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64章
第六十四回:對峙·下

蘇家個個都是軍機重臣,朝廷心腹,肱股之臣。自然也有自己的關係網進行信息篩選,效率極快。

無論蘇怜雪如何掙扎,辯解,最後仍是由不得她掙扎的將她綁去了祠堂。因為她一直叫嚷,老嬤嬤便往她嘴裡塞了一塊方才自己來時,匆忙藏在袖中的抹布。

“唔唔!唔唔……唔唔!唔……”蘇怜雪被裝入黑布袋子裡,她看不見,第一次人這樣對待,還是朝夕相處曾經對她寵愛有加的兄長,這讓她覺得恐懼。

她一開始不知道蘇家人要帶她去哪,要如何對付她,直到她被人丟到地上,奮力的用手去撕扯罩住自己的麻布袋,弄得指甲都劈了,忽然聽到利劍出鞘,發出一聲嗡鳴!在蘇怜雪嚇得縮成一團大喊大叫的時候,麻布袋的系口被人一劍割開。

蘇怜雪見到了亮光,狼狽的扯下身上的麻布袋,便見到了祠堂裡負手而立,身形偉岸的蘇父,還有依舊在這兒跪祠堂六公子甦延陵。

“爹……六哥哥……”蘇怜雪不死心:“雪兒是受人污衊……那些事……那些事雪兒沒有做過!”

甦延陵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認證物證具在,你還想狡辯?”這個高大的背影,雙肩微微顫抖,聲音也是極力隱忍。

“不!不是的!”蘇怜雪搖頭否認,爬上前去,想要抓住“父親”蘇宏威的衣擺,卻被他一腳瞪開,重重摔再地上,吃痛慘叫:“啊! ”

“爹……”蘇怜雪抱著摔疼的手肘,抬起她楚楚可憐的一張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蘇宏威,張了張嘴,還想繼續胡編亂造,然而蘇宏威揮袖,一臉盛怒的將一疊宣紙摔在蘇怜雪臉上,厲聲喝道:“我不是你爹!我沒有你這樣蛇蠍心腸的女兒!”

“你若正當我是你爹,又怎麼會傷害小七?傷害你的妹妹?”蘇宏威痛心疾首,眼中愛恨交加。愛的,是他對小七的自責和愛憐,恨的是眼前這個白眼狼一樣的惡毒女人。望著蘇怜雪,他咬緊了後槽牙:“看看這些供詞!陳秋娘除了那枚耳墜,還道當初將小七送給她的那個小女孩,耳朵那裡有顆紅痣!”

當時,蘇怜雪為了說服陳秋娘盡快將小七帶走,將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用帕子打包,塞給了陳秋娘。

此前,蘇怜雪一口咬定:“帕子是我弄丟的!耳墜也早就找不到了,誰知道那個人販子是從哪裡偷來的!更何況,天下相似的耳墜何止一二!有人見著將軍府的樣式好看,仿製也不一定呀?如何就能污衊是我!”

而耳朵上的那顆紅痣,蘇怜雪完全忘記了這一層。小時候她跟七七戴的都是耳夾,直到15歲及笄,才戳的耳洞。戳耳洞的時候,不偏不倚的紮在了她左耳耳垂中央那一顆紅痣上。陳秋娘不說,她都快忘記自己耳垂上原本有一顆痣。

“不……不是我……”蘇怜雪慌張的翻弄著手裡的供詞,最後將其揉成一團,她眼神飄忽,重複的碎碎念著,最後給自己找了一個拙劣的理由:“一定是沈七害我!是她害我!爹!女兒是冤枉的!您也不相信我了?您不是最疼女兒的嗎!小時候……小時候您還抱過我!背過我!帶我騎過馬,推我盪鞦韆……您……”

蘇宏威轉過身來,緊掐住蘇怜雪的雙肩,他銳利如鷹隼搬的眼裡此時滿是恨意。他的雙眼佈滿血絲,略顯渾濁,顯然是一夜沒睡,有些憔悴。蘇怜雪吃痛的哼了一聲,繼續裝作可憐兮兮的樣子對蘇宏威說道:“爹……你捏的雪兒好痛……”

“痛麼?”蘇宏威冷聲問道。

蘇怜雪含淚點頭,以為蘇宏威關心著她,說明也有一點兒相信她了。

然而,蘇宏威非但沒有放手,手中的力氣反而加重,蘇怜雪疼的哭了出來,不同於方才演戲的假哭,是真的涕淚橫流:“爹……好痛……你……”

“這就痛了?你……你夥同陳秋娘將我的小七……那麼可愛,那麼小小的小七賤賣了!其中骨肉分離之痛!小七流落在外顛沛流離之痛!小七成為死士那一路走來刀尖舔血,生死邊緣掙扎之痛!小七痛了?!這樣……你就痛了?”

只聽“咔嚓!”一聲,響聲清脆,伴隨著蘇怜雪一聲吃痛的慘叫,她的肩胛骨竟然被蘇宏威捏碎了!

“啊!!!”蘇怜雪撲倒地上,雙手無力蜷縮,面色蒼白的痛得在地上打滾。

供詞蘇怜雪並沒有看,蘇盛鋒便告訴她:“小七走丟的時候,穿著粉色的襦裙,而那天,你穿著鵝黃色的襦裙。包括你左耳耳垂上的紅痣,說話偏南方的口音,玉墜子,帕子,這些都對上了。”

“你若還想狡辯,便與你那個曾經將你賣去妓院的賭徒父親說去吧!”

原來蘇怜雪見到他們的第一面,就在說謊,她並非逃荒逃到城裡來的孤女,親娘半道上死了,被兩個賭徒摸黑子帶走,賣去了妓院。而是她雖娘親來長安城,找尋外出務工的父親,而她的父親好賭成性,原本想賣她母親去妓院來還賭債,卻沒想到自己妻子病重,還是癆病,妓院不收。因此,便將自己的女兒賣去了妓院,心想,反正是個“賠錢貨”。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