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戒不掉的喜歡》第79章
第79章

  下次……

  她想說, 沒有下次了。

  應歡氣若游絲地趴在他胸膛上, 輕輕地喘息, 口渴得要命, 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徐敬餘手劃過她的背脊,小姑娘又是一陣輕顫,他忍不住低笑出聲, 捏捏她的耳垂, 把她貼在臉頰上髮絲捋到耳後, 露出半張潮紅的小臉。

  他手握著她纖細的腰把人往上提了提,低頭親她一下:「渴嗎?」

  應歡有氣無力地點了一下腦袋。

  徐敬餘抱著她,低聲:「再抱一會兒。」

  一分鐘後, 他鬆開她, 結實修長的雙腿跨下床, 從櫃子裡拉下一件浴袍,邊系邊走出去。過了一會兒,他端著一杯水坐到床邊,撈起小姑娘抱在懷裡,杯子貼在她唇邊。

  應歡仰著下巴,一口一口地喝水,嘴角漏出的一點水珠順著下巴滑下去。

  徐敬餘垂眼掃過,眼神變暗了,第一次做得有些匆忙又狼狽,他是真沒拿什麽力氣出來,她就被折騰得不行了。應歡喝完水, 把杯子推開,整個人恢復了一半,然後立刻去推他,十分怨念地說:「徐敬餘,我懷疑你不是第一次,你肯定是騙我。」

  徐敬餘:「……」

  他看著她,忍不住笑了,「我怎麽騙你了?」

  應歡卷著被子,精緻白晰的鎖骨露出來,烏黑柔軟的長髮散在被子上,模樣有些勾人,她紅著眼說:「男人第一次都是兩分鐘,五分鐘算能幹的了,你這麽久……」

  「你肯定不是!」

  徐敬餘半眯著眼看她,被她這種理論給震到了,把人拉到懷裡,「誰給你說的?」

  應歡被他一拉,身體裡的東西立即開始往外流,還帶著溫熱。她臉色微變,一動不敢動,僵硬地低下頭,小聲說:「我要去洗澡……你能不能給我件衣服?」

  徐敬餘掀開被子,直接把人抱起來,目光掃了一眼床單上暗紅的血迹,估計小姑娘是真疼慘了,他心疼地低頭親她一下。

  應歡掙扎,小聲:「我自己去……」

  徐敬餘抱著她就跟抱隻小猫沒兩樣,徑直往浴室走,「我今晚什麽事也不做,就伺候你。」

  應歡咬著唇,皺眉說:「你這是欺負我!」

  浴室還是一團亂,沒來得及收拾。

  徐敬餘把她放在大理石檯面上,應歡對這個姿勢怕了,立即跳下來,脚尖一著地,就軟了。徐敬餘摟住她的腰,帶進懷裡,另一手去開熱水,低頭看她,忍不住笑她:「你怎麽弱成這樣?」

  應歡咬著唇,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人能不能有點自知之明?不是她太弱,是他太狼了。運動員的精力和需求真不是她這種小白菜能應付的,她深深爲自己的未來擔憂,腦子胡亂地想,有些杞人憂天,萬一她滿足不了徐敬餘怎麽辦?

  徐敬餘哪知道她腦袋裡胡思亂想什麽,把浴袍丟開,把人帶進熱水下,手滑下去。

  小姑娘一抖,忙縮著身體往裡面躲,又被人按著小腹帶回去,她是真的疼怕了,帶著哭腔求饒:「徐敬餘,你別來了,我還疼……」

  徐敬餘低頭,在她白晰的頸脖上舔吻,嗓子低啞:「別動,給你把東西弄出來……」

  她今天是安全期,他剛才全給弄裡面去了。

  應歡手撑著墻壁,手心貼著的瓷磚冰冰凉凉的,背後是他滾燙堅硬的軀體,她如同置身於水火,有些難以呼吸。她明顯感覺到身後的人又有反應了,一點點地,强勢地抵著她,存在感强大。

