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戒不掉的喜歡》第21章
第21章

  徐敬餘靠著椅背, 把手搭在她椅子扶手上, 歪頭看遲遲不動的應歡, 挑眉一笑:「怎麽, 不給按?」

  其實,俱樂部除了醫護之外,還有專門的理療按摩師, 定時給拳手們按摩放鬆手臂, 應馳到俱樂部之後, 應歡就很少做這個工作了,因爲理療師無論是力道還是精准度都做得比她好很多。

  她抬頭看徐敬餘,「你凑什麽熱鬧啊?」

  「哦, 我懂了。」徐敬餘似笑非笑地看她, 像是忽然想起什麽, 站起來,一個晃身,在她右邊坐下,「不按右手,那左手總可以吧?左手沒有罪惡感。」

  應歡秒懂,心頭猛地跳了一下,忙瞪他:「你別亂說!」

  徐敬餘低笑:「那按不按?」

  應歡氣鼓鼓地按上他的手腕,少女的手指纖瘦柔軟,力道不太大,倒是男人的肌肉跟石頭似的硬邦邦的,她用食指連戳了兩下, 說:「你肌肉好硬。」

  「不然還是軟的?」

  「……」

  莫名的,兩人同時沉默。

  應歡低頭,在他手臂上盡職盡責地按了起來。

  那邊,應馳一邊聽吳起交代一邊往這邊瞟,看見徐敬餘臭不要臉地讓應歡按摩,走了一下神,吳起冷著臉拍在他後腦勺上:「看哪兒呢?」

  應馳連忙回頭道歉:「沒有,您繼續說,我在聽的。」

  吳起說:「你的對手叫何昊,身高174,67.8Kg,個子不比你高但比你壯,他的優勢是力量大,但有些莽撞,你現在力量比不過他,經驗也不足,不要硬拼,要靠戰略……」

  應歡在男人硬邦邦的手臂上按捏著,隨口問了句:「徐敬餘,你真的是左撇子?」

  徐敬餘嗯了聲:「不喜歡左撇子?」

  應歡無辜地看他:「我有說嗎?」她就是有些好奇,「那你左手會寫字嗎?我讀幼兒園的時候,有個同學也是左撇子,一開始他只會用左手寫字,寫出來的都是反的,老師和家長教了很久才學會用右手寫字。」

  「會,我左手什麽都可以做。」徐敬餘勾勾嘴角,「給你簽個名?」

  「……」

  她在他手上重重一按,站起來,輕哼:「你的簽名現在又不值錢。」

  徐敬餘不置可否,低笑著起身,小姑娘柔軟的手指從他大臂滑至手腕,微凉的感覺令他頓了一下,說:「好了,時間要到了。」

  「都過來。」

  吳起喊了聲。

  大家聚集過去,吳起伸手,其他人一隻手一隻手地叠上去,應歡想擠到應馳身邊,徐敬餘不由分說地拉過她,直接抓住她的手一起叠在最上方,他的手完完全全覆在她的手上。

  十幾隻手用力往下,少年和男人中氣十足地喊:「加油!」

  應歡被這一聲震得心尖顫。

  等所有人都鬆開手後,她心尖餘熱還在,衝他們抿嘴一笑:「加油啊。」

  石磊猛捶胸口,誇張地說:「不知道爲什麽,聽到小醫生喊加油就特別有信心。」

  楊璟成:「我也覺得。」

  應馳:「……」

  總覺得有什麽東西被大家搶來分享了。

  19:30比賽正式開始。

  應歡跟周柏顥韓醫生以及俱樂部後勤等坐在指定觀賽席,距離拳台很近,是個觀賽的好位置。拳臺上燈光閃耀,越往後越暗,競技氛圍很濃,她給鐘薇薇打了個電話,「你們在哪裡?」

  鐘薇薇也站起來,笑著喊:「左後方往上兩排,我們剛進來一會兒,你一入場就看到你了,這紅色隊服很顯眼了,騷氣!」

  應歡心想:徐敬餘穿紅色才是張揚又騷氣!

