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戒不掉的喜歡》第105章
第105章 小奶狼X鐘薇薇【十一】

  應馳的生日在10月20日, 他以前比較少出去玩,對吃飯和ktv地點都不如鐘薇薇瞭解,所以, 定地方這件事鐘薇薇攬到自己身上了。

  自從談戀愛後, 應馳是越來越開竅了, 或許算不上開竅,因爲他有很多時候還是摸不透女孩子的想法, 但他聽應歡的,多做事總不會錯的。所以,他跟鐘薇薇在一起,很多事情他都搶著做, 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用鐘薇薇的話來說,就是聽話的小學弟。

  他本來想自己搞定的,不懂沒關係,問一圈就可以了。

  但鐘薇薇說:「等我生日你再忙活吧,你生日就應該好好做壽星,懂不懂?」

  應馳心裡高興:「好吧。」

  鐘薇薇心說:我還給你準備了一份大禮!

  她喜滋滋地去爲生日會做準備,她計劃做得很周全, 人數也不多,兩個宿舍的人,加上俱樂部幾個關係好的隊員, 最多就二十個人。

  鐘薇薇想了很久,不知道要不要請顔夕,怎麽說顔夕都是應馳之前唯一的同班同學, 不過她之前喜歡應馳,叫來會不會尷尬?

  她想了很久,把這個問題丟給應馳。

  應馳不知道顔夕喜歡他的事,他發微信給顔夕,邀請她參加生日會。

  顔夕回復得很快:好呀,我準時到[愉快]。

  其實顔夕知道應馳跟鐘薇薇在一起的事,有同學說在小樹林看見他們了,兩人手牽手,她沒有多意外,也不算很難過,或許是喜歡的不够吧。

  有時候她會想一些現實的東西,如果她真的跟應馳在一起,能走多遠?她父母會同意嗎?

  以她對父母的瞭解,或許不會同意。首先應馳專業不是很好,以後的工作也不確定,主要是他只有一顆腎,以後會不會影響身體也不敢保證,

  很多不確定的因素,所以她不敢往前走一步。

  幸好,她沒有跟應馳表白過,也不會尷尬。

  10月中旬之後,天氣就開始凉了。

  生日那天,正好是周五,應馳穿了件白色連帽衛衣,黑色休閒褲,很陽光的打扮。

  鐘薇薇貪漂亮,上面披了件薄薄的白色外套,下面還是短裙,纖細筆直的雙腿露著,應馳去樓下接她的時候,一看見她的腿就忍不住皺眉,低聲道:「你也不怕感冒。」

  鐘薇薇笑:「不會的,你放心吧。」

  應馳看著她,終於忍不住直說:「你裙子太短了,我不高興。」

  「哦豁?」鐘薇薇挑眉,「真的嗎?」

  應馳有些臊,低聲說:「你腿好看,很多人都盯著你的腿看的。」

  鐘薇薇無所謂:「我裡面穿安全褲了,而且……」

  「而且什麽?」

  鐘薇薇靠過去,在他耳邊呼氣:「而且,別人看得見又摸不著,你擔心什麽?」

  應馳:「……」

  他耳根微紅,他也沒摸過好吧!

  鐘薇薇狡黠的笑,拉著他手,「走啦。」

  他們作爲東道主,要先過去的。

  應歡和林思羽後面一點過去,她們沒有叫姜萌,幾個人關係已經分裂,每天在寢室基本交流都很少,鐘薇薇自然不可能邀請她去,免得氣氛尷尬。

  鐘薇薇跟應馳在門口打了輛車,上車後,鐘薇薇有時候容易丟三落四的,做事也沒應歡細心,只能在心裡把今晚的事情過了一遍,以防有什麽事情被自己漏掉。

  應馳轉頭看她:「我爸媽等會兒也來吃飯,我堂姐接他們一起過來。」

  鐘薇薇忽然有些緊張,轉頭看他:「那他們知道我跟你在一起的事嗎?」

  應馳沉默了一下,點頭:「知道,我姐說的……」

  鐘薇薇:「……」

  她謝謝應歡!

  應馳怕她誤會和緊張,忙解釋:「其實不怪我姐,是我媽先問起來的。」

  鐘薇薇心裡咯噔,咽了咽口水:「阿姨怎麽問?」

  應馳看她一眼,忽然笑起來,那雙桃花眼一眯,竟然有些狡猾:「我媽說看你那段時間老去看我,給我熬鶏湯,細心照顧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就問我姐你是不是喜歡我。我姐很聰明,她說是我先喜歡你的,不好意思追……」

  果然還是老一輩的眼神毒辣。

  瞞都瞞不過……

  鐘薇薇哼了聲:「你就編吧!」

  她才不信他。

  就他那樣,阿姨能看得出來他喜歡她?

