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戒不掉的喜歡》第91章
第91章 應小歡X敬王【不眠夜】

  徐敬餘的確是被趕出來的, 不過這事說出來太損面子, 以後還不知道會被這群人嘲笑到猴年馬月。他瞥向周柏顥, 淡淡地說:「你想多了。」

  周柏顥不信, 不是半夜被趕出來,誰他媽淩晨三點放著溫軟的女人不抱出來嚼薄荷?他嗤笑出聲:「得了吧,從小一個褲/襠長大的,我還不瞭解你,要不是這樣,你大半夜嚼什麽薄荷?」

  徐敬餘手抄在褲兜裡,死扛著道:「犯癮了。」

  狗屁。

  周柏顥信他才怪。

  徐敬餘轉過頭:「給我根烟。」

  周柏顥笑著摸摸褲兜,攤手:「沒帶。」

  水燒好了。

  他轉回去, 倒了杯熱水,又翻箱倒櫃, 找到包紅糖, 泡了杯熱氣騰騰的紅糖水, 他端著杯子走到徐敬餘面前,嘆了口氣:「秦蘇那個女人簡直是狗脾氣,說話也是狗屁。什麽金剛胃, 金剛軀, 喝酒沒事,看看大半夜鬧得……」他頓了一下, 笑了聲, 「不過, 脾氣再壞, 我也沒被趕出過房間,小醫生人不可貌相啊……」

  徐敬餘:「……」

  他面無表情:「滾。」

  周柏顥樂顛顛地走了,回到房間,看秦蘇有氣無力地趴著,他把杯子放在床頭櫃上,坐在床邊把人撈起來,笑道:「給你講個笑話,回回血。」

  秦蘇掀掀眼皮,唇有些發白,「什麽?」

  周柏顥笑:「徐敬餘被應歡趕出房門了,在樓下嚼薄荷呢,還死不承認。」

  秦蘇噗嗤笑出了聲,臉色都生動了。

  周柏顥垂眼看她,問:「小秦總,以後你不會這樣的吧?」

  秦蘇慢吞吞地說:「會啊。」

  「……」

  他爲什麽要問這個問題?

  找虐!

  ……

  徐敬餘在一樓嚼了兩顆薄荷糖,想等半小時,應歡睡熟了再回去。

  過了一會兒,二樓房門開了。

  陸焯峰下樓,看見他靠在餐桌前,臉色不太好看,淡淡地問了句:「怎麽?被趕出房門了?」

  徐敬餘:「……」

  有那麽明顯?

