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戒不掉的喜歡》第12章
第 12 章

  俱樂部今晚有個對抗賽,對抗賽是拳擊訓練內容之一。俱樂部內部比賽基本每個月都有,是教練考驗拳手訓練成果的一種比賽,但今晚的比賽是爲了選拔下個月參賽的選手。

  徐敬餘看著應歡:「應馳沒跟你說?」

  應歡搖頭,心想應馳是不是怕自己贏不了?所以才沒告訴她?

  她看向徐敬餘:「你呢?你不用比賽嗎?」

  徐敬餘說:「這個比賽我以前參加過了,最近訓練方向有些變化,吳教練不準備讓我參加這個比賽。」

  不過,今晚他也要實戰一次。

  今年五月開始,吳起就準備讓他更換級別,從75公斤級轉爲81公斤級,訓練了三個月,還沒試過成果。

  應歡回想了一下,之前姜萌和林思羽兩人在宿舍基本把徐敬餘的比賽視頻看完了,徐敬餘之前參加過APB個人職業賽,APB是奧運體系AIBA國際拳聯力推的個人職業賽,也是奧運資格賽之一。

  應歡抱著周柏顥的小侄子恒恒坐車後座,給他看她畫的速寫。

  她軟聲細語地問:「你喜歡畫畫嗎?」

  恒恒小朋友搖頭:「不喜歡。」

  「那你喜歡什麽?」

  「喜歡打拳啊,我小叔和敬王都會打拳,不過小叔打不過敬王了,他是菜鳥。」

  「咳……」

  小朋友看過徐敬餘的比賽,知道他有個稱號叫敬王后,就一直跟著叫。

  周柏顥臉一黑:「周恒你胡說八道就丟你下車。」

  徐敬餘坐在副駕駛上,從後視鏡裡瞥向應歡,發現她抿著嘴角在笑,不知道是不是戴牙套的原因,她一直是抿嘴笑,很少露齒。他發現她對小朋友特別溫柔有耐心,尤其是應馳,那傢伙說他五歲都抬舉他了。

  徐敬餘收回目光,輕哼:「這不是實話嗎?」

  周柏顥冷哼:「你得意個什麽勁兒啊,我要也是職業選手,能打不過你嗎?」

  「那可說不準。」

  「改天來比一次。」

  「行啊。」

  兩個男人莫名就約了一戰。

  應歡抬眸看了看他們,打心底裡覺得徐敬餘不會輸。包裡的手機響了,她摸出來看了一下,是鐘薇薇打來的,電話接通,鐘薇薇問:「你上完課了吧?林思羽跟她爸媽旅游經過這裡就不準備回去了,在她小姨家住一段時間,提前返校了。她讓我們出去玩,你沒看群消息嗎?」

  「我沒注意,你等一下。」應歡捂住手機,看向駕駛座,小聲問:「周總,我可以讓同學去俱樂部玩一會兒嗎?」

  今晚的比賽她想看,鐘薇薇和林思羽那邊也不好拒絕,而且鐘薇薇一直很想看應馳打比賽。

  周柏顥笑笑:「可以啊,你讓她們來。」

  應歡把手拿開,跟鐘薇薇說了一下,鐘薇薇很興奮,立即跟林思羽說了,兩人馬上就趕過來。

  挂斷電話,應歡又看向駕駛座,溫聲細語地說:「謝謝周總,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幫忙做臨時醫護。」

  周柏顥剛想說不用了,徐敬餘扯了個笑:「行啊,小醫生。」

  應歡:「……」

  她下學期才大二,現在就叫她醫生,根本就是拿她開玩笑啊。

  周柏顥看她不說話,以爲小姑娘尷尬了,笑了下:「我還記得你之前幫你弟弟處理傷處理得很熟練,跟我們的醫護沒差,普通比賽的傷害你完全能應付得了。」

  因爲她專門去學過啊……

  應馳那會兒打比賽賺獎金,她也想能做什麽,她堂姐在三甲醫院是外科助理醫生,她去找堂姐教的,俱樂部醫護治療拳手的時候她也在旁邊看著學。

  半年多時間,處理拳手賽後基本創傷完全沒問題。

  應歡跟徐敬餘到俱樂部的時候是下午四點半,周柏顥被小侄子纏著,先把人帶進去了。此時,有比賽的拳手們正在稱重,應歡下意識地轉頭徐敬餘,問:「徐敬餘,你是不是比前段時間重了?」

  剛才她走在他身後,感覺他確實比前幾次見面的時候更健壯挺拔。

  徐敬餘脚步一頓,低頭睨她,挑眉道:「可以啊,不止記得我了,還看出我體重變化了。」

  應歡沒理他的調侃,追問:「是嗎?」

  徐敬餘嗯了聲,說:「我現在是81公斤級。」

  之前姜萌她們在寢室看徐敬餘的比賽視頻,應歡也跟著看過,徐敬餘的身高體重是182cm,74.6㎏,所以他增重了六公斤?拳手一般都非常注意保持體重,因爲每場比賽前三小時都有稱重儀式,一個賽季內不能更換級別,如果在資格賽中拿到奧運入場券,那更要保持體重了。