  應馳笑了聲,拉住她的手放在腿上,低聲說:「反正我姐是這麽說的,我也這麽認了,要是我媽問起,你別亂說啊。」

  鐘薇薇瞪他:「你膽子越來越大了啊!」

  應馳低頭看她,覺得她說的不對,怕司機聽見了笑話,他靠在她耳邊說:「我覺得我是對你越來越好了,才會這樣,想多爲你著想。」

  鐘薇薇耳根微軟,心更是軟得一塌糊塗。

  吃飯地點是上次應歡過20歲生日的地方,應海生和陸鎂還記得,他們比應馳和鐘薇薇還早一點到。應馳拉著鐘薇薇一下車就看見他們了,鐘薇薇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應海生和陸鎂笑著衝他們揮手,應馳撓撓頭,也有點不太好意思,鐘薇薇深吸了口氣,跟他走過去,跟以前一樣熟稔地打招呼:「叔叔阿姨,你們來這麽早啊。」

  應海生忙搖頭:「不早不早,剛到幾分鐘。」

  鐘薇薇這姑娘從初中就跟應歡關係好,經常上他們家,小姑娘長得漂亮,(性性)格又開朗大方,他們之前是怎麽也想不到她會喜歡應馳,而且是在應馳沒了一顆腎之後才跟他在一起的,如果不是真喜歡,怎麽可能不介意?應海生和陸鎂知道後,這些天一直在感慨,也讓兩人,尤其是應海生,心裡有了點安慰。

  至少,應馳不會因爲給了他一顆腎,對以後的生活影響太大,起碼有好姑娘願意愛他。

  至於其他的……

  他想到就覺得心口疼得慌。

  陸鎂越看鐘薇薇越喜歡,笑眯眯地說:「我今天輪休,在家也沒什麽事情,怕遇上高峰期堵車就早點過來。」

  鐘薇薇觀察他們的神色,安下心來,她之前還擔心他們會說她,看來她想多了。

  她心裡得意:我真是人見人愛!

  鐘薇薇沒有提前點好菜,所以四人先上樓,她做主點了菜,七點這樣上菜。

  陸鎂看著鐘薇薇,本來想偷偷問一句,她父母知不知道她跟應馳的事,但是想想兩人年紀還小,以後的事說不定。又看看應馳,覺得這小子是真走運了,傻乎乎的就多了個女朋友。

  應歡跟林思羽很快就到了,一起來的還有徐敬餘,他去接的她們。

  徐敬餘微笑:「叔叔阿姨。」

  陸鎂笑著招呼:「哎哎,快來坐著。」

  她心裡美滋滋的,閨女兒子都有對象了,要是他們都能長久,那她跟應海生就沒什麽可((操操)操)心的了,也沒遺憾了。

  應歡看看應馳和鐘薇薇,拉著徐敬餘坐過去。

  接著,是顔夕,她笑容燦爛:「應馳,我來啦。」

  應馳笑了,「你好準時。」

  「那當然了,我很有時間觀念的好不好?」顔夕看過去,又笑著打招呼:「叔叔阿姨,我是應馳的同學。」

  應海生笑:「哦,就是之前唯一個一個同學嗎?」

  陸鎂恍然:「我聽說啦,你轉專業了是不是?」

  顔夕走到林思羽旁邊坐下,笑道:「對的,不過我還是應馳的同學啊,畢竟他這四年也沒可能有其他同學了。」

  「哈哈,說得對。」

  顔夕看向鐘薇薇和應馳,輕軟地說:「恭喜你們呀。」

  鐘薇薇大氣地微笑:「謝謝小學妹。」

  應馳有些不太好意思,撓撓耳朵,「謝謝。」

  很快,劉卓他們也來了,石磊那幾個是最後到的,剛結束訓練就趕過來的。

  石磊嗓門大:「哎,小祖宗,還沒上菜啊,我們卡著點來的,都餓著呢!」

  楊璟成笑嘿嘿:「就是,中午飯都沒吃飽,就等著今晚呢。」

  他們身後是趙靖忠,那大塊頭把身後的人都擋住了,他走進來之後,應馳才看見陳森然和劉敞,吳起和劉教練和韓沁也來了,他看著他們,笑了笑:「馬上就上了,保證管够。」

  他已經很長時間沒去過俱樂部了,怕觸景傷感,上次跟他們見面還是在奧運會上。他忽然覺得自己這麽不够勇敢,下意識逃避一些東西,比如以前一起拼搏的隊友。

  吳起走過來,笑著拍拍他的肩膀,說:「還是很結實啊。」

  應馳笑笑:「教練快坐。」

  想了想,又說:「最近早上起來跑步了,强度不大,就是不想讓自己的身體閒著,慢慢恢復一點運動。」

  他從小就好動,初中高中不是專業運動員,但每天基本的運動都不會少,跑步打球打拳一樣不少,更別說後來一年多的系統訓練了。身體已經習慣每天運動了,就算醫生覺得一顆腎需要减少運動,不要過於勞累,但對於應馳來說,基本的運動量才是生命的延續。