  他頓了頓,看向陸焯峰,笑了,「沒有,怎麽可能。」

  陸焯峰挑眉,轉去厨房,從消毒櫃拿了個杯子,倒了杯水喝光,又倒了一杯,經過徐敬餘身邊的時候,好心提醒了句:「二樓還有房間。」

  徐敬餘:「滾。」

  陸焯峰笑了笑,走了。

  回到樓上,他撈起明燭,低聲道:「喝點兒水。」

  明燭就著他的手把水喝了,臉頰泛紅,她小聲問:「怎麽有熱水?」

  「徐敬餘燒的吧。」

  「嗯?」

  「我剛下樓,看見他在樓下。」陸焯峰耳力好,之前就聽見周柏顥的聲音了,隱隱約約的,聽見徐敬餘駡人,他笑了聲,「估計是被趕出房間的。」

  「……」

  「你們女人有時候還挺狠心的,說趕人就趕人。」

  「……我有趕過你嗎?」

  陸焯峰摸摸她的臉,笑了笑:「有,追你那會兒。」

  明燭:「……」

  是嗎?她選擇失憶。

  ……

  差不多一個小時,徐敬餘也倒了杯熱水上樓。

  他輕手輕脚地開門,大床上隆起小小一包,他走過去,把水放到桌上,去浴室刷牙。

  過了會兒,他掀開被子,從身後把人抱進懷裡。

  小姑娘自動滾進他懷裡,溫香軟玉在懷,徐敬餘嘆了口氣,低頭親親她。

  已經快淩晨四點了,徐敬餘却沒什麽睡意,不知道是不是嚼了幾顆薄荷的原因,他閉上眼,懷裡的人忽然動了幾下,掙扎著起來,嘴裡含糊地喊:「徐敬餘……我要喝水……」

  徐敬餘手臂讓她枕著,抬手在她耳垂摸摸,漫不經心地說:「徐敬餘被你趕出去了。」

  「……」

  過了會兒,小姑娘又蹭了蹭,「我要喝水。」

  徐敬餘笑:「叫誰?」

  小姑娘半夢半醒,推推他:「徐敬餘,給我倒杯水……」

  「叫我什麽?」

  「哥……」

  「換一個。」

  「……」

  小姑娘沒聲了,徐敬餘低頭,發現她又睡著了。

  徐敬餘:「……」

  他有些無語,又有些想笑,不知道明天早上她醒來還會不會記得這些事。他伸手,摸摸桌上的水杯,還是溫的。把人抱起來,捏住她的下巴,低聲:「不是要喝水麽?張嘴。」

  晚上吃烤肉太乾燥了,又喝了酒,之前又壓抑地喊了那麽久,應歡喉嚨都是幹的,嘴唇一沾到水,就仰起下巴小聲「咕嚕」喝完了。

  她喝完水,就繼續睡了。

  第二天早上,應歡醒來,發現徐敬餘也在,她迷迷糊糊地問:「幾點啦?」

  徐敬餘還穿著昨晚被趕出門前的那身衣服,靠著床頭看賽事視頻,他把耳機摘下,垂眸看她:「九點半,困的話再睡會兒。」

  「不睡了,下午要回去。」

  應歡揉了揉眼睛,掙扎著爬起來,徐敬餘摟住她的腰,讓她靠到他胸口,應歡看了眼他的ipad屏幕。

  徐敬餘昨晚隻眯了一會兒,幾乎沒睡著,但他生物鐘太准了,六點多就醒了。

  他低頭看她,想問她還記不記得昨晚的事。

  頓了一下,又忍住了。

  應歡清醒了幾分鐘,下床穿上拖鞋,感覺昨晚泡了溫泉也沒什麽用,身體依舊酸軟。

  她洗漱完,化了個淡妝,然後拿起桌上的戒指戴上。

  自從徐敬餘把戒指給她戴上的那天起,就讓她一直戴著,剛開始她不習慣。

  徐敬餘看她把戒指戴上,嘴角翹了一下,退出視頻,把ipad扔在床上,走向她,「早飯想吃什麽?」

  應歡抬頭看他,淡淡地問:「你昨晚幾點回來的呀?」

  徐敬餘:「……」

  他以爲她忘記了。

  徐敬餘臉色微僵,低頭看她,「四點。」

  應歡昨晚醉得沒那麽厲害,昨晚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全忘記,她哼了聲,伸出手:「我要看原始視頻,沒剪輯過的。」

  徐敬餘沒動,笑出一聲:「回家給你看。」

  應歡不動:「我現在就想看。」

  她想看看,後面到底還有什麽,值得他這麽藏著掖著。

  徐敬餘抿了下唇,沒辦法,只能掏出手機,他手機沒什麽秘密,唯獨那個視頻加了密,他找到視頻,把手機給她,「不是想起來了麽?爲什麽還要看,你不怕我錄了什麽別的?」

  應歡臉一紅,瞪他:「混蛋,你不會真的錄了什麽奇怪的東西吧?」

  他嘴角微翹,漫不經心地說:「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錄是不可能錄的,不安全。

  應歡咬著唇,有些緊張地點開視頻,視頻不長,只比她看到的版本多一分鐘。

  她放心點開。

  看完視頻後,抬頭看徐敬餘,「你爲什麽要藏起來?」

  徐敬餘拿過手機,看了眼,他把手機塞進褲兜裡,抬手在她後腦勺揉了揉,看著她,低聲說:「怕你以後總說這句話,應小歡,你生氣可以,有些話生氣的時候說出來我可以不計較。但是,我怕你說著說著,味道就變了,有些話不能亂說,也最好不要說。」

  應歡抿唇,看著他:「可是,你總是把我吃得死死的,我有點不高興。」

  徐敬餘雙手按在她肩上,微微俯身,漆黑的眼對上她的目光,糾正她:「錯了,是你把我吃得死死的。」

  應歡楞了一下,心尖微顫。

  是嗎?

  徐敬餘像是知道她心裡所想,又說:「不用懷疑,你仔細回想一下,到底是誰拿捏誰。」

  樓下,傳來安晴怒喊的聲音——

  「賀程,你幹嘛搶我的東西吃!」

  徐敬餘看著應歡:「餓了麽?下去吃點東西。」

  應歡慢吞吞地點頭:「好。」

  下樓後,周柏顥看向徐敬餘,笑了聲:「哎,我還以爲你昨晚睡沙發呢。」

  安晴笑眯眯地看向應歡:「嫂子,你昨晚真把敬哥趕出房間了嗎?」

  應歡目瞪口呆:「……」

  她有些淩亂,耳根發熱,轉頭看徐敬餘:爲什麽他們都知道?