  應歡轉向左後方,果然看到她們了,她笑著揮揮手,目光一轉,就看見坐在鐘薇薇她們前排的杜雅欣,她身旁還坐著好幾個人,像是一起來看比賽的。

  她楞了一下,倒是杜雅欣對她笑了笑,應歡忙回了一個笑,她是真的不知道杜醫生也會到現場……

  不過,徐敬餘比賽,她來給兒子加油也沒錯。

  應歡告訴鐘薇薇:「應馳等會兒也要比賽。」

  鐘薇薇很驚訝:「啊?不是說他不能上場麽?」

  應歡目光對上陳森然,笑容淡了下來,簡單說了句:「臨時安排的,我先挂了。」

  第一個上場的是56公斤級拳手,國內小級別選手在世界賽上一直是比較拿成績的,如49公斤和56公斤級都有世界級拳王,49公斤級更是出過奧運冠軍。

  吳起一直物色不到好苗子,所以49公斤級選手一直是俱樂部的空缺,河北省隊也沒報這一級別。

  楊璟成打拳一直穩打穩扎,戰略和拳風都很穩,跟他偶爾有些跳脫的性格不太一樣,吳起看了第一回 合就說:「穩了。」

  楊璟成果然打了個漂亮的開局。

  第二場開始,應歡有些緊張地看向比賽通道,應馳穿著紅色戰袍跟在吳起身後跑出來,他深吸了口氣,站在拳台下蹦跳幾下,下意識地往應歡那邊看。

  應歡笑著對他竪起大拇指。

  應馳咧嘴笑了,用力捶自己胸口,站在旁邊的徐敬餘嘴角抽了抽,他看了一眼河北省隊的何昊,凑過去跟吳起說了幾句話。

  吳起聽完眼睛一瞪,隨即笑了。

  應馳跳上拳台後,台下觀衆喊得很大聲,尤其是女觀衆。

  「哇,這小男生長得可真漂亮,這麽白這麽奶,捨不得看他被打!」

  「不忍心看那張臉被打啊!」

  「感覺……一看就是白斬鶏啊,行不行啊?」

  ……

  台下,鐘薇薇轉頭看向身後的女生,這女生應該是大學生,她微笑道:「別小看他哦,什麽事都不是絕對的。」

  女生一愣:「是,是嗎?你認識他啊?」

  林思羽指指下方的應歡:「看到了嗎?那個是我們寢室的,上臺的是她弟弟,我們坐得那麽近,等會兒一起爲紅角選手加油啊!」

  女生和她朋友都楞住了,她們爲什麽要一起幫紅角選手加油啊?

  林思羽又指指徐敬餘:「看到那個帥哥了嗎?明顯紅隊顔值高啊,給帥哥加油不是天經地義的麽?」

  姜萌目光落在徐敬餘身上,忍不住笑了笑:「就是啊!」

  「……」

  不過……

  那男生是真的好帥啊!

  杜雅欣聽到幾個小女生的話忍不住回頭,溫和地問:「你們是A大的?」

  姜萌點頭:「對啊。」

  杜雅欣笑:「那正好,我跟你們一起給紅角加油,那個小夥子是真挺帥的。」、

  她指了指徐敬餘。

  林思羽點頭:「好啊好啊,一起給敬王加油!」

  應馳上拳台後,吳起在他肩上又拍又捏,給他放鬆,然後脫去他的戰袍和t恤,露出年輕白晰的精瘦健壯身軀,台下又是一陣呼喊。

  吳起對應馳說:「還記得跟徐敬餘的比賽嗎?」

  應馳點頭:「記得,怎麽了?」

  吳起檢查他的拳套,給他塞了護齒,說:「徐敬餘少年時跟何昊打過比賽,何昊喜歡急攻,你繞著場吊著他,不必急著進攻,等他被激怒亂了陣脚,再主動攻擊。」

  「徐敬餘說的?」

  「嗯。」

  吳起最不放心的就是應馳,也許這樣比賽不太激烈不够好看,但的確是個辦法。

  應馳點頭答應了。

  拳擊寶貝舉著1的牌子繞場一圈,臺上只留下裁判和拳手。

  第一回 合開始,應馳繞著拳台吊著何昊,他通過靈活的步伐頻頻躲過何昊的進攻,何昊揮了幾次重拳都只是擦過他的臉,都是揮空狀態,應馳一邊躲一邊記何昊的拳路。

  台下觀衆看得一臉懵逼,怎麽這漂亮男生這麽慫鶏?

