看見應馳整天蹲在宿舍,偶爾還跟他們一起吃外賣,覺得很奇怪。劉卓問:「你怎麽不跟你的薇薇姐一起去圖書館,一起吃飯了?」

  應馳心底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他無法言說,只能撒謊:「天氣熱,薇薇姐不想走路。」

  劉卓:「」

  李成輝笑了聲:「女生就是怕曬黑。」

  那幾天,應馳一直忍著沒去找鐘薇薇,鐘薇薇有些猜不透他想做什麽,不過她習慣順著他了,既然他說要在寢室複習,那她就讓他安心複習。

  殊不知,這樣應馳更煎熬。

  他每天都在想:她怎麽不來找他了?她怎麽不來找他了?

  每天晚上,他躺在床上都忍不住百度各種奇奇怪怪的話題——

  #喜歡上姐姐的好朋友是不是不好?#

  #女生會不會不喜歡比自己年紀小的男生?#

  #只有一顆腎能談戀愛嗎?對女生是不是不太公平?#

  #怎麽知道一個女生是不是把我當弟弟看?#

  搜完這些話題,看到五花八門的答案,應.小新手.奶馳完全不知道該信誰的,好像說得都很有道理,他不知所措了。

  煎熬的幾天過去,期末考結束,暑假來臨。

  鐘薇薇和應歡因爲要准備考研,大三這年暑假其實很忙,跟往年暑假不一樣,放假了就可以離校回家了,所以應馳也不著急回去,寢室還可以住一段時間。

  上午,應歡上完德語班直接去俱樂部兼職,中午不跟他們一起吃飯。

  許久沒獨處過的兩人終於有了獨處機會,應馳特意去把頭髮剪短了些,看起來更清爽俊俏,他提前十分鐘到鐘薇薇樓下等。還沒等到鐘薇薇,身後就有人叫了他一聲。

  應馳回頭,看見陸舟的時候皺了下眉,陸舟嘴角扯了一下:「你來等薇薇?」

  應馳不喜歡他叫得這麽親密,皺了下眉:「對,你來幹嘛?」

  陸舟晃晃手裡的袋子,裡面是一袋新鮮的水果,還有紅彤彤的大櫻桃,他笑道:「給薇薇送點水果。」

  應馳面無表情地看著他:「你跟薇薇姐有預約嗎?」

  陸舟楞了一下,預約

  還真沒有。

  他無論約過鐘薇薇幾次都被拒絕了,前兩天考試兩人分到隔壁班考場,他看見她,又按耐不住心底的蠢蠢欲動,像趁著考研的這段時間再試試。

  以前他從來沒在樓下見過應馳,也知道一直是鐘薇薇接送應馳,他一點也不看好應馳,也不覺得鐘薇薇能堅持多久。畢竟,哪個女生不想做小公主?應馳這種需要人寵需要人哄的小男生,根本不知道怎麽對待女生,而且他現在的情况比較尷尬,學業不突出,運動員做不了,前途堪憂