  徐敬餘臉色黑如鍋底,掃了一眼幾個看熱鬧的人,冷笑道:「關你們屁事。」

  周柏顥和賀程沒忍著,直接笑出了聲,安晴笑得最誇張,倒在賀程懷裡肩膀直顫。明燭抿著唇,看了一眼陸焯峰,兩人相視一笑。

  秦蘇翹著腿,淡淡地說:「你們笑什麽?風水輪流轉,說不定下一個就是你們了。」

  周柏顥:「……」

  這他麽是對他說的吧?

  安晴抿唇,轉頭看向賀程,這男人臉皮太厚,不管怎麽趕,都趕不走……她哼了聲,看向應歡,又忍不住笑:「應歡看起來溫溫柔柔的,我怎麽也沒想到……沒想到我們的拳王敬哥哥也會有這一天,年度笑話,我可以笑到年底了。」

  徐敬餘眼睛一眯,安晴立即捂住嘴。

  不能再笑了。

  過了幾秒,她小聲跟賀程說:「哎,你要是能打得過敬王,我就可以肆無忌憚的笑了。」

  賀程:「……」

  應歡抿嘴笑了聲,拉住徐敬餘的手,微微一笑:「別笑了,小心他打人。」

  徐敬餘挑眉,低頭看她。

  安晴撇撇嘴,真不笑了,她看向陸焯峰:「陸哥應該能打得過吧?之前不是打過麽?好像是陸哥贏了,後來敬哥又贏回來了。」

  拳擊手和特種兵誰更能打?

  她想了想:「好像是二比二,打平了。」

  「要不改天你們打一架」

  安晴還真是愛挑事。

  應歡看向陸焯峰,又看看徐敬餘,徐敬餘拍拍她的後腦勺,嘴角微翹:「幹嘛?你也想挑事?」

  她搖頭:「沒有,就是好奇一下。」

  陸焯峰靠著椅背,笑了下:「下次吧。」

  徐敬餘挑眉:「行啊。」

  兩人約下一戰。

  安晴舉手:「我我我,我給你們當拳擊寶貝,給你們跳舞吆喝舉牌。」

  賀程一巴掌拍在她後腦勺:「就你事兒多。」

  每次都愛凑熱鬧。

  安晴懶得搭理他,看向應歡,「一起來啊,跳拳擊舞,給敬王助威。」

  應歡:「……我不會跳。」

  「我會啊,我教你。」

  「……」

  徐敬餘冷聲:「不用。」

  他給應歡盛了碗粥,拉開椅子,應歡坐下。

  幾個人吃完早飯,就準備回去了。

  賀程下午要見個客戶,一吃完就拖著安晴走了,安晴有些依依不捨,站在車邊衝他們揮手:「回頭有空一起逛街哦!」

  應歡笑了下,學徐敬餘比了個oK。

  回去的時候,應歡拿過車鑰匙:「我來開車吧,你昨晚沒怎麽睡,開車不安全。」

  徐敬餘嚼了顆薄荷,人還很清醒,一晚上沒睡覺對他影響不大,他從她手心扣住車鑰匙,把人塞進副駕駛:「坐好,我來開,前面有段路在修不好開。」

  「好吧,那到服務區的時候再換我開。」

  路上,應歡轉頭看徐敬餘:「安晴以前也給你們做過拳擊寶貝?」

  徐敬餘嗯了聲,目不斜視:「她鬧著玩的,喜歡凑熱鬧。」

  「那……你真的不想我做拳擊寶貝?」

  比愛心都被全網做成表情包用爛了,應歡想了想,要不要弄個新鮮的加油方式?

  徐敬餘漫不經心地說:「拳擊寶貝穿得太少了。」

  應歡:「……」

  她忍不住說:「還好吧,又不是每場比賽都要穿比基尼。」

  徐敬餘頓了頓,輕笑出聲:「不過,拳擊寶貝平均身高都在170以上。」

  應歡:「……」

  好過分!

  ……

  一個多小時後,徐敬餘把車停在服務區,轉頭看她:「給你買點兒吃的?」

  應歡搖頭:「我不餓,我們下去走一下。」

  徐敬餘:「好。」

  正值午後,太陽有些烈,徐敬餘用身體給她擋住太陽。

  應歡抬頭,看了眼山邊,然後拉拉他的衣角,指指山頂:「你看那邊,那朵雲像不像一個愛心。」

  徐敬餘轉頭看了眼,低笑:「像。」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