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異世界迷宮最深部為目標》第379章
00060_IF『守護者ルート』7下之上

在艾德決意發動新的革命,並掀起了往常的叛亂之後過去了半天。
在地上感知到異常的諾斯菲(因為她偷偷地在渦波體內放置了探測魔法),率領同伴們來到了迷宮入口前。

「啊啊、真是的⋯⋯⋯那個男人非要每隔一段時間叛逆一次才能順心是嗎⋯⋯」

一邊嘆息,諾斯菲一邊為自己不得不出場收拾局面而沮喪不已。
在千年前,明明覺得是那樣賢能那樣難對付的男人,實際上卻是個這麼能搞事耍笨的棘手的傢伙,諾斯菲甚至感到一絲悲憫。

「有點大意了啊⋯⋯⋯真後悔沒能事先阻止他們」

進入臨戰態勢的阿爾緹一邊感到無奈地捂著額頭一邊站到諾斯菲的身旁。看樣子她雖然不是沒有預料到會演變成這種情況,但是真到發生的時候還是感到十分不爽。
而最後一個人便是緹緹。
將頭髮盤在腦後,渾身冒著剛泡過澡後的熱氣的她,正以仁王立的姿勢站著。

「真想不到,他們居然趁我們以女子會的名義去溫泉旅行的時候又犯案了呢⋯⋯⋯艾德那小子,之前明明被火烤和精神洗滌折騰成那樣,真是堅強啊。居然還不肯放棄,就連我這個姐姐都沒法理解了呀。看來是精神有所成長了吧。姐姐我很欣慰嘛!」

並且緹緹的意見還是老樣子很跑偏。
作為友人理解她的心思的諾斯菲轉向了一副事不關己的緹緹,以已經放棄了的語氣說道:

「緹緹你啊、只要跟我們一起走就夠了。反正我已經知道你是不會認真起來的就是了」
「⋯⋯抱歉了呀,諾斯菲。那人家就承蒙你的好意嘍。也就是負責吆喝的意思啦!當然,如果事情真的不妙了的話,人家會好好幫忙的所以放心吧!」

回想起之前的戰鬥,緹緹一上來就該被排除在戰力之外。
諾斯菲和阿爾緹都明白這個致命弟控的習性,所以接受了這個事實並開始進行探索的準備。

「那麼,既然我們的立場都分清楚了,就來整理一下當前的狀況吧」
「也是啊。首先是迷宮,讓我把這個『目前施工中』的看板給毀了吧──」

阿爾緹焚毀了掛在弗茨亞茨国迷宮入口的封鎖,並窺視迷宮內部的情況。她只是隨手放出『火焰』去探測,就察覺到了與往常的不同。

「跟我們預料的一樣。裡面盤踞著大量的怪物。跟以前的配置萬全不同」
「姆姆。這種感覺,就算是人家也有點難辦啊⋯⋯」

緹緹也一樣使用『風』探查了一下。雖說在迷宮內不能使用大招,但是能讓擅長廣域殲滅的兩人露出這副表情,便足以讓作為隊伍領袖的諾斯菲理解現狀到底有多糟了。

「沒關係。我就是為了應對這種狀況才把大家叫來的」

接著,諾斯菲折身看向身後。
在她身後的,是不可盡數的蠢動著的人群。
而每一個人身上,都佩著殺氣滿滿的裝備。
摩肩接踵地聚集在一起的探索者們伴隨著無法抑制的喧鬧聲摩拳擦掌地等待著時機。

「還沒好嗎─,喂─!!」
「我說,為什麼要聚到這裡啊。誰來解釋下啊」
「好了好了總之安靜點!不安靜點的話就不妙了啊!會被吹飛的!」
「啊啊,又是往常的『活動』是嗎。最近可真多啊」

不僅僅是探索者。
還有騎士和劍士、魔法使和商人。還有為国家奔走的探索者和實力不俗的修行者。從事不同職業的人們全都聚集在這裡。
他們都是被諾斯菲和緹緹緊急召集來的用於攻略迷宮的人員。
最近由守護者們舉辦的,有關迷宮的活動在聯合国內宣傳得相當熱烈,所以這次的緊急召集也很順利。話是這麼說,不過如果沒有通過魔法實現的擴音和發光、以及作為原国主的兩人那卡里斯馬式的號召力的話,是沒法召集到這麼多人的吧。(譯注:Charisma,神聖的天賦,後被馬克思・韋伯引申為支配社會的三種類型之中的一個,用於形容領導者以其非凡的個人魅力進行統治,另外兩種為傳統型和法理型)

這還不止,促使她們的人氣暴漲的,還有別的理由。

「啊、阿爾緹醬看向這邊了!!」
「今天還有諾斯菲大人和緹緹大人在啊!」
「揮揮手!緹緹!我之前挑戰過你哦、還記得嗎─!」
「啊啊,居然能看到阿爾緹醬本人,我死而無憾了⋯⋯!!」