  鐘薇薇有些驚訝地看他:「你早上開始跑步了?」

  她竟然不知道。

  應歡也有些驚訝:「你怎麽沒跟我們說一下。」

  應馳撓撓頭,笑了聲:「我自己的身體我清楚的,我覺得還挺有勁兒,跑個幾千米沒問題。」

  應海生皺眉:「那怎麽行,醫生之前怎麽說的?」

  陸鎂也不贊同地看向應馳,這時,徐敬餘嘴角彎了彎:「叔叔阿姨,你們不用太擔心,他以前的訓練量比現在大好幾倍,現在只是跑幾千米,不會有問題的。」

  應歡抬頭看他,應馳也看了他一眼。

  徐敬餘淡淡地笑:「哪有那麽弱……」

  應馳:「……」

  他臉一抽,總覺得徐敬餘後面還有個「鶏」字沒說出來。

  不止應馳,應歡和鐘薇薇以及石磊幾個都心領神會了,石磊和楊璟成實在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應海生陸鎂:「……」

  夫妻兩看一群人笑得開懷,有些莫名其妙,有什麽好笑的????

  應歡笑著跟他們解釋:「沒事,他們隊員開玩笑的。」

  應海生和陸鎂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哪裡知道,他們兒子和未來女婿,一個駡對方「野鶏」,一個說對方「弱鶏」,幼稚得不行。

  菜很快就上了。

  大家吃得開懷,石磊和楊璟成話多,劉卓和李成輝也善談,整個飯桌都很熱鬧,只有陳森然還是跟以前一樣話少沉默,偶爾接個茬,存在感很低。

  飯後,還有二場,也是應歡過二十歲生日的地方。

  姐弟倆先把應海生和陸鎂送上車,讓他們先回去休息。

  包厢裡,林思羽第一個霸了麥,石磊和楊璟成看看吳起的臉色,慢吞吞地開了幾瓶酒,順道看向徐敬餘,「敬王,喝嗎?」

  徐敬餘不輕易破酒戒,他看看應歡,嘴角彎了下:「來一點吧。」

  「得咧!」

  鐘薇薇跟應馳坐在沙發上,她跟應馳說:「你別喝酒。」

  應馳點頭:「好。」

  鐘薇薇又說:「不過好像不喝不好,如果要喝的話,我替你。」

  應馳皺眉,不同意:「萬一你醉了怎麽辦?」

  鐘薇薇心想,醉了更好,膽子大一些。

  「不會的,我酒量好!」

  沒一會兒,大家就玩開了,快十二點的時候,服務員把蛋糕車推進來,鐘薇薇拉著應馳起身,林思羽點了一首「生日快樂」,一群人圍著蛋糕。

  石磊舉著酒杯,看向應馳,過去拍拍他的肩:「小祖宗,說句掏心窩的話,看見你這樣磊哥我特別高興。」

  楊璟成也舉起酒杯:「看見你有女朋友,我不怎麽高興,明明當初跟鐘薇薇她們聯誼的是我們!靠了,我之前還給鐘薇薇發了不少微信呢!」

  林思羽看向他,毫不留情地戳穿:「你給我也發了不少,所以你喜歡誰?」

  楊璟成:「……」

  他撓撓頭,尷尬地笑了笑:「我那不是想跟你們做朋友嗎?別多想。」

  鐘薇薇哈哈大笑。

  應馳却皺眉:「原來你們以前還想追薇薇?」

  石磊:「……咳,也不是追,就聊聊天。」

  楊璟成也忙解釋:「她也沒回幾句……」

  林思羽看著他們,語重心長道:「怪不得你們沒女朋友,這麽聊(騷sāo)是聊不到女朋友的。」

  楊璟成嘆了口氣:「我知道,你們女孩子就是看臉!」

  石磊憤憤:「就是!你看應馳那樣像是會追女孩子嗎?這都可以有女朋友,我們這麽幽默風趣怎麽就單身了呢?!」

  這時,劉卓幽幽道:「看臉。」

  「哈哈哈哈哈哈哈!!!!」

  「致命打擊!!」

  包厢裡又是一陣爆笑,這群人太搞了。

  吹蠟燭之前,應馳閉上眼睛,許了願。

  少年睫毛很長,冷白皮,閉上眼許願的模樣格外好看,鐘薇薇拿出相機給他拍照,給衆人拍照。

  最後,應歡拿過相機,給她跟應馳也拍了幾張。

  今晚,注定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夜裡十二點半,大家陸續散場,應歡跟徐敬餘走了。

  鐘薇薇喝了不少酒,臉有些紅,但她沒醉,她酒量確實不錯,她想去買單的時候,被告知已經有人買過了,她想了想,估計是應歡和徐敬餘買的。

  忍不住嘀咕:「真是……說好了我買單的……」

  應馳把石磊他們送到門口,劉卓靠過來,意味深長地問:「你今晚還回宿舍嗎?」

  應馳點頭:「回啊,你們先走。」

  不過,這會兒晚了,宿舍不一定能進去,就算能進去也會宿管駡。

  好些人不打算回去了,打算在附近找個便捷酒店住一晚。

  這些人都比較自覺,開開玩笑就算了,倒是走得利索,給應馳和鐘薇薇留空間。

  應馳看著他們上車,轉頭去找鐘薇薇,鐘薇薇已經走到他身後,其他人全都走了,他楞了一下:「你室友呢?」

  不是一起打車回去嗎?

