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72章
第七十二回:難安眠·上(微)

他說了抱歉,應該是想抱住她,可是想到她害怕,伸出的手停滯在半空之中,最後怏怏收了回去。

再之後,沈重華走了,七七沒有看他,前世不知道多少個時候,她都是瞧著他的背影。看著他轉身離去,越走越遠,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裡,她的目光追隨著他,便是看不見了,心也是緊牽著他的。

如今,終於不會了……

前世的沈重華,像是冷月的華光,便是她伸出手,攥緊了,卻也是握不住的,只因那是幻影,更是虛妄。她看明白了,悔悟的太遲,偏偏要等自己被那無望的愛念蠶食的血肉模糊了才肯放手。

七七長嘆一聲,抱著雙臂坐下,明明沒動,也沒做什麼,卻只覺得身心俱疲。

這一夜,沈七睡的不好,夢魘之中翻來覆去與沈重華糾纏。一會兒在水里,她攀附著他,腳沾不著地,像是溺水之人在汪洋大海中緊抱著唯一的浮木。一會兒是在凌亂的床上,她不知被他按著做了多久,一身黏膩與狼狽。

睡夢中,沈七皺起了眉頭,她記得他撞擊的力道,記得他的碩大的龜頭嵌進她子宮口的酸脹,也記得他骨節分明的手指在她的嫩穴裡摳挖,搗弄出荔枝酸甜的汁液……

好幾次她推拒著想要逃離,承受不住他長時間的抽插和撞擊,夢中都快要被沈重華操弄的失禁的時候,她又被沈重華拽著腳拖回來,緊掐著腰壓在身下,或是他整個高大偉岸的身子壓下,從背後頂弄著她,一隻手狠捏著她的乳頭,一隻手的手指更是靈活的揉捏著她腿間腫脹的小珠。

七七深陷夢魘,汗流浹背,而沈重華這邊的情況比之好不了多少。前半夜,他本是未眠,可因房中一直點著寧神靜息的安息香,他也漸漸陷入夢境之中。

半夢半醒之中,沈重華似乎瞧見燈火闌珊,流水潺潺,還有河堤對岸花開千樹的繁花,似雪,似錦。

他聽到自己的聲音平平常常的問了一句:“你許了什麼願望?”

“沈七沒有許願,而是提前祝愿。”七七站在他的身後,聲音淡淡的如同微風吹落的杏花花瓣兒,同他說:“沈七預祝主子您君臨天下,長命百歲,高枕無憂,袖手繁華。”

那時他還是王爺,也還未錯認蘇怜雪。那時七七小小的,骨架瘦弱,還未完全長開。一口一個王爺,執拗​​又堅定的喚著他。此時卻改口叫他主子,他問她許了什麼願,她明明許了,卻說是提前預祝。那時她認為,一定是他,那個君臨天下的人一定是他。

後來,當沈重華真正君臨天下時,卻將那個一直默默陪在他身後,安靜的像一個影子,有任何危險卻都一定會第一時間出現擋在他面前的姑娘,弄丟了。

君臨天下,長命百歲,高枕無憂,袖手繁華。

她的祝愿,他只做到了第一個,也只得到了第一個。

許是命該如此,也許是那個為他許下這個願望的人兒,沒有陪他長命百歲。

沈重華深陷夢魘,與七七夢境中那些交纏的肉體不同,沈重華看到的,是被他壓在身下,面色蒼白,烏髮散亂,淚眼朦朧的七七。她的脖子上,青青紫紫,都是他烙下的痕跡。她的眼神空洞、悲涼、刺得他的心絞痛的厲害。

“七七……七七……”沈重華慌了,他幾乎一眼認出,身下的七七是前世的七七,可他身是夢中人,分不清到底重生是夢,還是眼前將他心底的傷血淋淋拉扯開來的前世是夢。他不敢去看她的眼,竟是脆弱摀住的伸手摀住,顫抖著唇慌張的說道:“對不起……對不起……”

他這才發現,他將七七壓在了冰冷堅硬的地磚上,他忙幫她合起散亂的衣衫,將她從地上撈起來,嘴裡說著:“地上涼……”

七七靠在他的懷裡,默不作聲,他喚了一聲她的名字,低頭去看,映入眼簾的卻是滿目的鮮血……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