那就是這些起哄的角色廚。
這種類型的人中貴族的子嗣和學院的男女學生占的比例特別高。不過像這樣的人相應的級别也都不低。算是預想外的強大戰力了。
緹緹首先向著聚集而來的人群揮了揮手。

「嘿嘿!好久不見嘍,今天大家都是同伴喲─!」

緊接著一部分的集團便「哦哦哦哦─!」地高聲歡呼起來。
只過了幾個月,通過迷宮給人印象的改變而迅速和平白痴化的聯合国的現狀,從這一幕中便可見一斑。
而在那之中,也有持續不停地喊著一個人的名字的,達到了和平白痴的極致的探索者。

「阿爾緹───醬!再來教我有關迷宮的事吧!阿爾緹醬啊啊啊啊啊啊!!」

他是在最近的活動中,被擔任『外援角色』的阿爾緹引導的一名探索者。他在一度體驗過那次活動之後,就一直是這個狀態了。
在這充滿了狂信和熱情的視線之前,阿爾緹後悔地撇開了視線。

「啊、不是⋯⋯⋯今天要舉行別的活動,所以那種事有點⋯⋯」

阿爾緹如此稀奇的模樣和語氣逗笑了一旁的諾斯菲。

「呵呵,阿爾緹。不如就像平時那樣『喵~』幾聲當作服務如何?我想人家一定會很高興的哦」
「諾斯菲,什麼叫像平時那樣啊⋯⋯!在我的生涯中一次都沒那麼說過不是嘛、一次都沒有⋯⋯!不要在人前隨便給我樹立奇怪的印象啊⋯⋯!!」
「就算你跟我這麼說⋯⋯但是提到阿爾緹在我心中的印象,本來就是軟萌型的呀」
「哈啊?我明明就是在迷宮的同伴們當中最硬派的才對吧!?」

阿爾緹這句話聽的諾斯菲和緹緹雙雙歪頭。

「誒?」
「誒?」
「除了我之外,不是就沒有冷靜成熟的大人了嘛!」
「⋯⋯誒誒。嘛啊,可能是那樣呢。既然你本人是這麼想的話,那就當做是那麼回事吧」
「⋯⋯無、無話可說」

儘管不服輸的阿爾緹還在堅持申訴,但是作為友人的兩人卻撇開了視線。而她們兩人看向的,便是發出不絶於耳的歡呼聲的人群。並且如果仔細去聽的話,會發現阿爾緹的粉絲比例最高,喊得也最響。
在友人展示給自己的現實面前,阿爾緹的火焰從衣擺下滲出,並越燒越旺。

「咕嗚嗚⋯⋯!這全都是艾德的錯⋯⋯!還有法芙納也是!『外援角色』什麼的,明明我立馬就不幹了的⋯⋯!結果他們居然串通起來,造出那麼多我的人偶到處賣錢⋯⋯!!」

姑且不管怒火中燒的阿爾緹,諾斯菲急忙組織起對迷宮的進軍。
她將身後各集團的代表人聚集到身邊,進行最終確認。
聚集來的真的全都是相當傑出的人物。
有弗茨亞茨国專門委任負責探索迷宮的大騎士團的團長,瓦爾德国最大的綜合公會的會長和副會長。還有艾爾多拉琉學院『迷宮探索專科』的精銳,古爾亞德国飽負盛名的自海外而來的英雄們。聯合国的全明星可謂齊聚一堂。
但是,勞拉維亞国的公會『絶世』還有『史詩探索者』的重磅人物卻缺席未至。但諾斯菲對此沒有多想,直接同代表們交談起來。

「──聖女殿下。也就是說,這次是暫時將迷宮強化了是嗎?」

弗茨亞茨的騎士團長詢問此番召集的目的,而諾斯菲回答道:

「是的,這是場特殊活動。活動的概要正如之前所說過的」
「這樣的話,危險性就要比平時高了啊⋯⋯」
「非也,雖然會讓你們覺得危險度提高了,但有著不容易讓人喪命的底線在,所以大家可以放心。畢竟對方的目的基本上還是以拖延時間為核心的」
「呼⋯⋯⋯這場活動的主要負責人是艾德殿下嗎,原來如此⋯⋯」

在地上營業的經歷最多的艾德名聲相當好。所以多虧了將艾德的人望當做擋箭牌,諾斯菲的技能『詐術』效果才可以如此顯著。
話雖這麼說,但不容易讓人喪生這點可沒有說謊。畢竟不光對方,這邊也會對此多加留意。更何況諾斯菲這名少女是特化了避免人員死亡的能力的。