  鐘薇薇挽住他的手臂,慢吞吞地說:「她呀?跟顔夕一起走了。」

  應馳哦了聲,伸手就要攔車,被鐘薇薇拉住,他低頭看她,有些不解:「怎麽了?很晚了,你不想回宿舍嗎?」

  「不回宿舍了,現在還有誰回去啊,回去找駡嗎?」

  「那……我送你回家?」應馳知道石磊他們去開房了,他不敢多想,「這個時候送你回家,你爸媽會說你嗎?」

  他們那片區比較遠,從這裡打車回去至少要一個小時,回到家估計都淩晨兩點了,太晚了。

  鐘薇薇抬頭看他,眼睛水潤清亮,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喝了酒的緣故,應馳總覺得她眼神有些勾人,是醉了嗎?不,鐘薇薇沒醉,她靠過去,在他耳邊吃吃地笑:「小學弟,平時在小樹林膽子不是挺大的嗎?怎麽現在慫了?」

  應馳耳根忽然紅了,低聲叫她:「薇薇……」

  別逗他了,他不禁逗的。

  鐘薇薇微仰著臉,臉蛋微紅,借著一點酒意,大膽地說:「我們今晚不回去了,好不好?」

  應馳喉尖滾動,眼睛定定地看她,耳根臊紅,低聲問:「你確定嗎?」

  「確定啊,我房間都預定了!」

  「……」

  應馳已經有些口乾舌燥,「幾、幾間?」

  鐘薇薇挽著他往前走,心跳得很快,但心情莫名愉悅,「你猜!」

  應馳:「……」

  他滿腦子都是夢中景,猜不透了,也不想猜,他突然想到某種可能……鐘薇薇是不是想把自己送給他?他想到她說過,紀念品要留著跟男朋友用,要跟他用。

  她……沒送他生日禮物。

  按照她的(性性)格,不應該的。

  但是這種事情,他隻敢在夢裡想過,不敢相信現實離夢境這麽近。

  他脚步有些虛浮,低頭看向牽著他的姑娘,心頭一熱,反手握緊她的手,又叫了一聲:「薇薇……」

  鐘薇薇抬頭看他,笑彎了眼:「怎麽了?還是你想回宿舍?」

  應馳耳根微紅,堅定地搖頭:「不是。」

  就算今晚蓋被子純聊天,他也想跟她在一起。

  而且,不會純聊天的,接吻還是有的……

  ……

  走進電梯,這麽晚了,電梯裡只有他們兩個人,應馳手心開始出汗,鐘薇薇食指勾勾他的掌心。別看應馳皮膚那麽白,長相也比一般少年漂亮,但他畢竟是拳擊手,手臂肌肉綫條依舊有力,手背青筋微微暴起,掌心也是有繭的。

  她靠在他肩上,唇幾乎貼在他脖子上,輕輕一呼氣:「你很緊張嗎?」

  應馳身體微微發熱,聞到淡淡的酒氣,喉結滾動了一下,才低頭看她,强裝鎮定:「沒有。」

  「騙人。」

  「……」

  叮——

  電梯門開了。

  應馳拉著她走出去,從她手裡拿過房卡,暗自深吸了口氣,可他耳根越來越紅,臉也開始發熱,只有抓著她的手攥得更緊。

  鐘薇薇跟在他身後吃吃笑:「小學弟,不要緊張,我們就聊聊天而已呀。」

  應馳:「……好。」

  兩人到了房門口,鐘薇薇就開始粘在他身上,「你說真的嗎?」

  應馳:「……」

  都是你說的!

  他刷卡開門,門一開,鐘薇薇就摟住他的脖子,應馳摟住她的腰,兩人粘在一起進了房門。鐘薇薇花了兩千多塊訂了江景房,偌大的落地窗,月色透過玻璃灑入,城市燈火一映入眼底,一切都如夢如幻,勾人遐想。

  應馳之前從未敢幻想,他會跟鐘薇薇在這樣夢幻的地方待一整晚。

  更不敢想……

  他們或許會在這裡做盡親密之事。

  鐘薇薇除了在暗戀這件事上委屈了自己幾年之外,其他事情很少會委屈自己,比如,這是她跟應馳的第一次,她覺得應該在一個很美好的地方發生才行。

  而且,她也不缺這個錢。

  應馳有些口乾舌燥,他甚至有些捨不得開燈了,怕破壞此刻的氣氛。

  鐘薇薇勾住他的脖子,仰頭吻他的唇,應馳頓了一秒,立即凶猛地回吻她。她發現,只要一在黑暗的地方,看不見他臉紅的窘態,少年就會變得大膽熱情,有時候甚至有些失控,像一頭小狼。

