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73章
第七十三回:難安眠·下

映入眼簾的是滿目的鮮血,他止不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觸目驚心的紅色,將一地黃沙染紅,將他的雙目染紅。同樣,他也留不住,抓不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懷中瘦弱的人兒,如一朵迅速凋敗的花,零落一地殘紅。

“不……不……不!”他緊抱著她,殘破的嫁衣被她的鮮血染紅,熱血涼透。

“不……!”無論夢境還是現實,沈重華皆是面容痛苦,他冷峻的五官痛苦的糾纏在一起,聲音渾濁沙啞。他面容蒼茫,一身冷汗,彷彿墜入寒冰地獄,周身冰寒刺骨,陷入無邊絕望之中。

他緊緊抱著懷中的人兒,想要將她融入骨血,又好像是想要自己的體溫去溫暖她,然而一切都是徒勞。

在他用力環抱的那一下,懷中忽然一輕,他慌張又怔愣的攤開手,只見懷中空無一物,如同他被剜走了心的胸腔一般。

“七七……七七……”他像瘋了一樣,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跌跌撞撞的摩挲,一聲又一聲的呼喊她的名字。

“七七……七七……”一聲,一聲,從悲痛欲絕到聲嘶力竭。

冗長的絕望,窒息的寧靜。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有了光。

那是一點火光,不待他反應過來,便以燎原之勢熊熊燃燒,甚至燒毀了他的衣角。

那一瞬間,沈重華萬念俱灰,他沒有生下去的念頭,這天下,這江山,這萬人之上無比尊崇的位置,他謀劃了這麼多年,費盡心思才得到的一切,忽然之間全無意思。

熊熊火光,滔天熱浪,烈火灼身之痛不抵他心痛之萬分,沈重華不避不躲,他想,烈焰焚身又如何,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他閉上雙眼,想著就這麼死了也好……只希望能追上七七,在她過奈何橋,喝下孟婆湯之前……

可是見到她,又能說什麼?他愧對於她,負盡了她,他所有的辯解和悔悟在她面前都顯得蒼白無力。

忽然間,一道劍光折在他臉上,沈重華皺了皺眉,倏然間,手腕一緊,身形被一股力道猛一拉扯,沈重華睜開眼,只見烈焰之間忽又刀光劍影,他回過頭,如夢似幻,瞧見一道熟悉的瘦弱身影。

那身影,緊牽著他的手,手持一把山吃常見,出手迅速狠戾。那身影,他魂牽夢縈,是他無數次午夜夢迴,伸手都抓不住的倩影。

“七七……七七……”是的,那是七七,是他的七七。

夢境混沌,時間線更是交錯。沈重華來不及細想,無論眼前是夢境還是現實,無論眼前的七七是人是鬼,只要,她還在他身邊就好,不……只要他還能見到她就好。

“小心!”忽有一刀朝七七背上劈去,而她又餘前方眾人顫抖,無暇顧及,沈重華心驚,撲上前去想要替她抵擋。然而,夢境卻如同已經發生的過去一般無法更改,七七察覺,奮力一擊,逼退眼前眾人,又迅速轉身環抱住他。

“嗯……”沈重華聽到沈七悶哼了一聲,鮮血再一次染紅了他的眼睛,他記起來了……這是在青竹林,殺他的人是他同父異母的四哥派來的,他中了毒,才讓他們有機可乘,而她的七七同樣也中了毒,卻是劃破了自己的手腕,將毒血逼了出來。

然後,是七七以一敵十,由為他身負重傷,這才拖延了時間引得流月冷星出來相救。

沈重華記起了沈七背後的那幾道可怖的傷疤,其中還有一道猙獰的疤痕,幾乎將她小小的身子劈成兩半,那道傷便是因此得來。

她受了那麼多的苦,那麼多的傷,身心皆痛苦不堪,皆是因為他……

沈重華緊抱著七七,想要將她擁進骨血,而幾近暈厥的七七忽然在他的頸窩間睜開雙眼,聲音極冷的問了一句:“陛下,親手殺了自己孩子的感覺痛快麼?”

沈重華駭然,如遭雷亟!

這才發現,自己手中不知何時握了一把劍,貫穿了七七的肚子。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