  她無處可逃,有些崩潰地撓他的手,徐敬餘咬著她的耳垂,「別撓了,過幾天要訓練,你想讓我帶著一身抓痕給人看?」

  應歡:「……」

  她忙轉身,看著他的肩膀,好幾道被她抓出來的痕迹,她兩眼發暈,無法想像那個畫面,焦急道:「那怎麽辦?你之前沒提醒我……」

  徐敬餘笑:「沒事兒,我就說被猫撓了。」

  應歡:「……」

  鬼才信。

  「徐敬餘,我討厭你!」

  「你之前說特別喜歡我。」

  「我現在討厭你,特別討厭你。」

  徐敬餘按住不老實的小姑娘,微微喘氣,低聲哄:「行,讓你討厭我,我喜歡你就行了。」他給她弄乾淨了,又按住她的手往下,啞聲道:「寶貝兒,幫個忙。」

  ……

  回到床上,應歡手抖腿軟,她現在整個人都被撩炸了。

  她往下鑽,想著找個人看不見的地方咬一口,然後趴在他腰側下方,咬了一口。徐敬餘猝不及防,猛地閉上眼,隱忍地把人拽起來,按在身下,沉聲:「還睡不睡了?」

  應歡有些後怕地縮了一下腦袋,慫了,「睡……」

  徐敬餘垂著眼:「睡還惹我?我心疼你,只做了一次。」

  應歡:「……」

  她埋下頭,拉起薄被。

  徐敬餘靠過去,從後面把人抱進懷裡,妥協地哄她:「行了,哥哄你睡。」

  應歡:「……」

  根本不用他哄,小姑娘累極,兩分鐘就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應歡醒來的時候,眼睛還沒睜開,纖細白晰的手臂伸出來,亂摸一通。

  徐敬餘站在床邊,看了一會兒,從床頭櫃上拿過她的手機,放在她手心,順便提醒她:「九點半。」

  應歡瞬間清醒,睜開眼,就看見徐敬餘穿著一身休閒服站在床邊,整個人清爽帥氣,正漫不經心地笑看她:「今天周六,急什麽?」

  哦,周六啊……

  她鬆了口氣,抓了抓頭髮。

  徐敬餘在床邊坐下,看著她,嗓子低懶:「還疼麽?」

  應歡臉一下紅了,她感覺還好,就是身體有些疼,徐敬餘昨晚沒太過分,她咬著唇,沒回答他的問題,生怕說錯一個字,「我的衣服呢?」

  然後,想起來,兩人的衣服昨晚丟在浴室,全濕透了。

  「洗了。」

  徐敬餘從櫃子裡拿了件紅色t恤給她,應歡迅速套上,然後下床。

  她穿紅色特別顯白,衣服長度到大腿中部,兩條腿又直又白。徐敬餘看著她,舌尖抵了一下腮。

  應歡走進浴室,浴室已經收拾乾淨了,多了一把牙刷和杯子,徐敬餘靠在門框上看她。應歡昨晚一進門就被人拐到床上,根本沒來得及看一下他的公寓是什麽樣,她有些奇怪地問:「你幹嘛把浴室裝成這樣?」

  浴室很大,有浴缸,但洗漱台是定制的,大理石檯面長度近兩米,上面只有一個男士洗面奶和一把電動牙刷,再就是須後水等,總之很乾淨。

  「不是很方便?」

  徐敬餘笑得有些痞氣。

  應歡一下子想起他在上面對她做的事,滿臉通紅。

  一句話也不說了,迅速洗完臉刷完牙。

  走出主臥,應歡才發現這人家裡裝修風格簡直太狂野了,全部打通了,厨房也是開放式的,只留主臥和一個小書房。客廳陽臺上挂著兩個紅色的沙袋,還有幾個簡易的健身器材,沙發是黑色的,前面還有個投影儀。

  色調是黑紅。

  總之,整個裝修風格非常大膽和狂野。

  應歡楞楞地看著他的家。

  徐敬餘注意到她的眼神,笑了,「怎麽了?不喜歡這裡?」

  「也不是……」

  就是沒見過有人把家裝成這樣的。

  徐敬餘勾住她的肩膀,把人往餐桌帶,「不喜歡沒關係,以後再買一套。」

  應歡咬著唇:「不用。」

  徐敬餘淡淡地說:「別客氣,結婚是要買的,買套大的,按照你的喜好來裝修。」

  應歡:「……」

  她這不是客氣好嗎?

  現在好像還沒到結婚的時候?

  餐桌上的早餐很豐盛,有豆漿油條,還有包子饅頭蒸餃,另外還有粥。

  應歡忍不住問:「這是你做的?」

  徐敬餘看了一眼:「粥是我煮的,其他是買的。」

  他生物鐘太准了,早上六點準時醒來,先跑了一萬米,再下樓買早餐,回來的時候她還在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