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60章
第六十回: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哐當!”一聲響,蘇憐雪揮袖掀了桌子,妝容完好的臉上卻滿是怒氣。她指著地上的碎碟子與潑灑的飯菜,質問上菜的丫鬟:“這都是什麼?這種窮人吃的菜糊也端上來?給我吃?豬都不會吃!”

“小姐饒命!”丫鬟嚇得跪在地上,解釋道:“這是夫人親手做的,席上主子們吃的也是這些……”

“你叫我什麼?小姐?對呀,我是將軍府的打小姐!我管席上他們吃的什麼,我才不知這種豬食!我的燕窩呢,我的桃膠呢!”說道席上,蘇憐雪就來氣,蘇家面上說不能相信陳秋娘的一面之詞,卻不許她出這個院子,這分明就是軟禁!

“爹娘愛我,兄長疼我,這麼多年難道都是假的嗎?”蘇憐雪瞪大了眼,讓她本來恬靜的容顏看起來格外恐怖:“就是因為沈七,因為她這個爬上了主人床的賤婢!是沈七害我!她搶走了重華哥哥不說,還要搶走爹娘兄長對我的疼愛!如今還要代我坐在席上?她憑什麼!我才是蘇家的大小姐,我才是!”

斯文掃地,顏面盡失,蘇憐雪攥緊了拳頭,胸口起伏了好一會兒才問那跪在地上的丫鬟道:“荳蔻人呢?”

荳蔻便是蘇憐雪的貼身丫鬟,蘇憐雪便禁足,荳蔻卻沒有。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前,許多見不得人的事情都是荳蔻替蘇憐雪辦的。只是,她今日並沒有見到荳蔻,照理說,事情若成了,昨晚荳蔻就應該找人去捉姦才是,將軍府因她顏面盡失,今晨哪還輪得到沈七去席面上吃飯?

“奴婢不知,昨夜荳蔻姐姐就沒有回來,今早也沒有見到她。”小丫鬟戰戰兢兢的說道。

“把荳蔻給我找來……把荳蔻給我找來!”蘇憐雪提高了聲音,頗為尖銳。只是語氣中的恐慌大過於她的憤怒。

“是!”丫鬟如釋負重,忙將地上的殘局收拾好了,麻溜的退了出去。

門被關上,蘇憐雪坐在桌旁,只覺得額胸口堵的慌。

“怕什麼?咬死不承認不就好了?不就是一個耳墜子嗎,我說我丟了不就成了?能算什麼證據?”蘇憐雪安慰自己:“再說,這些年,爹娘和哥哥們對我的疼愛可不是假的。就算她們找到了真正的蘇家大小姐,那沈七剛回來幾天?能有什麼感情?十二年啊……就算不是親生的,他們寵了我十二年,難道就因為陳秋娘的幾句話,就會懷疑我?”

“對,沒錯!父兄還是愛我的,疼我的,不然還從什麼長計什麼議?”這麼一想,蘇憐雪忽然有了底氣,她認為:“父兄一定也是覺得,我是被冤枉的,是陳秋娘跟沈七冤枉我,陷害我!”

“平時默不作聲,我倒還真看不出來,原來這個小賤人竟然是個狠角色……將重華哥哥迷得神魂顛倒不說,還讓將軍府裏的人都圍著她轉……她不會是給他們下藥了吧?”

蘇憐雪惡從膽邊生,心想,當時她便想獻身於沈重華,可沈重華偏說要給她一個名分,才肯碰她,所以她才給沈重華下了藥,陰差陽錯成全了沈七。

蘇憐雪想,若是故技重施,她與沈重華生米煮成了熟飯,沈重華又會向著誰呢?

想到這裏,蘇憐雪心情大好,覺得一切豁然開朗,喚人傳膳:“來人,我要吃雪耳桃膠蓮子羹!”

……

半晌,門又被推開。

抖抖索索的進來一個眼生的丫鬟,捧上來一碗桃膠。蘇憐雪平時私下對嚇人殘虐慣了,讓人害怕也是正常,並沒有多想,以高傲的姿態一勺一勺喝著桃膠。

喝了沒幾口,蘇憐雪就覺得有些熱,吩咐丫鬟:“愣在這裏幹什麼,把窗戶打開!這麼熱,你是想要悶死本小姐?”

丫鬟哆哆嗦嗦的去開窗,可是緊接著,蘇憐雪又覺得,她不是單純的覺得熱。而是全身燥熱,越來越熱,熱的她明明在喝桃膠,卻覺得口乾舌燥,熱的她開始扯自己的衣襟,恨不得將衣服脫光。

蘇憐雪自己給人下藥,所以自然很快反應過來,莫不是這桃膠裏被人下了春藥?

“哐當!”一聲,蘇憐雪將碗砸向送桃膠進來的丫鬟,她自然不知道,這個丫鬟,就是昨晚荳蔻找去引沈七去偏門的丫鬟。蘇憐雪大聲質問:“你給我喝了什麼?!”

“小姐饒命!小姐饒命!”丫鬟跪在地上直叩頭,把懷裏的碎銀子掏出來奉上:“荳蔻姐姐給奴婢的銀錢,奴婢不敢用!”

“啪!”蘇憐雪一巴掌刪過去:“你給我下藥?”

“不!不……奴婢不敢!是……是……”丫鬟說不下去,只能一個勁的磕頭,希望得到蘇憐雪的諒解,畢竟蘇憐雪如今也是將軍府的小姐:“是有人綁走了奴婢的奶奶,讓……讓奴婢將桃膠送上來的……”

“誰!”蘇憐雪全身燥熱,卻又遍體生寒:“是不是沈七?!是不是那個新來的野種?!”

“那人說,要奴婢轉告小姐一句話,以……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丫鬟沒有回答,又磕了一個響頭,這才從袖中掏出一樣東西:“那人說……小姐可以……可以自己想辦法解決……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那東西是木製的,十分粗糙,似棍兒一般,是照著男人肉棍做的假陽具。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