  雖然長得是好看,但好看又不能當飯吃。

  女生只要稍微往現實方向想一想,就不會選擇應馳了。

  陸舟想到這些,突然信心倍增,鐘薇薇又不是傻的,他笑笑:「沒有預約就不能來送東西嗎?」

  應馳知道鐘薇薇討厭陸舟,他沒給他好臉色,直接說:「薇薇姐都拒絕你了,也擺明瞭說不喜歡你,你這麽死纏爛打的行爲太不man了,你就算送一萬次水果,她都不會喜歡你。」

  陸舟:「」

  應馳繼續說:「薇薇姐要是喜歡你的話,早就接受你了,你別浪費時間了,而且她等下看見你又來送東西,出於禮貌和教養又不能把東西扔了,徒增她的煩惱。」

  陸舟:「」

  應馳頓了頓,又補充:「她看見你會不高興的,你快點走吧。」

  陸舟:「」

  他沒想到這小子說話這麽直接,還切中要害,氣得臉都綠了。

  以前也有死皮賴臉的男生追過應歡,應馳懟不走就跟人打一架,對付這種男生,他還是有點經驗的。

  陸舟看著他,冷笑了聲:「那她就喜歡你嗎?你有沒有想過自己以後要做什麽?你能給她什麽?」

  應馳沉默。

  他不知道,這個問題他現在還沒辦法解决。

  或許他骨子裡有種天生的孤勇和樂觀,他覺得他有家人有姐姐,再怎麽樣也不會過得很差,再說他也不是真的沒錢,給爸爸做完手術後還剩下一點錢,加上後面採訪的酬勞和俱樂部給的20萬,加起來也有上百萬了。

  再不行

  應馳想了又想,看了眼陸舟鼻梁上架著的眼鏡,哼了聲:「只要我肯,我去拍個廣告就能賺十幾萬,你能嗎?我長得比你好看,薇薇姐就喜歡長得好看的小學弟。」

  後面那句

  是他編的。

  但確實有人找他拍廣告,還有人問他要不要拍戲。

  反正,他怎麽也不會餓死的。

  陸舟:「」

  他目瞪口呆地看著應馳,覺得他簡直迷之自信。

  長得好看能當飯吃嗎?!

  「對呀,我就喜歡長得好看的小學弟。」

  鐘薇薇不知何時下了樓,站在應馳身後,笑眯眯地說了一句。

  應馳嚇得魂飛魄散,慌忙轉身,飛速地看了一眼鐘薇薇,耳根瞬間紅了個透,結結巴巴地:「薇、薇薇姐」

  剛才還剛得能手撕陸舟的小學弟,秒慫了。

  鐘薇薇眼睛亮晶晶地看著小學弟,心花怒放。

  陸舟剛才一直專注跟應馳互懟,根本沒仔細看,也不知道鐘薇薇什麽時候站後面的,他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訕訕地看著她:「薇薇」

  鐘薇薇穿著格子短裙,明黃色吊帶,白晰高挑,細腰長腿,整個人都很亮眼。

  她笑了一下,看向他手裡的水果:「謝謝你,不過你以後還是不要給我送東西了,真的會徒增煩惱。陸舟,追人不是這麽追的。」

  鐘薇薇說完,看向應馳,輕輕一笑:「走了,小學弟。」

  她轉身直接往食堂方向走。

  小學弟撓了撓腦袋,仰頭看了看天,深吸了口氣,快步跟上去。

  沒什麽好慫的,應馳。

  他幾個大步走到她身後,鐘薇薇在一棵大樹下忽然回身,停住脚步,上上下下地掃他一眼:「剪頭髮啦?」

  應馳低聲:「嗯」

  鐘薇薇誇了一句:「很帥,是好看的小學弟。」

  應馳:「」

  他看著她,一雙桃花眼微微垂著,有些求饒的意味。

  鐘薇薇覺得這樣的應馳可真太好玩了,她繞著他走了一圈,又在他面前站定,抬頭看他,笑眯眯地問:「我說過我喜歡長得好看的小學弟嗎?」

  應馳渾身僵硬:「」

  陽光穿透枝葉灑落,他站在斑駁的光影下,少年挺拔如鬆,志氣蓬勃,這樣一個人,不管做什麽,都不會太差。鐘薇薇相信,如果他真的去拍廣告,指不定會爆紅

  不要!

  千萬不要!

  應馳也不會喜歡這樣的生活方式。

  他紅著臉,看著她,小聲問:「那你喜歡嗎?」

  作者有話要說: 奶馳:薇薇姐等我,我撕了他`Д?

  奶馳:薇薇姐喜歡長得好看的小學弟(*^^*)

  薇薇:叫薇薇。

  ——

  徐敬餘:沒關係的,應小歡也叫我哥哥。

  鐘薇薇:我叫他馳哥。

  應小歡:

  小奶馳:野鶏,你够了!!

  以上,友軍的修復。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