  她很享受他這種狀態,因爲只有她能感受到他身體裡的興奮與衝動,這種悸動無法言喻。

  兩人就靠在門邊,吻得難分難捨,應馳的手已經摸進她衣服裡了,鐘薇薇腦子還保存一絲絲清醒,推推他,微喘著氣:「應馳,我要先洗澡……」

  「好……」他嗓子幹啞。

  鐘薇薇下午就來過了,睡裙和卸妝包等等都在這裡。

  應馳說了好,却抱著她不放,鐘薇薇忍不住笑,從他手裡扣出房卡。

  燈光亮了,她看清他紅透的耳根,上手摸了摸,笑盈盈地看他:「等我哦。」

  應馳:「……」

  他垂下眼,又是一個幹啞的「好」。

  鐘薇薇拿了衣服和包走進浴室,應馳走到窗前,用力搓了搓臉,感覺整個人激動得有些抖,他閉上眼,感受身體裡的熱度在一點點攀升。

  不知道等了多久,浴室門開了。

  鐘薇薇穿著一條吊帶裙走出來,皮膚白晰,長髮吹到半幹,微潤地垂在胸前,她看向應馳。

  應馳緩緩走過來,鐘薇薇勾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親了一下,「等你。」

  應馳:「……」

  他身體熱度又攀升,有點捨不得去洗澡了。

  少年被鐘薇薇推開,他迅速去洗了個澡,還沒做什麽,他身體已經有反應了,自控力是不是有點差?等會兒會不會影響發揮?他努力回憶夢中的場景。

  鐘薇薇把紀念品從包裡拿出來,所有的都在這裡,她隻拿了一個,走向床邊,塞進枕頭底下,再把燈光調暗,確定氛圍很美很好之後,她也開始緊張了。

  應馳直接披了件浴袍出來,他頭髮也是微濕,少年臉龐輪廓清晰好看,鐘薇薇咽了下喉嚨,從床邊站起來。她走過去,勾住他的脖子,應馳在她吻上他之前,低頭吻住她。

  不能什麽都讓她搶先。

  這件事,必須男人主動!

  應馳把她打橫抱起,幾步走向床邊,他實在太激動緊張了,快走到床邊的時候,脚下被地毯絆了一下,他心裡發窘,鐘薇薇輕輕笑了聲,貼上他的耳朵,小聲問:「你是不是很緊張?別緊張啊……」

  他一惱,一個大步,直接把人壓進柔軟的大床上,低頭就吻住她,含糊低喃:「我沒有緊張,我只是……只是太激動了。」

  「真的嗎?」

  「嗯……」

  他吻到她耳朵,低低地說:「感覺像是在做夢……」

  鐘薇薇被他親得癢,呼吸也重了,她小聲笑:「你做過夢嗎?夢到我了嗎?」

  應馳:「……」

  夢境與現實重合,他滾動了幾下喉結,嗓音悶悶地:「嗯……」

  鐘薇薇楞了一下,她沒想到純情少年還會做這種夢,雙腿從他身下掙脫,右腿勾住他的腰,故意問:「你夢到我什麽了?」

  應馳有些惱,她明知故問,就知道逗他!他閉上眼堵住她的唇,用力地吻她。

  兩人都有些喘,也沒經驗,只有本能地想要貼近彼此。鐘薇薇摸到他的腹部,他身上還是有點肌肉的,身體結實堅硬,她碰到手術疤,手指輕輕摩挲。

  應馳呼吸粗沉,有些受不了她這麽碰,拿開她的手,低頭用力地,一寸寸地吻她……

  直至,兩人坦誠相待。

  應馳像觸碰藝術品似的,修長的手指在她身上摩挲,感受她的輕顫後,越來越興奮,他一興奮手就不受控得用力,鐘薇薇雙腿在他腰側亂動,被他按住。

  少年力氣還是很大,她沒辦法,漸漸處於弱勢,被動。

  「紀念品……」她提醒他。

  「嗯?」

  鐘薇薇傾身,在他耳邊低語:「奧運會的紀念品,我帶來了。」

  應馳低頭看她,眼睛都是紅了,她從枕頭下摸出來,塞進他手裡,「這個。」

  他閉上眼,腦袋埋在她頸窩輕蹭,「薇薇……」

  「嗯?」

  「我太喜歡你了。」

  「我也太喜歡你了。」

  喜歡你,想把你變成我的。

  我也一樣。

  鐘薇薇除了一開始喊了幾聲疼,後面都沒怎麽喊,盡力配合他,應馳如夢中那般肆意在她身上馳騁。她看著少年微皺的眉,與全然不同的氣質和神色,感受他極致的興奮和愉悅,手捧住他的臉,吻住他的唇。

  結束後,應馳安靜地抱著她,唇在她脖子後面不斷地親。

  兩人都沒說話,極致的安靜和溫柔氣氛。

  鐘薇薇滿腦子的柔情蜜意,而應馳想的則是剛才的事,他覺得自己表現得不太好……

  過了一會兒,她轉頭看他,「去洗澡嗎?」

  應馳耳根還紅著,他低頭看她,「好……」

  從浴室出來,應馳再一次把人壓住,一邊吻著她,一邊伸手在枕頭底下摸,從左邊摸到右邊,什麽都沒摸到,他楞住,低頭看她。

  「薇薇……」

  鐘薇薇知道他還想要,她有些心軟,下一秒,又說服了自己,不能讓他這麽不節制!

