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71章
第七十一回:身魂故縛

沈七怎能不怕,她對他的殘虐知根知底,她對他的涼薄以身親受。

她身上每一道傷,無論自願與否,皆是拜他所賜。

她因他傷情,因他困苦,因他備受折磨。

因他對這滾滾紅塵,人間山河再不願多看一眼。

也因他身魂故縛,萬劫難贖。

她怎能不怕?

沈七深吸了一口氣,去想今早娘親簪在她鬢邊的花,去想爹爹那樣英武雄壯的男人無比溫柔的喚她小七,想著六哥哥故意捉了條毛毛蟲來嚇她… …

記憶閃現,前世今生在她的腦海阡陌交錯,沈七搖了搖頭,努力去想一些美好的事情。她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不要再去想那身心俱疲的前世,除了徒增困擾,揪的她的心隱隱作痛之外,於她並無益處。

前世自刎,已是揮劍忘情。

那個愛的卑微而又絕望,現在回想起來連她自己都覺得可憐的女人,早就已經死了。

她愛過一次,痛過一次,傷過一次,也死過一次。

已經夠了。

重活一世,她終於和爹娘兄長相認,有了家,有了家人,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不是嗎?一切都已經往好的方向發展,已經和前世的軌跡相離甚遠。何必再作繭自縛,自我折磨呢?

斷崖前,殘陽為襯,黃沙為證,她不是說好要與他彼此放過嗎?

“王爺……”沈七仍舊低著頭,不去看他:“您替沈七……您助曇凝與親人相聚,大恩大德,曇凝無以為報。只是……只是男女有別,現下夜已經深了……”

她的聲音輕且緩,一字一句聽起來也極為平靜,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很亂很亂。

她自稱曇凝,蘇曇凝,將軍府的大小姐,而不是沈七,不是以他之姓冠她之名的沈七,亦不是與他朝夕相處,向死而生的沈七。

“曇凝……”沈重華的心,驟然一疼,明明這兩個字,是極好聽的名字。

他曾將這個字一筆一劃寫了布下上千遍,一遍比一遍溫柔,一遍比一遍更深的烙在心裡。不知何時,他對她思之如狂,見字如面,光是輕聲喚出這個好聽的名字,彷彿就能看見她會心的笑靨。

前世他心盲眼瞎,今生卻在經歷過痛徹心扉之後恍然大悟,正因如此,沈重華知道,他的七七在與他劃清界限。

薄唇輕啟,他靠近了她,他身上的熏香也侵了過來,沈七,不,不是沈七,不再是沈七,她可以是蘇曇凝,可以是小七,可以是七七,但絕不再是沈七。

七七退後一步,即便身後便是長桌,她退無可退。

“暄王爺自重!”她的聲音有些急,有一些慌張害怕,也有些生氣。

“無以為報?”沈重華靠近她,因為身高的差距,他居高臨下。

“可以報的。”他的聲音低且緩,他靠近她,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細嫩敏感的頸脖:“七七可以……以身相許……”

沈重華可以對天發誓,他不是故意要嚇唬七七,他只是想主動一些,且提出一個順理成章的方式來確定二人之間的關係。

無論七七是死士,還是將軍府的大小姐,她都是他的。

前世,他以為是七七給他下的藥,真相大白之後,他知道了不是。

前世的結果得來的殘忍,悲壯,前世他催心刨肝,寸寸斷腸,都無法承受的那個真相就算是他咎由自取,可七七是無辜的,她是從頭到尾,愛他最深,卻也是被他傷得最狠,最痛的那一個!

她明明是最無辜的的那一個,也明明……是他至始至終愛的那一個……

可是,他的七七顯然是被他嚇到了。她幾乎被他圈在懷裡的小小身子暮然震顫,忽然一把將他推開!

顯然,倆人都未曾想到,她會有這樣的動作。

這是她第一次將沈重華推開。七七的心漏了一拍,在胸腔裡跳動的厲害,她的小臉煞白,雙手微微顫抖。她戰力不住,微微靠在身後的長桌上支撐身形。

“他為何要這樣說?”七七心亂如麻,她問自己:“他為何要她以身相許?”

是陰謀?是利用?是溫柔陷阱?

“不!”七七仍​​是不敢看向沈重華,她也不敢靠近他,緊緊貼著桌子,整個人都顯得格外僵硬。她心慌意亂,唯一的說辭只能是重複的一句:“夜深了,男女有別,請暄王爺自重。”

她叫他暄王,帶了他的封號,無論是稱呼還是語氣,都顯得格外疏離。

沈重華明了,神色複雜暗淡。

晦澀的眼神在沈七蒼白的面容上流轉,最後聞得一聲輕嘆。

“對不住,又嚇著你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