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戒不掉的喜歡》第82章
第82章

  在應歡心裡, 徐敬餘是個成熟强大的男人, 誰能想到這麽一個男人吃糖上癮呢?

  她笑得兩顆小尖牙都露了出來, 手伸過去:「就說你啊, 小朋友才這麽愛吃糖,給我。」

  徐敬餘笑了,他牙齒又整齊又白, 看起來特別健康, 他捏著那顆糖, 挑眉道:「已經剝了,不好浪費。」

  他確實有薄荷癮,一天不吃就難受, 什麽時候染上也說不清, 十五六歲的時候, 身邊的男生開始學抽烟,他也試過幾次,偶爾也抽一根。但烟和酒對運動員都不太好,他很少抽,改吃薄荷糖,一開始是覺得那東西能醒腦,能讓人冷靜。

  久而久之,就習慣那味道了。

  其實,吃多了已經有些免疫了,但這習慣改不了,就跟烟癮似的, 一個大男人吃糖上癮說出去確實不好聽。杜雅欣是牙醫,特別關注家人的牙齒健康,他除了賽後檢查之外,還要定期去檢查,預防蛀牙。

  徐敬餘揉揉她的腦袋,直接把糖塞進嘴裡。

  應歡瞪他:「你耍賴!」

  徐敬餘含著糖,漫不經心地笑,捏住她的下巴,低頭吻住她的唇。

  應歡:「!!!」

  太大膽了!萬一被看到怎麽辦?!