  她抬頭看他,小聲說:「今天就這樣好嗎?而且我只帶了一個。」

  應馳:「……」

  只帶了一個紀念品嗎?

  酒店裡有,這個不影響……

  應馳一雙桃花眼如滲了墨,漆黑無比,他低啞道:「你還疼嗎?」

  鐘薇薇含糊地點頭:「嗯……」

  應馳深吸了口氣,他翻身躺到一側,抱住她,悶悶地:「那我抱你睡。」

  「好……」

  已經很晚了,鐘薇薇也是真的累,她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應馳半天沒睡著,有點難受,他去厠所遛鳥放水,回來倒了杯水,他系上浴袍,前襟微敞,露出結實的胸膛。他走到窗前,拉開一點窗簾,透過縫隙俯瞰江景,還是覺得像做夢。

  過了一會兒,他放下窗簾,走回床邊,經過沙發的時候,不小心碰到鐘薇薇放在沙發扶手上的包,包晃了一下,掉了下去……

  他眼疾手快地抓住包帶,包包一傾,嘩啦啦掉出一堆東西,包括十幾個花花綠綠的紀念品……

  應馳:「……」

  他目瞪口呆地看著地上散落的紀念品,然後慢慢蹲下,撿起一個。

  ……再慢慢抬頭,看向床上被動靜吵醒,正揉著眼睛迷迷糊糊地看過來的鐘薇薇,他抿緊唇,就那麽看著她。鐘薇薇看清他手上的東西,頓時嚇醒了,眼睛瞪大。

  兩人互相瞪著對方。

  鐘薇薇乾咳了聲,先發制人:「你幹嘛!」

  應馳把口紅和粉餅之類的東西都撿進包裡,然後把十幾個紀念品都放在手裡,起身走向她,臉色微沉,皺著眉,居高臨下地看她,「薇薇,你爲什麽要騙我?」

  鐘薇薇心虛:「……因爲我疼。」

  「……」

  他才不信,她知道的,如果她說真的喊疼,他就不會再做。

  應馳此時忽然變得聰明起來,他在床邊坐下,跟她平視,「你是不是覺得我一顆腎,不適合再做,也不想讓我費力?」

  鐘薇薇:「……」

  她撲過去抱住他,「絕對沒有。」

  應馳推開她,直接鬆手,十幾個紀念品散落在白色床被上,看起來頗爲壯觀和**……鐘薇薇抓著被子,掃了一眼,莫名緊張,急忙安撫他,「真的沒有,你信我。」

  應馳:「我不信。」

  鐘薇薇:「……」

  應馳抿緊唇,有些不悅:「你肯定是覺得我身體不行。」他看著她,「我知道你不介意我比正常男人少一顆腎的事,所以我從來不問,但是……」

  鐘薇薇看著他這樣,突然慌了,剛要解釋,就被人猛地撲倒,壓住了。

  她喘了一口,心驚肉跳地看著身上的少年。

  少年惡狠狠地盯著她,耳根臊紅,也不知道是急的還是窘的,他有些氣急敗壞:「但是我真的沒你想像中的那麽弱,你還騙我!就是覺得我不行!」

  鐘薇薇:「……」

  她耐著(性性)子,摸摸他的背脊,試圖安撫這個隨時可能狼變的少年,小心翼翼道:「我真的沒有覺得你不行,我就是……」

  是什麽?

  就是怕他太累……

  但這話多男人來說,意思差不多,她不敢說。

  應馳又氣又惱:「你是不是跟徐敬餘一樣,把我當弱鶏了?」

  鐘薇薇:「……沒有!」

  兩人互相看著對方,鐘薇薇仰頭去親他,應馳沒躲,甚至惡狠狠地吻她,又凶又急,跟小狗似的啃著她,從嘴唇到下巴,再從脖子到精緻的鎖骨……

  慢慢的,氣息就沉了。

  少年扯開浴袍,掀開被子,手一按,幾個紀念品就被壓在掌心下,他手抓了一下,覆在她身上,嗓子沙啞地在她耳邊磨蹭:「薇薇,我還想……」

  鐘薇薇:「……」

  說不嗎?