「請放心吧。確實敵人變強了,但是大家的實力會被我強化到比敵人還高的水準。──『光』」
「──!這道光是⋯⋯!!」

諾斯菲播撒出的光對在場的數萬人用魔法進行了強化。

「要說的話,這場活動本質上就是想讓大家體驗一下探索更高難度迷宮的感覺」

滿溢的光芒中自然地混入了『魅惑』的力量。

「請不要想得太複雜。這是獎勵。只是單純地讓大家盡情狩獵的活動罷了」

這沁人心田的話語,明明音量不高,卻切實地傳到了每個人耳中。
諾斯菲以溫暖柔和的語氣下達大軍出征的指令。

「那麼我們出發吧。活動開始。──『光之御旗(Nosfei・FLAG)』」

諾斯菲將旗幟握在手中,引導眾人前進。
她充分地發揮自己的力量,殺進了迷宮。
諾斯菲跟艾德一樣,都是特化了輔助的魔法使。
艾德擅長的是對日常生活的輔助。
而諾斯菲最擅長輔助的領域──

則是引導大軍團實現對地域的制壓。

◆◆◆

以『帶領大家體驗攻略隱藏迷宮直到四十層』為名義編組而成的艾德討伐軍,緩慢而有序地在迷宮內前進著。
途中,又Q又可愛的怪物們接連不斷地襲來。
不過狀況跟以前完全不同。所有的怪物眼睛瞪得都像要爆出來一樣,還發出了從未聽過的凶狠的吼叫聲,並以詭異的動作左蹦右跳。而且怪物們的能力全都經過了法芙納的重新改造,實力提高了很多。速度快得過頭讓人感覺超噁心的。
而且怪物們的戰術思維也變得讓人刮目相看。
它們已經脫離誰打我我打誰的級别了。
可愛的小動物系怪物們會從隱蔽的地方用風和火焰發動襲擊,然後立馬逃之夭夭。圓滾滾的青色史萊姆則以超高速在回廊裡縱橫無盡地飛竄,抓著探索者的死角狠狠地撞。被重新設計的哥布林們則聚集在一起瞄準隊伍最薄弱的地方突擊。
這跟一層的難度過於不相符的戰鬥讓討伐軍的成員們紛紛顫栗不已。

「──動、動作好快⋯⋯!這是往常的兩倍⋯⋯不對,三倍!!」
「而且每一種怪物肯定都會使用某種特殊能力啊⋯⋯!!」
「好棘手⋯⋯!這就是提高了一個水準的世界嗎⋯⋯!!」

雖然討伐軍在諾斯菲的魔法作用下肉體得到了強化,但是精神層面卻跟不上強度的提高。
正因為習慣了往日那種溫和的迷宮探索,要處理好突然間產生的落差才需要更多的時間。隊伍中漸漸出現了受不了怪物們潮水般的攻擊而打起退堂鼓的人。

──因此,會有避難者出現也是理所當然的。

「商、商店⋯⋯!讓我去商店先休息一下──」

迷宮內的店舖附近舖設好了『魔石線』,並時常保持著清潔,作為安全區域如今已經是廣為人知的事實。那溫暖的木造建築物,此時就像誘蛾燈一般吸引著探索者──然而,在侵入店內的一瞬間,房門和寫著「歡迎光臨」的招牌便開始發光。
被刻在後側的術式中的魔力進發,世界上最凶險的迎擊系統旋即啟動。
那是『風之理的盜竊者』和『死神』合作打造出的『暗之風』

一瞬間,逃到迷宮店舖避難的男子的頭部便被染黑。黑暗頃刻間奪去了他的視野,再加上風的束縛,他的行動能力也被剝奪。最後,作為終結技,坐鎮在店內已經擺好架勢的店主雄叫著。

「──■■■、──■■■■■■■■■──ッッ!!」

這不是平時的可愛少女(阿爾緹和諾斯菲的聲帶仿造)的聲線,而是只有知情者才了解的初期Ver,也就是那個可以誘發精神痛苦的仿彿來自地獄的怨嗟之聲。這個店主很明顯是限制器和安全制御都已經被解除的狀態。
伴隨著可以稱得上一種攻擊的嘶喊,店主操起兩把大斧,像野獸一樣撲了過去。
而這一幕的前前後後,全都被附近的探索者們看在眼中。

「y、噫!是、是『虐殺店主』啊!」
「是那個嗎、據說會從地獄深處襲來的那個⋯⋯!!」
「我聽說光靠一個那種東西,就給一個公會毀滅了來著!」

過去聽過這種聲音的人們因為當時的心靈創傷而害怕的動彈不得。只聽說過傳聞的人們則懾於店主凶猛的姿態而僵住。只有諾斯菲一個人毅然決然地衝了上去。

「──不可以!!」

對沒能阻止他進入店內而感到後悔的諾斯菲及時趕到了店內。
她在毫釐之間避開兩把血之斧的揮擊,並將其奪入懷中。接著諾斯菲順勢使出的回旋踢連帶一招『光之矢』貫穿了店主的身體,並將之破壊了。
緊接著,討伐軍的勇士們便陸續將被『暗之風』捕獲的人從店內救了出去。
店舖一時間被靜寂所支配。
只有諾斯菲一人漫步於其中,最後找到了一個植物。
那是被艾德開發出來並被施加了用於聯絡的日常魔法的植物。
帶著某種確信,諾斯菲沖著植物說道:

「──艾德,現在停手的話還來得及哦」

她將勸降的布告傳達給理應在對面監聽的男人。
旋即,從植物那兒便傳來了那個男人的聲音。

「──您真是溫柔啊,諾斯菲大人。不過您的關懷實在多此一舉。鄙人不稀罕。⋯⋯鄙人已經發過誓了。絶對不會再放棄的。最重要的是,鄙人必須要親手將理想的主君守護到最後才行!!將強大而美麗的她迎為我王,如此一來鄙人的悲願便可得償!!」
「⋯⋯所以呢,你上次也這麼說的來著,難道你忘了最後的結果了嗎?」
「──少在那兒磨磨唧唧的,有種就放馬過來!諾斯菲・弗茨亞茨!!」

艾德咆哮道。
以本應是聯絡用的植物釋放出的魔法『Wood』為信號,潛藏在店內的四具『血之店主』一齊現身。
而它們每一具都操著兩把血之斧。
諾斯菲立馬予以迎擊。
首先用『光之矢』將面前的植物擊潰。
接著找到一把因剛才的戰鬥而被打翻掉落在地的本是店內獎品的長槍,諾斯菲用腳尖流利地將長槍挑到空中,然後一把抓住長槍奮力擲出,一具店主便被長槍刺穿,緊緊地釘在了牆上。
再然後,諾斯菲撿起直劍和曲劍各一把,嫻熟地化解兩具店主揮來的血之斧,再反手用雙劍刺穿敵人的咽喉。至於最後一個,則被諾斯菲用撿來的棍棒連帶著血斧一起打得粉碎。
一切結束之後,察覺到店內的異常的守護者們也趕來匯合了。

「哦哦,不愧是諾斯菲。雖然不在一個方面鑽研到極致,但是十八般武藝樣樣俱全啊」
「嗚嗚,姐姐感動地要哭了哦⋯⋯⋯艾德的成長真是停不下來啊⋯⋯⋯跟人家不同⋯⋯」

阿爾緹先不說,緹緹的發言就連心胸寬廣的諾斯菲也只得露出苦笑。諾斯菲將差點說出口的「如果你能好好地扮演理想姐姐的角色的話,那個姐控四眼仔根本就不會像這樣暴走的哦⋯⋯!!」咽回肚裡(因為這次的事件不是緹緹的錯),把意識集中到接下來的迷宮探索上。

「看起來,艾德是認真的呢。我們準備的店舖應該是全都無法使用了」
「啊啊,看起來是這樣沒錯。但是,就目前來看,需要留意的不只有店舖而已啊」

想到接下來要面對的東西,阿爾緹不由地面露苦色。
諾斯菲也是一樣,走出商店之後,她將店舖的危險性傳達給全軍,接著重新率領大軍開拔。

──就這樣,隨著一層又一層的深入,危機也越發嚴重。

怪物會變得越來越強自是理所當然,但比那更棘手的是迷宮的路徑。雖然沒有參加『迷宮改造工事』的終盤,但路要怎麼走,作為迷宮之主的一員,諾斯菲她們還是清楚的。然而那並沒有什麼軟用。
且不說每一個區域的難度都跟個位數階層不相符,更討人厭的便是那惡意滿滿的構造。
本以為是充斥著有毒植物的區域,結果下一秒卻發現是難以行進的泥沼區域配以耐打系怪物的組合。本以為是吸收MP的植物區域,結果等著自己的卻全是掛在高處的天花板上、而且對物理攻擊抗性很高的怪物區域。想著是高溫炎熱的熔岩區域會讓喉嚨很渴,然而之後看到的卻是漂亮得露骨的湖。當然,湖水裡溶入了催眠藥。
在此之上,寶箱系統也被做了手腳。
發現寶箱的探索者們興奮不已地打開它,結果等待他們的確實多種多樣的陷阱。甚至還有藏著怪物的寶箱。而最煩人的偏偏是寶箱並不是全都是陷阱。不如說如果真的找到了有寶物的寶箱的話,放在裡面的都是比往常的道具要好上幾個段位的東西。
雖然是如此明顯地拿來釣探索者們上鈎的道具,但不管諾斯菲怎樣忠告,還是抑制不住他們作為探索者的本能。就算冒著風險也要頂著煙上,以入手寶物為第一目標才是他們的本性。
所以因為寶箱陷阱而脫隊的人一味地增加著。

「就、就算明白他是認真的⋯⋯,但是這手段也太狡猾了吧!」

儘管還在迷宮裡,但諾斯菲還是忍不住像個小孩子一樣氣得跳腳。
真想不到那個喜歡在台面下決勝負的艾德,居然會做的這麼露骨。
這是再明顯不過的消耗策略。
儘管這邊也為了防止敵人的消耗而召集了大量人手,但是看來還是敵人的手段更勝一籌。

