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90章
第八十八回:觸不可及

“七七……”沈重華的聲音顫抖著,眼中也滿是傷痛。

但他痛的並不是七七甩在他臉上這重重的一巴掌,他痛的是透過七七雙眸所看見的那些傷痛,痛自己讓她所受的那些傷。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始作俑者,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沈重華看著七七,伸出的手停在七七臉頰旁邊,他沒有碰上去,他在害怕,他在膽怯,他曾經明明跟她的距離如此相近,明明與她是這個世界上最親密的人,有著最親密的關係,但他去親手將七七推遠了。

遠的觸手可及,卻又不能觸碰……

沈重華看著七七,她努力的挺起自己消瘦的肩背,橫眉冷眼的得看著他。然而她隱隱顫抖的雙肩卻出賣了她,連她自己都知道,她在沈重華面前強撐的,不過是一副色厲內茬的模樣。

七七在害怕,在難過,在悲傷,在憤怒,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

所以,即便沈重華有多想擁抱住七七,告訴她是他不好,他做錯了,他再也不會了,他都不再敢了。沈重華害怕他的接近對於七七而言,不是安慰,只會適得其反。

沈重華的動作僵在原地,七七忽然冷哼了一聲,聲如雪花,輕又微涼。

她格開他的手,轉身便走,沈重華一時無話,轉過頭時看見的已然是七七的背影。

一出假山,七七的腳步便快了起來,近乎小跑似的想要快快離開。七七不知道,如果多待一刻,沈重華又會對她做什麼?這怪不得她亂想,畢竟沈重華又不是沒在花園或是假山里要過她。

畫面閃現,七七隻覺得內心一陣屈辱,一時動情,竟有些想要流淚。

可能也是因為內心的慌亂,七七沒有註意迎面走來的白珏,於是她迎面撞上了一堵人牆,不等七七站穩身形,腰間便被一隻手臂手環住。七七本能的伸手,想要一掌拍向那人的胸膛,在看清那人的面容和唇角那一抹笑容時,七七不得不及時收住了手勢。

“蘇姑娘,好巧。”白珏噙笑說道。

當七七意識到,自己此刻倒在白珏懷裡時,登時紅了臉,忙推開他站好,福身對白珏說道:“衝撞了公子,還請見諒。”

她的聲音冷冷的,眼神也是冷冷的,與方才陪伴在蘇母旁邊時所流露出來的小女兒溫順乖巧的模樣全然不同,也與她此刻雙頰的羞紅產生了微妙的反差。

白珏瞇了瞇眼睛,只覺得眼前這位蘇姑娘像是一個迷,讓他覺得很有意思。尤其是他看見暄王沈重華於假山那處顯露身形,且沈重華望向他這處的神色更是複雜。

即便將軍府有意遮掩,可白珏還是知道,這位蘇姑娘在認祖歸宗回到將軍府之前,曾叫做沈七,是暄王府裡的侍婢。他更知道,說是侍婢,其實她的身份還是暄王的死士。

七七不想在此做多停留,抬步便走,顯然是慌不擇路,且對這禦花園並不太熟悉,白珏眼看著小姑娘走錯了路,不緊不慢的開口提醒道:“方才看到蘇夫人一行人往西園去了,相比是去看那開的正好的瑤台玉鳳,不知蘇姑娘可願與白某同賞?”

七七自然是不願的,且直覺告訴她,白珏此人並不簡單。可白珏這話說的巧妙,似在提點她,蘇母便在西園,而他似乎也知道自己並不清楚西園在哪。

七七隻想快些離開,皇宮裡的人哪一個都不簡單,她只想趕快回到蘇母身邊。看,不自覺的,短短數月,七七便已經如此依耐蘇母,就連她自己也沒發現,她潛意識裡覺得蘇母這樣一個溫柔的女子,竟給了她莫大的安全感。

死士忠於自己的主人,卻絕對不可以有自己依耐之人,而她如今有了,因為她也不再是誰的死士。

“有勞白丞相。”生疏客氣的稱呼,七七停下步子,表示妥協。

真是個倔強有趣的小姑娘,白珏笑了,風光霽月。

與七七一併離開時,白珏微微側目,看了看身後,沈重華未動,目光沉鬱的看著七七的背影……

大概是因為白珏送七七來到西園的緣故,回程的馬車上,蘇母忍不住抿著唇角微笑著問七七:“小七呀,你與白丞相……”

蘇母還在斟酌,七七這邊卻低著頭,柔順乖巧的說道:“見過兩面,不熟的。”

蘇母點點頭,拿了個桂花糕給她,怕她餓,讓她先墊墊肚子。還告訴七七,出門前她特意囑咐廚娘,做了七七喜歡吃的醬牛肉。

七七眼眶一熱,湊過去靠在了蘇母肩上,蘇母笑著摸著她柔順的長發,像是抱著小孩子哄一樣,說了聲:“乖囡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