  應歡有些好奇:「75公斤級不好嗎?」

  徐敬餘瞥了她一眼,低聲說:「吳教練說我75公斤顯得瘦些,重拳發揮得不够好,所以增重試試,說不定81公斤級更適合我。」

  應歡脚尖微踮,忍不住用手在自己跟他之間劃了一劃:「你長高了嗎?」

  「你沒長高?」他笑著問。

  「……」

  她大一軍訓的時候是163,好像確實沒長了。

  徐敬餘看著她白淨的小臉,手指微動,抬手在她腦袋上一揉,「多吃點兒。」

  他說完,大步走進俱樂部大門,拐角時擼了一把腦袋,被自己短茬的頭髮一刺,忽然回過味兒來,她頭髮怎麽那麽軟呢?

  應歡看著男人挺拔修長的背影,抬手順了順被他揉亂的頭髮,快步跟上他的步子。一進門就聽見應馳喊:「啊啊啊啊啊爲什麽我身高還是179,高考前體檢到現在都沒變!我想長到180啊!」

  應歡:「……」

  徐敬餘往那邊瞥了眼,嘴角抽了抽,換衣服去了。

  應歡還記得自己答應做比賽醫護,過去幫忙,等徐敬餘披著戰袍出來的時候,她就站在體重秤前抬頭看他。

  徐敬餘脫下戰袍,站上體重秤。

  應歡目光在他身體上停留幾秒,轉頭去看拳手資料記錄——

  徐敬餘,185cm,81.2kg。

  她一抬頭,就對上他漫不經心的目光,忍不住抿嘴一笑,有些得意。

  她眼力真好。

  徐敬餘拾起紅色戰袍,看著她,「笑什麽?」

  應歡說:「沒什麽。」

  ……

  晚上七點,天色清灰,夜晚來臨。

  俱樂部的比賽是按照正式比賽規則進行的,除裁判和醫護之外,還有拳擊寶貝繞場舉牌。

  比賽時間是七點半,應歡在門口等了一會兒,鐘薇薇和林思羽也來了,兩人明顯很激動,特別是林思羽,穿了條碎花吊帶裙,化了精緻的妝,打扮得很漂亮。

  林思羽撩撩頭髮,微笑道:「聽說敬王也在啊。」

  應歡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問:「所以你穿這身是要來勾.引他的嗎?」

  林思羽瞪她一眼,頗有些可惜地說:「不啊,聽說他不好勾.引,性感熱辣的拳擊寶貝都沒勾走,我就不想了。不過,有帥哥在的地方,自己也不能太寒磣是吧。」

  聞言,應歡心底忽然一鬆。

  鐘薇薇探頭往裡面看,催促她:「快快快,現在可以進去了吧?」

  裡面傳來吳起的聲音:「八點馬上就要到了,有比賽的快準備準備。」

  應歡說:「走吧。」

  搏擊館來了小批觀衆,坐落隨意,應歡把兩人領到前排,往拳臺上看了眼,說:「你們坐這裡,我要去做臨場醫護。」

  鐘薇薇忍不住笑:「這就當上醫護啦?有工資嗎?」

  應歡也笑:「沒有。」

  身後,忽然傳來一聲:「你想要工資?」

  應歡身體一僵,回過頭,就看見周柏顥正笑著看她,她非常客氣地說:「我同學開玩笑的,我做義務工,不要工資。」

  周柏顥閒閒地看她:「真不要啊?」

  應歡:「……」

  想要工資。

  不想做義務工。

  應歡有些後悔說不要,但話已經說出去了,只能大方說:「不用了,反正我來不了多少次。」

  「後悔了跟我說啊。」

  「……」

  您直接給我成嗎?

  應歡差點就說出口了,抿了一下唇,忍住了。

  周柏顥笑笑,直接在旁邊的空位坐下,翹起二郎腿,旁邊的林思羽看了他一眼,正襟危坐,一臉八卦快忍不住了,這誰啊?