「唔姆!要說到手段狡猾的話,咱弟弟他可是世界第一哦!!」

明明諾斯菲並不是在誇艾德,但是不知為何緹緹卻感到十分自豪。
相對地,阿爾緹認真地思考起來。

「看來對方不僅理解到時間限制是我們的軟肋,就連我們的戰略都被看穿了啊。雖然我倒是覺得從這裡開始就由我們三個獨自前進也無妨就是⋯⋯」
「非也,阿爾緹的力量一定要溫存起來。我們也是,要極力避免實力的消耗。既然最後要面對法芙納的話,就必須要慎重才行⋯⋯」

諾斯菲作為領導做出了決策之後,再次引導起討伐軍的前進。

──接著她們抵達了被熊熊烈火充斥的第十層。

就在不久前,這一層的BOSS都是由騎士諾文擔任的,然而現在他卻不見了踪影。於是作為原主人的阿爾緹像是在自己家裡一樣轉了轉,然後發現了一封放置在角落的手信。

「諾斯菲,這是諾文留給我們的」

將書信打開後,阿爾緹朗讀起來:

「『因為莉帕她出乎意料地喜歡溫泉,所以我們兩個打算稍微去一下追加的溫泉旅行。請不要來找我們。我們計劃上,打算去比北方的佩亞希亞還要北面的深山那邊。因為還打算順便賞一下雪,所以真的會非常花時間。請不要來找我們。等到冷得不得了的時候,我們就會回來的。請你們、真的不要來找我們。──來自諾文・阿雷亞斯』」
「那個男人、這不就是誘拐了莉帕醬逃走了嘛⋯⋯!!」

果斷地只拉上莉帕一個逃之夭夭,並且還婆婆媽媽地強調了三遍不要去找他,對此,就連諾斯菲都壓不住怒意了。

「其實本來就沒什麼辦法去找的呀。不過,雖說莉帕醬會很開心,但是還是有點犯罪的感覺呢。畢竟從旁看去的話,那二人組的身高差相當了不得啊,希望諾文不要被逮捕哦⋯⋯⋯而且莉帕醬還特別有露出狂的氛圍呢。加上因為對象太木頭人的緣故,她最近接觸得也越來越過激了的說⋯⋯」
「啊啊,真是沒用⋯⋯!!就因為沒有判斷出這事對渦波大人有多重要的能力,所以你千年前才會變成孤零零的啊⋯⋯!為什麼不明白呢,阿雷亞斯!!」
「好了好了,光是沒有被敵人利用這點,比起之前就強多了。跟千年前本著善意但做的事卻適得其反地害死同伴相比,現在的他已經有所成長了啊」
「⋯⋯確實。那個男人,畢竟是地地道道的死神啊。他曾經可是擴大己方被害的天才。正如阿爾緹所說,他不在才好嗎」
「從千年前開始,只要有那個男人在,死人就會莫名其妙地變多。也不知為何」

雖說本人不在現場隨便怎麼說都行,但她們身邊還有一個人因為這番話而使心靈受到了傷害。

「你、你們說得可真過分啊⋯⋯⋯人家對此也有所體會,根本笑不出來呢」

如果說在南方,最能夠增加己方的受害程度的人是諾文的話,那麼北方的首席就是緹緹了。這兩人之間有種微妙的親近感。
話是這麼說,但緹緹並不會給諾文打抱不平。
就這樣,隨著諾文人際關係的偏重暴露開來,討伐軍也來到了迷宮二位數的階層。
等候在那裡的是新種類的怪物。
在這些恐怖、不可名狀、無法直視,看一眼就會讓人本能地感到畏懼的血之怪物面前,探索者們紛紛慘叫。

「嗚、嗚哇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到這些一邊蠕動一邊播撒著黏液,擺動著像是觸手聚集在一起形成的四肢,像人一樣徘徊的怪物們,諾斯菲立馬就明白了。

「這、這是阿爾緹設計的造型系列⋯⋯!!難道說,法芙納!你居然沒有把那些設計圖丟掉,還全都保存起來了嗎⋯⋯!?咕、光是把這東西納入視線,精神就會壊死的⋯⋯⋯而且這種精神污染既然不是魔法,就沒有辦法用我的『交流』進行相殺⋯⋯!!」

雖然藉此才注意到作為迷宮設計部門編輯長的法芙納貼心地將部下的設計統統保管了起來這個正能量的事實,但敵人這毫不留情的戰術也讓諾斯菲感到憤恨。
同時,身後奏響了如同管弦樂一般的悲鳴大合唱。
其中不乏輕度發狂和噁心到嘔吐的人。

「這、這是什麼啊!這究竟都是什麼東西啊──!!」
「咕、嘔、嘔啊啊啊啊──!!」
「唔哇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對他們的反應感到困惑的阿爾緹很不解地左顧右盼著。

