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戒不掉的喜歡》第77章
第77章

  徐敬餘一句話, 把躺在病床上的小祖宗氣得差點蹦起來, 那一聲怒吼中氣十足, 差點兒把傷口給震裂了。應歡忙按住他, 安撫道:「不會的,你別聽他胡說。」

  同時心裡鬆了口氣,還會生氣, 還會炸毛, 那就好。

  應馳被徐敬餘氣得不輕, 說他弱鶏就算了,還說他找不到女朋友,最關鍵的是他現在少了一顆腎, 讓他找男朋友, 不是……

  這是赤裸裸的嘲笑!

  少年扯著被子嚎:「啊啊啊啊啊, 你滾!滾出我的病房!滾回三亞!!!」

  徐敬餘垂眼看了下手腕上的表,時間差不多了,他淡淡地瞥了一眼恨不得蹦起來跟他打架的少年,抬手勾住應歡的下巴,抬高——

  「送我。」

  兩個字。

  應歡啊了聲,看向應馳,不太放心。

  鐘薇薇笑眯眯地舉手:「你去,我看著他。」

  應馳哼了聲。

  鐘薇薇看向他:「我在這裡你不高興嗎?」

  應馳楞了一下,忙解釋:「沒有,我沒這麽說,我哼是哼那個人。」

  鐘薇薇鬆了口氣, 笑眯眯地:「那就好。」

  應歡看看他們,笑了,「那我走了,等會兒就回來。」

  應歡跟徐敬餘走出病房,徐敬餘低頭看她,說:「我去跟阿姨打聲招呼。」

  移植手術做得很成功,應馳跟應海生是親父子,他的腎移植到應海生身體裡沒有産生過大的排异,但應海生本身身體底子不是很好,所以現在還在加護病房隔離觀察。

  不過,已經沒生命危險了。

  一家人齊齊鬆了口氣,但腎移植後需要注意的東西太多了,首先術後吃排异藥用國産還是進口又是一個選擇,國産便宜,進口貴好幾倍,應歡沒有猶豫地給應海生用了進口藥。

  應馳和應海生都躺在病床上,陸鎂一門心思都花在照顧應海生身上,應馳就由應歡負責,母女兩分工把父子倆安排照顧得很好。

  徐敬餘跟應歡去看了一下應海生,跟陸鎂打了招呼:「阿姨,我得走了,這段時間你辛苦了。」

  陸鎂知道他是要回去準備比賽的,忍不住抹眼泪:「哎,你好好地加油,把我們應馳的那一份也算上……」

  徐敬餘微笑:「好。」

  陸鎂不再說什麽,說起來就忍不住難過。

  應歡跟徐敬餘走到醫院停車場,徐敬餘是自己開的車,等會兒把車丟在機場,讓司機再去開回來。應歡坐進副駕駛,認真想了想,說:「等今年暑假我去考個駕照。」

  徐敬餘挑眉:「好,到時候我給你聯繫教練。」

  應歡系上安全帶,從包裡拿出一個畫本,很精緻的素描本。

  她遞給徐敬餘。

  徐敬餘翻開第一頁,嘴角翹了翹,然後一張張慢慢翻過去,一共十一張,全是畫的不同場景的他,每一張都畫得很精細。

  應歡軟聲問:「你喜歡嗎?」

  徐敬餘在本子上輕輕摩挲,側頭:「這個是生日禮物?」

  徐敬餘的生日離過年很近,還有兩天就到了,去年生日大家都專注比賽,隊員們的生日都過得很馬虎,徐敬餘也不愛過生日,當時交代經理別折騰,正好又是比賽日,所有人都給忘記了。

