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61章
第六十一回:羞辱(微、女配自慰、木棍破處)

屋子裡“哐哐鐺鐺”,想必是這位“大小姐”又在發脾氣了,院子裡聽到聲的丫鬟皆是習以為常。再說那丫鬟遞給蘇憐雪假陽具之後,就匆匆走了,門再次落鎖。

藥性上來,蘇憐雪渾身燥熱的難受,就像是燒著一樣,又像是被人關進了蒸籠。她撲到門口,用氣去拍眼前的雕花木門,大聲喊道:“來人啊!放我出去!快來人啊!”

“來人啊!我中毒了!不……有人給我下毒!快請大夫來!”蘇憐雪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拍門的力氣也逐漸減小,這藥太烈了,藥勁來的很快,她現在渾身上下都發熱,發癢,蘇憐雪夾緊了雙腿,拍門的動作和聲音也變得淒厲起來:“我……我不行了!快來人!快給我找大夫!”

然而,門窗緊鎖,院子裡的丫鬟也都被身著管事衣裳的嬤嬤叫走,蘇憐雪被困房中,一面緊夾著雙腿,一面開始擼自己的袖子,扒自己的衣襟。

實在是熱的受不了了,嗓子都快要燒起來,蘇憐雪踉蹌的走到桌前,抖著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涼水入喉,卻並沒有緩解她的狀況,腿間傳來的陣陣瘙癢,讓蘇憐雪不得不彎下腰。

只見蘇憐雪緊抓著織錦桌布,皺著眉頭,咬牙切齒的說道:“到底是誰……沈七……還是重華哥哥?不……就算是為了那個賤人,重華哥哥也不會這麼對我!他以前對我可好了……還說我就算要天上的星星,也給我摘下來……啊……嗯……就算他被沈七那個賤人迷惑,可這麼多年的情誼,也……啊……嗯……也不是假的……”

蘇憐雪一拳砸在桌子上,滿眼憤恨:“為什麼要這麼害我……為什麼……為什麼!”

這藥雖不似春宵散,若不與男子交合,便會經脈盡斷而死,但藥性極烈,一開始蘇憐雪尚有力氣掙扎,叫喊,可沒過多時,她便癱軟的坐在地上,開始撕扯自己的衣服,撫摸著自己的暴露在外的肌膚。

纖細的雙手輕輕拂過發燙的肌膚,帶來一種微妙的撫慰,尤其是順著大腿往上撫摸,更是讓蘇憐雪呼吸沉重。

“重華哥哥……”蘇憐雪想像著,撫摸著她大腿的手是沈重華的手,藥效上來,也顧不得矜持和羞恥,她屈服於慾望的支配,那隻手在大腿根部摸索著,最後探進了自己的褻褲。

“嗯……”從未可以觸碰過的腿心,在春藥作用下發情,發浪的腿心,在與蘇憐雪指尖相觸的時候,蘇憐雪渾身一顫。隨即無師自通的摸准了門道,用手指撥弄揉捏了起來。

“啊……嗯……啊!啊……嗯……啊……呼呼……”蘇憐雪的呼吸變得沉重起來,一開始,她只是撥弄著腿間的花肉,那時已經出了不少的水,可當她的之間不小心剮蹭到花肉包裹的小珠時,蘇憐雪渾身一震顫慄,彷彿找到瞭解藥一般,立馬又搓揉起那顆能讓她全身酥麻,緩解“痛苦”的花珠來。

“嗯……嗯……啊……嗯!嗯……唔……啊!嗯……”蘇憐雪蜷縮在地上,夾緊雙腿,一手按壓著花珠揉捏,一手在自己袒露的雙乳上搓揉。她舒服了好一陣,下身更是洪災氾濫。

只是可惜好景不長,揉搓小珠帶來的酥麻雖然舒服,卻解不了她的毒。而且因為小珠讓她動情的關係,也因為時長的關係,藥效更重,蘇憐雪只覺得除了按壓小珠帶來的酥麻之外,小腹還是哪處更是越來越癢,讓她不搔不快。

蘇憐雪閉著眼,手指戀戀不捨的從小珠上移開,在身下尋摸,終於在兩縫只見找到一個小口。光是用手指在小口前打轉,她便舒服的不得了,蘇憐雪忽然就明白,自己是找對了地方。

“嗯……”小口很窄,有點緊,蘇憐雪本能的一面用手指圍著穴口打轉,一面往裡面探入。有些漲,可越是探入,蘇憐雪的眉頭就皺得更緊,但身上卻是越來越舒服。

好不容易擠進去一根手指,身中春藥的蘇憐雪就忍不住,慢慢用手指抽插了起來。

這可真是無師自通。

蘇憐雪越插越是投入,身體扭動,時不時的發出“嗯嗯啊啊!”的呻吟聲。她的手,被自己的淫液打濕,一手的粘稠,可她還能留出更多的淫液的。

終於,蘇憐雪不再滿足於自己細細的手指,它不夠長,撓不到甬道裡面的癢,也不夠粗,反而將動情的她撓的越來越癢。喘息時,蘇憐雪的餘光憋見那丫鬟留下來的木棒,情慾壓制了一切,蘇憐雪覺得自己憋的難受,只想被解放,被進入!被深入!

所以,她喘息著爬過去,抓起了那根木棒。她沒有經驗,又很是饑渴,以為跟手指一樣,插入穴中就可以撓癢,就可以解毒。

“啊!!!”當蘇憐雪將木棒對準穴口,一捅而進時,她自然痛得大喊出聲。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