  拳臺上出現僵持狀態。

  應歡也不懂應馳在做什麽,徐敬餘靠過來,在她耳邊低聲說:「應馳體能比不過何昊,開局就打得那麽激烈的話,他後面兩個回合會很吃力,很可能被Ko。」

  男人靠得近,呼吸悉數噴灑在她耳邊,應歡覺得耳朵有些癢,輕輕揉了一下,小聲說:「其實我覺得應馳有些瘦了。」

  少年身材高瘦,相比何昊,稍顯單薄。

  徐敬餘勾勾嘴角,吳起好像有意讓應馳和陳森然打75公斤級,陳森然剛入隊的時候身高是175,現在也竄個子了,跟應馳差不多,太瘦的話力量確實比較難增加。

  第二回 合,應馳依舊故意拉開距離,然後突然跨步貼近,利用重拳擊打何昊,他動作非常快,何昊防守也快,防守拳架做的很好,防守住後立即反擊,幾個組合拳打出去,把主動權拿了回去,應馳開始被壓著打了。

  陳森然對著拳台冷笑了聲。

  應歡皺眉,看著臺上,應馳眉骨被挫開了,血流了下來。

  這一回合結束,中場休息的時候,醫護給應馳做了止血,吳起給他灌了兩口水,問:「下一場記得防守,找他的漏洞,再進攻,他臂展比不過你,你要利用臂展優勢調整打法。」

  拳擊手的臂展非常重要,一點點優勢都能影響比賽結果。

  「嗯。」

  應馳點了下頭,看著拳台對角的何昊,在腦子裡複盤了一遍前兩個回合。

  他發現,何昊總是喜歡往他右邊打。

  第三第四回 合,應馳慢慢找到節奏,用步伐擾亂何昊。應馳力量和體能不足,但連續拳非常流暢,加上人聰明,會觀察對方的拳路,會靈活改變拳路。何昊的拳頭很重,但連續性和靈敏性比不過應馳,中間這兩個回合打得有些不相上下,應馳稍占優勢。

  第五個回合,何昊一直往應馳受傷右邊眉骨打,應馳挨了一記重拳,頓時頭昏眼花,防守慢了半拍,連續被打了幾個擺拳,整個人都晃了晃。

  裁判出面,擋住何昊。

  開始讀8,如果8秒內,應馳沒有恢復清醒,就等於被Ko了。

  「5、4、3……」

  應馳忽然猛地站直了,用力往自己胸口捶了一記,眼睛睜得晶晶亮,看向裁判,告訴他,他清醒了。

  應歡急得站起來,整顆心都揪在一起了。

  比賽終於結束,她慢慢坐回椅子上,等待裁判宣布結果。

  應馳舔著嘴角,一直安靜地喘氣,只有應歡知道,他那是緊張和害怕了。

  應歡問徐敬餘,不太確定:「應馳的點數是不是多一點?」

  徐敬餘:「嗯,非常微弱的優勢。」

  當裁判舉起應馳的手時,應馳瞬間跳了起來。

  他舉起雙手做了個勝利的姿勢,跑到拳台邊大聲喊:「姐!我贏了!」

  應歡比他還高興,站起來就彎起手臂,笑著給他比了一個明晃晃的愛心。

  徐敬餘:「……」

  他猝不及防地楞住,看著小姑娘笑彎的眼,睫毛忽閃,黑白分明的眼裡亮晶晶的,滿眼的驕傲藏不住。

  有這麽驕傲嗎?

  只是贏了一場初賽而已。

  應歡比完愛心,又竪起大拇指,她看向徐敬餘,笑眯眯地:「應馳贏了!」

  徐敬餘被那個明晃晃的愛心給震到了,忽然有些煩躁,越來越看不慣臺上的應馳,那傢伙又蹦又跳,跟教練擊完掌,整個人笑地跟個傻逼似的。

  媽的,這小祖宗真是渾身毛病,各種作。

  贏個初賽而已,還要人比愛心竪大拇指,他以爲他五歲嗎?

  他舔了舔嘴角,皮笑肉不笑:「哦。」

  應歡不在意,高興完了,看向同樣呆愣看著自己的陳森然,淡聲說:「應馳贏了,你要跟我跟應馳道歉了。」

  陳森然:「……」

  他看著面前的少女,不知道她爲什麽突然要求他道歉,他忍不住諷笑:「他隻贏了一場,有什麽好驕傲的。」

  「但是他贏了,我就有底氣了。」

  「……」

  徐敬餘抬頭看她,輕輕一笑:「那你不如把希望押在我身上,底氣更足。」

  作者有話要說: 這段有點難寫,又想寫完奶馳,所以晚了一點,跪地抱歉嚶~

  Ig拿世界冠軍了,嗯以後讓敬王拿一個世界拳王!再給應小歡買一架飛機!

  ——

  奶馳:這個人臭不要臉,也想要我姐姐幫按摩,還想要我姐哄,我姐姐說了隻哄弟弟的。

  徐敬餘:哦,那是她還沒有男朋友的時候。

  應小歡:……

  徐敬餘:應小歡,想看我左手錶演什麽?

  應小歡冷漠臉。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