  應歡這兩天有時候會反思自己,她覺得自己作爲女朋友,確實做得很不好,她從來沒有送過他禮物。

  應歡搖頭:「不關生日的事,我就是想送你一份禮物。」

  但是貴的東西,她又買不起,而且徐敬餘看起來也不缺什麽。

  徐敬餘把畫本合上,放到她膝蓋上,笑了,「我很喜歡,不過你先幫我保管,我怕帶過去會弄髒或者弄丟了。」

  應歡笑:「好,下次你回來我再給你。」

  徐敬餘啓動引擎,手搭著方向盤,瞥了她一眼,漫不經心地問:「那生日禮物呢?」

  生日禮物她沒準備……

  應歡看向他,小聲說:「等你比完賽再補可以嗎?」

  「好。」

  他爽快地答應,把車開出去了。

  送走徐敬餘,應歡又回到醫院,她走到病房門口,推開門之前,先從門窗看了一眼,發現應馳好像睡著了,鐘薇薇正在給他掖被子。

  應歡正要推門進去,就看見鐘薇薇小心翼翼地碰上應馳的臉,是那種特別溫柔小心地觸碰,然後再輕輕捋了捋他額前的碎發,只是簡單的幾個動作,却讓人覺得裡面糅了無盡的柔情。

  應歡呆住,靜靜地看著鐘薇薇纖細高挑的背影。

  大概是因爲徐敬餘的原因,也或許是因爲應海生的病已經塵埃落定,她現在對感情的事比以前敏感許多。她忽然想起以前她問鐘薇薇喜歡什麽樣的男生,鐘薇薇描述出來的模樣……

  當時她就覺得那個影子模糊又陌生,但沒細想。

  她看向應馳,驀然反應過來——

  鐘薇薇說的,不就是應馳嗎?

  應歡被這個發現驚到了。

  鐘薇薇喜歡應馳,到底是什麽時候的事?

  病房裡,鐘薇薇已經坐下了,應歡壓下心底的驚訝,打開門走進去。

  鐘薇薇轉頭看她,有些慌亂,笑了下:「這麽快啊?」

  應歡抿唇:「嗯。」

  鐘薇薇站起來,有些眷戀地看一眼應馳,轉頭看應歡:「那我先回去了。」

  應歡說「好」,把她送到病房門口,盯著她的背影發呆,有些想不通,鐘薇薇怎麽會喜歡應馳?喜歡多久了?她一直以爲鐘薇薇是把應馳當弟弟看的……

  她回到病房,盯著應馳看,少年長得漂亮,好像也沒什麽不可以理解的。

  但是,應馳肯定不知道這件事。

  要等他開竅,不是件容易的事。

  應歡忍不住嘆了口氣,多慮的想,如果應馳不喜歡鐘薇薇怎麽辦?

  兩天後,距離B落選賽開賽還有一個月時間,體育新聞報導了這件事的同時,把上次來病房採訪應馳的報導也放了出來。

  估計是年底到了,各大媒體衝業績,加上這個故事非常正能量,應馳又是國家注册運動員,特別適合拿來做新聞。

  應馳爲救父捐腎放弃奧運夢想的事忽然被廣大媒體關注到了。

  一時間,新聞,微博,論壇都在說這件事,主要原因是有人把應馳的比賽視頻和照片放上網,在這個顔值即正義的年代,應馳突然就火了。

  還有一個原因——

  有人扒出應馳跟應歡是親姐弟關係,而應歡是徐敬餘女朋友。

  徐敬餘近期就要參加比賽,關注度自然很高,吃瓜群衆扒著扒著,就把這一層關係給扒了個乾淨。

  【新人,誰給我拉個關係圖?】

  【應馳跟徐敬餘同是天搏俱樂部成員,應馳本來也要參加落選賽的,因爲父親的病不得不退出比賽。應馳跟應歡是親姐弟,應歡是徐敬餘的女朋友,所以……徐敬餘是應馳的姐夫。】

  【敬王有女朋友了,沒關係,奶馳沒有啊!我可以做奶馳的女朋友啊!】

  【奶馳只有一顆腎……慎重!】

  ……

  應歡翻看網路上的新聞,頗有些無奈,她本來只想轉移一下應馳的注意力而已,幷不想把事情宣揚誇大。而且,這件事真的沒什麽好宣揚的,在別人看來,這是個新聞,是件偉大的事情,但對她和應馳來說,怎麽都是一個傷口,揭開傷口的感覺幷不好。

  醫院這幾天不斷有人混進來,有粉絲,有網友,還有記者,狗仔等等……

  過了一會兒,有個電話打到她手機上,對方稱是某電視臺的,想採訪一下應馳。

  應歡:「……」

  她沒有馬上答應,轉頭給徐敬餘打了個電話,忍不住問:「電視臺也是你聯繫的嗎?」

  徐敬餘默了一秒,反問:「我有這麽閒?」

  作者有話要說: 奶馳是運動員,身體素質很好,就算少一顆腎也不影響正常X生活,而且年輕。

  奶馳一夜…偶爾兩三次應該也還可以。

  敬王一夜…………………………開到天亮。

  應小歡:…………………………慘絕人寰。

  薇薇:一星期只能一次哦[异常嚴格jpg]。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