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8章
第八回:前戲·上(微)

上一世經歷的痛楚,這一世還要重來一遍?

想到這些,深深的恐懼襲來,就像使沈七跌入了冬天的冰湖,瑟瑟發抖,遍體生涼。

大概是肌膚緊貼,所以沈重華感受到了沈七在發抖,他捧住她的臉,像沈七幼時養過的那隻小狼狗一樣,親暱的蹭著沈七的臉和脖子,他說:“不要怕……”

沈七不可抑止地抖的更厲害了。她如何不怕?她無比清晰的記得,上一世他用胯下根匕首一般的肉棒將她貫穿,她疼得像是整個人被撕扯成了兩半,她向他求饒,求他放過她,可他不聽,甚至沒有一絲猶豫的繼續著他的動作。那根粗壯的凶器,在她乾澀的甬道里大進大出,猛烈抽插,疼得她昏過去又醒過來。

可再疼,她都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沈七自小就是為沈重華而活,同樣,她活著就是為了替沈重華去死。她是他的死士,這是她的宿命和信仰。

這一天來的這樣突然,沈七忽然覺得有些遺憾,她想,為什麼她就不能重生在更早以前呢?早在她沒有成為沈重華的死士,早在她還沒有和父母分開……

沈七身上穿的是一條雪白的齊腰襦裙,上面用精緻的繡工繡著紅梅,是沈重華給她的,也是他命令她穿上的。

沈七尚在思考,因為春宵散而失去理智的沈重華已經扯開了她胸前的繫帶,一手在她身上游移,一手伸進她的抹胸,在她胸前揉捏起來。

沈七仍然在發抖,她本能的想要躲避,可是她的身體不受控制。死士的身體被他們的信條禁錮著,即便他們的精神有所鬆懈,身體也不會退縮。即使重活一世,她不再如同前世那樣糾結於卑微的,從奢望到無望再到絕望的愛情,可她作為沈重華的死士,如何也不能違抗沈重華的命令。

彷若詛咒一般。

沈七覺得可笑,笑自己的天真,以為重來一次,總會改變點什麼。現在看來,她錯的離譜,該來的,總是會來的。

大不了再痛一次……

沈七這樣想。

然而這一世,沈重華同樣是中了春宵散,在藥效下逐漸失去理智,同樣是沈七走進了他的房間,可沈重華待沈七卻又不一樣。

沈重華是沈七的第一個男人,也是唯一的一個男人,沈七不懂男女之事,因為沈重華那樣待她,便一直以為男女之事都是那樣折磨人的。前世的記憶裡,沈重華待她一直都是很衝直撞,在她身上不光洩慾,還有洩憤。

可這一次卻不一樣,不同於上一世下了狠手的捏圓搓扁,沈重華的大掌意外的溫柔。他寬厚的手掌熱湯,將她的小包子緊緊包裹,一面揉搓,一面用兩指揉捏著她的乳尖。沒過多久,他的另一隻手也加入進來,同樣的……溫柔。

沈七不敢動,更不敢發出聲音,她僵硬的躺在沈重華身下,只覺得被他揉著的小包子有些癢,還有一些她不能名狀的感覺。

而當沈重華將她抹胸往上推,將她的雙乳暴露出來,低頭含​​住她挺立的蓓蕾時,沈七沒忍住,輕呼了一聲。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