「誒、誒誒⋯⋯?有、有這麼讓人難受嗎⋯⋯⋯真的有這麼過分嗎?雖然確實有些黏嗒嗒的,但是仔細一看的話不是很可愛嗎⋯⋯」

接著,阿爾緹為自己那連責備諾文的資格都沒有的可憐的品味辯護道。不過事情到了這一步,已經沒有人幫得了她了。

「雖然很遺憾⋯⋯阿爾緹。但是對於一般人來說,看到這些東西是足以留下心靈創傷的」
「就是、這麼回事的說。你也差不多該承認了哦,阿爾緹。這些,就連人家看到了都覺得不舒服哦。真的不太好的說」

哪怕是在千年前跨過屍山血海,飽嘗人類的惡意和殘虐性的兩人,也會對此感到反胃。也就意味著,是那麼回事了。
阿爾緹顫抖著,接受了兩名同伴的忠告。

「咕、嗚嗚⋯⋯⋯被這麼多人否定了的話,只能承認了呀⋯⋯⋯我以後、都不會再畫畫──」
「但是呢!」

然而阿爾緹的自省卻被緹緹打斷了。

「但是,阿爾緹!這不能成為你捨棄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興趣的理由!不能啊!」
「緹、緹緹⋯⋯?」

無論是緹緹還是諾斯菲都很清楚。
阿爾緹是怎樣每天都握著筆,一刻不停地繪畫的。在法芙納的教導下,為了讓自己畫得更好,她連覺都不捨得睡,一直不停地練習。最重要的是,阿爾緹畫畫時的那張笑臉。
阿爾緹她,是真的最喜歡畫畫了。

「雖然這東西是這樣,但是人家覺得這在某種意義上也是能夠震撼人類靈魂的作品哦。畢竟也得到了咱弟弟艾德的認可不是?拿來做怪物的話絶對是一流水準的啊。雖然可愛的設計實在是得不到大家的認可,但是在別的方向上摸索摸索也未嘗不可嘛」
「阿爾緹,我跟緹緹的看法相同。所以請你不要露出這麼傷心的表情」

聽到同伴們這麼說,阿爾緹難得地眼泛淚光。

「緹緹、諾斯菲⋯⋯!」

三人目光相合。
不僅如此,她們的魔力之光也紛紛閃耀、絡合,嶄新的友情就此萌芽。
不過,在她們和氣融融地交談時,周圍探索者們的阿鼻叫喚也一直不絶於耳。在她們能在這個狀況下還可以心平氣和地交流的時間點上,其實就證明了,不光是阿爾緹,緹緹和諾斯菲的感性也是異於常人的。
接著對視了足夠長的時間後,緹緹和諾斯菲都果斷地開始採取對策。

「綜上所訴,接下來就得去把阿爾緹的設計全部粉碎嘍」
「沒錯呢。不盡快處理掉的話,被害會進一步擴大的」

為了救助探索者們,兩人手腳麻利地將怪物們從腦門開始逐一粉碎。
因為只是看上去很恐怖,實際上沒有多強的緣故,所以處理作業進展得很迅速。

「下手再溫柔一點啊!那都是我的傑作的說!」

雖然明白這是必要的行動,但是不知不覺間母性有所觸動的阿爾緹悲鳴道。
不過她的悲鳴最終淹沒在了探索者們看到怪物被消滅而發出的歡呼聲中。

──如此這般,討伐軍跨越艾德準備的精神攻擊區域,來到了二十層。

這個滿是黑色液體的地方本是守護者的居住區。原本是緹達的階層,但是目前這裡沒有人在。
雖然大軍殺到了二十層,但是諾斯菲的表情可說不上好。
而她麾下軍隊的成員們,神情比諾斯菲還要糟糕。

「是因為阿爾緹造型系列的影響嗎⋯⋯⋯消耗甚大啊⋯⋯」
「唔姆。真是場艱苦卓絶的戰鬥啊⋯⋯」
「至、至於說到這個地步嗎⋯⋯?」

守護者們理解了現狀後,諾斯菲做出了一個決斷。
在前往三十層的路上,她生成愛用的旗幟,並釋放出光芒。

「諸位請看──!──『光之御旗(Nosfei・FLAG)』!!」

諾斯菲用熟能生巧的順序鼓舞大軍的士氣,並將夾帶在光中的魔法浸透於每個人體內。

「來吧,請集結於這面御旗之下!只要諸位追隨這面旗幟,就無需畏懼任何東西!」

以諾斯菲的聲音為分界線,後方軍隊一掃先前的穨喪之氣,傳來了合唱般的吶喊。

「聖女殿下!聖女殿下!聖女殿下──!!」
「阿爾緹醬!阿爾緹醬!阿爾緹醬──!!」
「緹緹大人!緹緹大人!緹緹大人──!!」

這是醉心於在陣前領導的少女們的人用她們的名字編成的贊歌。
看到這有點讓人懷念的光景,緹緹難受地抱起腦袋。

「嗚嗚,這個場景,頭好痛⋯⋯!」

畢竟她是一名擁有僅次於渦波的黑歷史的少女。
不過這也是司空見慣的事了,所以諾斯菲沒有在意,反倒是阿爾緹對居然有人連呼自己的名字感到羞恥,從而詢問道:

「諾斯菲,這是⋯⋯」
「是緊急手段。我拜託大家再努一把力」
「不不,這難道不是洗腦嗎⋯⋯」
「不是的哦,阿爾緹。這不過是一道連『魅惑』的效果都不如的淺薄的光罷了。不過,意識朦朧的人心中真正的思念會被加強就是了⋯⋯」
「啊啊,原來如此。要說的話,就是讓人的內心變坦率那招是嗎」
「正是。蘊藏在光中的『魅惑』充其量只是引子。所以,這只會讓大家喊出心中的真話罷──」
「聖女殿下!聖女殿下!聖『阿爾緹醬!阿爾緹醬!阿爾緹醬──!!』緹大人!緹緹『阿爾緹醬!阿爾緹醬!阿爾緹醬──!!』大人──!!『阿爾緹醬!阿爾緹醬!阿爾緹醬──!!』
「『嗯嗯──?』」

談話的途中,注意到不得了的變故,兩人輕嘆道。
接著諾斯菲冷靜地分析過這個狀況後,決定將計劃導向更好的方向。

「看起來,阿爾緹的粉絲勢力最強呢。那麼為了提高鼓舞士氣的效果⋯⋯阿爾緹,就拜託你說一句可以『魅惑』大家的話了。這回不是用魔法,而是普通的請求,非常人道的呢」
「不、不是!這個很奇怪吧!?絶對是諾斯菲你做了什麼才會這樣吧!?」
「沒有哦,其實我也有點嚇到了呢。居然超過了作為聖女的我的人氣。可能是因為你在『外援角色』時代的活躍效果異常顯著吧」
「超過了諾斯菲!?把那個諾斯菲給超過了!?」

對熟知千年前的南方是多麼狂熱地崇拜和迷信諾斯菲的阿爾緹而言,這實在是太過天方夜譚的話。雖然諾斯菲在現代並沒有像千年前那樣活動,但她依舊是光走在街上就能增加信徒的『魔法般的偶像』

「請你接受現實吧。絶大多數人都是你的粉絲哦。啊,看到那些拿著你角色周邊的人沒有。那個周邊,其實我也買了來著」
「都、都是那個『外援角色』的緣故嗎⋯⋯!?但是,我只是一時昏了頭才做的啊⋯⋯!?不過只當了幾天而已,而且還是相當冷淡的哦⋯⋯!?」
「但是有很多人就是喜歡那樣啊。連帶你的角色周邊一起,你那爆發性的人氣才能維持至今吧。而且就因為阿爾緹不願意多說話,所以才給了別人肆意妄想你另一面的自由哦」
「那怎麼可能啊⋯⋯!那可是我哦⋯⋯!被全世界喚作魔女,被所有人嫌棄避諱的我啊⋯⋯!!」

即使事實已經無法否認,阿爾緹還是堅持搖頭。而不絶於耳的「阿爾緹醬」的呼喊更是讓她的臉羞得越來越紅。
接著,又遭受心靈陰影刺激的緹緹也來向阿爾緹闡述自己的一點人生經驗:

「阿爾緹啊⋯⋯⋯你別看那只是一時昏頭做出的行為,但是出了問題是要負責任的,有的人就是因為一時的衝動,卻連人生之後的命運都被決定了啊⋯⋯⋯真心的哦⋯⋯」

阿爾緹沒法否定緹緹這番這無比沉重的話語。
精神遭受痛擊的阿爾緹雙膝一曲,跟緹緹一樣顫抖了起來。

「緹緹⋯⋯⋯現在的我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感覺確實能發自內心地體會到你的苦惱了喲⋯⋯」
「哦哦?⋯⋯雖然人家因為心理陰影有點感傷,不過總覺得這邊的發展挺不錯嘛」

尊重感情的重量的阿爾緹,和與她相反的緹緹。
不知為何,本質截然不同的兩人,卻在這時感到了心有靈犀。

「這樣想來,在我們當中,你的人生是最為沉重的啊。想到這裡,總覺得有點疼惜你了呢⋯⋯⋯呵呵呵⋯⋯」
「哦哦─!不知不覺間居然能攻略難度最高的阿爾緹了呢!萬歳萬歳!!」

大喜過望的緹緹一把就給阿爾緹抱了起來(肩車)