  她心狂跳,眼睛瞪得賊大,手脚都開始掙扎,嘴裡發出一聲低低地「唔」,徐敬餘咬著她的唇,按住她的手,趁著她張嘴把糖推進去。

  杜雅欣端著魚從厨房出來,往客廳掃了一眼,就看見徐敬餘按著小姑娘的手可勁兒欺負,她臉一臊,又退了回去。

  張姨疑惑:「怎麽了?」

  杜雅欣翻了個白眼,駡道:「這小畜生。」

  張姨:「……」

  她往外面看了一眼。

  徐敬餘已經鬆開應歡了,靠回去,把手伸到她面前,笑得很壞:「糖還給你了。」

  應歡顧不上滿嘴的凉苦味道,慌張地往四周看了一眼。沒人,這才鬆了口氣。又忙抽了一張紙把糖吐了,扔進垃圾桶。

  她看向他的掌心,直接在上面打了一巴掌。

  啪——

  徐敬餘嘴角勾了勾:「手疼麽?」

  應歡皺眉:「你就欺負我。」

  「可以吃飯啦。」

  杜雅欣重新端著魚出來,往客廳看了一眼。

  應歡忙站起來,「好。」

  她不再搭理徐敬餘,走去厨房想幫忙盛湯,又被杜雅欣給打發出來了,「燙手,你去坐著,不用你來。」

  應歡臉微紅,她覺得杜雅欣好像對她太好了,她捧著碗解釋:「不會的,我在家也做飯。」

  杜雅欣笑眯眯地看她:「你還會做飯啊?現在會做飯的姑娘不多了,徐敬餘撿到寶了。」

  應歡更不好意思了,小聲說:「做得不是很好吃。」

  杜雅欣看了一眼徐敬餘,又想到一些事,忍不住駡了句:「你別總欺負應歡。」

  徐敬餘挑眉,看向應歡,懶聲說:「我疼她還來不及,怎麽會欺負她?」

  應歡:「……」

  她面無表情地捧著飯碗走過去,直接踩在他脚上,還悄悄用力碾了一下。

  別亂說話。

  徐敬餘眉頭微蹙,回頭看了她一眼,又笑了。

  過了一會兒,徐路平也上桌了。

  應歡家裡什麽情况徐路平和杜雅欣都很清楚,也沒什麽好問的,一頓飯吃得特別和諧。臨走的時候,應歡把自己買的禮物送了出去,杜雅欣給了徐敬餘一個精緻的紙袋,「給你。」

  回到家後,徐敬餘把人帶進浴室。

  應歡掙扎,她現在對他家浴室的洗手台都有陰影了。

  徐敬餘浴室的洗手台是定制的,高度和寬度都很有講究,跟他的身高高度吻合,好像專門用來欺負她的。

  徐敬餘把人帶進去,手按在她腰上,低聲說:「別動。」

  他讓她別動,她就動不了了。

  應歡小聲說:「徐敬餘,今晚不要在這裡了……」

  徐敬餘把紙袋裡的東西拿出來,掃向鏡子,懷裡的小姑娘臉色微紅,他忍不住樂了,「我說要做什麽了嗎?」

  應歡抬頭,這才看見他手上拿著的東西,一個精緻的錦盒。

  她忍不住臉紅。

  徐敬餘打開盒子,從裡面拿出一條項煉,項煉的吊墜是一條活靈活現的小金魚。應歡楞了一下,徐敬餘把她的髮絲撩到身後,手繞了一圈,幫她把項煉戴上。

  他下巴抵在她頭頂上,看向鏡子,嘴角微翹:「喜歡麽?」

  應歡看著鏡子,摸摸那條小金魚,「嗯,喜歡的。」

  她又看向另外兩個盒子,軟聲問:「那兩個是什麽?」

  徐敬餘拿起另一個盒子,「這個是手鏈。」

  他打開盒子,裡面是配套的手鏈,吊墜是兩條小金魚,一紅一白,很精緻。

  應歡看著那兩條小金魚,眼睛有些紅。

  徐敬餘拿起最後一個盒子,「這個,應該是我媽給你的。」

  他不懂首飾,所以托杜雅欣幫忙找設計師設計的,設計圖他看過之後才製作。他打開那個盒子,裡面是個玉鐲子,色澤溫潤,一看就是好玉。

  杜雅欣喜歡玉,也戴玉,說玉養人。

  徐敬餘把應歡的手放在手心,她的手很漂亮,皮膚白嫩,十指尖尖。他把玉鐲套進去,掃了一眼,低笑:「我媽還挺有眼光的。」

  應歡一下收了三個禮物,有些不知所措,她從他懷裡轉過身,抬頭看他:「怎麽突然要送我禮物?」

  「提前送的生日禮物,今年生日沒辦法陪你。」

  徐敬餘明天就要走了,7月份就要趕赴奧運賽場做準備,一去幾個月見上面,再仔細想想,他確實沒送過她什麽像樣的禮物。

  應歡摟住他的脖子,小聲說:「我都沒送過什麽禮物給你。」

  徐敬餘嘴角一勾:「你不就是禮物?」

  這句話流氓成分很大,應歡咬了咬唇,腰上一緊,整個人就被提溜到檯子上了。她懵了一下,手還抱著他的肩膀,他人已經擠開她的雙腿,低頭吻她的脖子。

  應歡閉上眼,微微喘氣:「徐敬餘,你就這麽喜歡這裡嗎?」

  徐敬餘頓了頓,掃了一眼鏡子,應歡頭髮很長很軟,還很黑,發尾有些自然的卷。她的背生的很美,赤身披著這樣一頭長髮,白的白,黑的黑,視覺上格外的刺激。

  男人總有些特別的喜好,從上次在三亞那樣欺負過她一回,就對這個姿勢上癮了。

  兩人這兩天真刀實槍總共做了三次,對徐敬餘來說根本不够勁兒,但他到底心疼小姑娘,即使分別之夜,也沒太過分。不過,確實比昨晚放縱了一些,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把癱軟的小姑娘從浴室抱出來,拉過被子蓋上,俯身在她耳朵上咬:「還叫我小朋友麽?」

  應歡抖了抖,腦袋縮進去,不說話。

  徐敬餘看她不說話,又把人撈起來,應歡腿軟得厲害,想踹他一脚都沒力氣,只能抬頭瞪他:「徐敬餘,你別太過分了,還女王呢,我都快成……」

  「成什麽?」

  「……」

  徐敬餘讓她分開腿,整個跨坐在他腰上,下顎抬了抬,慵懶道:「讓你反攻,你行嗎?」

  兩人身上都沒穿衣服,應歡身體一僵,又忍不住撲上去咬他的嘴。

  徐敬餘笑,讓她咬够了,按著她的後腦勺,低聲說:「應小歡,八月去看我比賽,給你拿塊世界金牌。」

  讓我做你的驕傲。

  ……

  第二天一大早,徐敬餘神清氣爽地站在床邊,把被子往下拉,碰碰小姑娘緋紅的臉蛋,嘴角一勾:「我走了啊。」

  應歡天沒亮又被人拎起來折騰了一回,等結束的時候天已經大亮,她整個人都快廢了,迷瞪地看著他,含糊:「嗯……」

  她想了想,忍不住小聲交代:「徐敬餘,你一定要拿金牌,你要是拿不到金牌,我就是一等罪妃了,禍國殃民。」

  徐敬餘失笑,「好。」

  應歡又睡了一覺,醒來的時候已經十一點了。

  她是被電話吵醒的,周柏顥就打電話給她,約她見面。

  兩人在俱樂部的休閒區坐下,周柏顥把一張卡遞給應歡,微笑道:「這是俱樂部給應馳的補償,很遺憾他不能再參賽。」

  應歡接過卡,抿了一下唇,她知道俱樂部會給應馳一筆錢,但這些錢她拿得特別沉重,她垂下眼,「謝謝周總。」

  周柏顥嘆了口氣:「你們也別太沮喪,都過去了。」

  應歡抬頭看他,問:「卡裡多少錢?不要簽字嗎?」

  「不用了,手續我都辦好了,錢你拿著就好,俱樂部不會虧待隊員。」

  「謝謝。」

  應歡沒再問。

  等周柏顥走後,她自己拿著卡去查了一下。

  當她看清卡裡的金額時,震驚了,她還一個個數了一下後面的那串0,確實是200萬,不是她眼花。

  應歡立即打電話給周柏顥,電話一接通,直接問他是不是多了一個0。

  周柏顥坐在車後排,沒想到小姑娘這麽快就追問了,他知道應歡聰明,徐敬餘讓他辦這事本來就很難。他靠在椅背上,有些苦惱地撓了一下鼻尖,儘量平靜地說:「沒有,就是這麽多,不用多想。」

  應歡皺眉,不太相信:「怎麽會這麽多?」

  她本來以爲最多就10萬塊,20萬已經超出她的預期了,200萬真的太多了,應歡想了想,總覺得不對,心裡有了個猜測。

  「周總,你就說實話,我瞭解過的,俱樂部不可能給這麽多的。」

  應歡以爲周柏顥肯定不會直接告訴她的,她還準備磨一下,或者套路一下。下一秒,周柏顥就直接印證她的猜測了,他淡淡地笑:「你就當是徐敬餘先下的一部分聘禮。」

  出賣兄弟,毫不留情。

  作者有話要說: 讀者:敬王對洗手台情有獨鍾啊!

  徐敬餘:男人有點癖好怎麽了?

  應小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