  她還沒說話,那傢伙的手已經開始從她小腹往下進犯了,她喘了聲,沒忍住叫了出來,身體瞬間軟了。應馳抬頭看她,眼睛有點紅,耳朵也是紅的,她剛要說話,就被他堵住了唇,含糊道:「你還是別說話了,薇薇別拒絕……」他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薇薇,你聲音真好聽!」

  鐘薇薇:「……」

  第二次結束,鐘薇薇面色緋紅,渾身癱軟,一轉頭,就看見幾個花花綠綠的紀念品散在四周,感覺特別**,她忍不住捂臉。

  應馳親了一下她的手,有些得意地笑了聲。

  ……

  第二天中午,應馳去續房,兩人又住了一晚。

  鐘薇薇還是被壓的那個,事後她望著天花板,覺得事態超出自己的掌控了。

  周日晚回到寢室後,鐘薇薇悄聲問林思羽:「應歡沒回來過吧?」

  林思羽搖頭,擠眉弄眼地問她:「怎麽樣,小學弟還行嗎?那個……一顆腎有影響嗎?」

  鐘薇薇:「……」

  她頓了頓,嘆了口氣:「小學弟年輕,一顆腎又怎麽樣,架不住他狂熱的心和躁動的身體。」

  林思羽哈哈大笑:「我就說,怎麽說也是運動員出身,又年輕,不應該……」

  鐘薇薇不想說話了,她得想辦法控制一下。

  應馳回到宿舍,被劉卓調侃了一番,不管他們怎麽開玩笑,他就是閉口不談,那是他跟薇薇兩個人的事,不是炫耀的資本,也不想跟任何人分享。

  兩人每個星期出去住一晚,當然不會再像第一次那樣奢侈。

  鐘薇薇一開始明確說了一周一次,不能縱欲,但應馳那傢伙自動開葷之後,越來越不要臉了,偏偏鐘薇薇心軟,看不得他紅著耳朵求歡的模樣。

  一周一次,變成一周一晚兩次。

  應歡是在寒假的時候才知道鐘薇薇跟應馳已經進展飛速,原因是,兩人外出旅游一周,鐘薇薇要她幫忙打掩護,才跟她坦白的。

  怎麽說……

  如果鐘薇薇男朋友換個人,兩人肯定就無話不談了,或者好奇地詢問一下,畢竟之前鐘薇薇也好奇過她跟徐敬餘,開過些玩笑。但鐘薇薇男朋友是應馳,有誰會去討論弟弟的x生活嗎?太尷尬了!完全不會!

  鐘薇薇也不是故意瞞著的,確定有點不好說,不過這不影響兩人的親密關係。鐘薇薇跟應馳出去瘋玩的那幾天,應歡盡職盡責地給他們打掩護,主要是應付鐘薇薇父母那邊。

  不過應歡有些擔心:「薇薇,你爸媽會反對你跟應馳嗎?」

  鐘薇薇笑:「我覺得不會,以前應馳上採訪的時候,我爸媽就誇過他,不是普通的那種誇,是真心實意覺得他通透,我讓你打掩護只是不想被過多打擾,等讀研的時候再跟他們坦白。」

  鐘父鐘母思想還算開明,他們沒反對鐘薇薇大學戀愛,就是鐘母比較愛嘮叨,鐘薇薇怕耳朵受灾,也怕他們問多了,她現在就很享受跟應馳談戀愛的感覺,想再偷偷藏兩年。

  應歡出國後,鐘薇薇研一,她在學校附近租了套公寓,兩室一廳,環境很好,她再布置一番,就是一個家了。

  應馳大四,准備考研,也一邊恢復訓練,心底有一族小火焰,始終沒辦法熄滅——

  他想再試一次。

  看看自己能不能再次站上拳台。

  應馳以爲鐘薇薇租房是爲了跟他同居,幫她把東西搬完後,高興地說:「我下午也把東西搬過來,以後房租我來付吧。」

  鐘薇薇打開行李箱準備整理衣服,抬頭看他,輕笑出聲:「我說了要跟你同居了嗎?」

  應馳:「……」

  他臉上的表情變了又變,特別精彩。

  「不是嗎?」

  「不是!」

  「……」

  鐘薇薇直接在地板上坐下,應馳走過去,在她面前蹲下,皺眉問:「爲什麽?」

  鐘薇薇抬了下眼,「哼,因爲你索求無度!」

  應馳:「……」

  他腿一伸,也坐在地板上,反手撑在地板上,人往後仰,看著天花板,低低地叫她:「薇薇……」

  「……幹嘛?」

  又是這個腔調。

  又要來賣可憐了?

  不上當!

  應馳問她:「薇薇,我今年幾歲?」

  鐘薇薇:「……」

  她轉頭看他,還是回答:「21歲。」

  應馳還是看著天花板,幽幽嘆了口氣:「21歲……」他轉頭看她,桃花眼一垂,可憐巴巴地模樣,說話却越來越凶,忽然整個人撲過來,把她壓在地毯上,「21歲?我才21歲!所以你爲什麽要把我當成一個中年男人對待!一周一次,虧你說得出口!」

  鐘薇薇:「……」

  她用力幻想,幻想中年的應馳,怎麽也想不出十幾年後他的模樣……

  「說啊!爲什麽!」

  「你就是把我當弱鶏!我才21歲!還沒年老色衰呢!我長得這麽好看!你竟然……」

  「薇薇……」

  鐘薇薇:「……」

  直覺有點不好,她閉上嘴,眨眨眼。

  應馳咬了下嘴唇,垂眼看她,耳根微紅,眼瞳漆黑,笑起來有幾分妖孽感。

  他低下頭,埋在她肩窩裡,輕輕地吻,感受她的顫粟,低聲說:「明明你也很喜歡的,你這樣我會心疼,會覺得自己沒有滿足你。我知道控制,但我也知道自己身體還好,我也知道要把體力留一些給訓練。」

