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96章
第九十四回:此藥無解

七七身上起了反應,她感覺自己渾身燥熱,身子忍不住的發顫,而且感官的感受被無限制的放大,哪怕是尋常的撫摸,都能引得她嬌喘連連。

七七覺得羞恥,緊咬住嘴唇,混朦之中還在想著如何保留將軍府的名聲。這時候,不知是否是藥效的緣故,七七似乎是聽到了沈重華的聲音,應該是幻覺吧,他喚她的名字滿是憐惜:“七七……”

大掌輕柔的撫摸著她的側臉,似微微顫抖,有人掰開了她的唇,心疼的說道:“鬆開些,不要弄傷自己……”

七七不肯,仍舊別過頭,緊閉著唇,她居然抱有一絲天真的想法,想著便是被人強佔了身子,也不希望那人吻上她的唇。

“七七!”那人不肯放棄,手一用力,強迫她張開了嘴,七七卻趁機用力咬住那人的手指,雖然她心裡清楚,這根本傷不了對方多少,不過只是以卵擊石。她甚至預感到那人會一拳頭毫不留情的砸在她練槍,來逼她鬆口。

然而沒有,那人平靜的出奇,七七喘息著,費力的睜開雙眼去看,燈火搖曳之中,看到的卻是沈重華的臉。

七七最後還是因為體力不支而鬆了口,她不禁苦笑,難不成這春藥還能產生幻覺?難不成想要她身子的人從岑國舅變成了沈重華,她就能接受?

七七感覺自己被人抱了起來,似乎是抱進了多寶閣後面隱蔽的密室,密室裡點了昏暗的幾點燭燈,有一張雪白毛皮毯子,還有一章長長的案幾。

沒有床,那人將毛皮毯子舖在案几上,才將靠在一旁的七七又放了上去。

這倒不像是岑國舅那般急色的人會做的事……

“七七,是我……”那人捧著她的臉,四目相對,是她再熟悉不過的眉眼,不是幻覺,七七記得他身上獨特的香氣。

“沈重華……”七七嗓子乾的厲害,就連沈重華也聽了出來,想必方才岑國舅在此處等了會兒,密室裡頭還有茶水,沈重華忙倒了一杯給七七飲下。七七確實口乾舌燥,一杯水喝下去灑了半杯,冰涼的茶水入喉有些刺激,七七忍不住蜷縮身體在沈重華懷中打顫。

“我……”涼水下肚,只有剎那的舒緩,七七意識到這藥性並不一般,岑國舅顯然有備而來,七七揪著沈重華的衣襟,艱難的吐露心聲:“我… …我好癢……”

這又不是調情的時候,沈重華自然不會問七七是哪裡癢,可七七緊夾著雙腿,遵循著內心的渴望貼著沈重華,滿面潮紅的說道:“我……我渾身… …癢的難受……”

沈重華有些躊躇:“此藥無解……”

“我知道……”七七忍不住呻吟了一聲,既然是春藥,自然是藥性越烈越好,她之前早就試過用內力逼過了,無用的。

“我好難受……嗯……”七七撐著滿是水霧的眼,看先沈重華,他緊揪著他的衣襟,此刻,她已經沒有理智,自然不覺得羞恥,她喘息著懇請沈重華,懇請這個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的她內心是接受的男人:“幫幫我……幫幫我……”

這已經是七七第二次中春藥了。

沈重華緊攥著拳頭,難以想像,他若是沒有跟過來,七七會怎樣?

岑國舅他自然會懲處,只是七七……

沈重華原不想對七七用強,更不想在七七身中春藥的時候“乘人之危”,他想和她花前月下,想的是她心甘情願,他不想再傷害她,哪怕他對她的身體過分迷戀。

只是,當七七的被茶水沾濕的胸脯,勾勒出誘人的曲線,還緊貼著他的胸膛摩挲的時候,本就對七七渴望的沈重華,腦子裡緊繃的弦忽然斷了。他將她壓在身下,用最溫柔的聲音告訴她:“七七,我會讓你舒服的……”

“嗯……”沈重華低頭覆上她發熱的唇,喚來一聲嚶嚀。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