  比賽要開始了,應歡匆匆說:「我先過去了,等會兒過來。」

  除了應歡這個臨時工外,還有另一個貨真價實的女醫生,一頭短髮,幹練又漂亮,隊員們叫她韓醫生。韓醫生看了她一眼,笑著挑眉:「哎喲,這是請來一個小醫生嗎?」

  應馳在後面喊:「韓醫生這是我姐,A大醫學生。」

  韓醫生看著應歡白晰細嫩的皮膚,有些羡慕道:「怪不得這麽水嫩,大幾?」

  應歡說:「開學就大二了。」

  韓醫生笑笑:「真小啊。」

  身後,坐著一排運動員,陳森然笑出幾聲:「所以,是小醫生啊,姐姐你以後經常來的是不是?叫你小醫生好不好啊?還是小護士呢?」

  應歡微笑:「那我叫你小弟弟好不好啊?」

  衆人一楞,轟然大笑。

  再一看,應歡臉上挂著淡淡的笑,安靜又乖巧,一群運動員都好意思往歪處想,有人問:「應歡不是學護理的吧?」

  石磊說:「還是小醫生好啊,小學妹不是學護理的吧?我看她肯定是學外科或腦科的。」

  應馳瞪向陳森然,狠狠道:「你別用這種語氣跟我姐說話,欠得要死。」

  陳森然不以爲然:「我怎麽了我?還不能說話了?」

  最後排的徐敬餘面無表情地睨著陳森然的後腦勺,抬脚在他椅子上踹了一脚,陳森然猛地往前倒,摔下椅子,他一下站起來,憤怒地回頭:「徐敬餘你他媽幹嘛?」

  徐敬餘淡淡地說:「讓你閉嘴。」

  陳森然面紅耳赤地站起來,吳起站在拳臺上,指著他就駡:「陳森然你又幹什麽?趕緊給我坐好來!」

  陳森然忽然嗤笑了聲,踢開椅子,一屁股坐下。

  比賽按照APB職業賽事規則進行,每場六個回合,每個回合三分鐘,中場休息一分鐘。今晚時間有限,吳起隻驗收56公斤級,69公斤級,81公斤級。

  最先入場是56公斤級的,楊璟成就是56公斤級的。

  應歡守在旁邊,等中場休息的時候,上臺給他眉骨止過一次血。

  楊璟成笑著說了句:「謝謝啊,小醫生。」

  應歡:「……」

  算了,愛怎麽叫怎麽叫吧。

  第二場是69公斤級,應馳對陣石磊。

  石磊身高不比應馳,但臂展優勢很强,一般來說手臂長的拳手更容易擊中對手。石磊其實今年已經23歲了,經過系統訓練的時間比應馳多了四五年。

  應馳打得比較被動,好在他心裡素質好,也知道自己目前不如石磊,不會被逼得太急。

  石磊也是進攻型拳手,不像徐敬餘那樣,吊著他玩兒。

  賽後,應馳眼睛破了個口,流了不少血,連著眼角也有些紅,應歡皺著眉頭幫他止血後,小聲說:「你要加油啊,不要總是挨揍,我會心疼的。」

  應馳委屈巴巴:「好。」

  徐敬餘丟下戰袍,經過姐弟倆身旁,跳上拳台,就聽見應馳說:「姐,你給我吹一下,我眼睛疼。」

  應歡說:「好。」

  他低頭,看過去。

  就看見她鼓著小臉,溫柔仔細地給應馳吹眼睛。

  他面無表情地看了一陣,直到助理把護齒遞到他嘴邊,才移開目光。

  心裡嗤笑。

  真他媽是個小祖宗。

  徐敬餘站在拳臺上活動了一下身體,一身精壯的肌肉看得現場女觀衆「哇」地一聲,應歡感覺自己都聽見林思羽的聲音了。

  林思羽確實在台下感嘆:「敬王這身材,摸一下都要算錢的吧?」

  鐘薇薇小聲嘀咕:「沒想到奶馳肌肉這麽結實,我還以爲他還是小奶娃呢……怪他那張臉太漂亮了。」

  周柏顥:「……」

  81公斤級比賽開始,徐敬餘的對手是俱樂部老將,在美國特訓過一年,也打過不少職業賽。這場比賽相當激烈,徐敬餘打75公斤級的時候就是速度和靈活性特別好,轉81公斤級後,特別進行了力量訓練,重拳力度比以前大許多。

  應歡專注地看著拳台,徐敬餘打拳過程一直沉靜著臉,看起來非常冷靜,左手出拳尤其重。

  左撇子麽?

  中場休息四次,有兩次休息,都是韓醫生上臺給徐敬餘止血。

  也沒有特意,只是兩人站的位置更近罷了。

  比賽結束。

  徐敬餘眉骨處的血又滲了下來,他吐出護齒,靠在邊角,回頭看了眼還站在台下的應歡,指指自己的眉骨,「小醫生,來治治我,快死了。」

  應歡:「……」

  她帶著止血棉球和紗布過去,在他面前蹲下,小聲說:「閉上眼睛。」

  徐敬餘聽話地閉上眼睛,男人睫毛很長,又黑又密,血已經滲到眼皮下了,她把血擦掉,發現他眉骨腫得厲害,腦子一抽,又問了句:「是不是很疼?」

  「是啊,疼死了。」男人嗓音低低地,閉著眼睛翹了翹嘴角。

  「……」

  應歡沉默地看他,完全沒看出他有疼的感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有話要說:

  徐敬餘:小醫生,來治治我,快死了。

  奶馳:啊啊啊啊啊我的!我姐!只能爲我服務!

  應小歡:……【再讓我長高2公分吧。】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