  鐘薇薇忙喊:「我超級滿足!!!!!!」

  「你擔心的這些我都知道,只是……」

  「……什麽?」

  鐘薇薇輕顫,閉上眼。

  應馳咬住她的耳垂,一下一下地舔吻,忽然笑了聲:「只是,我真的沒你想的那麽弱,也不會太放縱,所以你真的不用把我當弱鶏!」

  鐘薇薇:「……我沒有。」

  「你有!」

  「……」

  應馳自她肩窩抬頭,看著她,「要不要試試,看看一晚上我能做幾次?」

  鐘薇薇:「……」

  不要,不想。

  他比前兩年看起來成熟了些,頭髮也剪得短了些,氣質介意少年和男人之間,這個年紀的男人其實是最(誘誘)人的。她咽了咽口水,閉上眼睛……

  「那就放縱一次,只能一次……」

  下一秒,就聽見他愉悅的笑聲:「好!」

  最後,應馳以她一個人住不安全爲由,硬是擠進公寓裡,分走一半被窩。

  兩人開始甜蜜的同居生活。

  前提是——

  一周一晚兩次。

  一個月只准放縱一次。

  ……

  鐘薇薇在校外租房是個秘密,父母不知道。

  她家條件還不錯,剛上大學的時候,父母就以她的名義買了一套房,不過離a大比較遠。研一下學期,父母問過她,如果讀研不想住校的話,可以在a大附近買一套小戶型。

  她拒絕了,說:「買那麽多房子幹嘛,等我結婚再買吧。」

  如果以後她還要買房子的話,那一定是跟應馳一起奮鬥,兩人一起買。

  鐘母看著她,笑眯眯地問:「想得那麽遠,男朋友都不見你談一個。」

  鐘薇薇眨眨眼:「我有男朋友啊。」

  這下可把鐘母和鐘父驚到了,兩人急忙問:「什麽時候談的?男方還是學生?」

  「是學生,比我小一届,在准備考研,嗯……」她看著父母的神色,縮著脖子吐了下舌頭,「其實你們也認識,在一起蠻久了。」

  「我們認識?比你小一届?」

  兩人想了一下,互相看看對方。

  鐘父張張嘴,看向鐘薇薇,不確定地問:「應馳?」

  鐘母楞住,也看向鐘薇薇,等她回答。

  鐘薇薇笑眯眯地:「對啊,他人特別好你們知道的,跟他在一起我絕對不會委屈。而且,他長得真好看,我這麽多年就遇上過更合我眼緣的男生,都沒他好看。」說著,她把臉埋進抱枕裡,開始撒(嬌交),「反正,你們不要反對,我知道你們擔心什麽,他身體沒問題,好好的。學業也沒問題,以後什麽都會好的。」

  「我特別喜歡他。」

  她抬頭,看著父母,紅著臉重複。

  父母看著她,楞了一陣,過了一會兒,鐘父回過神來,說:「你帶他來家裡看看?」

  鐘薇薇心說他早就來過了,不過面上笑眯眯地:「不著急吧,又沒到談婚論嫁的時候,他還是學生,過兩年吧。」她不想給應馳太大的壓力,她想,在他最有自信的時候才把他帶回家,讓父母看見,這是她喜歡的男人。

  鐘母嘀咕:「就看看也不行?」

  鐘薇薇:「你們在電視上看過的啊。」

  鐘母:「……」

  「爸媽,你們相信我,他是最好的選擇,我跟他在一起特別開心。」

  鐘父鐘母互相看看對方,哎,女大不中留啊!

  ……

  應歡在德國一直關注他的身體情况,鐘薇薇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把數值發給她,應馳十分配合。應歡回國前夕,鐘薇薇問他:「你覺得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態恢復到什麽程度?」

  什麽程度?

  應馳努力感受,笑了下:「大概是第一次跟徐敬餘打拳的時候吧。」

  鐘薇薇誇張地說:「哇!你跟徐敬餘還真是相愛相殺,你現在還記得第一次跟他打拳時的狀態。」

  應馳:「……」

  他解釋:「那是因爲我那時候比較弱!」

  鐘薇薇哈哈大笑。

  應馳抿了下唇,嘴角有了點笑意,輕聲說:「大概是,一切從頭再來吧。」

  鐘薇薇眼睛忽然紅了。

  她走過去,抱住他,輕聲說:

  「好,這一次,我陪著你,我們從頭再來。」

  作者有話要說: 奶馳:我作息健康,不抽烟不喝酒,按時鍛煉,身體很健康。一周一次?不可能!死也不可能,怎麽也要賴到兩次。

  薇薇:……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