而阿爾緹也沒有抵觸,在緹緹的頭頂溫柔地撫摸著她的翠髮。
而諾斯菲則在一旁守望著這溫暖的一幕。看到友情的嫩芽茁長成長,她不由地露出一抹微笑。

──就這樣,討伐軍再次整齊劃一地被統合在一起,重新向迷宮的深處進發。

然後便是三十層的水晶花田。作為主人的諾文,以及扮演魔王角色的緹緹都沒在,所以這裡也是暢通無阻。
儘管部隊抵達了難度更上一層樓的三十餘層、

「看來已經不是靠小聰明就能對付的水準了啊⋯⋯」

能夠追隨到這裡的探索者們級别都很高。而且不光是級别,他們也十分賢明,絶不會被路上的陷阱迷惑。
但是,問題是敵人變得實在太強了。已經到了只靠崇拜阿爾緹醬的勢頭是沒法戰勝敵人的地步。
如果諾斯菲也拿出真本事用光去強化的話,還是可以一戰的吧,只是諾斯菲不喜歡將人強化到超越極限的程度去戰鬥。再加上需要節約魔力的考量,一路上經歷了不少苦戰。
儘管避免消耗很重要,但時間限制更是這邊的軟肋。
等到35層,也差不多到了不得不做出決斷的時候了,這時阿爾緹打了個激靈。這是因為她放出去索敵的『火焰』感知到了敵人。

「諾斯菲,是怪物的集群。很明顯是以我們為目標襲來的。而且,那個⋯⋯還有我設計的怪物在裡面。是很認真的編隊」
「迷宮的怪物群嗎⋯⋯⋯終於來了啊」

怪物群在迷宮裡算是一種名物。
再加上這是艾德改造的迷宮的怪物群,不知道裡面藏有什麼玄機。
如此這般,跟諾斯菲考慮的完全相同的緹緹,意識到這裡需要自己出場了。

「嗯─,那就讓人家去對付那個集群吧。人家稍微認真些,當做它們的誘餌好了」
「緹緹,真的可以嗎?」

緹緹在這裡脫隊總覺得讓人有些寂寞。
不過,諾斯菲也經過了冷靜的計算,所以無法強留。

「反正就算跟你們走到最後,無論艾德還是諾斯菲⋯⋯人家都不會成為任一方的同伴的呀。而且人家也得負起責任將回去的人安全護送到地上才行的說」

兩人都感到依依不捨。
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在艾德的盤算之中──但今天的迷宮探索,其實也是『理的盜竊者』們的挑戰。相信在這場探索中誕生的羈絆的阿爾緹點了點頭。

「諾斯菲,這裡就交給緹緹吧。我的魔力也按照計劃溫存下來不少。不過就剩下這幾層,我帶著你一瞬間就能燒著奔馳過去──!!」
「唔姆!諾斯菲就拜託你了哦,阿爾緹!去吧!然後好好地教訓他們一頓再回來!!──『Sehr・Wind』!!」

阿爾緹用公主抱的姿勢抱起諾斯菲,然後雙腳熊熊燃燒起來。
伴隨著熱量爆發性的增長,阿爾緹的身體浮在了空中。播撒著火焰屬性的魔力,得到了她特有的推進力──再加上緹緹從身後送來的風的加持,她一躍而出。

「那我出發了!緹緹!」

諾斯菲留下這句告別的話語。
而她的雙目直到最後依舊注視著率領追隨自己到這裡的精銳們與三十五層的怪物群戰鬥的緹緹。
隨後,諾斯菲毅然轉頭看向前方。
絶不能辜負了同自己戰鬥至今的探索者們和緹緹的心意。
而抱著這樣的諾斯菲前進的阿爾緹就像燃燒著的車輪一般不斷加速。
儘管阿爾緹的雙腳不再是實體,但她卻能拔地奔馳。她的步幅和速度都達到了常人的幾十倍。理所當然地,路上有不少的障礙。但是,不論是怎樣困難的路徑,都被她燒成焦土再踏過,敢來礙事的陷阱全部被燒爛,無數的障壁都被她燒破──不是誇張,她是在真正的意義上,燒盡一切奔馳著。
她火焰的餘波將周圍的怪物統統燒成灰燼。
她火焰的餘溫將回廊的地形全部化成熔岩。
只要是阿爾緹通過的路徑,無不化作『火之理的盜竊者』的階層。

──就這樣、三十六層、三十七層、三十八層、三十九層全部踏破,二人終於抵達了、抵達了四十層,『木之理的盜竊者』的階層。

這裡不再是以前那空蕩的草原。
新栽種的多種多樣的植物羅列著,在中央的則是一座由巨樹絡合而成的城堡。
阿爾緹毫不留情地順著勢頭沖垮了城堡的正門。
然後越過城堡的玄關和大廳,一直侵入到回廊盡頭的王室。
這個空間跟千年前的佩亞細亞很像。牆壁上飾以小国旗,王座上則有一名女性──加奈美於那裡沉眠。而在從入口一直舖到王座的地毯上,陸續站著三名男子。

「真虧你們能來到這裡呢⋯⋯⋯歡迎來到我等的『真・魔王城』⋯⋯」

其中一名男子,艾德為表示歡迎來訪者而如是說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